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干空姐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习惯打比赛的人,面对这种直来直去的剑招,估计第一反应是扭身子用身上无效的区域接这一下,同时反打。

但和马打比赛少,生死相搏的实战多,对方突然来这么一下他根据多次实战养成的本能进行应对,直接撤步往后躲。

对方立刻把刀复位,又马上打下来。

“面!”

和马挡了一刀,竹刀差点被震脱手。

明明对方只是个没有词条的杂鱼先锋,刀是真的重。

重到和马都怀疑对方竹刀加了配重。

但是和马完全来不及喊暂停,因为对方手又复位,然后继续斩下。

手臂往复运动并不难,但是维持这种爆发力和速度往复运动,难度就直线上升。

就好像人人都会撸那啥,但是会超光速真空撸的人寥寥无几。

京都大学剑道部的先锋对和马发动了五次连击。这样的连击其实风险很大,稍微慢一点就要被抓空档反打,但是对方快得和马完全没有反打的机会。

接下第五剑的时候,和马已经感觉到对方的力道明显下降了。

所以他选择前推竹刀,维持交锷状态压制对方,不给他抽刀调整姿势的机会。

下一步就是快步前进,推着对面后退,迫使他露出破绽。

这种被动的退后很考验基本功,稍微闪失下盘不稳就要被得分。

这么做的同时,和马有强烈的空出一边手抓对面衣领的冲动。

这就是实战打多了的结果。

如果是实战早就抓衣领撩阴腿什么都用上了。

但比赛就只能用竹刀和对面交流。

对手好歹剑道等级也过20了,是凡人里最强的档次,和马推了几步发现对面步伐很稳,干脆的放弃了这个打算,后撤拉开。

两人恢复了对峙姿态。

对方先开口:“第一剑的时候我还担心你会偏头躲开然后侧打,结果你选择了后撤,后面五剑你都格挡了,果然就如同教练所说,你根本不习惯打比赛,你的刀是为实战而生的杀人刀。”

和马回复:“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的技术。”

这个时候说剑心的台词,就感觉很帅。

“机枪和大炮才是杀人的行家,剑已经成为竞技运动了。活在剑戟片里的老古董,就应该从这个赛场乖乖退场。”

说完对方又率先进攻。

这一次对方用的平平无奇的前踏步直突,这一招甚至连招式名都没有,因为太基础了,就是上前的同时把中段持握的剑往前刺出。

因为动作又少又简单,所以来得非常快。

但也正因为动作少而精,特别容易被反打。

和马往旁边一个滑步,就瞄准对方手甲出刀。

哪知道对面大喝一声,又前冲了一大步,和马的竹刀就打在对方手臂上了。

这是活用剑道比赛有效打突的规则,只要没被打中手甲就不算得本,实战中这一下胳膊没了,但这不是实战。

前冲的同时,对方的竹刀哼着扫向和马的胴甲。

和马后撤步,感觉上应该躲过去了,但是裁判举旗了。

和马:“我感觉没打到啊!”

他确实没有被击中的感觉,也没听到竹刀命中胴甲的啪的那一声。

但是同一时间高中部那边发出了很大的欢呼声,可能让裁判听错了。

裁判也不理和马的发言,维持着举旗的动作。

另外两个裁判对视了一眼,也一起举起了旗子。

这代表三个裁判一致判定得本。

和马咋舌。

他打算跟裁判理论一下,自己后撤应该很及时,理论上讲不该被打到。

正好这时候对手在面罩后面冷笑道:“桐生君,你最近是不是生活太安逸了?肚子都鼓起来啦。可能以你以前的经验这一下是打不到的,但是你胖了呀,桐生君。”

和马吓得摸了下肚子,还扭头看了眼姑娘们。

上辈子他本来不胖,但是工作之后应酬多,下班又喜欢葛优瘫,渐渐的发了福——这仿佛和秃顶一样是男人都躲不掉的宿命。

玉藻摇头,而美加子两手一摊用嘴型表示:“我又没看过不知道啊,你让我康康我告诉你。”

和马收回目光,然后发现自己失去了抗辩的机会,裁判已经发令“第二试合准备”了。

回到出发线,和马隔着面罩盯着对手。

不能再让对手这么利用规则偷分了,这比赛三局两胜,对手再拿一本就要胜利了。

对手在出发线后面站定,面罩网格后面的脸明显在笑。

“被对手拿了一本之后的焦虑,也是比赛常见的情绪,你没有经历过吧,桐生君。”

和马:“区区焦虑,和在鬼门关面前遛弯相比,不值一提。”

说完裁判刚好挥下小旗宣布开始。

这次和马抢先进攻。

对方实力这么强,所以他也没顾虑了,先来个牙突吧。

这风驰电掣的一剑出去,和马毫不怀疑它会命中目标。

毕竟这是平中实都觉得很难应付的一招。

但是在命中前的瞬间和马抬起刀,强行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见对方松开左手,试图用手臂挡这一下。

比赛用的护具,手臂的部分防护其实比较弱,只有厚厚一层棉,并没有硬物遮挡。

防一防练习中瞄准失误打上来的竹刀没问题,但是和马的牙突可是能把人打飞的实战剑法。

这要中了对面手臂一定会骨折,而自己会失去比赛资格。

往上抬的竹刀刺向对面的头部,因为动作走形,速度降低了不少。

对方一偏头,让竹刀从头盔的边缘擦过。

同时他对着和马的胴甲挥刀——

和马一侧身,用大臂挡住了这一计侧击。

同时他手中的竹刀上抬,马上落下,正正的打在对面的头盔上。

这次是三个裁判一起举旗,举的都是和马背后的小蓝旗。

和马:“面!”

对方举起手承认受击。

趁裁判下达复位指令之前,对方对着和马说道:“精彩啊,你适应得很快嘛,桐生君。”

和马也看了眼对方裙板上写的姓,回应道:“速谷君,你知不知道刚刚我那一下打中,你的手就断了?”

“而你将失去参赛资格。”叫速谷的选手笑道,“我们京都大学剑道部,候补选手多得是,失去了我一样可以征战本次玉龙旗。你们东京大学没了你,就只能和之前一样第一轮就滚蛋了。怎么想这个买卖都不亏吧。”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文学

“怎么会这样?”

当龙尘看到无数人倒在大殿内,捂着头颅痛苦哀嚎时,他自己都懵了。

“我也不知道啊,他们看了大殿中心的星海图,就变成这样了,我已经让其他人不许进殿了。”黄辉急忙道。

“星海图?”

龙尘赶忙走进大殿,发现大殿还在“生长”中,但是大殿中心却出现了一个神池,神池内星河流转,如同宇宙在运行。

那星图看起来不像是图,仿佛真的是一片星河,越看越深,越看越远,看着看着,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仿佛一个人,置身于深海之中,感觉说不定什么时候,里面就出现一只怪兽,将自己吞噬。

“他们都是看了这个星图后,出现这种情况的,他们说,看完之后,头晕目眩,感觉脑袋要炸开了。”黄辉来到龙尘身边,却侧着头,不敢看那神池。

“这是真正的星河神图,应该是星河圣君因为它才创

文学

出星河苍穹诀,它才是最原始的总纲。

而那些偏殿里的星图,是通向这幅图的阶梯,你们没有经过第一步,就直接走到最后一步,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龙尘道。

说完,龙尘检查了一下殿内这些人的身体,发现他们体内的星辰之力混乱,不过并不严重,他们的灵魂倒是受到了不小的震荡。

龙尘拿出一些丹药,让人分发下去,众人服下丹药之后,这些人的痛苦症状才算得到缓解。

得到教训后,大家老实多了,再也不敢乱看了,龙尘吩咐众人,从门口的“星河”二字开始参悟。

能不能参悟不要紧,后期龙尘会给他们做详细的注解,主要是由浅入深的顺序不能乱。

能自己参悟最好,参悟不了也没关系,这样一来,大家就不会急于求成贪功冒进了。

龙尘也开始从“星河”二字开始参悟,星河是最简单最基础的入门方式,它演化的方式也是最为单一,一眼就能看懂。

但是其中蕴含的意境,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与星河宫遗址相比,这里的传承才是最完整的,就算是龙尘,也受益良多。

看完“星河”二字,龙尘开始进入第一个偏殿观看第一幅星图,然后是第二幅,第三幅。

每一个偏殿里,都有九幅星图,偏殿共有九座,一共九九八十一幅星图。

星图由简单到复杂,由清晰到凌乱,到了第九个偏殿,星图完全是杂乱无章的,看起来令人头昏脑胀。

黄辉一直跟着龙尘,到了第五个偏殿后,他就无法跟随龙尘了,因为到了那里,有些神图,他无法立刻参悟,只能停下来。

而普通人都留在了第一个偏殿,幸好偏殿足够大,大家可以轮流参悟。

而龙尘在第九个偏殿里,却停留了整整三天,龙尘发现,这九幅星图,乃是九种神技。

不过这九种神技有很多地方都行不通,龙尘有九星霸体诀在身,可以轻易读懂星河圣君的意思。

但是这最后九幅图,他看了许久,才看明白,这九种神技并非完全体。

也就是说,星河圣君无法使用九种神技,他自己也没有到达那个高度,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推演出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