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和高校长;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白洁和高校长 第一章

滴答!滴答!

弥漫的烟尘散去,露出半跪立,以剑倚靠的身影,嘴角无法抑制的逸出缕缕猩红,摄人心魄。

纵向而对立的东皇太一,一如既往悠然而立,华贵的黑袍之下,还是让人窥伺不到半点虚实。

对比之下,战场上面两人交手的虚实,一目了然。

天人至境的东皇太一,确实不复阴阳家首领之名,而二次挑战的韩選,依然败北。

「百步飞剑」与「横贯八方」的威力确实不同凡响,但毕竟韩選修炼时日尚短,真气量已然逼近天人至境,但质的方面还是差了不少。

若是这两门鬼谷绝学由浸研多年的盖聂与卫庄施展,也许结局会有所不同。

嘿嘿嘿!!!

然而。

看似一败涂地的韩選,却没有天明等人担心的模样,含有欣然喜悦意味的笑声流转,也让阴阳家的众人心生不好的预感。

“真是有趣!”

‘哐啷’一声脆响,位列越王八剑之一的白翦剑神骤然碎裂,沿着密布的裂痕洒落脚下,韩選随手丢掉白翦剑,直立而起的身躯挺拔,略有苍白的脸上没有半点沮丧之意。

东皇太一似是也琢磨不透对方,顺其言而语:“有趣什么?”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这不是最为有趣的地方吗?”

韩選微笑,并未有半点遮掩:“从刚才与你的一轮交手,我有些明白天人至境的奇妙,真是有别于炼气之术。”

他的语气充满感慨,似是真的发现了一些收获颇丰的事实。

“呵!也许!”

听到韩選的自述,东皇太一却没有太多惊诧,语气一如既往的淡漠、威严:“天人之别,宛若泾渭分明,你还要继续吗?”

就如韩選刚才所言,天人之下,讲究练精化气、炼气化神,兜兜转转也脱离不了气的界限。

而天人至境,讲究不在是‘气’,而是‘神’,「炼神返虚」,炼的是心灵、精神。

天人交感、天地合一,宛若进入母胎,先天一炁显化成‘灵觉’‘神识’,方才跨过雾里看花阶段,真真切切、虚实可辨。

否则,依然沉沦苦海,不得彼岸之机,浑浑噩噩无法窥伺天人极限。

所以,即使韩選刚才出手的鬼谷两招,威力骇人听闻,但对于东皇太一而言,只能算是中规中矩,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

“为什么不呢?”

不过,韩選却依然不曾放弃,擎起右手剑身也布满细小裂痕的黑玄剑,劲气锋锐不减:

“你虽踏入天人,但也只是迈入交感之机,于合一还有一步之遥,韩某并非没有机会。”

他说的不急不缓,并不是穷途末路下的歇斯底里,即使是月神等东皇太一绝对的簇拥,也不免心生紧张。

并且,东皇太一还未否定,反倒话里话外承认道:“也许你自认为的机会,过于渺茫,再若出手,将无任何一窥的机会。”

“武道之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面对东皇太一言语中的好言相劝,韩選眼角掠过一抹讥笑,断然摇头道:“我若此次败走,此生才将无有机会再入天人。”

天人「炼神」,直至心灵,东皇太一这句劝告,看似要放他一马,其实为得只是打击他的心灵,只要他有一丝迟疑,他也将再无窥伺天人的机遇。

自己打算被对方轻易识破,东皇太一也不恼怒,语气稍重:“风兮雨兮,变化无常兮,生不离长,死不觉详。”

白洁和高校长 第二章

小萝在豆荚树中沉睡,陈景观察了一下巨树,发现它的情绪没什么变化。

小花妖微不足道,豆荚树根本没在意。

陈景又施展了几次万木朝春诀,把巨树哄得高高兴兴的,确认没有问题才离开。

回到洞府,上了楼阁,小兽和弟子们已经等了一会儿,陈景宣布:“开饭!”

吃了一会儿,他说道:“蓝蘑菇在龟壳里种活了。”

挺长时间没提起灰毛猴子送的蘑菇了,没想到种活了。

“喵!”芒果很高兴,这下它以后也有蘑菇吃了。

“唧唧!”茭白对此有些期待,不知道猴子说的好处是什么。

“喳喳!”蘑菇多了,小雷也能尝尝。

周云仙听而不闻,她一边吃饭,一边还在琢磨着炼器的问题。

秦业准备明天去龟壳里看看,他对种植蘑菇没多少经验。

“师伯,没看到龟壳里有蘑菇啊?”

苏彩云和张陵筑基后去过好几次,龟壳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蘑菇会先在地下长出菌丝。”秦业解释了一句。

陈景点了点头,吩咐道:“不要在龟壳里乱来。”

“喳喳!”

“唧唧!”

“喵!”

小雷、茭白和芒果立刻表功,它们平时就约束手下,不进龟壳。

陈景又说起另一件事:“小萝睡了,可能要进化。”

松果抬头看过来,小青麟兽和小花妖很要好,还是交易时的好搭档。

“小萝要进化了?在哪里?我去看看!”默默吃饭的周云仙急忙问道。

“喳喳!”

“唧唧!”

“喵!”

小雷、茭白和芒果都兴奋了起来。

“小萝进化,那太好了!”苏彩云很高兴。

“进化后会有新能力吧?”张陵有些好奇。

“师父,小萝怎么忽然进化了?”秦业问道,他培育灵植,有时找小萝,她都很帮忙。

乌龟板栗也抬头看向陈景。

小萝十分可爱,又很热心,大家都喜欢,现在听说她要进化了,全都非常关心。

陈景说道:“小萝吃了一点蓝蘑菇,在豆荚树里睡着了。”

竟然是和蘑菇有关,楼阁上顿时又是一番热闹。

文学

小兽们叫嚷着,对蓝蘑菇更加期待了。

想了想,陈景又嘱咐道:“这些天你们不要靠近豆荚树。”

第二天早上,陈景刚出小楼,就感知到一个有些困惑的情绪,是碧桃树发来的,大树发现小花妖不见了。

陈景解释了一番,不过很难让碧桃树明白小萝在沉睡进化,过些天就会回来。

小萝虽然是个小不点,这一不在,就发现她在山上还是很重要的。

柳飞儿闭关,小萝沉睡,陈景并不担心。

师妹服用玄阳丹,没什么危险。

小萝是花妖中的传奇,肯定也不会有事。

七八天之后的下午,几只小兽在山坡上走走停停,来到了后山。

小兽们走近了豆荚树,停在在点星阵外。

找了个地方卧下,几只小兽看向护罩里面,数十颗青色光球般的豆子成群结队飞在翠绿的大树周围。

这景象已经看惯了,小兽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论着小萝、蓝蘑菇还有山上其它事。

忽然!豆荚树周围的青色光球混乱了起来,巡逻的豆子开始四处乱飞。

白洁和高校长 第三章

片刻之间,无数的不死军就在末劫天火当中被烧成灰烬。一旦末劫天火被克制,巫人大军似乎就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更恐怖的是,末劫天火这种东西是不受控制的,一旦被放出,就会焚烧任何有灵性的东西,不分青红皂白,自然连地府阴兵也不会例外。

无数的地府阴兵也被波及烧的魂飞魄散。

剩下的地府阴兵迅速的后撤入黑暗当中,消失不见!

而巫胡骑兵也纷纷撤退,任凭这部分的不死军彻底丧身火海。

一时间东路这边的战事脱离接触,巫胡骑兵并没有能够全歼剩下的玉京禁军。

而埋伏的地府阴兵也没有能够覆灭这些巫胡骑兵,双方可谓是打了一个平手。

然而南路方面,同样也有着末劫天火放出,那些一些随军道人出手,释放出末劫天火,烧向同样变成不死军的巫爰战士。

认真来说,释放末劫天火还是十分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烧到自己。

矦青云当初是因为有着虚灵花园,隔绝末劫天火,才敢随意释放末劫天火,不担心烧到自己。

而这些普通的随军道人却不可能如此豪奢,有着虚灵级数的法宝护身,所以释放末劫天火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是引火自焚,将自己灵魂元神烧灭!

不过五六个随军道人的死亡,还是换得大片的末劫天火燃烧而出,阻断了巫爰不死军杀向神机营。

否则这大宋最精锐的一支部队,非得遭受重创不可!

大宋方面一旦施展末劫天火克制住了不死军,似乎就已经克制住了巫人最强大的力量。

再这么下去,搞不好巫人大军真的会覆灭在今晚!

也就难怪大宋方面会如此大言不惭。

而九城山居然如此坚定的站在了大宋朝廷一面,却也当真出乎意外……

然而,矦青云却觉着不对。

他知道巫人方面起码还有着两个底牌没有打出。

一个自然是刚刚他们议论的那所谓的安西火。

而另外一个却是巫人的祖灵。

今晚的战争打了这么久,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巫人祖灵出手,这件事情难道不值得奇怪么?

显然巫人还有着依仗,或者说他们在憋什么大招!

战事继续,随着巫人的不死军被克制,末劫天火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没有大用。

战争再次回到普通人的层面,巫胡骑兵和大宋军队展开一次次的碰撞厮杀,双方的战争无比惨烈。

大宋军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阵型严密。

而巫胡骑兵精于骑射,骑兵厉害。而巫爰人力大无穷,悍不畏死。

但是战事渐渐还是向着巫人不利的方向发展,倒不是说宋军火器多么厉害。

除了神机营火器确实厉害,其他各支宋军部队的火器威力就很一般了。

之所以战斗对巫人不利,还是因为今夜的战斗,发挥不出巫胡骑兵的真正威力。

骑兵乃是离合之兵,而今夜,虽然巫人大军没有被彻底压缩包围在城池当中。

然而却也限制住了骑兵的大规模穿插机动的能力!差不多陷入到了阵地

文学

战的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