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又嫩又紧的、胸被对象吃是什么感觉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一章

回到事务所,格雷梅已经做好的晚饭,对此瓦伦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所以半夜拎着酒瓶敲开了欧文的门。

这天晚上动静挺大的,而且非常持久,弄得左邻右舍想骂又不敢骂,只能忍受婆娘鄙视的眼神憋屈一晚上。

原本一直需要烈酒才能入睡的瓦伦西一觉到下午都没起来,正睁着眼睛怀疑人生,毕竟欧文的外表实在太具有迷惑性了,原本以为是只缠人的小奶狗,谁想竟然是头霸道的巨龙,害得她一晚上做梦被巨龙的财宝压得透不过气了,哪怕醒来也觉得浑身骨头疼,不过精神倒是旺盛的不正常,她好久没那么神清气爽过了。

想到了什么,瓦伦西从一旁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面镜子,往身后一照。

瓦伦西作为三十八科的科长,当然不是一般人,有一个厉害的背后灵,是一个溺死的女鬼,怨气很重,她也是机缘巧合才让其成为背后灵的,并且借此办过几个大案子,最终升职加薪。

但是因为过于厉害,导致她一直难以将其转化成守护灵,反而精神不断受到影响,比如体质变得阴寒,同时每天晚上都会做溺水的梦,为此不得不长时间依靠烈酒帮助入睡。

“你喝多了吧?”看着镜子里原本应该阴森湿寒脸色苍白的女鬼,如今变得面色红润起来,还有几分娇羞的神色,瓦伦西忍不住吐槽起来。

女鬼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隐身休息去了。

这当然是欧文干的,昨晚趴下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女鬼,因此就顺嘴送了一口自然之气,净化了不少怨气,毕竟黑眼圈的瓦伦西虽然挺萌,但是阳光些岂不是更好。

一男一女两个成年人,一旦看对了眼,该发生的又都发生了,平日自然激战不少,不过灵视侦探的日子可没有那么休闲,这不没过两天就有一位骑马的巡警上门,而他们往往不会带来好消息。

跟以往一样,一场诡异的凶杀案,找不到凶手,找不到线索,因此被归类到神秘案件,按照规定将案件移交到灵视侦探手里,然后他们的任务就结束了,等着召唤洗地就行,这一套他们很熟。

对于上门的巡警,瓦伦西的态度十分恶劣,不光是被打断了什么,更是因为这帮混蛋为了逃避责任,有时候会把一些麻烦的案子塞给他们,偏偏碍于规定他们还不能不接,时间一长,见到这些家伙自然十分不爽。

好在巡警也知道,真得罪死了灵视侦探,他们这些比普通人更容易遇到麻烦的巡警一旦出了问题,是真会要人命的,因此每月都有一笔孝敬送来,否者瓦伦西连门都不会给他们开。

马车巡警已经准备好了,加上巡警开路,没用多长时间就来到现场,也就是容易生出恶灵的沉尸港湾。

“真他吗的见鬼,除了那些黑帮,谁吃饱了撑的来这里寻死!”瓦伦西骂骂咧咧的点燃一支欧文送给她的香烟,淡淡的薄荷香味冲淡了现场的异味,让她的心情好一点。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二章

@@

又到了一本书完结的时候。

去年六月发书的日子,依稀还在眼前。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接近13个月的时间,大致写了240万字,对奥丁来说绝对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跨越。不管是之前的《无尽战斗》,还是《控植师》,加起来都没有这本书长。

这里,首先要感谢一直支持、订阅、打赏的可爱书友们,然后要感谢我的编辑。

没有你们的支持,码完240万字,绝对是漫长而枯燥的事。可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码字也就变成了一件快乐的事。尽管书的最后部分,因为各种各样的事,写的少了些激情,质量亦有些下降,但总算是顺利完本了。

这里奥丁也要稍稍给自己庆祝一下。

完成了这本书,奥丁自觉收获良多。接下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会再开一部新书,而且至少一半的篇幅仍旧是魔兽。比起这本漏洞颇多、剧情有些平淡、人物刻画也十分不足的书,下一本的书应该会有很大的进步。至于具体的发书时间,这个应该要一两周,或者月底。总之,等新书出来的时候,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的。

那么,咱们新书见了,欢迎期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三章

晨光洒在铺满断肢残躯的大地上,显得格外凄凉。

一夜的战斗已经结束,黎明之前人类一方就进入追杀状态。

暮光龙的到来让叛军头

文学

目们兴起一时希望,但转眼就走又让他们坠入深渊。

眼看人类反攻的号角势不可挡,本是临时捏合的三股叛军立刻现出分歧。

随着其中一支自私的撤退,另两支都不想做殿后的炮灰,临时的盟约顷刻间分崩离析,叛军一哄而散,向四面八方星散而逃。

乌纳斯带着骑兵队一阵冲杀,直到眼前再没有活着的矮人,才缓缓停下来。

战果并不大,叛军们像耗子一样钻入各个地洞,眨眼间就消失大半。

大多地洞恰恰只能容纳矮人的身高,以人类的身躯根本无法在洞里追击,只有放弃。

命士兵们打扫战场,乌纳斯匆匆赶回营地。

“乌斯人类!”

还没到营地,熟悉的呼喊伴随着高大的身躯出现在眼前,会这么叫他的只有一个——食人魔艾萨克。

“哈哈,艾萨克!”乌纳斯大笑着迎上去,“你们来得太及时了,帮了我大忙!”

中途加入的匪军正是乌纳斯在黑炉中的“战友”们——食人魔林肯和女兽人克伊拉的小部落。

此时匪军们大多停留在离营地不远的空地上,搜刮战场上的战利品,好在没有与人类发生冲突,想来路德与他们也是老相识,所以双方才能和平共处。

“乌斯人类,林肯老大让艾萨克过来向你问好,请你过去商量事情,嘿嘿!”食人魔憨厚的笑着,见到圣骑士似乎发自内心的高兴。

别是来打秋风的就好,乌纳斯心中腹诽,这帮匪徒总不会是看在双方之前的交情才出手相助的,可能要提什么条件。

“我现在有急事,等下就去见林肯。”

对方在关键时刻帮了大忙,乌纳斯也不好拒绝,但现在他确实有更重要的事——给麦格尼一个解释。

这不,两名矮人骑兵飞速奔了过来,“骑士阁下,陛下让您速回营地。”

乌纳斯向食人魔摆摆手,跟着矮人骑士兵很快来到营地中心。

“救我女儿。”

矮人国王经过一番杀戮,情绪已经平息下来,一见乌纳斯就提出非分的要求。

乌纳斯一听就知道,麦格尼已经知道自己会复活术的秘密,至于是谁告诉他的,只能是石眉赤眉那两个叛徒。

身边知晓复活术的人越来越多,乌纳斯知道这个秘密无法保守太久,倒也并不在意。

以前不敢公开是怕被人盯上,现在嘛,敌人太多,已经无所谓了。

他没再矫情的做戏,直接道:“我需要安静。”

麦格尼点点头,指了指身边的帐篷,茉艾拉的遗体就在里面,矮人骑兵们早已将帐篷周围的人驱赶干净。

乌纳斯独自进入帐篷,看着茉艾拉被清理干净的僵硬面孔,心里有些犹豫。

真的要复活这个对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女人吗?

可以肯定,复活她并不能让她感恩,这个女人无疑会成为一颗钉子,钉在他的心间,她可以撬动暮光教徒、黑铁叛军和铜须矮人,自然也有能量找他的麻烦。

但不复活她——或者假装失败,又会狠狠的得罪麦格尼,对接下来暴风难民的回家之路造成不利的影响。

而且与铁炉堡的国王结仇无疑会背负不小的压力,自己本来还打算以联盟的立场,向铁炉堡讨要一些支援。

权衡再三,乌纳斯决定还是尽人事听天命,这个女人虽然威胁不小,但还比不上她的父亲。

救赎的施法很快就结束了,金光散去,茉艾拉重新获得呼吸的权力,乌纳斯心情复杂的走出帐篷。

“您的女儿已经没事了。”

麦格尼顾不上什么礼节,一手扒开挡路的圣骑士,冲进帐篷,惊喜的欢呼很快就传了出来。

看样子麦格尼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乌纳斯骑上金刚奔出营地,很快就见到“正直”的林肯和他那不相称的配偶——女兽人克伊拉。

双方寒暄一阵,互相说起自黑石深渊后门分开后的经历。

林肯的遭遇很简单,食人魔和兽人组成的队伍在灼热峡谷中简直是四面皆敌,没有哪个势力会对他们表示友好。

他们只能一路抢劫,到处流窜,遇到强大的矮人势力就躲,遇到弱小的就抢,却始终无法打通去往荒芜之地的路,只能在峡谷中瞎转。

前些时候,他们也面临到矮人叛军的围剿,损失不小,但黑铁叛军的强势也导致流匪们空前团结,几

文学

支几乎被打散的矮人匪军联合起来,准备给叛军一个狠狠的报复。

一直不被各方矮人接纳的食人魔和兽人这时突然有了利用价值,被矮人们邀请加入盟约。

匪军们时刻盯着叛军的动向,终于在今晚,抓住机会,狠狠捅了叛军的屁股,同时也帮乌纳斯解了围。

“早知道当时就不跑了,跟着你或许也能在伦达恩手下混个外族领主当当,哎…”

林肯听了乌纳斯的经历,后悔的叹了一口气,他这些日子可吃了不少苦头,可以说比在黑炉中更惨,在黑炉里他是一方霸主,在灼热峡谷中却是丧家之犬。

“没志气的东西!”克伊拉怒骂一声,“就知道唉声叹气!”

两“夫妻”的感情似乎出了问题,乌纳斯暗中好笑,道:“什么狗屁领主,除了一块荒凉的边境领地,什么实际的好处也没有。”

林肯的眼珠子转了转,“乌纳斯兄弟,你可不能这么说,我们想找一处安身的地方都没有,在峡谷里当流匪的日子大家都受够了。”

“荒芜之地…”

“唯一的通道被炸塌了,听说是一支逃过去的黑铁矮人干的,我们没有能力将其打通。”

索瑞森倒台,很多黑铁矮人都感觉跟世界末日到了差不多,慌乱中还真有可能这么干。

林肯希翼的看着圣骑士,“乌纳斯兄弟办法多,一定要帮我们这个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