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大炕上罪恶: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一章

第219章

“有阴风,空气不好,而且,你需要休养,不许再打架。”墨夕说道,认真紧张的模样,竟是多了点即将成为父亲的威严。

“可是,情人节的惊喜呢,你不要了?”看着突然变得紧张还有些无措的某狐狸,夜轻羽笑着开口。

“要,你准备,我可以在后面付账。”看着夜轻羽,墨夕笑着说道,已然命流云和追风去准备车辇,抱着夜轻羽走出了斗鸡场。

“才两个月,我还能走,你先把我放下来。”远处,夜轻羽不好意思的声音响起。

“不要,我就想抱着你。”墨夕无赖道,将她抱在怀里的时候,他会感觉心里满满的,安心的。

“墨墨,我们的孩子本体会是什么?我该不会生出一只小狐狸吧?!”

“我本身是混沌世界诞生的世界之主,种族由自己选择,他(她)身为世界之主的继承者,也是一样的,是人是妖,种族由自己选择。

最开始还没选择的话,估计会是一团混沌化身,可能是球体。”墨夕说道。

“卧槽!那我不是会生出一个球?”夜轻羽惊恐!

……..

直到夜轻羽和墨夕的声音消失在空气中,站在斗鸡场中,公孙千月等人还处于愣怔状态。

“羽毛怀孕了,也就是说,我要当舅舅了!”蓦然反应过来,从小到大家里没有后辈的邱少泽瞬间嘚瑟了起来。

“抱歉,亲舅舅在这里。”后方,摇着扇子,夜风华笑着说道。

“舅舅你们随便抢,阿姨我是唯一的。“公孙千月笑道。

“当姨夫了,走吧!去夜王府报喜。”身后,玉子染淡淡道。

“滚!谁要跟你一起,我自己去。”横了玉子染一眼,公孙千月转身便想要离开。

然而,不等她走出两步,手腕已然从身后被拉住。“两年了,还不能原谅我吗?”

公孙千月眸光闪了闪,已然甩开了玉子染的手,向前走去。

抬起的手僵硬在半空,玉子染的面上升起的一抹失落之色。

就在这时。

“不是要一起去报喜吗?还去不去了?不去我自己去!”前方公孙千月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天空说道,没有回头。

闻言,玉子染蓦然抬起头,温和俊美的面上升起一抹笑意,如冰雪初融,暖阳拂面,美的晃眼。

“来了。”玉子染说着,已然追了上去。

“我本来还想去报喜的,看来不能去了。”羡慕的看着公孙千月和玉子染离开的背影

文学

,夜轻年无奈道,他一点也不想当电灯泡。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二章

师徒俩哭了一场,怪不好意思地看着对方,唐鹏正高兴地打圆场,“这是大喜事,我让老婆子做一桌好菜,晚上咱们庆贺一下。”

“你家就别忙活了,上我家吃吧,我和老婆子说一声,家里有不少现成的菜。”唐百山笑道。

前些日子唐来金回来看女儿,又带了一大包食材,都是杨丽娟准备的,让他们抓紧时间吃,吃完了再送来。

二老现在对小儿媳一百个满意,出手大方,又会做人,也不爱斤斤计较,妯娌关系搞得和睦,样样都挺好,没啥挑剔的。

“成,回头我送些菜过来。”唐鹏正也不客气。

主要是现在家家条件都好了,一顿饭两顿饭不算什么,要是搁前几年,自家粮食都不够吃,请客是极少的,不是大喜事没人愿意请人吃饭。

现在就不一样了,不说吃好,但基本上家家都能吃饱了,粮仓里都堆得满满的,等明年开始包产到户,粮食肯定会更多。

现在还是工分制,但唐鹏正打听到有不少地方开始实行包产到户了,就是责任田,每家分几亩田,干活自个安排,干好了粮食就丰收,干不好粮食欠收,就得挨饿。

粮食多少全凭自己的本事,只要勤快肯定能丰收,再交了上交的公粮,剩下的就都是自个的了,不像以前生产队时,粮食全都要上交,再由生产队分配,几乎没几家能吃饱饭的。

唐鹏正准备明年磨盘山也开始实行包产到户,他已经和镇上领导申请过了,其实他们这边还是慢的,越城已经有不少村子开始了。

郁子阳有经验,教老爷子怎么领工资,“您回淞城后,拿这文件去有关部门领补发的工资,十几年的工资一次性都补给您,我以前也是这样领的,数目还不少呢。”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三章

薄景深将她带回了家。

傅朝朝一个人发呆了好一会儿,薄景深一直都陪伴在她身边,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

今天发生了这么一件事,薄景深非常有必要弄清楚傅朝朝跟傅家的关系,傅朝朝对傅家的敌意,已经完全超出普通的仇恨范围。

而且傅清妍对傅朝朝的态度,也跟普通家庭里,妹妹对姐姐的态度很不一样。

傅朝朝愣神了好久,抿着唇,幽幽地看着薄景深。

过了许久,她才一点点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薄景深没有想到,傅朝朝竟然还有这么一大段灰暗晦涩的过去,不由拧了拧眉。

他拥住了傅朝朝,在她说的激动时拍了拍她肩膀,一直守护在她身边。

……

在数据呼吸里上班,傅朝朝适应的非常良好。

她一拿到做慈善公益的项目,第一时间就找上了聂欣,极力劝说着聂欣带着福利院加入到这个项目里头。

聂欣被她帮助过一次,没有那么排斥傅朝朝。

在她找上门来的时候,很安静的听完她的想法。

听完后,聂欣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你觉得,靠数据呼吸这

文学

个平台,真的可以摆脱掉福利院对傅家的依赖吗?”

傅朝朝坚决地说:“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摆脱掉,但时代在不断的发展变化,总有一个人要做出一些尝试的。

这个机会很难得,我希望福利院不要错过,数据呼吸是个大型企业,一旦它决定往爱心公益这儿发力,福利院或许能做到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聂欣的手不由紧紧地握着,低低说了句:“我会跟院长商量的。”

自那以后,傅朝朝就没联系聂欣,她等着聂欣主动上门来安联系她。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傅朝朝作为数据呼吸的内部人员,也只能做到这么多,如果福利院不把握住机会,主动放弃。

就算她想要把它们纳入项目里头,也做不到。

半个月后,聂欣联系上了傅朝朝,带着福利院加入了数据呼吸的这次爱心公益项目里。

傅朝朝盯着项目很久,跟着薄景深跑了很多个地方,整个人都瘦了些许。

不过好在项目终究是顺利推进了。

八月一号这天,傅朝朝跟薄景深举行婚礼。

婚礼这天天气很好,是在户外举行的婚礼。

傅朝朝原本有些紧张,但跟薄景深这几个月以来的相处,让她知道薄景深是个怎样的人,渐渐地,那股紧张也化为了对新生活的期待。

在婚礼上,她第一次看见了薄景深的父母,都是很儒雅随和的人,说实话跟薄景深的性格不太像。

在傅朝朝眼里,薄景深还就这真的挺随便的……

如果不随便,也不可能在捉奸的当天说要不他们两个人凑成一对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