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一章

@@请假条

今天请假一天!有一些事情!海涵!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二章

@@两天没更新了很抱歉,昨天也是11点左右到家的,又正好遇到卡文,疯了!都不敢打开后台看数据。

今天稍好些,正在写,加上前两天挤出的一点东西快有一章了,尽量在明天早上放出来吧……

对不住大家,真不是想太监,枷锁自己都感觉无脸啊啊啊啊啊啊!@@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

文学

更新!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三章

端坐在普通席的落尘,萌生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惊悸,要不是位于贵宾房首席的大人物突然加价,仅凭自己这囊中空荡的纳宝袋,怕是到了交岛烁的时候,自己也会被天织盯上,这次的主意对于落尘来说,是一场布的很大的局,是一场豪赌!继第二件龙舟以一千零一块的高价拍出后,在场的众人都对落尘提高了几分警惕,仿佛他已经和拍卖会的托挂上了联系,于是但凡落尘加价的物品,他们纷纷犹过不及,如遇毒蛇的闭目养神,放弃加价,这一举动倒是让贵宾房第一间的落家三兄弟哭笑不得,没人愿意加价落尘又吞不下这笔物品,那么所有他加价的物品都由大哥落凡买入,落尘在浑然不知的情况下乐在其中。“三品灵器乾坤圈,起拍价十块中阶岛烁。”又陆续拍出几件人间罕有的奇物,终于迎来了落尘等待已久的灵器。“十一块中阶岛烁。”落尘的声音朗朗传出。此声

文学

一出全场哗然,不管是普通席的修士,甚至连贵宾房的大人物都把目光投向了落尘,他一改从前的加价幅度顿时让众人面面相觑,猜不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十一块中阶岛烁一次。”“十一块中阶岛烁两次。”“十一块中阶岛烁三次,成交!”厚重的木槌落下,拥有三品灵器威猛的乾坤圈就以有史以来的最低价纳入了落尘的囊中。“鹏,十一块中阶岛烁。”三品灵器到手,落尘心情大好,嘿嘿一笑道。“我没有,上次给你的一块中阶岛烁还是我费尽周折翻出来的。”鹏一脸警惕道。“现在想起来,上次的剑气……”落尘欲言又止。“好小子,你居然还有藏货!”剑气像是止不住的诱惑,推波助澜的让鹏又掏出了一把岛烁。“这小子不会连十一块岛烁都没有吧?”贵宾房一号间的老四落烨诧异道。“马上有分晓。”老大落凡面含微笑的看着落尘,眼中的欣赏不言而喻。“先生,您拍下的三品灵器乾坤圈,请问是现付还是等拍卖会落幕去后台支付。”一个貌美的仕女端着玉盘走进了落尘身旁,用柔美的声音道。“咣当!”装有岛烁的纳宝袋落在玉盘上,激起了一道清脆的响声,久久不绝耳。“恩?”看着突如其来的付款者,落尘一阵错愕。“还不谢谢你大伯?”以老三落夏的性子,定是那个最先开口的人。“大伯?”之前惟恐避之的三名蓑衣笠帽修士,此时正站在落尘面前,为首的中年人一脸慈祥的看着落尘,那目光彷佛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嫡亲。“这是家父?”风林暴看出了点苗头,语不惊人死不休道。落夏与落烨闻言愕然,彼此互相看了眼,下一刻爆发出了大笑,胡须根根颤立不说,饶是落凡也面色古怪的瞪着风林暴。“既然是落尘的父亲,那就是我的父亲,父亲这边请。”风林暴长着一副有勇有谋的神莽,却没有一颗八面玲珑的心。“你这小辈倒是风趣的很,不过老夫可不是小尘的父亲,而是他的。”落凡一语言未尽,只是用浑浊的目光看向落尘。“乖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很难想象一个平时威严决断的人会在此时难控情绪,轻易落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什么大伯?”这回轮到鹏吃惊,要知道落尘来到这个异世界,一没有灵魂离体寄于他身,二没有前世重生的记忆,完全属于一个与苍穹大陆毫无干系的人,更何谈如今幽灵般现身的大伯,这一切不由让它起了疑惑,更多的是戒备。“我父亲去世得早,是母亲一路含辛茹苦的养大我,家中也不曾从母亲口中提起过什么大伯二伯。”落尘陷入短暂的回忆,明媚阳光的脸庞浮现出一丝伤感,也正是童年的辛酸造就了他坚毅的性格,鼓舞着他前行。“会不会是我们的踪迹暴露了,主上的仇家……”未等鹏说完,落尘马上否决道:“要动手早动手了,人家三个刺峰境强者还会闲到跟你玩角色扮演吗?”“也对。”鹏的眉头皱的愈发紧了。“况且我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敌意,反而是一种难言的慈祥。”落尘有些颤抖,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神色严肃的传音给鹏问道,“我遇见你的那天,我记得在那之前遇到了一个算命人,他跟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然后我就莫名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眼前只有一枚戒指,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你也知道。”这段问话就像尘落湖底,没有掀起一丝波澜,有的只是出奇的沉默。“孩子,这些年过的还好吗?”落凡见落尘一语不发,只是皱眉,还以为他对自己产生了怨念,带着愧意道。“大伯,我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落尘出人意料的问道。“你父亲他是我们落家最具修行天赋的奇才,三岁与道共鸣,六岁灵岛衍分带着为二,成为整个修仙界第三个双灵岛资质的璞玉,九岁更是创下道术,声震整个苍穹大陆。”大伯的脸上闪过难掩的骄傲。“那我的母亲又叫什么?”落尘的脑中突然诞生了一个荒缪的想法,也许现在也只有这个念头是最合理的答案。“慕容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