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标

文学

签:标题1] 第二章

2009年的夏天对韦夏来说是特别的,他换了球队,离开洛杉矶回到家乡,向伊莲求婚成功,有那么几天的时间,他很闲,但伊莲正在洛杉矶处理私事,听说父母要去英国,他便跟着去了。

英国伦敦,他外公住在这。

自从他去上大学就没来过英国,虽然关于英国伦敦的所有记忆,都在上大学之前,但由于几个原因,让他对于此地实在难以忘记。

排队。排队是英国的传统保留文化,可是却已经变了味,对此他无力吐槽。英国人不仅热爱排队,还不允许别人催,一大队人就这么干等着谁也不开口提醒,然后英国上到政府,下到百姓,效率是远近闻名的差,经常一个队伍一个小时都不动一下,也没人提醒。

在英国,排队算得上是一件政治正确的事,不论你是谁,排队。排队的本意是为了保持秩序,维护公平,提高效率,它应当是有规则和底线的,可这个国家的人民彻底把排队当成了一种养老休闲。

还有,触目惊心的闯红灯行为。

英国的过马路方式和某些发展中国家是一模一样的,凑齐一群人,无视红绿灯,直接过马路。

如果是宽阔的多车道大马路的话,“勇者”们还可能有所顾忌,遇到小街小路直接一个人独闯,万车莫开。

每天随机下几场雨是基本的,太阳雨什么的都已经司空见惯了,而且英国极少打雷,下的都是阴雨。

“骚瑞”“3Q”挂嘴边。要说英国人说什么话最多,肯定是骚瑞。

别说真的对不起人家了,就是在路上多看了你一眼也跟你说句“骚瑞”。

韦夏的母亲梅晨就曾经跟她讲过这么个故事以表示英国人的素质和修养远远高过美国人:在我们英国(一脸骄傲),就算你穿着高跟鞋踩了小女孩的脚,她也不会哭(愈发骄傲),她只会一脸为难地跟你说“骚瑞,可以请你把脚从我身上挪开吗?”。

太经典了,韦夏永远都忘不了。

最可怕的是伦敦地铁。

众所周知,白人八成有体味,黑人几乎全有,东亚人种的体味最轻最少的了。

不同人种之间的体味还不太一样,白人的体味是来自于从小吃肉和腋下顶泌汗腺分泌的膻味,黑人是浓烈的骚臭味,还有一位体味大咖——印度人,自带体味的三大种族就像移动的生化武器,走到哪里,哪里的空气就被透着咖喱味的狐臭占领,久久不能散去。

香水的发明初衷就是为了掩盖体味。英国的公共场合人流密集,但不会闻到明显的体味,因为大家出门都涂了止汗露,喷了香水。眼看着夏天就要到了,气温

文学

一高,体味散发更快,人多且空气不流通的地方就成了重灾区,比如伦敦地铁。

韦夏清楚地记得当时他才10岁,和母亲在外面坐地铁的时候,一群满身是汗的黑哥哥们从面前穿过——那几分钟,他感觉他死了。

走出那辆地铁后,韦夏心中感叹,活着真好。

当时他才10岁,那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这一次和父母来到伦敦,主要是为了散心,伊莲因为一些事情没有跟着来。

韦夏见到了外公与外婆,两个老人家很有趣,一个喜欢自吹自擂,另一个则喜欢当场戳轮胎。

韦夏的外公就是那个老是被当面戳轮胎的可怜男人。

他很爱吹嘘自己,尤其是在韦夏的父亲面前,显得自己博学多识,但他连互联网是是什么都不懂,所有的新闻都来自于极不靠谱的NCL电视台,他一度以为NBA是板球联赛。

不得不承认,来到伦敦确实有放松心情的作用。

然而,韦夏高兴得太早了。

他忘记了和伦敦地铁上的那些异色人种的体味一样可怕的东西,原滋原味的英国菜。

梅晨虽然是英国人,但她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就像到美国开餐厅的中国厨师,他们的技艺必定经过了美化,变得更适合当地人的口味。梅晨保留了英国菜的精髓,同时又迎合了美国当地的口味。

虽然她做的是英国菜,却没有“英国菜”的灵魂,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三章

“唉。”

小姑娘忍不住叹了口气。

生活不易。

甘霖叹气。

……

这个时间点,图书馆周围没有几个人。

周围的树木在黄昏之中拉长了倒影,仿佛伫立着的一道道人影,沉默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甘霖看到了图书馆雕塑面前的几道人影。

当看到她出现,那几个人就围了上来。

“你就是谢霖在追的那个人?”

“叫什么甘霖对吧?”

“长得很一般啊,你凭什么还赖着不放啊?”

几个人上来就是一番品头论足。

“你看腿也粗,发质也不好。”

“比照片上的还要丑。”

甘霖:“……”

“有事吗?没事我就走了。”她的语气冷淡。

小姑娘看着一副软软的样子。

只不过,在她表现出些许不悦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场让周围的人不敢继续多嘴。

其中一人说道:

“你不喜欢谢霖,干什么还吊着他不放?”

甘霖微笑。

“哦,有吗?你们跟谢霖很熟?”

那些人噎住,又说:

“我们是谢霖的后援会!”

“所以你们跟谢霖很熟吗?”她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这不用你管,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好!既然不适合就分开!”

甘霖:“既然是他的后援会,你们这话应该对他说才对。”

那几个人生气了。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

“你不知道多少人讨厌你吗?还这么拽,是不是欠打?”

说着,就抬起了手。

甘霖面无表情。

对方高高抬起了手,正要一巴掌下来。

天黑了。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昏暗,伸手不见五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