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人杂交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一章

@@@@

纵然的新书已经发布,同样在QQ阅读,书名为《茅山之阴阳鬼医》。

纵然的笔名改名叫“鬼哭老朽”,各位想看新书的可以在QQ阅读中搜“鬼哭老朽”四个字,就会出现新书了!

大家一定要来捧场啊!收藏推荐!点击评论!一个都不能少哦!!!!纵然的微薄:灵异作家鬼哭老朽,大家记得关注关注哦!!!@@@@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二章

当【军工城】内的广播,不断的重复着南屏山山贼来犯的消息时,赵信刚刚用元气丹将赵五和路文生提升到高级觉醒者的水平。

“这南屏山山贼是什么来头?”赵信皱眉问道。

原本他都已经计划好了,将赵五等人提升到高级觉醒者之后,自己伪装成妖兽的模样来攻击【军工城】,这样一来,赵五等人在这个城中没有高级觉醒者,人心涣散的时候站出来,与自己“殊死搏斗”然后击败自己,将整个城内的百姓挽救于水火之中!

然后以强者之姿,顺势就可以接手【军工城】的管理权。

这计划不好吗?

直接,简单,又有英雄情结,要多完美有多完美不是?

赵信与两个心腹讨论了一下,路文生二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毕竟这个世界是拳头大的说了算,即便再简单一点,再粗暴一些,哪怕直接将当权派抓起来也没关系,只不过那样就显得有些过于盛气凌人,会让百姓很长时间没有那种归属感。

赵老板的计划就没什么不好了,哪怕会在后来人的眼中,显得有些欲盖拟彰,但应付眼下的矛盾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可赵信没有想到,自己的行动不可谓不快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比自己先了一步!

这让他有些气恼!

毕竟每次计划都没实事就流产,让他有点对自己用计谋这种能力产生了自我怀疑。

“回宗主,这南屏山山贼可大有来头!”路文生是常年在洪天硕手下,当然对这伙臭名昭著的暴徒有所了解。

“哦?他们很有名气吗?”赵信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伙人,但听着城中广播如临大敌的架势,也知道这事不会那么简单。

“是的宗主大人,我对这个组织早有耳闻,这帮人是盘踞在南屏山一代的山贼团伙,非常强悍!据说,就连段家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但是具体情况我就不太清楚了,老徐要比我清楚的多,毕竟之前在洪天硕身边,他主要的工作就是收集情报!是不是叫他过来?”路文生回应道。

“嗯,叫徐昆过来!”

徐昆一来,就发现了赵五跟路文生身后那如同深渊般的三个黑洞。

这可把他吓了一跳!

他甚至用手揉了揉眼睛,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又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幻觉?

明明昨天晚上大家还在一起的不是?

那时候路文生还跟他一样是中级觉醒者而已,那赵五更不过是初级觉醒者罢了!

一夜之间怎么可能?

可无论他怎么对自己的眼睛进行蹂躏,但结果还是没改变?

两人身后的黑洞做不了假,而且那高级觉醒者的气势更加无法作假?

看着被震晕了徐昆,赵信淡淡道:“昨晚本宗请示门主,特许文生还有老五成为我魂宗的核心成员,特赐他们二人高级觉醒者的身份。”

赵信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就是在陈诉给徐昆一个简简单单的实事的样子,但这种淡然的样子更是将徐昆震的说不出话来。

“啊!啊?”徐昆啊了半天竟然也没吭出一个字。

没办法!确实是太震撼了,昨晚上路文生老娘还刚刚以七十岁高龄觉醒,这就已经让他一晚上都没琢磨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

今天一大早,现实又给了他一个闷棍!

要说只有路文生一个人觉醒高级也就罢了,毕竟路文生也是老牌的中级觉醒者,这些年跟着洪天硕也没少捞到好处,而且脚踏两只船,早些觉醒多少也能理解。

那赵五什么人?

他作为【希望之星】的情报人员,其实早就对赵信以及赵五有所了解,只是当天在荒原岭上的时候,没有能够将赵信和那个赵山河的儿子联系起来罢了!

直到昨天晚上,他才将这些人全都对上号!

所以,他才更加震撼!

按照他的情报,赵信以前根本就是个纨绔子弟,不值一提的富二代而已,吃喝嫖赌,丝毫没有上进心,怎么忽然就成了大组织的首脑?

这赵五作为荒西镇的觉醒者,早已经被官方登记在案,情报现实,他第一次展露出初级觉醒者的能力,距离今天也不过半个多月而已!

就这么几天,就从初级觉醒者变成了高级觉醒者?

“老徐,你他妈有病啊,宗主大人找你来是问南屏山山贼的事,你在那啊什么啊?”路文生的声音将徐昆从呆滞中拉回到了现实。

“哦!卑职见两位大人忽然觉醒高级,心中震惊万分,一时分神,还请宗主大人恕罪!”反应过来的徐昆也赶紧磕头。

不过,就在刚刚慌神的一瞬间,他已经将事情差不多想明白了,所以对赵信更是敬畏。

按照他的想法,众生门一定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神秘组织,因为他是搞情报工作的,虽然高层很多机密他还无法一探究竟,但是,已经有很多蛛丝马迹,都显现出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多了很多不属于这个世界外来组织,这些组织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神秘!强大!

高层们不知道什么原因,还一直对这个消息讳莫如深,不对外公布,但徐昆由于工作的特性,多少有些察觉。

此时的徐昆就已经笃定了赵信口中的众生门,就是这种组织!

但没想到,这种组织竟然恐怖如斯!

就连高级觉醒者都能瞬间制造!

这得多强悍?

想想都脊背发凉啊!

徐昆此时已经在心中庆幸,那洪天硕多亏是死了,不然自己等人哪有机会加入众生门?

而且赵信跟洪天硕本就有仇,自己等人自动就会站在赵信的对立面上不是?

站在赵信的对立面面对的是什么?

那是众生门!

是可以量产觉醒者,甚至量产高级觉醒者的神秘组织!

洪天硕拿他妈什么抗?

除了死的有多惨不好预估之外,结局早已经注定!

头伏在地上的徐昆,头上的环绕着地中海的一缕头发都被汗水打湿,耷拉了下来。

一番脑补之后,他更感觉是劫后余生的喜悦,似乎趴在赵信面前,是一件幸福无比的事情。

“起来吧,说南屏山山贼的事!”

“是!”徐昆站了起来,但腰还是弓着的,样子十分谦卑。

“要说南屏山山贼,跟这军工城还是有些渊源……”

徐昆不亏是搞情报工作的,记忆力惊人,将他所知道的南屏山山贼的情报如数家珍一般,娓娓道出。

原来,南屏山山贼,有三位首领,都是高级觉醒者,手下有三十二位小头领,其中有七八个中级觉醒者,其余都是初级觉醒者的实力。

大首领名叫杨岸,原本也是军工城的一员猛将,但是在创城初期,就跟莫听雨等三巨头发生矛盾,被三巨头联手逼走。

矛盾的原因据说是滥杀平民。

杨岸是高级觉醒者,按道理,走到哪都有人追捧,不至于成为了一个啸聚山林的山贼。

可问题就出在他喜欢杀人上了,他先后投靠了几个基地城,但是最后都因为滥杀无辜被驱逐。

后来有人分析,这人可能压根就是人格分裂,俗称精神病!

这样一个人渐渐的就没有人敢用。

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疯?

用他岂不是用一颗定时炸弹?

无奈之下,杨岸开始在南屏山一代打家劫舍,专门劫掠各大基地城的运输车队,说白了,就是跟各大基地城为敌。

多少有些报复各大基地城的成分在其中。

凭借自己高级觉醒者的强横实力,打不过就躲,打的过就打,他在南屏山一代渐渐的站稳了脚跟,还收拢了一帮不干好事的觉醒者。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又来了两个人,一胖一瘦,胖的叫庞威,瘦的叫孙止,这俩也属于那种传统道德的挑战者,所谓的人渣,可好死不死,这俩人也有高级觉醒者的实力。

三人一见如故,竟然结拜成了兄弟!

这样一来,南屏山山贼的高端战力一下子就迎来了巅峰!

三位高级觉醒者,一般的人类基地大城也就不过如此,况且跟一般人不一样,这三人还根本没有底线!

这样的一股强横势力,对谁都是巨大威胁!

于是,十七城联盟就着手铲除这群人类中的毒瘤。

并且将南屏山山贼作为联盟成立之后,第一个全联盟通缉的非法组织!直到今天也没有撤下!

可是,就当联盟下决心铲除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忽然收敛了一贯的行为方式,变得不那么激进了!

对于各大基地城的官方车队几乎是做到了秋毫不犯,对于各大财团商队的物资车辆,也是打一放三,轻易不会杀人。

并且定好了价格,也不会让财团亏了大本。

这样一个大转弯,让各大基地城有些侧目。

一时间纷纷摸不清这伙人有什么打算。

而且,他们虽然说是山贼劫匪,但从关内到关外的路,其实也是他们打通的,不然妖兽异兽横行,每次行商或者运输物资,都面临很大危险。

正是由于南屏山山贼的存在,这条经济命脉被打通,并且,除了偶尔要给山贼一些买路钱之外,似乎变得顺畅无比。

从另一种角度来看,山贼们似乎收的也真就是买路钱。

毕竟这条路真是人家打通的,收点过路费也说得过去吧?

而且还省去了每次出行都要大批量护卫的费用不是?

逐渐的,剿灭南屏山山贼的声音渐渐没有了,开始的时候人们还担心,这是不是南屏山这伙山贼感觉事情不好,一种自保的伪装。

可是,日子一过就是十几年!

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南屏山山贼一直安分的做他们只收买路钱的本职工作。

这样一来,就再也没有人提出过要剿灭南屏山山贼的意见。

因为谁都知道,要想剿灭南屏山山贼根本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别说人家山贼隐居在山中,难以寻觅。,就是正面硬钢,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既然这伙人还算“识相”就饶了他们一条小命儿又如何?

所以,通缉南屏山山贼的通缉令虽然还在,但是已经没有人再去提起了,南屏山山贼仿佛成为了一个半官方的组织。

而如今,这伙隐忍多年的歹徒,忽然亮出了自己的爪牙!

听完南屏山山贼的情报之后,赵信点头道:“看起来很正常,但也不正常,一个滥杀成性的人,怎么就忽然改过自新了?即便是隐忍,也不正常,这杨岸肯定有问题!”

赵信甚至猜测,这杨岸是不是跟自己一样,也是穿越来的?

不然一切都显得不那么合理?

如果真要是穿越来的?

那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外来者?

他们的目的何在?

不过,赵信没说,穿越者这种事有点不好解释,况且,如果真的以后来的很多穿越人士到这个世界,势必要跟这个世界的本土人士产生摩擦,他赵老板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穿越者,他要站在多数一派!

再说了,想要多收信徒,自然是本土派更占便宜不是?

三人听到赵信的疑惑,也都纷纷点头,但也都无法确定其中缘由,徐昆道:“不过,这南屏山山贼如此大规模出动,一定是得到了准确的情报!想必是胸有成竹!”

多余的话徐昆没敢说,他本意是想提醒赵信,因为赵信昨天口口声声的说,今天要去夺取【军工城】的控制权,那是当着所有门徒面前说的,当时看问题不大,毕竟他们都清楚【军工城】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而自己一方起码有赵信这么一个“高级觉醒者”,可现在复杂了,是不是要调整一下计划?

赵信不傻,他当然明白徐昆的意思,这小子话里有话是为了给自己留面子,可赵老板生气啊,妈的随随便便的计划都有人赶着来破坏?

拿赵老板当什么?

尊重赵老板的心情了吗?

赵信淡然道:“我本意是想轻松接手这个大城,没想到这南屏山山贼竟然赶来送死,既然如此,就一并解决罢了!”

赵总心说,我管你姓杨的隐忍多年是什么打算,今天这城老子他妈的占定了!

我管你是从哪来的!

……

一百里的路,对于觉醒者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军工城】的百姓在听到广播之后,纷纷都躲回了家中,没办法,跑还能往哪跑?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三章

为橙小熊盟主加更。

“还要打!?他都被炸得浑身焦糊了还要打!?”

“别吧,小兄弟…站都站不稳了啊?我看着怎么摇摇晃晃的……”

“痛快!痛快啊!这才是魂武者应有的风范!这才是要拿冠军的决心!”

“冲!冲啊荣陶陶!你他吗给老子冲!!!”

万俟武召唤千军万马的动作,气势惊人,而那一声激昂的战吼,更是让人血脉偾张!

然而,荣陶陶那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仿佛比万俟武更燃,更炸!

不知道有多少观众在电视机前激动跺脚,起码在这数万人的工人体育场中,观众席上一片沸腾,被荣陶陶的举动彻底引燃了!

但是,无论其他人的反应如何,那滚滚洪流一般的尸骸大军,转眼间便与荣陶陶相接,也在顷刻间,将荣陶陶那孤独的身影吞没!

“左,右,左……”荣陶陶口中喃喃低语,不断的念着什么,虽然手持方天画戟,但脚下的步伐却好像应该配合那大夏龙雀。

他手中的那一杆方天画戟,左贴又靠、连顺带抹,但最终移动的目标,却并非再是对手,而是荣陶陶自己!

荣陶陶竟将一只只奔腾的尸骸火驼,当成了一个个移动的借力点,在大军之中,他竟然犹如弹球一般,借力而行、顺势而为,左右翻飞、反复横跃……

“晋级!方天戟精通,五星·巅峰!”

内视魂图中突然传来了一则信息,而荣陶陶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我的天!荣陶陶在干什么!?我们看到了什么!?”戴流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屏幕。

没办法,虽然主播席位距离赛场很近,观战效果极佳,但是在这混乱的尸骸大军之中,戴流年也只能看那俯视角的镜头画面。

然而,正因为是俯视角拍摄,所以荣陶陶这颗“弹球”,其移动的方式和路径,反而更加的清晰!

这是…弹弹乐吗?

荣陶陶的身侧没有了高凌薇,他那闪转腾挪的身影,却好像更加灵动了?

不…不是这样的。

也许在外人眼中看来,荣陶陶更灵动一些,但实际上,他的心中苦不堪言。

昔日里,在那千山关的峡谷之底,他每一次杀穿尸潮大军的时候,身旁都有高凌薇的身影。

荣陶陶已然习惯了二人战斗的模式,没有了她在身旁,不仅思路要全方位改变,他更是缺少了一双眼睛,也少了双手双脚……

万军从中,万俟武一双眼眸无比炽热,目光紧盯着荣陶陶,也看到了荣陶陶那神出鬼没的身影,以及那玩出花儿来的方天画戟!

“左!”荣陶陶突然一声大吼,好像是在提醒自己、让自己更加清醒似的。

事实上,此时的荣陶陶,身体状况非常不好。

之前,他被火凤凰群狂轰滥炸过,更是被气浪冲击的头晕目眩。

之所以,荣陶陶能有此时的表现,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

甚至有些时候,他的头脑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反而是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一些举动。

荣陶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动作先思维一步,这情况……

这是最为纯粹的肌肉记忆,是从那一个个生死战场上,硬生生杀出来的敏锐嗅觉!

只见荣陶陶手中的长戟,竟然刺进了一只尸骸火驼的肋骨之中,下一刻,他的手腕猛地翻转,刺进尸骸火驼肋骨中的长戟,井字形当即竖起,竟然卡在了其中。

而荣陶陶死死握着方天画戟,任由大军冲锋,也任由这头尸骸火驼带着自己向后方冲去。

没有了高凌薇,荣陶陶真的无法自己杀穿这尸骸火驼大阵。

步步惊魂的大军浪潮中,一个细小的失误,荣陶陶便彻底没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这样做。

万幸,尸骸火驼不像雪尸、雪鬼那般拥有智慧。

万幸,这群召唤物在主人的命令下,只知道无脑前冲!

荣陶陶抓着身前的方天画戟长杆,被带着向后冲去,自然前荡的双腿却是急忙一缩。

“呜~!”面前,一只迅猛冲杀的尸骸火驼,竟然张开了血盆大口,长长的脖子探下,险些大口咬碎了荣陶陶的双腿!

荣陶陶手中用力一撑戟杆,直接翻身跃起,顺势弃戟的同时,一屁股坐在了疾驰的尸骸火驼之上!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倒骑驴动作,看得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荣陶陶!!!”万俟武一脸的战意盎然,一声暴喝,奋勇前冲!

要知道,尸骸火驼大阵,本就是靠着数量、靠着尸骸火驼的冲击力、踩踏能力,将对手碾碎的。

而那该死的荣陶陶,竟然靠着那恐怖到极致的方天画戟技艺,硬生生挡住了第一波冲击,不仅如此,他甚至将长戟插进身侧的一只尸骸火驼中,任其带着前行?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万俟武都还能接受的话,那么此时,荣陶陶“翻身上马”的动作,这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了!

竟然还有这种破解尸骸火驼大阵的招式!?

既然荣陶陶翻身上马,那整个尸骸火驼大阵就没有用了!

万俟武手中的长朔左右荡开,甚至不管那是自己的召唤物,将周围的一切敲的粉碎,竟然从自己召唤的千军万马中,横冲直撞,杀了出来,直逼荣陶陶!

“荣陶陶!!!”

荣陶陶使劲儿晃了晃脑袋,似乎还在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清明一些。

他一手按在身下,手掌一撑,一个起落,顺势蹲在了尸骸火驼的背脊之上,手中的方天画戟再次拼凑而出。

就这样,一副唯美的,无比壮丽的画面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的尸骸浪潮之中,万俟武身披火焰重铠,杀出重围,直逼荣陶陶。

而荣陶陶身体紧绷,蹲在尸骸火驼的身上,目光死死盯着万俟武!

如果…将这尸骸火驼大阵,当做不断推进的火焰浪潮的话,那么在这一片火海之上的,也只有这两个人!

两人均是无比的显眼!

看着荣陶陶那身体紧绷、双腿弓起的模样,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

面对着那气势汹汹的万俟武,荣陶陶不仅不躲闪、不逼退,反而还要冲杀过去!?

这……

荣陶陶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直视着万俟武:“你不该与我单挑!”

“不!我早就该与你单挑!几分钟前,你就已经死了!!!”万俟武一声大喝,双腿一夹,手中的火焰长朔再次亮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