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一章

锋利的匕首在罗伯特眼中快速扩大,一抹冷光在其上闪过。

阿迪尔开始向后退。

嗡——

罗伯特胸腔内的红色反应炉高负荷运转,一股淡红色的波动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红光扫过之处,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

四阶巨鳄的动作快速缓慢下来,被无形的力场所束缚。

它的瞳孔着急地四下扫视,同时下意识地用力挣扎,转而嘴角露出一抹狞笑,“这种力量,我只需几秒钟就能挣脱。”

“你吃过贴脸RPG吗?”罗伯特淡淡道。

嗡嗯——

细微而高频的机械重组声中,罗伯特手中的加特林机关炮再次转化为大口径的RPG火箭炮,他不紧不慢地将RPG火箭炮抵在巨鳄脑门上,在巨鳄颤抖的目光注视下扣动扳机。

嘭!

耀眼的火光爆发,其中夹带着激射的弹片,巨鳄头顶浓烟被击飞出去,啪啦一声坠入水中,激起巨大的浪花。

蜂巢网络般的淡红色半透明防护罩抵在RPG火箭炮的炮口前,将爆发的反冲击力抵消,格挡下激射的弹片。

嗡嗯——

RPG火箭炮快速重组变形,再次化作加特林机枪炮。

“阿迪尔,帮我封锁水域。”

“了解——”

“002——”

接到阿迪尔的命令,002的四肢和巨大长尾有力地搅动水流,水蓝色的光芒在它的四肢和长尾上流转,水流快速汇聚成高速旋转的涡流,然后急速扩大,几息之间便覆盖方圆数十米。

「天赋魔法·大涡漩!」

噗啦!

在大涡漩发动的下一刻,一个巨大的浅黑色身影破开水面,借助强劲的冲势快速罗伯特逼近,巨鳄顶着满脸伤痕以及一只往外直冒血水的眼,硬撑道:“这点攻击,根本伤不了我!”

看着半空中快速逼近的巨鳄,罗伯特扣动扳机。

哒哒哒!

六根枪管以每秒360发的速度快速旋转起来,无情的穿甲弹激射而出,组成冷酷的弹幕,淡红色的械力攀附上穿甲弹,加持威力。

噗噗噗!

一朵朵艳红的血花在巨鳄的身躯上冒射,破碎的鳞片纷飞,巨鳄的身躯在半空中乱颤,冲势快速被消耗,哗啦一声坠入水中,又被大涡流撕扯。

殷红的血液漫开,汇入大涡流当中,在旋转的水流中快速被化开。

“它逃了——”

“没关系,我让它先跑999米。”

嗡嗯——

加特林机关炮在罗伯特手中快速重组,转化为全新的形态,一杆长达三米有余的重型狙击枪。

哦不,这么大的口径,应该叫狙击炮。

罗伯特将狙击炮架在肩膀上,身躯下蹲。

身躯上铭刻的浅灰色纹路亮起淡红色的光芒,械力在纹路当中流动,以极高的效率涌入狙击炮当中,庞大的能量在狙击炮的炮管中汇聚,流入炮管中内置的能量回路并压缩、蓄势。

淡红色的视野当中,罗伯特牢牢锁定住在水底快速潜游的四阶巨鳄。

他扣下扳机。

浓郁的红色光芒在炮口中喷发,一道高度凝聚的耀眼红色光束无声地直射而出。

刹那间,仿佛这方天地都失去了颜色,徒留下那一道红光。

「伪三阶枪魂技·鹰击长空!」

一道炮管粗细的通路贯穿罗伯特眼前的水域,水流被蒸发,在水压等的作用下,浓郁的白色蒸汽从中喷射出,构成一道蒸汽墙。

通路眨眼间便被周围的水流填充。

大股的蒸汽气泡在水面以下形成,仿佛海中的水母,快速冒出水面,罗伯特前方的水域一时如沸腾了一般。

在这片“沸腾”的水域中,巨鳄的尸体飘出,他的胸口处有一道贯穿伤口,伤口周围一片焦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味。

“收工。”罗伯特淡淡道。

他手中的狙击炮化作浓郁的白光,白光快速流向他的右臂,化作一枚子弹模样的白色徽记。

————————

巨鳄首领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蜥蜴人。

矫健的身躯、颀长却锋锐的双角、背后的巨大龙翼、淡金色的竖瞳……

“早就听说蜥蜴人身上的巨龙特征越明显,潜质就越强,今日看到,传言果然是真的,你比其他的蜥蜴人废物要强的多。”巨鳄首领凝重道,却没有任何后退的意思。

刚才双方短暂交手,并没有分出胜负,它对自己的实力抱有自信。

库鲁鲁沉默着,蹲下身将自己手中的龙临族长轻轻放下,为他合上双目。

他起身看向巨鳄首领,冷声道:“之前偷袭龙眷部落,并在追击中杀了一只深绿色有短角的蜥蜴人,之后又杀了龙眷部落族长的巨鳄,就是你吧?”

虽然很奇怪眼前这只蜥蜴人为什么要问龙眷部落的事情,但巨鳄首领扭曲的恶趣味还是促使他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道:“那天杀的蜥蜴人太多了,记不清。”

库鲁鲁的手掌微微攥紧,口中发出蜥蜴人愤怒的低吼声,“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嗖!

嘭!

巨鳄首领骤然发难,短息间来到库鲁鲁身前,裹带着黑绿色武道气焰的一拳挥向他,被库鲁鲁曲臂稳稳架住。

巨鳄首领作战经验极其丰富,一击未得手,立刻扭转身形,粗壮有力的长尾在破空声中甩向库鲁鲁。

嘭!

黑绿色的气焰炸开,库鲁鲁双臂架在身前,格挡下巨鳄首领的长尾,后退半步。

攻击有效!

巨鳄首领脑海浮现出这个想法,连续不断地向库鲁鲁发动攻击。

一时间,破空声和肉体的碰撞声响个不停,巨鳄首领的身形动作接连变化,拳、肘、腿、尾、头每一个部位乃至身躯本身都是武器,深绿色的武道气焰划出一道道光迹,炸出一道道气焰冲击波。

在巨鳄首领的猛烈攻势之下,库鲁鲁被逼的连连后退。

“死!”

借助身高优势,巨鳄首领双手合十,如战斧一般居高临下劈向库鲁鲁,眼眸中闪烁着扭曲狂暴。

啪。

难以预料的事情在接下来发生。

在巨鳄首领颤抖的目光中,库鲁鲁单手捏住他的战斧攻击。

与之前不同的是,库鲁鲁此时的身躯上正燃烧着一层淡金色的武道气焰。

看着眼前面露嘲弄与仇恨之色的库鲁鲁,巨鳄首领陡然意识到了什么,多年不曾颤抖的瞳孔不由颤抖起来。

类似战士等的武道职阶在战斗时,会利用武道气焰加持自身的攻击威力,并在一定程度上增幅身体素质。

伴随着职业等阶的提高,武道气焰所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大。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二章

经过一番思量叶洛等人并没有立时使用【群体净化卷轴】,而是准备让叶洛跟坐上琴心联手施展【六道*万剑守护盾(组)】,幸运的是接下来第九魔神并没有接连施展【剑气纵横】这样的瞬发技能,纵使偶尔施展一个这样的技能也不能秒杀叶洛等人,如此他们倒也坚持了下来。

不久之后,第九魔神又施展了一个比【万剑归宗】强大的技能,而施展这个技能需要蓄力3分钟,而这些时间足够叶洛、坐上琴心联手施展出【六道*万剑守护盾(组)】了。

事实也是如此,叶洛、坐上琴心成功施展了这个技能,如此一来他们就有了10秒的无敌时间,当然此时与叶洛同队的龙腾天下等100个玩家也都有这一状态,顶着无敌状态之后他们肆无忌惮地攻击第九魔神,毕竟在10秒内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击杀。

叶洛他们可以借助【六道*万剑守护盾(组)】坚持10秒,而周围其他玩家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们或是施展仅剩的无敌手段,或是凭借【减伤散】抵挡,当然更多的只能硬接技能了,而第九魔神在成功施展出技能之后周围的玩家少了一半左右,其中不乏双职业精锐玩家。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第九魔神施展的技能笼罩了200米的范围,这个范围可是远远超过了【万剑归宗】、【天空之击】这些技能,如此也超过了很多玩家的预期,如此才有那么多玩家被秒杀,也正是因为这样周围的玩家才会突然少了一半。

“天啊,一个技能秒杀了数百上千人,这也太恐怖了。”黑白棋颇为感慨地道:“怕这是所有强大BOSS中一个技能秒杀玩家最多的了,不愧是第九魔神啊,也不知道它是否还有这样强大的技能,如果还有怕是连我们这些人也有些吃不消了。”

“应该没有这样的技能了,因为第九魔神的这种大威力、大范围技能都在CD中。”三昧诗道,不过想到什么她眉头微微蹙起:“当然那个位置技能它还没有施展,我们对这个技能一无所知,不过从怪物图鉴中我们可以知道这是BOSS的最后一个技能,也应该是最强的技能,施展出来威力定然不同凡响。”

“嘿,就算很强很强又如何,甚至这个技能比【魔剑天斩】还要强又如何。”破浪乘风不以为意地道:“虽然才会我们大都没有了无敌手段,不过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群体精华卷轴】,这个技能可以让我们一些人所有技能体系内的技能结束CD,如此我们就有不少无敌手段了,依靠这些技能抵挡第九魔神那个未知的技能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闻言,坐上琴心等人点了点头,他们对此信心满满,而接下来六月飞雪更是催促使用【群体净化卷轴】。

“如果BOSS的未知技能是持续伤害的技能呢,比如类似【火神领域】这样的技能?”叶洛反问道,看到众人默然,他继续:“如果只是【火神领域】这种伤害的技能倒也罢了,毕竟凭借顶着大招以及【太极大道】或【五行大阵】的状态我们还能吃得消,而如果伤害更高很多又当如何?而就目前看BOSS一旦施展这种类别的技能那伤害就远远比【火神领域】这样的技能更高一些。”

“呃,这倒也有可能。”黑白棋道,说着这些她眉头深深蹙起:“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硬抗。”烟花易冷淡淡道,稍稍一顿她继续:“好在我们的【群体净化卷轴】可以让我们可以有更多技能可以使用,不仅仅是无敌手段,另外还包括一些恢复类型的技能,特别是琴姐,她可以施展很多技能了,而这也会让我们坚持更长时间,最起码相对其他玩家我们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

“没错。”叶洛接过话茬:“如烟花所说只要坚持更长时间就意味着我们更有希望一些,再加上此时BOSS的气血已经所剩无几,如此我们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将它击杀的,最起码我们更有机会能坚持到最后。”

闻言,众人点了点头,最重要的是事已至此再纠结这些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更何况他们也都知道就算被杀也不会爆出国器,如此他们倒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接下来,第九魔神又接连施展了一些技能,虽然只是类似【剑气纵横】这样的技能,不过倒也秒杀了不少玩家,至于叶洛等人则因为使用了【群体净化卷轴】继而有了更多无敌手段,甚至就连坐上琴心也多出了不少治疗技能,如此他们倒也成功坚持了下来。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三章

方凡目光如炬的盯着人群中的花影飞莺,热血已经沸腾,内心的火在熊熊燃烧。忽的,方凡的手里出现了一柄巨大黑剑,缠绕在剑身上的血色脉络如同活物般蠕动着,炽热的浪潮一浪一浪的扑向花影坊弟子。

剑光骤然一闪,流云已入了巨人腰间的剑鞘,被剑光笼罩的一群人瞬间失聪,在众人眼中的他们突然间双腿便与上身分离,鲜血、内脏顿时洒了一地。

众人又是慌乱一团,花影飞莺立时出声喝道

文学

:“稳住!”

然而,方凡的攻击也在此刻到了,巨剑狂斩,数道圆月剑芒纷乱落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云霄,狂风肆虐,无数尸骨被狂暴的气流冲起,血花在漫天的尘土中四处纷飞,化为血泥飞溅落地。

“全力攻击!!”花影飞莺狂吼的同时,两把锋利的匕首随之掷出,劲风厉啸,雪亮的匕首缠绕着足以撕裂万物的罡风骤然射入方凡的双眼。可是,匕首瞬间又被方凡逼出,打着旋倒射了回去。

叮叮两声,两枚难以察觉的银针将匕首射落,就像是击响了发令枪,一众花影坊弟子发了疯一般,猛烈的攻击全部轰击在方凡的身上。身躯四处爆炸,方凡不断地被众人逼退,但紧接着,方凡双脚猛然一跺,如一座巍峨的山峰稳立在了地面上。

随着灌注全身内力的双脚跺入地面,大地就像是引发了一场大地震剧烈的狂跳起来,地面上的人在猝不及防之下四处歪倒,好不容易集结整齐的阵型再次乱了。

就在此时,玄阵阁弟子已浩浩荡荡奔袭而来,如一把尖刀插入了纷乱的人群中,如割麦子般轻松的收割生命。

“不要乱!”花影飞莺放声疾呼,可她已阻挡不住众人的颓势,在嘈乱的喊杀声中,也无人能够听到她的声音。

后方又有阵阵杀声,花影飞莺悚然转身,被逼上馒头坡的牛头会已高举兵刃,杀气腾腾的冲杀下来。两方夹击,花影坊就像是在惊涛骇浪中颠簸的一叶扁舟,瞬间便被潮水吞没。

花影飞莺不知何时逃的,等到方凡解除御虚幻瞳,已在人群中找不到她的身影。

方凡却知道她逃到了何处,人总会在某一个时间生出特别的感觉,尤其是对最亲近的人,方凡此刻便有了这样一种感觉。

……

北兴城。

云麓山下。

雾气愈重,月光越发惨淡,一道柔弱的身影朦朦胧胧的立在凄凉的夜色中,无论站在月光下是多么可恶的人,面对伶俜的人影,方凡的心中都不免多了几分萧索。

“你来了。”

声音与夜色都极其的清冷,已不似人间。

方凡缓慢的走近,却始终都未开口。

柔弱的身影缓缓转过身体,这是一张绝艳的脸,清纯中又有些许媚态,让人不禁想要揉入怀中疼爱一番,这张脸当然是方凡许久未见的黎裳。

“你终于肯把脸换回来了。”方凡凝注着黎裳的脸。

黎裳仰面望天道:“你心里是不是有很多难解的疑惑?”

方凡闭口不言,却在凝神倾听。

“你始终都没发现,花影飞莺是我,我也是黎裳。”

方凡沉默了一下,道:“你怎么做到的?”

方凡极力的保持镇静,内心却掀起了狂风大浪,他曾以为自己深刻的了解这个女人,可到头来才发现,他竟什么也不懂。

黎裳平淡的说道:“一些奇遇。”

“我想要让花影坊站在世界之巅,就必须要将你从峰顶推下来,有你在江湖就不会乱,我就没有机会。”

方凡摇头,难以理解道:“这有什么意义?”

黎裳嫣然一笑,道:“比如可以换出更多的钱,让我在现实里好过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