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乡村婬妇全文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一章

无数的议论声中,很多人们都将注意力投到了广场之中。

当然几乎所有人的关注重点都在弘毅真人的身上。

此人充满了离奇色彩并让人佩服的经历和与明显低于自身实力的境界,让很多人都对他抱有希望。

无数场以真仙修为战胜天仙的战绩,早已经证明了弘毅真人的实力真正强大。

这次人们也都在心里期待着,弘毅真人到底能够连续战胜多少名天仙,可以坚持多少轮。

甚至在周围还有一些好事者,以灵石或法器为注,赌弘毅真人能够坚持的场数。

最少的就是两场,结果到目前还没有一个人押注。

在人们眼中,最少也是三轮以上,最高还有相信弘毅真人能够坚持六场的。

万年之前,现在渡仙门的玄仙道人,当时还只是天仙初期的层次,在辉月仙会之中创下了七轮的纪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而现在,玄仙道人在玄仙这个层次,已经是公认的最强者,甚至直接以玄仙这个层次为道号。在渡仙门乃至整片星域之中,都是赫赫有名的大能。

而人们对弘毅真人的期望,也就比玄仙道人低一场,就足以见得人们对其看重。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弘毅真人本身特殊的缘故,但能与玄仙道人这样的大能相比,本身就已经是莫大的殊荣。

因为这些种种原因,这弘毅真人一出场,造成的动静,就已经引起了不亚于刚才坚持四轮,被广龙仙君直接收为亲传弟子的天骄。

但接着,太虚宫前的仙王虚影突然轻轻晃动。

长老谷襄子停顿了一下,微微转身,做出了倾听状,似乎是仙王在对他说什么。

片刻之后,谷襄子点点头,转过身来,目光放在了广场上的弘毅真人身上。

“仙王很看好你,若是坚持四轮,我渡仙门几位长老任你挑选,收你为亲传弟子!”

之前那人坚持了四轮,但他本身也只是真仙修为,距离天仙还有些遥远,因此便是那广龙仙君出面收其为弟子。

但在人们看来,弘毅真人在击败叶天之后,其对手必然会为天仙,他虽是真仙修为,但实际上人们早已经将其作为天仙强者来看待。

对于这样的人物,渡仙门以长老亲传弟子资格作为奖励,也是正好。

“若是五轮,赐先天灵宝!”

先天灵宝,人群哗然。

均是流露出艳羡的目光,看着那沉默的弘毅真人。

“若是六轮,仙王与一众长老将会亲自出手,助你破去堕境反噬之苦,重新拥有回到天仙甚至进入更高境界的能力,同时破格赐射月车之魂!”

谷襄子此话一出,场间喧闹更盛。

一方面是因为此举极大的证明了渡仙门对于弘毅真人的看重。

另一方面,射月车之魂本来是辉月仙会的最后胜出者可得,但此时渡仙门松口如果表现足够突出,虽然没有能坚持到最后,但也可得到这射月车之魂。

这无疑是让人们心中都是忍不住的火热起来。

不过想归想,大家一看到场中的弘毅真人,就都是熄灭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毕竟场间能有信心战胜弘毅真人的必然要是天仙之上,并且在天仙这个层次之中已经有了一定实力的强者。

而这样的人,已经所剩不多。

“若是六轮以上,为我渡仙门客卿,地位等同于宗门长老!”

轰隆。

场间气氛更显激烈。

等同于长老。

要知道,到了渡仙门长老这个层次,接触到的可就不是那射月车之魂了,而是真正的射月车。

但想要成为渡仙门长老,最起码在玄仙层次,要有举足轻重的分量,就这一点,已经让星空之中几乎所有的人望而却步。

而弘毅真人,只不过是一个天仙都不到的真仙。

渡仙门这次开出的筹码和诱惑,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大。

已经押注参与独居的修士们则是心中忍不住的产生了后悔的情绪,认为自己刚才所押的选项还是有些保守。

现在渡仙门和仙王此举,无疑是让人们对于弘毅真人的实力和期望,更上了一层楼。

“多谢仙王好意。”弘毅真人脸上出现一丝笑意,向谷襄子行了一礼。

“不过助我消除堕境反噬之事,对于我来说,已经并不不需要了。在长时间的闭关之中,我已经在百年前,彻底参透。”

“如今我已经可以随时都能晋入天仙境。”弘毅真人淡淡的说道,言语之间,充满了自信。

弘毅真人这话让场间气氛更加热烈。

人们看向其的目光,更显佩服。

曾经弘毅真人明明已经晋升成功,能以莫大的毅力割舍,强行自我堕境已经是极为疯狂不易之举。

而现在,他已经能够突破天仙,却又克制住,此举的不易程度,比起之前也是丝毫不弱。

“那便恭喜了。”谷襄子也是不在意,笑呵呵的拱了拱手:“其他所应之事,依然有效。”

“必竭尽全力,不会让大家失望。”弘毅真人点点头说道。

与谷襄子说完,弘毅真人便转过身来,将目光放在了对面的叶天身上。

和万人瞩目的弘毅真人不同,叶天基本上是全场都不认识,相对最为熟悉的也就是那云腾帆等几人,也还只是知道叶天的姓名,其余也一概不了解。

所以在人们的心中,叶天应该是会被弘毅真人干脆击败。

毕竟名声就代表着实力,这个叫叶天的修士,之前听都没有听说过,实力应该也极为普通一般。

在巨大的名声差异之下,两人开始交手。

“本来在这真仙境界里,你应该已经行至最为巅峰的终点,”弘毅真人看着叶天淡淡说道。

“严格来说,在现在这个境界里出现,老夫算是沾了一些便宜。”

“只是与我相遇,只能怨你气数不济,道法无情。”

“承蒙渡仙宗仙王看重,许诺造化无数,老夫尽力而为,不会留手,也是对你之尊重。”

一边说着,弘毅真人双手从黑色袖袍之中探出,轻捏印决。

明明头顶是郎朗晴天,艳阳高照,清淡白云漂浮其间,但随着弘毅真人的出手,只是广场上这一方天色,竟突然变色,仿佛化成了一方虚空。

“老夫曾破境,堕境,又临境而不入,每一次,都与那天劫纠缠颇深。”

“争斗久了,对其了解和感悟也便日益深刻。”

“借此,老夫侥幸悟得神通,将其命名为破仙劫。”

“此术强大,曾有无数天仙,败于其下!”

弘毅真人说话之间,广场中的虚空之间,无数的幽暗光芒闪烁,丝丝缕缕漆黑的雷劫在云中闪烁。

这雷劫,竟然还真的有那么一丝神罚天劫的感觉蕴含其中。

“破仙劫第一劫,碎灵!”

叶天只感觉眼前一阵恍惚,他仿佛看到了一片苍茫星空之中,一名问道修士得道成功,引来天劫降临。

充斥了整方空间的雷云之中,恐怖的天劫正在其中酝酿,这名问道修士刚刚得道,志得意满,无比自信,仰天大笑面对着周遭即将到来的危险。

他双手伸开,体内修为运转,调动着天地之间海量的灵气汇聚而来,化为虚空之中的一座大山。

雷云之中,正在积蓄着的恐怖力量在这一刻终于爆发释放了起来,就像是成千上万条饥饿的毒蛇,携带着摄人心魄的光芒,在虚空之中划出蜿蜒曲折的轨迹,争先恐后向那修士撕咬而去。

那修士挥手之间,大山砸落,仿佛天塌。

大山与雷劫相撞在一起,轰鸣巨响之中,双双湮灭,化为恐怖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横扫开来。

那修士被冲击波命中,口中吐出鲜血,原本自信的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意识到,这天劫恐怖!

而这天劫一惊开始,便如同饿狼出笼,放虎归山,紧接着便连绵而来!

此人不敢怠慢,双手翻飞,带起屡屡残影,施展出手印。

文学

周恐怖的波动之中,他整个人都仿佛化为了苍茫之中的一块巨石,虚空在巨石的周围自发的弯曲折叠。

靠近而来的雷劫也无法避免的在靠近这修士的身周百丈的范围内之后,产生了扭动和弯曲。

但两者还是在强轰在了一起。

那修士已经极为强悍,但距离渡劫成功,终究还是有着那么一丝极为微妙的差距,就是这道差距,在冰冷的天劫之下,成为了无法跨越的鸿沟。

大约一刻钟之后,在愈发狂暴的雷劫之中,那修士彻底抵挡不住,被已经无比狂暴密集的雷劫将身体轰得粉碎,彻底的陨落在了星空之间。

但是叶天却清楚的感觉到,那修士虽死,一道极为清晰的怨气在空中汇聚,凝实犹如实质。

那怨气之中,充斥着身死道消之前心中的强烈不甘,这种不甘,并不只是刚才死在天劫之下的那一人,而是无数个渡劫失败陨落的修士汇聚在一起的不甘。

死在天劫之下的问道巅峰修士,十之七八。只有那极少数,才能渡劫成功,成就真仙。

这怨气里,还充斥着对于冷漠天劫的愤怒。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二章

秦刺的心跳仿佛在一刻凝固了,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块兽皮上,蓦地,兽皮突然飞向了他的右手,随后那宝鼎也飞向了他的左手。秦刺情不自禁的抬起双手,宝鼎和兽皮分别在两个手掌上漂浮着。

轰轰轰轰轰!

领域内的空间,突然毫无征兆的电闪雷鸣,但闪电却是金色,仿佛巨大的神芒,不断的穿梭游弋,又好似一条条金龙,在舒展着矫健的身躯。这些神芒最终汇聚向秦刺的双手,准确的说,是汇聚向双手上的宝鼎和兽皮。

而这时,宝鼎当先发生了变化,只见原本被光芒掩盖的宝鼎上,九枚功德印再度显现出来。但这一次,功德印的出现,却并非是开启宝鼎的封印,而是一个接一个,化成粉末,飘散一空。

失去了功德印的宝鼎,在神芒的刺激下,仿佛发生了质的变化,连鼎盖上的灵娇,都因为神芒的刺激,也突然出现了异变,灵娇的身躯骤然金光灿灿,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金色的雕像。

与此同时,秦刺右手上的兽皮在神芒的刺激下,也同样发生着肉眼可见的变化,只见这块变异的兽皮上,漂浮的所有的《易筋经》全篇金光大字,突然间,光芒大放,每个字符都单独漂浮出来,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每一个字符上,都凝聚出了法则之力。

当兽皮上漂浮的所有字符,都凝聚出了法则之力以后,这些字符,忽然重新缩回到了兽皮当中。兽皮完整的摊开,一篇《易筋经》口诀,清晰的烙印在上面,但是兽皮的形态却迅速发生着变化,化为一本书,书卷上陡然出现四个大字《法则总纲》。

就在保定和兽皮同时发生奇妙变化的同时,从两者之上,传递出了一股浩瀚的信息,直接灌入到了秦刺的识海中。这股信息的出现,让秦刺识海中的神位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只见那块神位突然破碎,形成一团如同星云一般的存在,盘桓在秦刺的识海中央。

秦刺的意识陡然一沉,旋即,无数的信息在脑海中反复出现,他的脸上露出极其复杂的神色,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渴望知识的人,突然间,遇到了一个收藏无比丰富的图书馆一样,他尽情的吸收着这些信息。

而沉浸在这种变化当中的秦刺,却没有发现,整个神山领域,也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在里面还不明显,但是对于神山领域外的人来说,这种变化,就变得非常明显,足以骇人。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近在咫尺的盘古和夏纸鸢,俩人原本是在神山领域外等着秦刺,但突然之间,从那星云一般的神山领域中,传出了一股无比苍

文学

茫的气息,这股气息压制的俩人不断后退。

最后是盘古强行运转神力与之相抗,才算是稳住了手脚,而夏纸鸢也是依靠着盘古,才能勉强站住脚。这俩人因为秦刺的缘故,对于神山领域的变化,都是相当的关注,夏纸鸢更是非常担心。

短短的时间内,俩人眼中星云一般的神山领域,突然开始凝缩,凝缩成一团,变成了一个发光的圆球。在这圆球之中,能清晰的看到种种神妙的景象,也有不计其数的法则奥妙在其中演算。

盘古震惊了,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惊讶的指着那圆球状的神山领域,急促的说道:“这……这难道是法则总纲和融神鼎出现了。”

就在盘古发出这样疑问的同时,整个神界,无数的神人都被惊动,他们齐齐将神目投向了神山所在的方向,短短的时间内,无数的神人出现了神山领域旁,女娲,伏羲,共工,祝融,等等天神,不计其数。

“是法则总纲和融神鼎出现了么?”

无数的神人发出这样的疑问,这些疑问被神人不断重复之后,竟然形成一个个硕大的音符,在神界徘徊。

女娲第一时间来到了盘古身旁,劈头问道:“里面的是那个小子么?”

盘古苦笑道:“不错,就是那小子。”

女娲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难怪之前就觉得那小子很不一般,作为一个新神,居然能硬抗神界规则,带人飞升,现在看来,果然是非同凡响。”

说到这里,女娲响起了什么,朝盘古道:“听说法则总纲和融神鼎当年突然消失,莫非就是被这小子得到了?”

“只有这种可能,否则没道理这秦刺一进去,神山领域立刻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盘古点头道。

女娲眼中露出一缕精光,“这么说,莫非这小子就是天定的神君,手握融神鼎和法则总纲,那就是神君,统领整个神界啊。”

盘古斟酌道:“这也很难说,就看他能不能顺利拥有封神榜。”

夏纸鸢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本着对秦刺的关心,她紧张的开口道:“我能插个话问问,你们所说的神君啊,融神鼎啊,法则总纲,还有那什么封神榜的,都是些什么吗?”

女娲似乎对夏纸鸢很有好感,闻言笑道:“小姑娘,你可有福气了,搞不好你男人就是传说中的神君。至于神君是什么,这还用问么,神君就是整个神界之主,统领神界,是这宇宙洪荒最高的存在。”

说着,她顿了顿,又道:“至于法则总纲和融神鼎,那都是传说之物,拥有这两样东西,才能成为神君。法则总纲是所有法则的汇总,所有法则都要受到它的控制,拥有它也就能运用控制所有法则。而融神鼎便是惩罚罪神所用,神虽不死不灭,但融神鼎却可以将其融化成虚无。”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三章

@@@@

还要希望大家支持天命的《种劫成道》,后来编辑说名字不给力,改成《申公豹传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投推荐表,别忘了收藏,大家的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收藏,或许对于你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对于天命来说,是一种支持与鼓励,已经上传,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天命拜谢了。

那个,几百万字已经在笔下写出来,但此时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写下此刻的心情与对大家的支持,厚爱与感谢,只能说谢谢二字,虽然很平淡寻常,在生活中这个一个词语甚至于泛滥于敷衍,但此时此刻却是唯一能表达出我此刻心情的词语,其中的真挚与由衷据都在此中种种,无法言书,请原谅我此时言语的匮乏。

没有收藏的童鞋赶快去收藏哈,祝大家暑假愉快,咱们见。@@@@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