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时间飞快流逝,太阳从东边慢慢向西边转移。

“应该中午了吧?”纪寒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抬头看向太阳,道。

中午了,杨哥也没有来地里,应该是已经把地里的活干完了吧。

现在纪寒下午也不需要再来下地了,今天一上午的时间已经把地里的活干完了。

“咕噜~咕噜~”

纪寒的肚子此刻开始抗议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了笑,便扛着锄头向村子扬长而去。

这次吃饭,纪寒见于奶奶眉头一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不过于奶奶没有主动开口说,纪寒也很自知的没有去问。

就这样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直到吃完饭,于奶奶才开口说话。

“地里的活干完了吗?”于奶奶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问道。

“嗯,干完了,还有什么活需要做的吗?”纪寒看着于奶奶说道。

“嗯。”于奶奶嗯了一声便端着碗筷走了,纪寒知道于奶奶这是心情不好,心里有事,心里并没有责怪之意。

‘于奶奶到底有什么心事也不告诉自己?’纪寒坐在原地低头思考着。

不一会儿,于奶奶洗完碗筷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碗。

于奶奶走到纪寒的身前,道:“小寒啊,快把这碗水喝了。”

纪寒接过于奶奶手中的碗,只见碗里的水是黑色的,心中诧异,问道:“于奶奶,这水怎么会是黑色的?”

“这是我求来的水,对于驱鬼辟邪很管用的,快喝吧。”于奶奶回答道。

听到是驱鬼辟邪的水,纪寒也没有多想,于奶奶肯定是为了自己好,于是便仰头喝了下去。

“乖,好孩子。”于奶奶见纪寒一口喝尽黑水,脸上露出了笑容。

“呃……”

这黑水下肚,纪寒便感觉到一股腥臭味,还略带着一丝血腥味,臭味直往喉咙上拱,差点便吐了出来。

“于奶奶,这是什么东西?”厉害忍不住问道。

老奶奶听到纪寒的问题,笑了笑回答道,:“这是能够驱鬼的水,喝下去之后鬼就不敢再害你了。”

‘一碗水能够驱鬼?’纪寒心中半信半疑,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突然,纪寒感觉到一股眩晕感,双脚顿时有些无力,差点栽倒在地。

于奶奶连忙掺住纪寒,道:“快进屋休息吧。”

纪寒被于奶奶缓慢的带到了屋里躺下,一闭眼便睡了过去。

……

凌晨。

纪寒这一觉便睡到了凌晨,睁开双眼便觉得直冒金光。

‘这莫非是迷药?这么带劲!’

纪寒此刻脑海昏沉沉的,手脚无力,唉了口气,心中很是无奈。

转头看向窗外,今天没有月亮,黑的伸出手却不见五指。

眼睛看着黑暗中,纪寒的全身一阵阵冒着凉气,头皮发麻,仿佛前后左右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我,身体逐渐蜷缩成一团,闭上眼睛,再也不敢凝视黑暗。

阴鬼掐脖子,女尸体出现在窗外,这种种事情对纪寒的心理有很大的刺激。

以前这种事情,纪寒从未见过,也从来没有相信过,也更不会觉得自己会碰见。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墨门丹青峰内,路朝歌心怀莫大的喜悦,就像是在自己辛勤耕耘下,收获了娃娃的老父亲。

不过从动静来看,哪吒降生时都没那么劲爆。

哪吒只是个肉球,以刚才那巨大的轰鸣声,怕是个雷球。

当然,一个连防都破不了的男人,想这些也都是白想。

他感受着周围慢慢区域平稳的灵气漩涡,以及逐渐收敛下来的强大威压,心中清楚,蒋新言应该是有惊无险,现在状态怕是还不错。

至于外峰里的那些搞不清楚状况的沙雕玩家,则面面相觑。

“卧槽,哪来的炮仗,声音这么大!”

“什么炮仗,明明是雷声!”

“雷声?咱们丹青峰被雷劈了?”

“何方渣男在此发誓!?啊呸!是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蒋新言居住在墨门,沙雕玩家们并不知晓。

只以为是咱们的路掌门又搞出了什么大动静,基操基操,毕竟天选之子嘛!

至于站在竹屋外的路朝歌,并没有在此刻进入竹屋内。

刚才的灵气漩涡,一定有在淬炼蒋新言的道躯。

这么一股极其可怕的能量,她的道躯扛得住,但那一身长衫是否扛的住,他就不清楚了。

倒不是说他是正人君子,他主要是怕蒋新言在那种尴尬的情况下,于羞愤之中一拳把自己打飞,由于刚突破,肯定控制不好力道,八成会被直接打死。

——复活币-1。

这样一来,那这唯美的画面,就成了“真·投币观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概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蒋新言才从竹屋内缓缓走出。

她果真换了一身衣服,而且从底衫到外袍,甚至是鞋子,全部都换了个遍!

路朝歌注视着变得比先前要强了数倍的蒋新言,不知为何,只觉得她更美更香了。

这种头上之人还会自主发育的感觉,不要太舒服!

没想到吧,我不止有靠山,我的靠山还会长高!

不过说真的,经过灵气淬体后的蒋新言,似的真的变得更美了。

她本就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此时只觉得她的肌肤如初生婴儿般细腻嫩滑。

想必这皮肤定是吹弹可破。

这道躯简直就是冰肌玉骨。

但又……..刀枪不入。

“刀枪不入,对男人的侮辱性未免太强。”路朝歌心想:“升级吧,还存个屁的经验值,全拿来升级吧!”

一念至此,他突然觉得前后逻辑这么一顺,“全拿来升级吧”这几个字都有点不忍直视。

只见蒋新言冲路朝歌微微一笑,道:“谢道友为我护法。”

她本就气质清冷,属于不熟人间烟火的冰冷天女,笑容是比较罕见的。

很明显,又是破境,又有他为自己全程护法,使得蒋新言心情大好。

路朝歌看着这冰雪消融般的笑容,一时之间也只觉得今夜里的月光都比往日里要皎洁了一些,夜风也是这般清凉柔和。

“恭贺道友成功破境,领略第六境之神妙。”路朝歌祝贺道,还做了个恭喜恭喜的滑稽手势。

整个天玄界,有史以来,迈入第六境的炼体流修行者少之又少,如凤毛麟角一般。

而且相传,如若炼体流的修行者突破至第七境,那实力更是会达到极其恐怖的层面!

越一个大境杀敌,都是有可能的!

蒋新言看着他,摘下自己腰间挂着的玉葫芦,摇晃了一下玉葫芦内的春眠,发出了酒水晃动时的哗啦声响,道:

“那道友不如陪我喝点,不醉不休?”

路朝歌抬头望天,一脸臭屁地道:“那以我的酒量,道友怕是要破费了。”

蒋新言莞尔一笑,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壶未开封的春眠,远远地扔给了路朝歌。

……..

……..

酒过三巡,路朝歌已喝至微醺。

他没想到,蒋新言说的不醉不休,竟然是认真的。

以往他与蒋新言对饮,大多都是小酌,可今日完全就是在豪饮。

若是凡酒,自然喝不醉修行者的道躯。可春眠是灵酒,而且还是上品灵酒。

它不仅酒劲大,而且…….还很补。

当然,就像当初《天龙八部》里段誉与乔峰喝酒时,靠作弊逼出酒水。路朝歌的水之力同样能做到。

但这不就没有意思了吗?

而且令他感到纳闷的是,他不懂蒋新言今日为何颇有一种买醉之风?

以往她虽然酒瘾极重,但也只是好这口,并不是喜欢喝醉。

他并不知道,蒋新言在成功破境后,于屋内穿上了一身新衣后,还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枚小

文学

小的铜钱。

以往,她与路朝歌闲聊时,路朝歌经常会说一些她听不懂,但又觉得很有意思的话。

她也是在与他聊天的过程中,理解了一些新词汇的含义,比如“酷”、“拽”等。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一段似梦似醒间的感觉,当所有人再度张开眼时,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早已不是在那个奇幻诡谲的架空型月世界了,这里是主神空间,黑暗与光明,飘渺与现实,难以形容的一个无限巨大的世界。

尽管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但是姜宇都不得不赞叹,即便此刻以他的实力望去,整个主神空间所处的世界,依旧是一望无垠,而这种庞大的感觉,很可能在他接近,甚至达到圣人的时候,都不一定会消失。

“‘主神’,全体修复,奖励点数从每个人自己身上扣!”

而在姜宇还在略略发呆的一刻,张杰已经抢在郑吒之前大喊了起来,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音调,毕竟这一场对于郑吒来说,实在是收入甚少,如果真的按照主神的扣点来说,搞不好会扣成负分。

郑吒感激的看了一下张杰,虽然他的伤势已经在与引导者融合下完全修复了,但是团队其余成员则都或多或少是受到伤害的,尤其是姜宇,甚至连躯体都已经近乎没留下来,只是这一次却不同于神鬼时期,他竟是构筑了如同修真小说中元神出窍一般的能量躯体,倒还是能够勉强维持着人形。

就如他所想的那般,姜宇在空中悬浮的时间,和上一场都有的一拼,而略微出乎意料的是,第二长时间的,却是赵樱空,其他人都要么是光照了一下就缩了回去,要么就只是短时间的飘浮了一下,很快就落了下来。

而在好半天后,樱空和姜宇先后落在了地上,张杰倒是打了个哈哈上去拍了两人一下,闹得樱空这个女孩脸都红了起来,若不是詹岚赶紧上去安慰这个女孩,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

看在这里,王侠,程啸和张恒都会心的笑了起来,张恒随即下意识的看向了铭烟薇,但是这个女孩根本就没看向他。看起来似乎是陌不关心一般,这个动作让张恒地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他苦笑着摇了摇头,默默看向了另外一边的同伴们。

很明显,中洲轮回小队的日常,又要上演了。

只见郑吒在看了一眼修复好的伙伴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向了楚轩。然后一只手提起了他的衣领。

这个男人在这一刻,正一脸的愤怒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但又忽然听到一道古钟声响起。这声音实在是让他再熟悉不过了,那不正是之前定住全场的钟声?

伴随着这股钟波的响起,本来正要打向楚轩的郑吒顿时跌落在了地面上,而且这个男人还浑身不停的抽搐着,仿佛正承受着极大地痛苦一般。

“痛吗?”楚轩将那黄铜小钟给托在了手中,他默默的问向了郑吒道。

郑吒在地上边抽搐边大声吼道:“妈的,这是什么玩意啊!为什么会那么痛?我的身体素质不可能连痛都无法承受吗?小叮当你干了什么?那小钟莫非是……”

“东皇钟。”

在看了一眼插嘴的姜宇,楚轩皱了皱眉,抬了一下眼镜。

“嗯……是东皇钟没错,不过这段波动可以直接刺激痛觉才对。你都那么痛了,我为什么还是感觉不到呢?”

楚轩看着自己的手掌,他接着就闭上了眼,好半天之后他才张开了眼,而周围人已经全都围了上来,包括被痛觉击倒在地的郑吒也都围了上来,相比于别的来说,楚轩是否度过了心魔才是大家现时最关心的问题。

“还没有突破。”

作为这方面的度过者,看了一下将视线都转移到自己这边的众人,姜宇耸了耸肩膀。他倒不是要故意扫大家的兴头,只是楚轩的这个问题,在他看来,无非是两个原因,其一是因为,楚轩现在对于感知的体现,更多的依旧是纯粹的数据来体现,而不是“痛”这种肉体神经传到的痛觉。

而事实上,所谓度过心魔,就能够感觉到痛,更多的倒不如说,是他找到了自己的‘心’,通过心灵来感知感觉,而不是单纯的依靠五感-或者说这也只是附带功能罢了。退一步而言,如果楚轩真的想要感知到痛觉,他完全可以依靠各种各样的未来材料对自己的神经系统进行改造也可以达成,只是那样,终究还是过不得心魔,点亮不了那心灵之海深处的光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