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好荡h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小妖精好荡h 第一章

“昆仑…”

勃尔德目露痴迷喃喃自语,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名字,一股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没错,昆仑!”

礼部星官段江眼神肃穆,语调豪迈沧桑:“大哉昆仑,德始开元,下连河岳,上接日星,承天地之桥,御八荒六合,巍巍浩然兮长存…”

鬼戎国太子勃尔德已经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正了正衣冠,恭敬地双膝跪地,三拜九叩。

身后大群骑士随从们也早已神魂震荡,跟着跪了下来,诚心礼拜。

草原血祭年年举行,杀羊宰牛,人祭魔神,他们被迫对着禁地朝拜,但这次却是心甘情愿。

礼部星官段江吓了一跳,脸色难看,连忙上前扶起,“勃尔德太子快起来,莫要害了本官。”

勃尔德太子一脸懵逼,心中忐忑,低声道:“段大人,小王可是犯了什么忌讳?”

段江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太子殿下,张真人早已通传天下,我人族,不跪!”

“别说是那些邪祟,即便是天上仙神,即便是这巍巍昆仑…也不许跪!”

勃尔德两眼发红,心中莫名情绪酝酿,嘴唇颤抖,豪气升起,腰杆渐渐挺得笔直,转身厉声呵道:

“诸位听到没有,张真人说我人族不跪,管他什么血海狼山,今后即便是死,也要给我直挺挺站着去死!”

“不跪!”

“不跪!”

草原汉子们一个个早已热泪盈眶,拔出弯刀,拍着胸膛,满脸赤红,粗着脖子疯狂嘶吼。

这番动静闹得不小,虽还是荒野大路,但神州各地如今大兴土木,尤其是靠近灵山平原之下,车流往来者众多,顿时引人侧目。

有人一副看傻子的模样,有人则会心微笑,心中感叹。

一老头戴着斗笠,抽着旱烟赶车而过,看到后爽朗一笑:“呦,这么大阵仗,是草原来的客人吧,老汉车上还有点土烧,请诸位喝杯水酒。”

说着,跳下车辕,拎

文学

起几个酒坛子放在地上,也不多话,摆了摆手,驾车离去。

礼部星官段江连忙说道:“老丈留下姓名,随后自有小吏送去银两。”

老头扭头眼睛一瞪,“你这星官真不爽利,要什么银两,莫让草原客人小瞧了我神州百姓!”

前方拉车的健牛突然低声说道:“老东西,装什么大方…”

老头猛然回头大怒:“好啊,你这厮什么时候开了灵智,也不快去登录妖籍!”

说着,啧啧摇头,“真是走了狗屎运,可怜老头我气血衰败,也没子嗣,赶上这个机缘…牛儿啊,去修炼吧,说不定能一窥长生大道…”

老牛冷冷瞥了他一眼,“急什么,你这老东西孤单一人整天喝酒,等你死了我再走。”

老头眼睛微红,抽了抽鼻子,“娘得,我说买的酒怎么醒来总会少,你若早说,还能缺你一口不成…”

看着一人一牛晃晃悠悠离去,勃尔德一群人目瞪口呆,嘴巴张的老大。

礼部星官段江微微摇头感叹道:“神州大阵初成,天降无数机缘,还好神道镇压天下,群妖不敢妄动,百姓也早已见怪不怪,否则不知会酿成多少悲剧…”

勃尔德张了张嘴,“妖物竟能如此,还有这百姓…不卑不亢,也是不凡。”

段江微微一笑,“神州灵韵盎然,万物生灵成妖机会更甚从前,虽说有我人族神道镇压,但若肆意残杀,与曾经的邪祟有何区别,怨恨积累,神州未来永无安宁,因此也纳入神道,归妖神殿管理。”

“至于百姓…”

段江摇头苦笑,“我神州百姓不跪仙神,若有冤屈,焚香祷告便有神道追查,这才多长时间,就天不怕地不怕,胆大的很。”

“还有这等事…”

勃尔德听得乍舌。

众人一边走一边聊,不多时已到了昆仑山脚下,但见广袤平原之上,到处人头攒动,既有百姓挑土刻木,也有巨妖肩扛大石,玄阁白袍测绘指挥,黄阁羽士计量功德,人人尽力,各个忙碌,一派热火朝天蒸腾景象。

其他草原骑士左右乱看,觉得新鲜,但鬼戎国太子勃尔德早已目光炽热,盯着昆仑半山上连绵不断的庭台楼阁。

开元神朝万象更新,那里会有草原的希望吗?

…………

“出兵之事需谨慎!”

普阳老道面色严肃,“草原之大,狼山与血海两处禁地绵延万年,大乘境至少有三十位,若不能一举歼灭,说不得就是长时间的动乱。”

“如今我神朝初立

文学

,百废待兴,正是蒸蒸日上,积攒实力的时候,若是因此损了气运…”

“道友此言差矣!”

赫连伯雄看了看周围,神色威严,“张真人立的可是人族神道,如今虽神州安宁,但草原上亿万人族也不可不顾,若能平定祸乱,与我神道大有好处…”

这里是开元神朝中极殿,天圆地方环形搭建,不仅有开元神朝高层元老,还有六部星官、天地玄黄阁和妖神殿代表列席,共同商议国之大事。

虽然神朝建设发展基调早已定下,各项计划甚至排到了百年之后,但谁也没想到神朝成立第一年,就遇到了这种事。

出兵?还是不管?

神朝没有皇帝,一切都要商议表决,虽然各人想法不同,但都万分慎重。

他们掌控神朝运转,上有神道煌煌,下有万民人心,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会被记录在史。

况且想要以功德列入神位者众多,若是出了差错,将来必然损伤功德,即便成了神也要受罚。

有人希望打,有人希望先处理神朝内部事物。

如今天阁中,大部分都是原先禁地大妖,若要出兵,他们是最重要战力,但虽有力量,但也要受神道节制,毕竟神州结界内神道无敌,背后更有那深不可测的张真人。

他们同样各怀心思,有的不想管事,一心修道,有的则大限将至,迫不及待立下功德,列入神位。

这便是群策群力的坏处,虽有神道威严监管,但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

小妖精好荡h 第二章

大哥意外身亡,噩耗突如其来,让老耿……

哎,已不知是何感受,很糟心。

今年诸事不利,家中变故刚过去,又遭逢这样的悲剧,接二连三的冲击,精神都不正常了,心态崩溃,真的很崩溃……

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继续写下去。

本书是一本愉快的书,实在无法以现在这种崩溃的心情去写。

而且最近肯定会很忙,老婆孕期也需要陪伴照顾……

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态很乱,完全没有头绪。

本书成绩很差,如今也只有三十几个订阅,本计划坚持下去,无论怎样都写完,最不济删减一些大纲提前完本……

但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坚持,不知道多久才能走出阴霾,不知道调整好心态后还能不能重拾继续写下去,很彷徨很纠结。

这本书写到现在,已经有半年时间,几乎每日更新,写的认真,从来没有应付糊弄过,付出了很多心血,白天上班晚上熬了很多夜,有很深的感情。

要说半途而废,委实痛苦不甘难以割舍。

然而现实残酷,这档口,确实无法保证今后能重拾继续下去。

所以万分抱歉的说,大家别等了,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写……

很对不起诸位一直支持老耿的兄弟,支持本书的人不多,老耿挨个都记得,就不一一提及……万分抱歉,罪孽深重!

不求谅解,但求理解。

兄弟们要骂老耿,老耿也认了,是老耿自己的问题。

遇到这样的悲剧,也是无奈,老耿不会拿亲人的性命开玩笑……

最后,祝兄弟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保重……

鞠躬!

小妖精好荡h 第三章

苏礼被青帝至尊的那玩味的笑容给笑得全身发寒头皮发麻,就觉得自己仿佛要遭。

但是还没等到苏礼想明白自己会被如何‘玩弄’的时候,那位至尊就已经轻轻干咳一声……

这一下,对于这场仙宴中人来说不啻于惊雷。

他们帝君对这种场合向来没什么兴趣,怎么会忽然‘回神’了?

于是一群人纷纷静默躬身,等待他们的帝君说话。

只是未想到,青帝却是叫来身旁侍卫道:“下界又有贵客飞升来此,去将他们都带来吧,这样人才算到齐了。”

众人一片惊愕,还有何人竟然要劳烦帝君等待?而且听这意思,是下界来客?难道是哪位转劫的大仙或者上神归来了?

一众仙神大为错愕,哪怕是一些神游物外的仙人都被同伴叫醒了,纷纷翘首以盼,想看那来者究竟是何人……

苏礼对此也是很期待……不过他更在意的,还是为何青帝在出声前要先冲着他坏笑呢?

然后他就知道来者何人了……

他看到五个被侍卫带着如同乡巴佬进城一样的家伙,当场就是脖子一缩心中大呼奈何。

这不是他家五老剑吗?

他虽然是叫他们快点上界饮宴,但这也快得太过份了一些吧?

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人稍后才来,却是一副明显重新装扮过了的芴芒!

她快步追上五老剑,然后握住了长春子的手微微用力示意他安心,然后越过众人取代那侍卫的位置快步往前。

芴芒以一身英姿飒爽的女将装扮来到了青帝面前,然后微微躬身朗声道:“帝君,芴芒也历劫归来了。”

至尊笑了,这一次是所有人都感觉到他们的至尊笑了。

“没想到小芴芒如今也已经成为了一教之祖,当真是世事无常。”帝君也不只是调笑还是夸赞地说道。

因为芴芒是椿的侍女出身,实际上和这满庭的仙神大不一样,那是属于自家人系列,所以说话明显更随意亲近。

一众仙神对此都显得十分羡慕……能够得到帝君亲近,这可是有真实惠的!

凡人帝王身边的近臣或许就是一种写照,虽然官职不大,但却是往往可以直达天听的。

而成为天帝至尊所亲近的人可不只是这么点简单的好处,因为天帝就是这整个天庭的气运汇聚之处,天帝亲近,那也就意味着天庭气运的青睐!

这芴芒神将看似平平无奇,但只要有着帝君亲近,那么她的成就便不会差。

芴芒却是被青帝说得颇为羞赧,她尴尬地说道:“陛下休说什么‘一教之祖’,婢子臊得慌。”

自称婢子,就是依然承认自己为青帝家仆的身份……别看这似乎是一种卑微,但对于一些人来说还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呢。

众仙神惊讶,这芴芒神将也能成为一教之祖?

他们有理由惊讶,因为芴芒的修为在一众仙神里面是真的太不起眼了。

但是青帝却平和地说道:“何必羞臊?汝于明珠界留下一脉传承,才有了如今鼎盛的剑崖教。”

他说着,目光环视众仙神一眼,然后语气稍稍有些高昂地说道:“诸位恐怕不知,明珠界有大教剑崖,聚一界之力死战冥渊之劫,不但能战而胜之引领明珠脱劫,更是借明珠界之力斩杀了一头冥渊大君!”

众仙神都是一片大哗,同时想起了先前气运冲霄撞入门庭来的事情……他们由此相信了这回事,但却反而是感到更惊讶了。

冥渊大君,那是在位格上等同于天帝的存在,这就被杀了一头?

这群新来的剑崖门人也太可怕了一点吧?

受到大群仙神的注目礼,剑崖教的这五人都是觉得有些压力山大……他们觉得自己交手的冥渊魔物在仙人们眼里应该没那么可怕吧?都是移山倒海的仙神了,对付那些冥渊魔物应该也是随手而为的才对吧?

因为五老剑没人给他们普及天界、凡间以及冥渊的世界观,所以他们是真不知道冥渊魔物在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已经被迫不得已被明珠界削弱到了极致。

因为世界的抗拒与抵触,它们来到明珠界后所能发挥的实力差不多是十存其一吧。

而那头来自冥渊的魔龙大君也是如此……在它毁灭明珠界之前它都不得不受到明珠界的死命抵抗,一身实力根本发挥不出多少来。

否则如果它依然是在冥渊时的威势,那么只要本体出现在明珠界中,整个世界的生命就都会直接凋零了……因为它的身体实在是太强,并且无时无刻不在自动掠夺着周围的一切。

而明珠界的生命,甚至没办法以自己的力量去对抗这种掠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