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bl文:妈妈的朋友6

高hbl文 第一章

“主公,难道吕布会在我撤回许昌时截击我们?”

荀攸担心的说道,如果是这样就麻烦了,打退袁绍之后大军去肯定疲惫不堪,那时候吕布出手他们毫无招架之力。

“很有可能,吕布应该就是在等这个时机。”

曹操点了点头确认说道,这就是他亲自率大军来到这座军营的原因,这时候只有和大军待在一起才是注意安全的。

袁绍大军已经杀到了营寨外围,由于人数太多一下子铺展不开,于是直接

文学

把营寨给围了起来强攻。

……

“官渡那边大战已经开始,常山国那边应该也已经动手,让大军都过河,准备阻截袁绍回邺城。”

吕布看着官渡方向的火光笑着下令道,袁绍已经和曹操决战,很快就能分出胜负,袁绍唯一的结局就是撤回河北之地。

“主公,收到常山国的消息,张将军和赵将军已经攻破常山国外围防线,张将军向东攻打巨鹿郡,赵将军向北攻打中山国、河间国,陈军师和褚将军也从居庸攻打幽州。”

法正走过来对吕布禀报着北方的战况,各地都已经按照计划攻打州郡了。

“很好。”

吕布点了点头,各地都出兵了,这场战事也是该结束了。

夜晚,孟津渡上船只来来往往,吕布带着大军趁着夜色悉数过河。

……

“怎么还没杀进去!”

看着火光中依旧屹立的营寨,袁绍大为不满,对着手下士卒发着火。

“主公,曹操这座营寨已经增兵,夜晚想攻下实在不易,依属下看不如白天再攻?”

沮授看着战场对袁绍行礼道,夜晚攻寨本就不容易,再加上今夜曹操到来,还增加了兵马,士气大振。

而自己这边没有得力将领指挥,想攻下这营寨实在不易。

“白天再攻?今夜就一定要攻下这座营寨,斩杀曹操,传令下去,天亮之前攻不下营寨就全部军法处置!”

袁绍瞪着沮授吼道。

一夜的疯狂进攻之后,曹操依旧在营寨中安坐,袁绍的进攻全部都被化解。

曹操就坐在营寨中,这一夜他也没有休息,他一直等着吕布大军的出现,可直到天亮袁绍退兵,依旧没有吕布大军的踪影。

“主公,袁绍大军依旧在外驻扎,没有退走的意思,咱们是不是趁着敌人疲惫来个攻其不备?”

曹纯一脸兴奋的请战道,昨夜的防守战他们打得很漂亮,一整夜袁绍大军都没攻入营寨,如今袁绍大军是人困马乏,正是反攻的好时机。

曹操没有说话,只是皱眉不语。

“主公可是还有何事烦恼?”

曹纯见曹操似乎有什么很担心的事,又开口问道,如今袁绍败局已定,还有什么可烦恼的呢。

“吕布大军一直没有出现。”

曹操看着一众将领说道,自偷袭乌巢成功一直到现在,胜利已经让将领们忘了在河南尹按兵不动的吕布了。

“吕布!”

听到这个名字,营帐中的一众将领脸色都沉了下来,袁绍已经不足为患,吕布就是他们将要面对的强敌,面对吕布,他们谁都没有信心战胜。

“主公,刚刚哨骑探报,河南尹方向已经没有动静,吕布似乎还没有发兵的意图。”

荀攸走进来禀报道。

“还没有发兵的意图?他真的这么沉得住气?”

高hbl文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高hbl文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

文学

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