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一章

浩瀚星空无边无垠,宇宙如同一张墨盘,散发出深邃的黑色,那黑色中却透露出丝丝光华,点燃这宇宙中的深邃,使其看上去更富有一丝灵动的气息。

璀璨的星云在旋转着,透出无尽的光华,仿佛一个个舞动着的少女一般,牵着那多彩的丝带,在翩翩起舞。

悄无声息的,这片空间似乎发出了一点细微的声音,这声音很是轻微,几乎可以听不见,它夹杂着这些璀璨绚丽的星云里。那星云中,一颗颗亮晶晶的如钻石一般的星点,发出了点点的光芒,融合在这片安静的宇宙中,显得那么和谐。

在某一处空间,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旁,一团散发出白色光华的星云缓缓移动着,向着那个巨大的漩涡,就连光线也被漩涡吸了去。

星云缓缓移动,最后,在靠近漩涡的一瞬间,被拉扯了进去,顺着漩涡的轨迹,没入了那深深的黑洞里。

突然,一道光芒闪过,它快得无法形容,就连光线都能吞噬的黑洞也在它出现的那一刻,颤抖了起来,仿佛在这道光芒面前,它只是一个卑微的仆人,没有资格和能力去触碰那光芒丝毫。

光芒划过,穿透了宇宙空间,仅仅一瞬,便是来到了亿万光年之外,渐渐的,它慢了下来,光芒也开始暗淡了下去,从它的里面,竟然缓缓显出一道人影。

不,不应该是从它里面显露出来,而是这道光芒本身就是一个人,只是由于这个人的速度太快,快得已经超越了光,所以才有了他变成一道光芒的幻觉。

而现在,他慢了下来,渐渐的显露出他的本来模样,那是一个相貌十分俊逸的男子,长发及肩,眉目俊郎,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睥睨天地的傲气,那眼神,深邃如深渊万丈,深不见底,波光粼粼,显出一丝柔情,低头一看,他的左手捂着胸口,那里的衣服被划破了,上面沾染了血红的印迹。

“咳……”男子轻咳一声,眼中透出几分恨意,低声道,“该死,心脏被刺到了,灵力消散得越来越快了。”

说着,他仍旧往前面飞速驶去,偶尔回头看了看,“他们没有追来吗?咳……真的想不到,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大喝传来,“轩辕傲天,你往哪里跑?”

听到此话,男子顿时一惊,大手一挥,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一转眼又是到了几十亿万光年之外。

但他却没有丝毫放松,而是尽了力让自己的速度保持在最快,偶尔回头一看,看看那追兵是否已经来到。

“轩辕傲天,给我站住。”后面传来了大呼,还有无尽的嘲笑,“怎么,堂堂的真龙至尊,难道也会怕吗?你轩辕傲天一向傲气凌人,怎么今天见了我却像个丧家犬一样的逃跑?你就不怕辱没了你至尊的名头吗?啊?”

“轩辕傲天,真龙至尊,你,可敢与我一战?”

讽刺的话语传入男子的耳中,让他不由变得气愤非常,眼中燃烧着怒火,被后面追来的那人说的话气得咬牙切齿,浑身颤抖,终于,他忍不住了,站住身形,回身一瞪,怒道。

“傲凌!!!”

“哈哈……”追兵追了上来,那是一个英武不凡的男子,身着一身黄金铠甲,光华绚丽,璀璨夺目,看得出它做工极其精致,绝对是一件绝无仅有的宝物。

傲凌停住了身形,看着前方的男子,嘴角带着一抹冷笑,道,“怎么?至尊不逃了?”

“哼!”男子冷哼一声,怒瞪着傲凌,问道,“为什么?”

“呵呵……”傲凌笑了起来,“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杀死你。”

傲凌指着男子道,“轩辕傲天,你虽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人,但你也不应该霸占至尊的位置这么久,俗话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你,也该给我们让位了。”

“就只是因为一个至尊的名头?”轩辕傲天笑了起来,“就为了这么一个名头,你们就要置我于死地?”

“强者的路本就如此,你身为至尊,经历的还少吗?”

“哈哈……”轩辕傲天狂笑了起来,但傲凌却是听得清清楚楚,那笑声中,带着嘲讽,带着怜悯,他知道,那是对他的可怜。

“你们就为了一个名头,不惜杀死你们的恩人?”轩辕傲天笑着,听起来充满了同情的韵味,“亏得我以前还救了你们一家,还帮你提升了实力,还帮你们灭了你们的仇家,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呵呵……可笑啊,可悲啊!”

“你对我们家做的事,我们家所有人都记得,我们也会记得你的大恩大德,也会在心里感激你为我们报了仇,但是,不得不承认,你做一切为的都只是我姐姐。”傲凌看着轩辕傲天,淡淡道。

听到傲凌的话,轩辕傲天不由一愣,随即又大笑了起来,笑得那么悲哀,那么可笑,那么充满了同情。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觉得你姐姐是为了答谢我为你们家所做的事而跟我在一起的呢?你们就这么肯定是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你姐姐?”轩辕傲天看着傲凌,缓缓道,“傲凌啊,我轩辕傲天是怎样的人,你们难道不清楚吗?”

“父亲跟我说,除了你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即使这个人对你有天大的恩情。”傲凌淡淡道。

“是傲苍峰说的么?”轩辕傲天一声轻笑,“呵呵……傲凌啊,你还真是你父亲的好儿子啊,”

“我也知道我这么做不对,但是……”傲凌抬头直直的看着轩辕傲天,说道,“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知道,哪怕现在放手,你也不会放过我们。”

听着傲凌的话,轩辕傲天不由一愣,随即嘴角一扬,露出一个睥睨天地的笑容,他看着傲凌,大笑道,“哈哈哈哈……傲凌,真不愧你跟我相处十万年,哈哈哈哈……”

随着轩辕傲天那傲气升腾的笑声,傲凌面不改色的闭上了眼睛,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但分不清那是得意,还是苦涩。

“天哥……”傲凌轻轻的开口,声音中透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真挚,“兄弟一场,我就在这最后的时刻,给你个痛快吧。”

说着,他猛的睁开眼睛,从他的眼中顿时射出两道精芒,一闪而过,右手一翻,掌中闪过一道金光,一杆长枪悄然出现。

枪尖如一点寒芒,散发出浓浓的血腥气息,看来它已经染了不少人的血。枪头看起来像是纯金打造,散发出无尽的金色光辉,但却没有那种奢华感,反而让人看了不由心底一颤。枪身笔直,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但若仔细一看,便可看出它的身上乃是精钢打造,上面缠绕着一条金龙,从枪尾直到枪头,威严高傲,逼人心魄,散发出强盛的气势。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二章

确定了法宝‘五行神针’与‘五行阵旗’,再加上本命法宝‘五色莲台’,梁昭煌在法宝之上算是准备完全了。

毕竟,他虽然结成上品金丹,但毕竟只是刚进阶金丹境不久,金丹法力有限,能够祭炼、温养

文学

的法宝有限。

这还是因为法宝‘五色莲台’和‘五行神针’有着本命神通相助祭炼、温养,所以,梁昭煌才有心再多祭炼一套‘五行阵旗’。

否则,以他如今金丹初期的修为,想要一次祭炼三套法宝,绝对是吃力不讨好。

而为了炼制‘五行神针’与‘五行阵旗’两套法宝,梁昭煌需要付出达四千六百上品灵石。

如此代价,梁昭煌此前在‘灵鼎秘境’中收割的几个‘无主据点’的收获,全都要搭进去还不够,又加上家族半年的收入。

梁昭煌只希望,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最后收获能物有所值。

他也没有返回庐东县去,而是就住在庐阳郡城中家族‘膳德楼’,每日修行法力、修炼神通。

庐阳郡城的灵气浓郁远超庐东县城,以梁昭煌如今金丹期的修为,在庐东县城修行,县城中的灵气已经有些拖累他的修行了,而在庐阳郡城中修行,这灵气浓郁度却是正适合他金丹期的修行。

能够让他更快的稳定修为,增长金丹法力。

半个月后,朝廷圣旨下来,同意了梁昭煌的请辞与推荐。

大哥梁昭钧接替了他庐东县县令之位,返回庐东县去担任县令之位,主持县中工作。

一个月后,‘五行阵旗’绣制完成,梁昭煌从‘百宝阁’中取回,五面阵旗皆是下品法宝,色呈金、青、黑、赤、黄,分属五行,旗面光洁、干净,没有多余绣物,以前灵旗上的青龙、白虎、赤日等都已消失不见。

‘灵云绣’辛家按照梁昭煌的要求,绣制的这五面阵旗没有其它作用,只有最为简单的汇聚五行之气效果。

梁昭煌却是颇为满意,将其送回家族去,交到侄子梁瑞钦手上。

他准备这套‘五行阵旗’,自然不可能只要个最简单的汇聚五行的效果。

其实真正目的,是方便侄子梁瑞钦,在这五面阵旗中布置符阵罢了。

以符箓、符阵之术,改造‘五行阵旗’,从而得到‘五行符阵旗’,才是真正最为适合梁昭煌使用的阵道法宝。

半年后,‘百宝阁’传来消息,他定制的‘五行神针’已经到货。

梁昭煌前去收货,三百六十枚神针,其中每个单行的三十六枚神针合在一起,能达到下品法宝的层次;一百八十枚五行属性的神针合在一起,能勉强达到中品法宝的层次;三百六十枚神针合在一起成一套,勉强能达到上品法宝的层次。

在‘百宝楼’中验了验品质,梁昭煌还算满意。

付了灵石,将这套‘五行神针’取回家,梁昭煌当即开始以本命神通‘五行神光’配合祭炼、温养这套‘五行神针’。

找机会出城,在庐江畔试了试法宝‘五行神针’与本命神通‘五行神光’相合的威力,梁昭煌非常满意。

一年未到,梁昭煌接到家族传讯。

二伯梁学林病危,时日无多。

梁昭煌当即带上家族在郡城中的子弟,汇合姑妈梁学淼、姑丈王春林、表哥王俊晖,赶回家族祖地梁园乡。

按照二伯梁学林的要求,他最后的时光,希望在这家族祖地之中度过。

梁园乡桑林之中,二伯梁学林坐在‘碧玉桃’灵木制成的木椅上,枯瘦如骨的手,轻抚着灵桑树‘母株’,面上满是回忆之色。

姑妈梁学淼、五叔梁学圭、梁昭煌、梁昭钧、梁昭松等人,陪伴在他的左右。

“三妹!”二伯梁学林忽然出声呼喊。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三章

(新书《道压天下》求支持!)

第四十九章杀破苍穹(大结局加完本感言)

李图从腰间抽出兵器,这是一对峨眉刺,这不是主流武器,算得上是奇门兵器了。

他盯着苍飞,眼中满是杀意,这苍飞算是彻底激怒了他,但他察觉到苍飞的不同之处,并没有半分的大意。

“嗤!”

峨眉刺的破空声刺耳,李图一出手就是全力,他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什么同门之谊,在生死相搏的时候,就像笑话一样。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说的就是现在的场景。

苍飞身子微微一侧,躲过了李图的这一击,但旋即而来的,则是李图更加疯狂的攻击。

李图的身法也十分快速,而且诡异,围着苍飞不断的进行游斗,从表面看来,他的实力明明要高过苍飞一筹,但却采用这样的战斗方式,在他人眼中就显得卑鄙了。

不过,李图显然不会在意这种事情,他从来都不是光明正大的人,也不想做这样的人,能取得胜利,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怎样都无所谓,反而他觉得那些自诩光明正大的人,只是伪君子,或者是傻瓜。

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正义的世界,就像眼前的苍飞一样,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只是恶心了华飞,结果就遭到华飞的针对,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家伙,甚至待会儿就会被自己杀死。

苍飞做错了什么吗?不!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为何会死呢?那是因为他弱小,又得罪了不应该得罪的人,弱小就是原罪,只有变得强大,才能活得更好,获得更久。

李图深知这一点,明白这个世界的丑陋,所以对于那些自诩光明的家伙十分的厌恶,自己也不想沾染这样令人厌恶的气息。

他疯狂的进攻,想要将苍飞杀死,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结束这场原本不应该进行的战斗。

看着场中的苍飞,被李图不断的猛攻,四周的人都有些意外,意外苍飞竟然能支撑这么长时间。

许雄远,有些无趣道:“哼!那李图还是那样,喜欢玩这些花招,以他的实力,解决掉李道根本就不是难事,结果却一直这样纠缠着,这场战斗都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他语气并不好,神色也是如此,他为人比较急躁,和人交手的时候也是直来直去,乃是正统的猛男,对于以诡秘阴险为主旨的李图十分不喜欢,见到就觉得厌恶,在他眼中这场战斗只需要几招就能解决,但结果却要拖到几十招,甚至几百招,这不是没事找事做吗?

何倩倩道:“哎呦!这你就不了解了,许多事情的美妙,在于过程,而不在于结果,像你这样只喜欢直来直去,没有半点花招的人,才是无趣呢,我就一点都不喜欢。很多时候,多一些花样,多一些花式,这个世界才充满了美好。”

说完,她扫视四周的那些狂蜂浪蝶,还抛了几个媚眼,顿时让这些人嗷嗷大叫。

有人道:“我的花式最多,让我来!”

“骗鬼啊!我懂得三十六变!”有人大声高呼。

“小样的,七十二变都不是我的极限!”另外一人道。

“传说中精通一百零八式的人就是我!”有人道。

“啊!你们全部人让开,我的千变万化,终于有用武之地了,何仙子,今晚我就表演给你看!不!我们一同演习!”

看着这么一群人,当着众人的面争宠,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许雄远脸色难看到极点,这都是哪跟哪啊?我跟你讲的是争斗的事情,你竟然扯到那么龌蹉的方面,让人觉得我的品味太低了怎么办。

不过,他看到何倩倩那风骚扭腰的模样,那娇媚的容貌,似乎会说话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嫩白的耳垂,红彤彤的脸蛋,艳红的嘴唇,高耸的胸脯,诱人的腰肢,翘起的******,纤细的长腿,还有散发着阵阵香味的身子,这又让他某种男性特有的器官出现了某些特有的变化。

但他也只是想一想而已,并没有真做对方裙下之臣的意思,他可是听说过,何倩倩懂得采阳补阴之术,上过他的男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许雄远自觉自己够强壮,但真被对方采了的话,恐怕会变成皮包骨,甚至性命不保。

这样的女人要不得,还不如回去,找帮几个师妹搞搞开发,让她们从少女,变成真正的女人,这样更加安全,而且有成就感。

以他许雄远的修为和武功,根本就不缺女人,事实上他对于那方面的需求也不多,但修炼的时光太过枯燥,总要找一些事情调剂一下生活,享受一下,而在那些青春的少女身上,就能让他有一种特殊的满足感。

鞭挞那些未经人事的少女,让他有大丈夫的感觉,而且和与何倩倩这种蜘蛛精打交道不同,那些少女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任由他蹂躏,其中被他糟蹋死的,也有几个,这种征服*,让他欲罢不能。

晃了晃头,许雄远将这些事情放在了一边,玩弄女人的事情不着急,回去之后慢慢玩就是了,眼前还是抢夺火灵果最为重要。

得到火灵果,让自身修为进一步提升,成为聚气大圆满的修士,到时那些女人还不是蜂涌过来,甚至连男人都会毫不犹豫的贡献自己的菊花。

呸呸!

许雄远想想就觉得恶心,但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还真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试一试应该也无妨吧。

将这心思压在心底,他脸上一本正经的看着前方的战斗,似乎对何倩倩的话语,不屑一顾。

一旁的史万年看着许雄远,道:“许兄你真淡定,如果那臭婆娘这样说我,我肯定不会跟她善罢甘休的。”

“是吗?那你会怎么样?”何倩倩洛洛一笑,对于许雄远不理会她,他觉得十分无趣,听到史万年的话,反而眼前一亮。

她就是传闻中的****,对于一本正经的人,她一点都不喜欢,也受不得别人的冷落,许雄远不理会她,她其实心里已经暗恨,想着有机会的话,肯定要报复回去的。

“当然是打你的屁股!”史万年脱口而出道,说完他也没有后悔,反而理直气壮。

“呵呵!原来你好这一口,真是看不出来。”何倩倩娇媚道。

这些人在说龌蹉的话语,而在战斗的苍飞,则是皱着眉头。

他在抉择,他的实力不弱,甚至极强,但眼前的李图也不是弱者,他要杀掉李图并不容易的,特别是不施展无名魔功的情况下,甚至没有机会。

但施展出来的话?自己的秘密不就暴露了吗?

这些人都要杀人灭口才行,否则的话,自己就会陷入危险。

将这些人全部杀掉,得到火灵果,以提升实力?

还是暂时退避呢?

这是一个让他纠结的问题。

但很快,他就有了决定,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的,而且华飞随时会来找他麻烦,只要自己修炼无名魔功,自己时刻都会面临这样的处境,还不如现在就放手一搏。

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受到无名魔功的影响,让他变得凶厉。

杀!

苍飞手掌一伸,一道黑色的光束射出,直接射中李图的腹部。

一直都压着苍飞打的李图,怎么也没有想到苍飞突然会发飙,而且是那么猛烈的反击。

“咳咳!”李图咳血,盯着苍飞,目露难以置信之色。

但是他见到的只是一团黑

文学

雾,然后他就彻底没有了知觉。

四周的人都惊呆了,苍飞竟然将李图杀死,并且放出黑雾,将李图的尸体都吸收掉。

“刘遂,你修炼的是什么魔功!”许雄远爆喝道。

苍飞转头看着他,神色冷漠,既然打算大开杀戒,那已经没有什么好废话了,这些人都得死。

将之前自己杀死的那个修士的尸体也扔出来,吸收掉,苍飞的修为提升了不少,准备工作已经足够了。

在四周的人还在震惊之时,李道身子闪动,到了一个聚气中期的修士身边。

“你……”这名修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苍飞摘下了头颅。

黑雾一卷,尸体就成了粉末,能量进入了苍飞的体内。

“杀了这个恶魔!”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开口,到了此时其他人虽然不知道苍飞为何变了一个人似的,但也知道苍飞要做什么。

杀人,吸收尸体能量修炼,这是将他们都视为猎物啊!

这是没有人可以接受的事情。

杀!

四周的修士扑向苍飞,可是苍飞哪是那么容易杀死的。

“啊啊啊!”

惨叫声声四起,四周的修士一般修为低下,这个时候面对苍飞的杀戮,根本无法反抗。

一个个的修士被苍飞吸收,苍飞的修为暴涨,转眼间就到了聚气后期顶峰。

噗!

瓶颈打破,李道的修为步入聚气大圆满!

张澜、李图、何倩倩等聚气后期的高手,原本还想要去对付苍飞,但都停住了脚步。

现在上去,那不是送死吗?他们还没有这样的觉悟,反而纷纷冲向另外一个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