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喵绝境求生记!

北京南三环边上有一幢大厦,在一个周六的清晨,一层的工商银行刚刚开业,出入的顾客就听到半空中传来一声声奶声奶气的猫叫。大家抬头举目望去,隐约可以看到一只幼猫趴在大厦中部的钢制广告架上,叫得非常凄楚。

大家看它可怜,纷纷商量着如何解救,银行的一个保安走过来,摇头说:“这只小猫这几天都在这上面叫,物业也想过办法,没有用,它叫一会儿就钻回楼里去了。”

一个保洁大妈补充说,“应该是大厦里那只野猫生的孩子,它在15层的水箱间后面,物业抓了好长时长,那后面就是电梯机房,管线太多,一直弄不出来。这小猫这几天天天叫个不停,可能是被它妈妈抛弃了吧。”

这个大妈猜得差不离多少。这只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奶喵已经和妈妈失联一周了。它妈妈上周六半夜跑出大厦游荡,在穿越马路时被一辆汽车碾死。

这只小奶喵是一只小母猫,上面还有三个兄弟姐妹,它是小四,先天不足,生下来两天才睁开眼,那时它的兄弟和姐姐都已经能爬来爬去了。

小四的妈妈是一只家养的宠物猫,名字叫“白雪”,养它的是一对年轻情侣,分手时把它抛弃了。不过那时它已经两岁了。“白雪”在去年冬天溜进这栋大厦觅食,发现了地下二层的员工食堂有丰富的食品,干净的水源,就把家安在了15层的电梯机房后面。那里非常隐蔽、安全,还很温暖,从15层去员工食堂,有一条安全通道,就是沿着大厦中央空调的送风管道绕下去。

小奶喵绝境求生记!

白雪死后,它的四个还在吃奶的宝宝就彻底断了食,最强壮的大儿子,在第五天的时候饿死了,第六天是老二和老三,反而是最安静瘦弱的小四活到现在。

此时,小四的生命之光犹如风中残烛,摇摇欲灭。

小四退回电梯机房后,又嗅了嗅机柜上面三个哥哥姐姐们的尸体,脑子里晕晕沉沉,已经一周断水断奶,它非常虚弱。机柜离地有一米多高,上面有一个张开的铁皮管道大嘴,它妈妈以前就是天天跳进这里,消失不见,小半天功夫吃得肚皮溜圆,再从这里跳出来。

小四既跳不进管道口,也不敢从高柜上跳下去。它只好继续睡在同胞兄姐的尸体身边。

不过这次它睡得位置非常危险,就在高柜边沿上。不知怎地,快到中午的时候,它一翻身,直接摔了下来。

落地时还是本能发挥了作用,最后的一点生命力让它在半空中一转身,四肢着地,没有摔出毛病来。

这一摔带来的巨痛,倒是激发了小四的生存意志。它大着胆子走出电梯机房,饥渴使它的嗅觉格外灵敏:哪里有食物和水,它就奔向哪里。

出了电梯机房不多远,就是水箱间。小四感觉空气中越来越潮湿,无比干渴下它晕头晕脑奔向水箱间,果然,在高位水箱的溢流管的下面,积了一大滩救命的水,小四喝到水了!

小四是这几只小猫中最体弱胆小的,喝完水饥饿稍得到缓解,它就马上找到一个角落,躲在黑暗中,不声不响地等着。此时,小四还是在期待着妈妈的回归。

到了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小四觉得周边一切再次安静下来,又跑过去喝了点水,到了晚上,它终于发现,水和奶是不一样的,喝水之后致命的虚弱感并没有得到缓解,四、五分钟就发作一次的昏迷让它感觉到死神逐渐的逼近。

是,得行动起来!

小四终于从水箱间爬了出来–此时,它已经跑不动了。体力已经透支到极限,和它活泼爱闹的兄长姐姐们不同,小四生下来就爱睡觉,这一个月的奶水营养和它的生活习惯使得它得以最大限度地延长了生命。

小四的运气真得不错,楼梯口边上正好有一个垃圾箱,地面上还有一块面包,和半只火腿肠,小四的牙还没长齐,也不知道怎么吃东西,只好用舌头舔面包,这一块面包又让小四多活了一夜。

当清晨的光线照到小四熟睡的小身子上,它朦朦胧胧中有一个认识:如果想活下来,就必须要去探索,盲目等待下去的命运只有一个,就是死亡。

小四此时还在15层的消防楼梯间,出去就是大厦的写字间。越来越喧闹的人声让它再次感到恐惧,它认为必须逃离这里!但是向上每个台阶都太高,它只好沿着迷宫般的楼梯溜下楼。

当它逃到三层时,它被人发现了,这是它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人类,一个爬楼梯上班的青年男子迎面撞见了小四,惊奇地叫了一声,小四吓得弓起腰,露着牙齿尖叫着–那个大男孩却拿出手机,对着小四拍起了照片。

小四趁着那个人类查看照片时,发了疯地往下冲,它连跳带跑,一气跑到了地下二层,那里的机电设备间的门正好是开着的,小四也不管里面是什么情况了,只要是黑暗的,就是安全的!

小四的运气要说好,真是好到了极点:那个设备间的后墙有一个预留的电缆开口居然正对着地下二楼的食堂操作间;要说坏,可能也是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了:在黑暗中它看见了两只亮得像灯笼一样的眼睛,凶狠地盯着它,向它逼近!

小四对面的这个动物,体形细长,脑袋扁平,动作极为迅猛,呲着尖利的牙齿向小四做出即将攻击的姿态。

小四不知道,它撞进了这个大厦里另一个黑暗大佬的老窝,一只七八岁老黄鼠狼的家。

小四吓瘫了,在极度恐惧中,它竟然没有做出防护的姿态,而是歪倒在地上,四肢求饶似地软绵绵伸出来,希望对方放过它。

这只老黄鼠狼平静下来,它看清了,这只是一只小奶喵。也许它和小四的妈妈过去还打过交道,基本上算是相安无事,老黄鼠狼反反复复地嗅了小四半天,最后只是用头顶顶小四,这种肢体的接触,甚至说是充满了友好。

小四的身子开始颤抖。这一段经历之后,它的体能透支又到了极限,持续一周的饿渴,不是一下子就能缓解的。

两只小动物就在黑暗中沉默地待着。外面的喧闹时起时落。

老黄鼠狼在中午的时候溜了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可能它已经习惯了孤独吧,打算把这个家赠给小四了。

小四又忍了三四个小时,终于受不了外面食物香气的诱惑,并确认外面非常安静,小心翼翼地开始了觅食的探险。

小四的收获还算不错,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小团没有被清扫干尽的米饭。救命粮啊!小四不管不顾地把这团米饭舔得干干净争,刚要沿原路返回,却瞥见那只老黄鼠狼正在不远处一个饭桌下面观察着它。四目相对。然后那个老家伙就闪电一样地窜向一个洗碗池,在池台和地面的缝隙里消失不见了。

小四也傻乎乎地跟了过去,但发现那个缝实在太小,自己居然钻不进去,只好返回原来的藏身之处。

这次小四终于睡了一个香甜无比的觉。在睡梦中,它看见妈妈回来了,张着嘴要去吸奶,一下子醒了,在黑暗中再次看到老黄鼠狼两只亮得吓人的眼睛。

它引着小四去了它的第三个窝,那是大厦的地下三层,那一层是平战结合的人防地下室,里面放了很多的维修设备,也没有老鼠–老鼠都进了这只老黄鼠狼的肚子里了。

这之后的一段时长,小四每天都跟着老黄鼠狼活动,它笨手笨脚、动作没有它快,老家伙就很耐心地等着它。它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七八年,对这个大厦的每个角落都了若指掌。

小四也跟着老黄鼠狼学会吃肉了,它的食量渐长,活动范围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有一天下午,食堂的师傅们刚刚收拾完准备下班,小四就溜出来了,正打算叼走一片地上的肉,结果被一个年轻的厨师看到了。

他大声地叫着同伴,并手急眼快地关上了门,小四一看逃回去的路被封上了,一下慌了神,开始四处乱窜。

师傅们报告了大厦的物业,保安队长带着几个保安也赶了过来。大厦的员工食堂里面有野猫偷食,这消息肯定会让员工们担心传染疾病,也不利于消防安全,消灭它们也是他们的职责。

有几个人抄起了家伙,大家都很兴奋地围堵着小四,用的力气能达到一击毙命的程度,也有人觉得这只小猫还是个幼猫,提出放它一马吧,可是这声音太弱。

小四绝望了,有一个人抡起椅子打中了它的后腿,虽然没有打断,但那种巨痛让它知道,现在到了生死交关的时刻。

突然有人大叫一声:“咦,这,这不是黄鼠狼吗?!怎么还有这个玩意!快打死它!”

那只老黄鼠狼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在人群中鬼怪般出没,左冲右突,吓得所有人都发出恐惧的叫声。

自然,大家都把可怜的小猫放在一边,集中攻击起老黄鼠狼来。

大厦里有黄鼠狼可是大事,又跑进来好几个保安,一起来围堵它。

有一只保安抱着一只大锅,耐心地等着,就在黄鼠狼跳到桌子上,准备钻进洗碗池的最后一刻,一把用锅扣住了它。然后,那个保安像中了大奖一样叫着:“抓住了,说,红烧还是清炖?”

小四趁着外面保安跑进来的时候,从大门里跑了出去。

“还有那只野猫!快!”

其他保安跟着小四追了出去。

小四这次选择了沿楼梯向上跑。它一气跑了四层,看见一扇楼递门开着,蒙头蒙脑中冲进了第二层写字间的楼道。

楼道里有一家公司的门开着,小四就钻进了这家小公司。前台小姐一眼看见了一只小奶喵,惊讶地大叫一声。

几个保安闻声赶来。正要跟着进去,却被前台小姐叫住了:“你们干吗啊?!”

保安说,有只小野猫……

小四在几个座位底下乱窜,最后惊恐万分地躲进了这家公司的会议室里。

保安被公司的员工们坚决请了出去:“你们要干吗?你们没看见这是一个小奶猫吗?这就是我!们!家的小猫!”

再后来,小四生平第一次喝到了香气醉人的羊奶。这家公司的几个美女开始抽签,抽中的那个美女高兴地叫着:“我有儿子啦!”

她还不知道小四是个母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