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教官肉H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军人教官肉H 第一章

就在叶新和黄诗琪朝着魂阁赶去的时候,天丰城,古族的族地之内!

萧灭坐在代表着古族族长的位置上,他的手指头在椅子上微微的敲动着,而其目光,则是落在了下方的七人身上。

下方七人,来自八大势力其余七家,他们的身上,同样散发着永恒炎朽的气势。

其中,卓度也在里面。

萧灭的神色有些冷漠,他淡淡的问道:“几位同时造访,所为何事。”

他的声音响起之后,卓度冷笑一声道:“萧灭,你是在和我们装盲吗?魂阁之事,你们古族的所谓,难道不应该给人一个解释?还是说你现在就是和叶新穿一条裤子了?怎么?想报上龙骨和凤骨的大腿?未来想要一统万劫星?”

“是穿一条裤子又如何?不是穿一条裤子又如何?”萧灭淡淡的看了一眼卓定道:“轮得到你来指导我古族?”

卓定神色一呆,然后他冷笑一声道:“行,此事暂且不提,但是关于萧嫣儿的事情,你不该给大家一个解释?古族拥有了预言特性的事情。”

萧灭眯着眼睛看向了卓定道:“萧嫣儿是预言特性?我怎么不知道?魂阁随便找个借口,知道萧嫣儿和叶新交好,然后以此借口去攻击叶新。相较于此,魂阁那边还是自求多福吧,叶新已至永恒,酒鬼是其师,你先是想要借口杀掉他,后又进攻凤凰城…叶新那性格,你们魂阁在八大势力,恐怕没那么稳了。”

下方,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冷笑一声道:“魂阁的未来,就不需要萧族长多操心了,至于萧嫣儿是否有预言特性,你让他出来,我们检验一下便知了。”

“是吗?”萧灭的身上,一股威严的气势陡然散发了开去说道:“你把我古族当什么?众所周知,预言特性具有唯一性,被封印在了羊皮纸上,你现在找一个理由,要检验萧嫣儿?若是检验出来,她不是预言特性的拥有者,又当如何?”

说到这儿,他眼睛一眯道:“我可以交人,检查出来她如果是,任凭你们处置,但是如果她不是,事情是从你魂阁传出来的,如果不是,让宗珏提自己的头来见我可好?”

“萧灭,你别欺人太甚!”那个人瞬间暴怒,身上可怕的气势陡然散发了出来。

“欺人太甚!”萧灭目光一冷道:“魂阁无故攻我承诺岛基地,你们…才是那个应当给我理由的人!你再多说一句,我不介意魂阁的永恒炎朽只剩下宗珏一人!”

下方那名魂阁的高手脸色狂变!

其他的人也是眉头紧锁!

卓度眉头一皱道:“萧族长,你不愿意把萧嫣儿交出来,是心虚吧!”

萧灭淡淡的看着他道:“还是

文学

那句话,你们随便一个理由,我古族每个人就得交给你们检验?我可以交,但是如果她不是预言特性,你们得付出代价。否则我古族何以立身!”

下方,再次沉默了下来!

确实,见过萧嫣儿动手的人很少很少,加上羊皮纸的存在,萧嫣儿预言特性的可信度,本就大打折扣。

“代价?”卓度深吸一口气一声道:“萧灭族长,你别自误,关于预言特性,八大势力向来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此事并非空穴来风,人…你必须得交!否则明日,其余七大势力的大军,将会兵临天丰城!这…也是女帝的意思!”

萧灭听到这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但是他的心里,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预言特性对于八大势力的威胁,比龙骨和凤骨还要巨大。

他刚才强硬的态度,也是想要让其他七大势力服软。只是…其余七大势力,显然不打算就此放过。

“萧嫣儿在沽源城便离开了,并未和人一起回到天丰城,其去处,我也不知道。”萧灭摇了摇头道。

“哼!”下方,来自血族的一个永恒炎朽道:“她不是预言特性,为何要躲起来,还是说就是你萧灭悄悄藏起来了。”

“我懒得和你废话,这是我的答案!”萧灭说道:“你们可以回去了,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来攻我古族,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血族的那名永恒炎朽眉头皱了皱,而后点头道:“行,我们会查探,萧嫣儿不在蔚蓝星,我也不计较什么,我们会想办法追杀他,除此之外,今日我们齐至还有另外一事!”

“你们古族和叶新一起,在承诺岛上获取了十七支造化针

文学

!”血族的那名高手说道:“一旦你古族培养出了永恒炎朽,八大势力的平衡将会被打破,我这边建议,你交出一些造化针,我们各家用一些资源去进行购买。”

听到这里,萧灭的眼睛之中,陡然之间,有着寒光闪烁而过。

“可以!”萧灭平静的说道:“造化针,我可以拿出来,但是…我也在此宣布!古族,退出八大势力联军,不再参与和冥王殿之间的战斗!冥王殿,你们七家自己解决吧!”

军人教官肉H 第二章

殷健一看电脑屏幕,《热舞》的收视曲线果然又一次超越了《恋爱》,回到第一名的位置。

这是因为PK的陈薇和郑茜分别表演结束后,评委点评时一致对跳舞功底明显很差的陈薇赞誉有加,现场观众也眼瞎一般地将大部分票都投给了陈薇。

这在网上引起了挺大的争议,弹幕里两边的粉丝吵的不可开交。

而这样的争议,正是让《热舞》反超《恋爱》,重回第一的原因。

看来我的思路是对的!

炒作撕逼这条路,真的是一条通天大道啊!

把这个思路坚持下去,破六不是梦!

不,说不定,下一期就能达成这个史无前例的成就了!

方小乐,你压了我那么久,最终,还是我先跑到了终点啊。

呵呵呵,哈哈哈,唔唔唔……

“殷导,殷导?”

殷健正心神激荡,心驰神往,心花怒放,心……旁边一个声音响起:

“您能不能把手机还我?”

殷健转头一看,余永志正弱弱地看着他。

殷健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手里还拿着下属的手机呢。

“咳咳,给你。”

见余永志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古怪,似乎是误会了自己刚才那一系列陶醉的表情是因为手机屏幕中的冯娜,殷健干咳一声,连忙把手机还给了他,并严肃地道:

“这是在看我们自己的节目呢,不要偷偷看其他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对不起,殷导,我下次不敢了。”

余永志连连点头。

半个小时后,《这就是热舞》第二期结束,陈薇颇有争议的成为了这一期的冠军。

而《热舞》也凭借后半段的各种争议,成功在最后守住了实时收看人数的第一名。

至于具体的收视率,还要等明天早上才能知道。

不过从实时收视曲线来看,《热舞》大部分时间还是占据着第一名,这一期收视率冠军应该是跑不掉的。

又守住了一期啊。

节目结束,殷健暗暗松了口气。

节目组工作人员纷纷回家去了,殷健也神情平静地上了自己的车,不过他没有马上发动车子,而是朝周围看了看,确认旁边没人之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在一个网络播放平台上搜索《我们恋爱吧》,点进了第二期的录像。

然后快进到冯娜出场那一段。

随后,车子里便不时响起各种赞叹和吞咽口水的声音。

“啧啧,有味道啊。”

“又长又大,舒服啊。”

“我居然偷看对手节目的女嘉宾,我真是太变态了,唔唔,我喜欢!”

……

……

晚上十一点半,春季档第二期各个台的节目已经结束了半个小时。

但网上关于节目的讨论比第一期时还热烈。

比如《这就是热舞》节目中就出现了许多争议,“陈薇力压郑茜,意外夺冠”、“跳舞竞技到底是看舞蹈还是看咖位?”这些议论都进入了热搜前十。

在这一期的节目中,舞蹈表现中规中矩的陈薇战胜了祭出钢管舞大招的郑茜,并在最后成为了当期冠军。

而更让跌破眼镜的是,郑茜不但没拿到冠军,甚至连第二名都没得到。

军人教官肉H 第三章

回到家,许青先把上衣扯下来,凑到电风扇旁边吹风,还邀请姜禾来一起吹。

“我去洗澡。”

姜禾聪明的不和他一起,拿了换洗的衣服钻进浴室。

许青瞧着浴室,听到里面哗哗水流声响起,左右看一眼,凑近了电风扇小声张嘴。

“啊啊哦~”

嘿,怪不得姜禾喜欢玩。

也算体验了一把童年……许青没太过分,小声地试了两下,等姜禾出来时他已经准备好换洗的衣服,接替姜禾的位置进去,顺便从里面把裤子也扔出来,叫姜禾一起扔洗衣机里。

“就这样被你征服~

切断了↗↘所有退路~”

许·大歌唱家·青的鬼叫声在浴室里响起,姜禾用手撩着头发侧头看一眼,另一手抱着两个人的衣服到阳台,一件一件分开往洗衣机里扔。

拿着许青的上衣,她动作顿了顿,歪着身子探头瞧瞧客厅,许青的鬼吼还在从浴室里传出来。

姜禾把头缩回去,看着手上的t恤,慢慢抬起一点,凑到鼻子前闻闻。

噫~

她嫌弃地侧过脸,怎么变得和许青一样变态?

抬头再看看客厅,姜禾脸有点红,深吸口气,拿着衣服用力捏成一团,闭上眼睛,又凑过去。

再闻一下。

大歌唱家出来的时候,姜禾已经打开电脑,准备用盖伦挥着大剑纵横峡谷。

“其实你可以不用出无尽,可以出黑切,虽然这是拿剑的角色,但用斧子也照样厉害。”

许青觉得姜禾对这游戏的理解有些片面了,宫萍竟然能忍得了她这么久。

“用斧子吗?”

“对,也可以买好几件衣服,这样别人打不死你。”

“不能打死别人还有什么意义?”

“想打死别人你别用盖伦呀。”许青无力吐槽,干脆抱起自己的笔记本看江城房子。

身为一个资深韭菜,对各行各业都有个基本了解,房价这东西也时不时浏览一下,曾经还做过手握一大把房收租的梦,后来考虑到江城的发展,梦就破灭了。

现在住的这儿均价八千多,因为是小户型,总价低,单价就显得有点高了。

买的话肯定不买这种老房,比较新一点的,均价六千多,一百来平,首付三分之一也才二十万出头。

如果有合适的,八十多平很好,省事,或者一百平那种,差个几万可以找许文斌他们借,这样可选范围就大了很多。

许青握着鼠标有点唏嘘,曾经都没想过这么快买房,只是手里存款不知不觉多起来,自然就产生这种心思……

锅还在姜禾。

他看旁边打游戏的姜禾一眼,突然就明白结婚的意义了。

就算啥都不干,只会洗衣做饭打游戏,有个女人和没有的差别也是很大的,吃穿住行各方面,一个人单身的时候,存钱是真的很难。

谈恋爱的时候……好吧,一般来说谈恋爱存钱更难。

只有结婚了,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安稳过日子,这钱不知不觉就省下来,点一个月外卖和自己在家做一个月饭比可能省不了多少,但把日子拉长,方方面面都能节省很多不必要的支出。

“你要是早来两年,我们可能现在已经搬进新房了。”

许青觉得自己以前过的真是……人生经不住回首。

“早来两年我可能一剑戳死你了。”姜禾盘腿坐着扣脚,画面又灰了,她的盖伦又死了。

也许真的不该买大剑,应该买几件衣服?

她认真思考许青的建议,猝不及防被许青贴过来亲了一口脸蛋。

“你做什么?”她侧头看着许青。

“洗完澡很香,以前我还以为古代人都是臭臭的。”

“以前哪有热水天天洗澡,臭臭的很正常,也没有沐浴露那些,只能用布擦一下身体。”

姜禾的盖伦复活了,又挥着大剑冲出去,这次买了衣服,可以多抗两下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