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h文书包网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一章

“说吧,你找我谈什么?”看到严臻走过来,长安甩了甩头发,

文学

一脸愠怒地问道。

他静静地看着她。

看着她黑漆漆的眸子里跳跃的火焰。

“我跟你说一声,我马上要回基地开会,晚点再过来。”他朝步战车的方向指了指,“石虎他们就交给你了。”

就这事!

当着大家说就可以了,干嘛把她支到车后面来。

她皱起眉头,“你不说我也会安排好的。还有其他事吗?”

他看着她,没动。

她摆摆手,“没事了,我就去忙了。”

她向左跨了一步,想绕过他回去,可他却突然攥着她的手腕,低声说:“豆豆……”

“你不要打扰豆豆!”她像只炸毛的刺猬,瞬间竖起身上的尖刺,微弓着腰,眼神愤怒地瞪着他。

他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长安,心里忽然涌起一阵滚烫的悸动,这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体里慢慢复苏。

“你为什么害怕我接近豆豆。”他哑声问道。

她的心咚咚跳着,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沉重,就像她这些年经受的痛苦一样,只能隐藏,不能明说。

她看着他黝黑深邃的眼睛,嘴角痛苦地抽搐了一下,之后低下头,用另一只手去掰他的手指,可是他丝毫不为所动,任由她的动作从简单克制渐渐发展到烦躁愤怒。

“严臻,你……别这样……”她脸色苍白地低声恳求他。

可刚刚仰起头,就觉得身子后仰,脊背咚的一下撞在大巴车的车尾板上。

她预感到什么,睁大双眼,惊惶不安地看着他。

他将她牢牢禁锢在他和车体之间,之后,盯着她微颤的嘴唇,慢慢俯下头。

“严臻……”她只来得及叫了声他的名字,就被他的气息包裹住了。

一刹那,耳边的风声、人声都听不到了,伴随她的,只有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一声快,一声慢,渐渐带出了痛意,她手足冰凉,鼻尖发酸,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远处站着的雷河南,看到这一幕后,神色黯然地背过身去。

“经理呢?宿舍还没分呢!”一个男员工走过来要找长安,却被雷河南拦住,“找小何去,他那儿有名单。”

“可我想和大胖住一起,我想跟经理说说,给我们调调。我还是得找她,嗳!雷工,你别拉我呀,雷工!”男员工被雷河南推搡走了。

这边严臻放开长安,可视线却黏在她的脸上。

她的胸脯起伏剧烈,神色复杂地盯着他,“你究竟想怎么样?”

他伸手想摸摸她的脸,可被她警惕地避开了。

他的手指在半空中尴尬地搓了搓,垂下来,嘴角微微一抿,说:“我说过了,我想重新追求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你做梦!”她气极,脸庞一瞬间涨得通红。

他眯了眯眼睛,翘起唇角,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长安,咱们……来日方长。”

说完,他退后一步,冲她笑了笑,转身潇洒离开。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半晌,抬起手,按着发烫的面颊和嘴唇,崩溃一般大声斥道:“混蛋!”

营地共清理出二十四间能继续使用的房屋,留出五间房办公,五间房当餐厅和活动室,其余十四间就成为员工宿舍。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二章

相比四个多月前对江州市领导以及李校长他们的展示。

赵德柱这回都不想自己装逼了。

直接带大家走进无人机飞手训练场。

西南学院学制的灵活性就在于,进校的时候并没有预先分专业。

而是让学生们先主动挑选,再尽量调剂分配。

有大约超过三百名学生开始在高薪聘请的技工师傅带领下学习全套无人机生产流程技术。

姜滔滔那种一丝不苟的超级强迫症风格,编撰出厚厚一大本生产技术规范,细节到每颗螺丝钉要拧成什么样,都有标注。

这些生产线学生在完成本学年的学习后,七八月暑假期就要奔赴鹏圳成为第一批无人机工厂技工,开始为大规模流水线生产添砖加瓦。

而二十名无人机飞手,则是从曾经的电竞选手中选拔出来!

毕竟两百来名去年的电竞选手,有相当部分在这样高水平的朝夕相处中,会明显后劲乏力。

也就是绝对的有专业水准,天赋、勤奋都够,但有更高层面的选手压制下,他们

文学

的前途就比较渺茫了。

结果赵德柱直接让潘江源挑电竞选手来试试无人机驾驶。

事实证明,传说花旗国军方选用游戏高手来操控他们的无人机,是有一定道理的。

左右摇杆以及几组按钮的遥控器,对电竞选手来说如鱼得水。

无论上手还是熟悉效率,都远超同期对比的普通学员。

于是无人机飞手班,就分为AB两组了。

电竞选手未来会稳定的成为A组来源,这是朝着职业化高级飞手去的,而B组学员则当是普通职业教育。

十台组装版的无疆无人机,在训练场由A级飞手来展示。

看着那齐刷刷呈平面飞上天,然后在空中做出各种变换队形表演的白色精灵。

嘉宾们全都傻眼了。

也许两三个小时前,他们对赵德柱说赚到钱搞研发还有点不以为然,认为你这高职水平能研发个什么?

包括二富在内,他是大概知道赵德柱有帮人是在搞无人机研发

但所有人想象的无人机,都应该是飞机造型的。

谁能想到是这样四旋翼的精灵。

旁边的大屏幕电视上还有锁定的拍摄画面,稳稳的提供了另一个视角的俯瞰。

甄跃进果然有眼光有想法,立刻激动的要求参与这个项目:“有前途!非常有前途,航拍是个巨大的市场!”

赵德柱怎么舍得把姜滔滔的心肝宝贝送进大坑里:“谢谢,这个项目我们自己全包了,如果您有什么航拍项目,倒是可以找我们合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外包业务给您做得妥妥的!”

按道理说他应该连人带设备卖给对方。

但对上甄跃进这个大忽悠,赵德柱连自己的飞手都舍不得送坑里。

不过他也是鸡贼,姜滔滔都想不到,目前这些无人机还不具备编程蜂群的技术。

但赵德柱调十个电竞飞手来飞啊。

常人很难做到的整齐划一,这些位能给你玩出花活儿来!

在空中一会儿变成S型,一会儿飞成B型!

再连成一条线,然后飞到嘉宾们面前,又惊险刺激的原地翻滚,爬升!再俯冲!在几乎就撞到地面的瞬间猛的又拉起来!

活生生的把一堆无人机玩出了那种头尾相接的赛车效果。

就好像已经违反了地心引力定律,随心所欲的翱翔在天空。

偏偏又是十架无人机依次完成,说明绝对是故意的……

最后一架大型工程机大约有五六十厘米的尺寸,抬着一口快递箱,直接飞到众人面前,打开电动翻板,投下一堆小降落伞挂着的高尔夫球纪念品!

印着2005.江州.互联网高端峰会的字样。

互联网大佬们鸦雀无声。

他们知道这个技术含量……

绝对不是遥控玩具的水平。

看那大屏幕电视上的稳定画面,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拍摄镜头,这是带了稳定器效果的专业级呈现。

再看看那操控自如的翻飞效果,已经是非常成熟的商业级产品了。

这……恐怕就是赵德柱的下一个爆点吧?

相比之下,看看现在的所谓互联网大公司们,还在干什么?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