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第一章

永恒真界,洪荒域,天问城城主府。

王云已经回归了。

他清点这一次征服斗气大陆游戏世界的收获。

装备、功法什么的,忽略不计,因为除了自己原本就有的,其余获得的,全部留在了游戏之中那具躯体之上。

那具躯体,成为了游戏世界的掌控者,陷入了沉睡,王云只留下一丝的意志掌控着,如果有需要,而他本尊又在天问城,倒是可以呼唤本尊意志降临。

主要是积分方面的收获。

这次征战,一次性收获积分九百亿,另外每个月还有九十亿的固定积分收入。

当然,这些积分,是属于整个天问城的。

税收截留三成,当作天问城财政开支。

剩下六百三十亿,以贡献度,进行了分发。

基本上,参加了的天问城居民,每个人都获取了千分以上的积分,贡献突出的,数万数十万积分也不是不可能。

而王云,作为城主,又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获得的积分多大三千多万。

经过天赋和经验球的加成,这就是三十多亿。

而且以后,每个月王云都能够从这个游戏世界获取二百万多万的积分。

同样经过加成,他每个月,都能够获得两亿积分。

而在征服斗气大陆游戏世界成功之后,精灵女神再次联系了他,在他的权限授予之下,成功的将她的那些信徒给带走了。

王云,再度赚取了一大笔积分。

又是三十多亿!

只是,这次是交易的积分,因此他的天赋和经验球,并没有触犯加成。

这样,王云手头上立刻从剩下百来万积分,立刻暴富到有六十亿积分。

一阶之内,完全足够他随便霍霍。

王云也没有节省。

首先将自己手下,三十名亲卫成员全部补齐。

清一色的永恒级天赋的至强亲卫。

再次,他将自己的城主府的私兵,招募满了一千名,同样全都是永恒级的私兵。

长枪兵、弓弩兵、法道兵、轻骑兵、重骑兵,各自都有两百名,清一色属性全部购买满,装备也升级到了一阶永恒级。

这一波操作,消耗了王云三十亿积分。

可以说,此时的王云的城主府,即使是整个天问城来攻击,也固若金汤。

积分并非白花,全都转变成了力量。

王云的势力,有了长足的进展。

他的四位夫人,同样处于天问城权势顶尖地位,她们也拥有十倍的积分加成,每个人都获得了上亿的积分,同样将自己的府邸加强到了最强状态。

而后,五人聚首,愉快的共同生活了一个月。

如胶似漆,幸福甜蜜。

狗粮洒遍了整个天问城内外,让天问城居民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之后王云就决定,该进行二阶晋阶试炼了。

二阶试炼,可以带上自己的亲卫。

这也是王云招满三十名亲卫的主要原因,毕竟人多力量大。

他的每个亲卫,都是一阶顶级强者,拥有永恒级天赋,实力并不比他弱多少。

二阶试炼,难度同样分为普通难度、困难难度、噩梦难度、地狱难度以及最恐怖的超越级难度。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第二章

很淡,秦雅抬头看向周泽身上那股高冷和仙仙的气质全都散去了,就跟一个小女孩一样抱住了周泽。“哥哥~这些天雅儿好想你,每天都在想….”周泽宠溺的柔了柔秦雅的脑袋“想哥哥还不在出关之后来大周国来找我?”秦雅有些委屈,就像一个错事的孩子被家长发现一样的说道“这些人会给哥哥带来威胁,所以我想帮哥哥解决掉….没想到没打过,给哥哥丢人了。”周泽摸着秦雅的脑袋“没关系的,哥哥帮你揍他!”赤焰给周泽突然袭击到只是被踢飞了出去,身体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反而非常愤怒,眼睛里面有火焰冒了出来。“你又是谁,居然敢对我出手还对我的美人这么亲近,我一定要把你烧成灰烬!”赤焰的火眼发光看向周泽“你也不过是一个A级灾害级别的蝼蚁而已,你拿什么和我斗!”秦雅也担忧的看向周泽“哥哥这里太危险了,我替你挡一会时间,哥哥你赶快跑!”A级灾害级别是打不过小领主级别的,秦雅获得的传承已经非常可怕了,可是赤焰全力以赴的话秦雅也支撑不住,而且赤焰在宇宙天才榜中能排进前100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人物。周泽的表情非常淡定“我之前就说过了,进化级别这个东西来说就是一个数字,只要我想进化到小领主级别,我就可以进化到小领主级别。”赤焰哈哈笑了“吹牛还能再靠点谱吗?还说进就能进你以为是***吗?”其他宇宙的天才也都在笑“今天真的是涨见识了,蓝星土著虽然实力弱但是口气一个比一个大,这就是井底之蛙了吧,永远都不知道宇宙是有多么的辽阔。”另外一个女子一直都很仰慕赤焰,她也很漂亮皮肤雪白只是跟秦雅一比就显得俗气多了,就跟风尘女子没有别的区别。这个女的叫于兰脸上带着冷笑“这个女的和自己的哥哥这么亲近,一看就是水性杨花的骚浪蹄子,这种女的不知道被多少个男的上过。”在周泽的本体进化到领主级别的时候,周泽的人类子体就可以进化到小领主级别了,但是周泽忍住了在这一刻进化到小领主级别再好不过了!周泽的体内有小领主级别的气息传了出来,不过周泽已经有了进化到小领主级别的经验,除了有气息传出来外就没有别的变化了。赤焰的两条胳膊完全变成了岩浆状态一拳就要把周泽给轰爆,周泽摸了摸秦雅的脑袋“雅儿,往后站一站,看看我是怎么揍他的。”周泽的手轻轻一动周围的大树全都动了,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恐森林每一棵大树都是周泽的攻击手段。“雷霆树枪!”得有几千根树枪上面缠绕上了雷霆射向赤焰,赤焰的一只拳头发力也得有几千

文学

颗岩浆飞弹和雷霆树枪碰撞在了一起。“天丛云剑!”这个赤焰倒是有强大的地方,身体都没有实体就好像由岩浆铸成的一样全身都可以岩浆化,这种岩浆的温度得有几千万度了,跟小红的神火没有区别。一柄光线周泽的手中凝聚了出来,周泽觉得有点不够七色雷霆也缠绕到天丛云剑上了。这是周泽用光明天赋和雷霆天赋模仿出来的,周泽一剑把赤焰给斩成了两半。这一剑非常的粗暴而且绝对够快,这个宇宙中光的速度已经算极速了吧,周围的这些宇宙天才都懵了,都多长时间没有人可以把赤焰给劈成两半了。赤焰的身体融合起来地下有岩浆喷出来,赤焰完全变成了一个十米多高的火焰巨人,地面裂开了一道又一道裂缝,周围的人全都在后退都无法承受这种温度。“八尺琼勾玉!”一个两米多高的美玉浮现在周泽的脑袋上面,然后周围的树上有几百颗黑色的种子飘向了赤焰。这还是只是开始而已,地面上一个一个的大地之兵形成了,这些大地之兵只要不离开大地生命就是永恒的,它们一齐上抓住了赤焰的身体。八尺琼勾玉释放出一道极其强烈的光芒,引发着这几百颗黑色种子也爆炸了。“轰!”赤焰直接就爆炸了,赤焰大吼“老子的体质可是离火体,你这种攻击是无法伤害到我的。”周泽没有理会赤焰的话,怎么可能有无限复活的体质,就跟血族一样每次打爆复原都会消耗大量的血液,只要多打爆几次就可以了。“极寒领域!”周泽轻声说道,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还没有完全融合起来的赤焰身上的岩浆结上了厚厚的冰块。周泽一脚把赤焰给踹成了无数半,赤焰被变成了无数快温度已经降低很多了。赤焰大吼着地下有岩浆从地下流了出来,他需要岩浆来补充能量。周泽轻轻一跺脚,原本裂开的大地裂缝瞬间闭合岩浆倒流了回去,赤焰一声大吼已经不是周泽的对手了,转身就要跑。其他人觉得不真实啊,赤焰完全落入下风了,赤焰大吼着“我在修炼一门神功在关键时候,大部分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等我们下次见面我一定打爆你。”周泽一掌拍到了赤焰的身上,一股剧痛体现在赤焰的身上,赤焰一边逃跑一边发出惨叫,连灵魂都在疼痛。周泽倒是没有继续追击,反正他跑不出蓝星,放长线钓大鱼啊,而且现在周泽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周泽转身看向了那一个女的于兰,这个女的刚才羞辱了秦雅,在周泽看来这个女的的罪比赤焰要大的多了。于兰有些惊恐的看着周泽,这个人可是打跑赤焰的超级狠人啊“你这个蓝星土著看着我干什么,我可是你惹不起的。”周泽一步一步的走向于兰,于兰向旁边的人说道“你们不是喜欢我么,你们谁能把他干掉我就嫁给谁!”旁边的人都露出苦笑,这都不够人家一个手打的怎么上啊。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第三章

……晴空万里,大日高悬。

“咻、咻、咻”

慕容家的子弟院落前,七八道身影快速前行,为首两人却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材健硕,左脸颊有一道狰狞刀疤,正是慕容海;而那女子一身火红贴身绸裙,将其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烘托得诱惑无比,只是此女俏脸含煞,一双美目当中闪烁的却是恨意与屈辱,除了慕容冰兰还有谁。

紧紧跟随二人身后的却是慕容家年轻一代的几个强者,他们虽然处于前行当中,但目光却大都集中在慕容冰兰姣好的身材之上,眼中的爱慕不加掩饰。

“冰兰,你也太小题大做了,教训废无缺那样的垃圾,还要我们这么多人。”

“没错,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他镇压。”

“废无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还敢约战慕容天,简直是找死啊,要不是叶天大哥罩着他,都不知道他死多少遍了。真不知道废无缺哪来的勇气。”

行进中的慕容冰兰听到身后传来的话语声,也不回答,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这一次麻烦大家了,事后冰兰必有所报。”

“诶哟,冰兰瞧你这话说的。”

“这慕容家谁敢得罪你就是得罪我们。”

“你们别抢啊,教训叶无缺,我来就行。”

慕容海双眼微眯,瞥了一眼身旁的慕容冰兰,眼中深藏一抹炙热,微微一笑,他自然猜出慕容冰兰此行的目的和原因,这也是他一起来的原因。当然最重要的是叶天不在家,不然他们可不敢来教训叶无缺。

教训叶无缺,在慕容冰兰面前博得一丝好感,对于慕容海来说,太过简单了。

“嗖嗖嗖”

在一座大小适中的木屋前止住身形,慕容冰兰望向小楼的眼神煞气十足,一旁的慕容海哈哈一笑,大步向前一踏,站在慕容冰兰身后的那些慕容子弟见状倒是悻悻的停下。

“垃圾,出来,我慕容海无聊想找你玩玩儿,这一次,让你两只手。”

张狂无比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左脸上的刀疤微微跳动,慕容海负手而立,心中却暗暗有些警惕,叶无缺虽然已经废了,但据其所知这十年当中除了公开的比试,想要欺压此人的慕容子弟并不在少数,可成功的却一个都没有。

“吱呀”

木屋的门打开,一道身姿修长的身影缓步而出,正是叶无缺,慕容海细细看去,突然感觉此时的叶无缺与过往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我道大清早的是哪条狗在我门前发病叫唤,原来是你,呵呵,既然疯狗发病,我就勉为其难的收拾一下。”

人还未出门,比之慕容海更狂三分的话却刹时传遍此处。

见到叶无缺出来,慕容冰兰眼如尖针,目光狠狠剜向叶无缺,可后者却视而不见。

听到叶无缺的话,慕容海脸上怒容一闪而逝,不过随即压下,瓮声说道:“废无缺,希望你的本事有你说话一半,否则就算我让你两只手,你也不过是个垃圾而已。”

缓步走到距慕容海十丈的地方,叶无缺璀璨的眸子透亮无比,缓缓地抬起右手,紧握成拳,悠然一笑,只是这笑声当中却有股藏不住的煊赫!

“慕容海,你信不信,我三拳就能打爆你!”

………………

在他们闹事时叶天却在……

睡觉……

没错是在睡觉,不过他冥冥之中感应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没错他所感应的便是慕容海那一群人在叶无缺家闹事,他之所以没有去帮忙是因为他知道了叶无缺寂灭成功了,若连慕容海都打不过,那就不配叶天护着了……

………………

回到这里……

“三拳打爆我?哈哈哈哈…废无缺,我还以为你约战慕容天是真的够有种,原来,只是疯了!怎么,当废物当了十年,熬不下去了?呵呵,废物就是废物,偶尔做点白日梦是可以的,不过要记住夹紧尾巴,否则指不定哪天我不高兴了,一指头碾死你!哈哈哈哈…..”

左脸颊的刀疤剧烈抖动,慕容天仰天狂笑,叶无缺的话在他听来,好像是蝼蚁志吞象一般好笑。

嘲笑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跟随慕容冰兰一同前来的五六名慕容子弟也是忍不住大笑而起,个个神情如出一辙,扫过长身独立的叶无缺,目光俱是不屑和蔑视。

慕容冰兰亦是红唇微动,精致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视曾与叶无缺有过婚约为耻的她这些年来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她是慕容长青的女儿,慕容家的公主,私下里曾无数次找过慕容长青想要其收回与叶无缺的婚约,只是一直没有成功,随着一次次的不成功,慕容冰兰对于叶无缺的厌恶也一次次的累积。

她心中认定之所以失败的原因定然是叶无缺死乞白赖的不愿与她解除婚约,叶无缺还在幻想等到他十八岁时好娶她。

婚约之事旁人插不得嘴,纵然心中对于叶无缺百般厌恶怨恨,可慕容冰兰依旧毫无办法,直到慕容天的出现。

对于慕容天这个族兄,慕容冰兰很有好感,其天资之高整个慕容家都有目共睹,长相亦是英俊,加之慕容天时不时刻意的讨好与她,慕容冰兰一颗芳心早已系在了慕容天的身上,而慕容天也顺理成章的言明要帮她解除与叶无缺的婚约。

这才有了演武场上的那一幕,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虽然一切都照着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慕容冰兰原本期望的叶无缺的屈辱、不甘、疯狂….的表情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轻松与高兴,甚至还说出了恳请慕容长青收回婚约的话。

众目睽睽之下,叶无缺的这句话,让慕容冰兰简直气的要昏过去,心中对于叶无缺的怨恨达到了极致,岂不料这个一废十年的少年竟然还敢约战天哥。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叶无缺被逼之后无谓的反抗,但慕容冰兰不这么想,她认为这是叶无缺对于她解除婚约的一种恶心,恶心她慕容冰兰。

“叶无缺,你这样的废物胆敢当面羞辱于我,更敢约战天哥,今日本小姐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双眸当中寒意弥漫,心中思绪翻涌,慕容冰兰那抹戏谑的笑容慢慢的变成冷笑,她要在这里亲眼看着叶无缺像一条死狗一样被别人踩在地上。

“笑够了么?要么开打,要么让路,大清早的

文学

,好狗不挡道,真是晦气。”

在众人大笑的同时,叶无缺缓缓开口,抬起的右拳慢慢放下,负手而立,再度变得平静淡然,刚刚的那股煊赫与锋芒似乎消失了一般,只是一双璀璨的眸子依旧透亮,清风袭来,黑色的武衫微拂,少年独立,气质洒然。

在慕容海的眼中,此刻的叶无缺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让人看不透的气息,比之昨日在演武场约战慕容天的桀骜霸气,现在的叶无缺给他的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似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慕容海收敛住笑容,望了叶无缺一眼,神情慢慢的变得冷淡,健硕的身躯肌肉虬结,双拳微抬,眼中闪过一丝恶毒。

“昨日在演武场我怕出手太重会一不小心打死你,所以才三招将你击败,既然你说三拳就能打爆我,那今日我也就不用留情了。”

“轰”“嗡”

“看招!地煞虎贲拳!”

气血轰鸣,元力振荡,慕容海身子陡然窜起,高大的身躯向前疾走三步,右拳紧握,随其一声大喝,一股若有若无的虎啸声嘶吼而起,身后更是浮现出一头一丈大小的猛虎之像,气血贯透皮、肉、筋,步入锻体八重天炼骨大成的慕容海出手不容情!

“吼”

脚下石板碎裂,化作一只下山猛虎,慕容海一拳向着叶无缺直直轰来,拳劲澎湃打的虚空乍响!

“中品绝学地煞虎贲拳?慕容海也太看得起废无缺了吧?”

“对付废无缺这种锻体五重天的垃圾,用上地煞虎贲拳真是浪费!”

“谁说不是!不过也活该废无缺倒霉,呈口舌之利!我看这一拳废无缺得在床上躺上三个月了。”

那五六年名慕容子弟见得慕容海一出手就是中品绝学,都觉得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何只是教训一个小小的废无缺,慕容海会如此认真。

红唇冷笑不绝,唯有双手抱胸的慕容冰兰隐隐看出慕容海似乎不只是简单的教训叶无缺而已。

“给我躺下吧!”

伴随着慕容海的大喝,眼神里闪过的丝丝恶毒不加掩饰,他的拳头已经崩到叶无缺周身一丈之内!

叶无缺依旧静静地站着,那双眸子保持着平静,随着慕容海的出手,他的右手也慢慢紧握成拳,缓缓从身后抬起,也就在慕容海的拳劲即将击中自己的那一刻,叶无缺才毫无平淡的打出一拳。

在慕容冰兰布满快意的眼中,身怀猛虎之像的慕容海与叶无缺两人的拳头轰在了一处!

刹时拳头的交击声传荡而出!

“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