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一章

直到坐在熟悉的座位上,安安才感觉到了全身心的舒缓,一切好像都回归原本的样子了,但是一切又似乎冥冥中有了一丝变化。

上官沐沐她们在昨晚安安回宿舍之后,又拉着她好好检查了一番才彻底放下心来,安安从钟暮晟家里出来之后,拿到新手机之后,一登录微信就看到了一大堆的消息,短信也一直提示在关机期间有很多个未接来电。

她一条一条的回了很久,才一一回完,抖了抖抱着手机打字有些酸涩的手,但是心里却是温暖弥漫。

蒋叔在确定她没事之后才安心的赶回去,这次的事情把安安身边的人都吓坏了,还好,只是一个小意外。

早上只有早课,在接受了辅导员和同学们的关心之后,四人一起回到了宿舍。

“安安,你没事真的太好了,但是为什么你和钟暮晟一起出去了啊”陈晶放下背包,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对啊,安安,而且当时你们的车居然爆炸了,我听说虽然车子燃烧了,但是里面还是发现了一具高度灼烧的女尸,害的我们以为……”上官沐沐打了个寒战,眼睛跟着红了起来,突然身边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她真的是除了难过没有别的办法。

陈家灵没有出声,但是眼神也是一直落在安安身上等着安安的回答,在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四个人的感情比之前更好了,她们心里突然产生了对生命的敬畏,再没有什么比鲜活的生命更重要了。

“本来要和他去谈一些有关学习的事情,半路突然出了意外,车子翻下来的时候,我从车子里甩出来了,有个大爷采草路过把我送到了他们村子里的诊所里,估计是摔的有些狠,昏睡了很多天才醒来,醒来的时候就在市医院里了”她垂了眼眸,对着她们撒谎其实她是不愿意的,但是想到了自己错综复杂的身世,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以后若是有机会,好好和她们说清道个歉吧。

但是钟暮晟绑架自己的事情她是不打算让除了蔺桦他们之外的人知道了,毕竟…,钟暮晟在某个方向和自己之前苦苦挣扎的样子很是相似,她自问不是什么大善人,但是在知道他的过去之后,却很难怪罪于他。

陈家灵握着椅背的手一紧,不同于另外两人的单纯,其实她能听出安安话里的破绽,但是安安不想说实话一定有自己的考量,她将心里淡淡的思虑撇去。

“安安没事就好啦”她笑着将陈晶和上官沐沐还想询问的念头打断,“今晚要给安安安排一个洗尘宴!”

“对!安排安排”上官沐沐和陈晶自然是赞同。

安安这次回来真的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林佳月看着被簇拥在人群中心的叶安安,眼神晦涩不明,自从蔺桦上次无视她之后,她彻底对他提起了兴趣,越调查陷得越深,但是叶安安和蔺桦的感情一直很好,

文学

让她有些无处下手,但是这次听到叶安安出事了,心里一开始的惋惜却在想到蔺桦的时候一点点扭曲,甚至带着意外的惊喜感,叶安安出事了,蔺桦肯定心里

文学

难受,脆弱的人都需要温暖,这时候她站出来,陪在他身边,她就不信蔺桦不会动心。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二章

听楚千尘没有被皇后给欺负了,沈氏这才松了一口气,可她的眉头依旧微微蹙着。

她不满的对象不仅仅是皇后,还有太夫人。

皇后这么堂而皇之地往宸王府塞人,还口口声声地说要把她赐的宫女封为侧妃,可是太夫人作为楚千尘的亲祖母,居然完全不给自己的孙女说一句话,还仗着长辈的身份来压她。

沈氏当然知道太夫人的意图。

作为楚氏女,与门当户对的家族姻,为家族有所付出,本来是理所当然。

京中的那些宗室勋贵的府邸也都是这样的,所以沈氏当年为了父亲同意嫁到永定侯府,所以必要时,公主不得不和亲异国。

一个人在享受家族庇佑的同时,也必须为自己的家族有所付出。

可是楚千尘不同。

楚千尘一出生,就被楚令霄调包,让她自小就受姜敏姗的磋磨,这些年来,楚家不但没有为楚千尘做过一星半点的事,反而还亏欠楚千尘。

可就这样,太夫人居然还理所当然地觉得楚千尘理应为楚家奉献!

沈氏闭了闭眼,强自压下心头的激愤,握着楚千尘的手赞道:“尘姐儿,你做得对,别理会你祖母!”

女儿年纪虽小,但是远比有些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要想得明白。

“那是。”楚千尘自夸了一句,接过冬梅递来的茶杯,亲自给沈氏奉茶。

沈氏抬手,温柔地轻抚着楚千尘的面颊,正色道:“尘姐儿,皇后恐怕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皇后的背后是皇帝,皇帝对宸王的忌惮太深了,绝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失利而偃旗息鼓。

现在,宸王不在京中,是皇帝能够压制宸王府最好的机会。

楚千尘自然也是明白的。

对皇帝来说,宸王府本来如铁桶似的,而如今她的存在就像是铁桶突然就有了一道裂痕,她成了宸王府的弱点,也是皇帝眼中的一个突破口。

但是,楚千尘半点不担心,上一世,她可能是宸王府的弱点,可现在绝对不是。

“无妨。”楚千尘自信满满地说道,一双凤眸恍如宝石般流光四溢。

沈氏也只是提醒楚千尘,没再继续劝,她知道这丫头心里有数。

她想着楚千尘刚从宫里出来,就问道:“你还没用午膳吧?”

不待楚千尘答,沈氏就自己吩咐了冬梅一通,报了一连串的菜名,全都是楚千尘喜欢的菜。

楚千尘心口暖暖的,说道:“我在宫里陪母后用过了。娘,您别总记得我,我会好好的,您要对自己好一点。”

楚千尘刚刚也是故意又告了楚太夫人一状,她反正打定了主意,时不时也告那对母子一状,然后,再趁机劝沈芷和离。

沈氏听懂了,但她顾左右而言他:“我的身子大好了,不信你把我的脉。”

楚千尘就真给沈氏探了脉,微微颔首:“不错,最近没熬夜。”

王嬷嬷在一旁看着忍俊不禁,这对母女的立场似乎颠倒了过来。

在楚千尘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沈氏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又把话锋转到了顾之颜身上,“前几天我去看过七娘。你三姨母说,那日她服下符水后,睡了一觉就退烧了,没大碍了,就是这几天不爱出门了。”

“你姨母心疼她,给她抓了两只刚刚满月的小奶猫养,其中一只与你家月影像极了。”

沈氏与沈菀姐妹俩一向亲近,无话不谈,私底下,姐妹俩也说了一些体己话,沈菀唏嘘地感慨了几句:

“大姐姐,哎,我看着凰姐儿现在小心翼翼的样子,哪里还有当初楚家大姑娘的大气。她能为了七娘奔走,说明本性不坏。”

“到底是大姐你亲手养出来的孩子,本性又怎么会坏……她也许只是被这件事冲击得一时昏了头,也是有的。”

沈菀没多说,也就这么随口感叹了三四句而已。

但多少还是对沈氏产生了一些影响,让她每每思及楚千凰,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沈氏喝了口茶,又道:“七娘受惊后,我托你外祖母也找人查过这事,那天凰姐儿恰好在大街上撞上这事,她出现得未免太巧了……”

还有,那符水的时机更巧,像似早有准备似的,种种巧合加在一起,让沈氏不得不多想。

若是从前,沈氏绝不会去怀疑楚千凰,但是现在,她不得不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这孩子。

国公府的人出京跑了趟满春楼调查此事,而且查得比沈菀更加仔细。

查出来的结果与容嬷嬷查的大同小异。

芙蓉确实得了花柳病,只不过她其实不是被满春楼赶走的,而是她自己逃走的,本来老鸨是打算把芙蓉贱卖到窑子里去。

老鸨还说,芙蓉逃走后,她也曾派人在镇子里找过一遍,没找到人,也就放弃了,左右芙蓉有病在身,也卖不了几个钱。

靖郡王府的人去查时,老鸨怕惹事,才说是她们把芙蓉赶走的。

楚千凰当日恰好会经过那里,是她跑了一趟穆国公府,但是没进门,就又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在一家茶楼小坐,恰好就看到七娘独自一人跑过去。

沈氏把这些事都跟楚千尘大致说了。

沈菀自打七娘病后,就一直信这些神神叨叨的,各种符纸没少买,法事没少做,有时有用有时没用,沈氏早就习惯了。

本来七娘一出事,沈氏就想跟楚千尘说的,但是,那几日楚千尘正忙着学中馈,理内务,她刚刚过门,在夫家站稳脚跟不容易,后来七娘也退了烧,一切都好了,沈氏就没有再说。

楚千尘沉吟着问:“那符水呢?”

沈氏也查了符水的事,给冬梅递了个眼色,让她来说。

冬梅就答道:“王妃,奴婢亲自跑了趟无为观问过了,确实是大姑娘从那里求的符水。那边的小道长说,当初三公主的病也确实是至玄道长治好的,不过,他们观主封了口,不许他们私下到处说,应该是皇后娘娘那边有过交代。”

对一个道观来说,治好了三公主的病那可是值得拿出去吹嘘的大功德了,要不是忌惮帝后,无为观也不会这么低调。

小道士跟冬梅说时,还颇委屈,觉得他们至玄道长可比玄净道长有本事多了,偏偏无为观的名气与香火都不如元清观。

楚千尘思索了片刻,道:“娘,我想去看看七娘。”

她也想看看那个所谓的符水,七娘的病不一般,是心病,她信九天之上有神佛,可这世上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人更多,她活了两世,见过的病症、药方不计其数,就没见过这么“管用”的符水。

楚千尘说是风就是雨,想立刻就去靖郡王府,被沈氏好笑地拉住了。

“不急,等吃了午膳在走,七娘得的又不是急症。”

结果,楚千尘在沈氏的劝说下换掉了身上沉重的大妆,改换了身新衣,又重新梳了个轻便的纂儿。

这不是沈氏第一次送楚千尘衣裳了,楚千尘起初没在意,直到当母女俩上了朱轮车后,她偶然注意到沈氏的左手指有好几个针扎的痕迹时,心念一动。

她本以为她身上这身是从前沈氏没穿过的衣裳,现在才注意到这身衣裳应该是新制的,没有放在樟木箱中多年的那股樟木味,所以料子簇新簇新的。

这是沈氏亲手给她做的。

这是她第一次得到母亲亲手缝制的衣裳。

“娘,”她笑吟吟地往沈氏肩头靠,“您的手可真巧!我的女红就不行了……”

说着,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她的发髻也是沈氏亲手给她梳的,明明只是个纂儿,可比她梳得要精巧多了。

沈氏给她正了正鬓角的粉色绒花,“你要学的话,我下次教你。”

“不过王府有针线房,你也不用事事亲力亲为,偶尔给宸王做些针线就好。”

楚千尘乖乖地应,琥珀则是一言难尽,实在不忍心告诉沈氏,他们王府其实没有针线房。

在母女俩的细语声中,靖郡王府到了。

沈氏是临时来的,严格说来,有些失礼,不过她是王妃的长姐,郡王府根本不会有人在意这一点,下人立刻就欢欢喜喜地去禀了沈菀。

沈氏与楚千尘就被领到了王府的正院。

“尘姐儿,你真是有心了。”沈菀拉过了楚千尘的一只手,亲热地笑道。

她只以为楚千尘是无意中从沈氏口中知道了顾之颜的事,所以特意过来郡王府看望顾之颜。

楚千尘微微一笑,道:“七娘是我表妹。”

沈菀为人处世一向凭主观喜好,从前觉得楚千尘心思重,就看她哪里哪里都不顺眼,现在不同了,越看楚千尘越喜欢。

“七娘知道你来看她,肯定高兴,她就在里面。”沈菀脸上的笑容更深,带着楚千尘与沈氏去了后面的碧纱橱。

角落里点着熏香,窗外的绿荫映进屋子里,显得清凉舒适。

着粉色罗衫的顾之颜窝在榻上,人瘦了一圈,衬得她那双大眼睛更大更黑,却是有些呆滞,两眼无神。

沈氏心疼极了,“七娘看着比我上回来,又瘦了。”

沈菀蹙着眉头道:“她这几天胃口不好,午膳也是没吃几口。”

“大姨母,姐姐。”顾之颜乖乖地对着沈氏与楚千尘唤道。

小姑娘瞧着明显精神不济,人蔫蔫的,就像是一朵缺水的小花似的,看得几个大人愈发心怜。

这要是芙蓉还活着,沈菀真恨不得亲手弄死她,让她就这么轻轻巧巧地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沈氏拉了沈菀到窗边坐下,有意转移妹妹的注意力:“阿菀,你这几天是不是没睡好?瞧瞧你,眼睛下面都黑了……”

沈菀摸了摸自己的脸,叹了口气,“我担心七娘,夜里睡不踏实。”

她这几天确实没休息好,总担心女儿,虽然女儿身边有乳娘和丫鬟照顾,可她还是不放心,半夜里至少起来两次看女儿。

沈氏训道:“七娘病着,你才更要注意身子。”

其实这些道理人人都懂,只是当事情发生在自己以及自己在意的人身上时,谁也做不到那么理智而已。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三章

状元楼,众多学子围在一起讨论着新任命的主考官,有人问道:“这次的主考官柳大人有谁认识?”

众人纷纷摇头,表示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人,他们分析过很多种可能性就是没想到陛下会点他做主考官。

这一点儿都不了解,还怎么投其所好,现在看来,就全靠自己的发挥了。

“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考中,上京的举子越来越多,据说连城里的百姓家都被租出去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去年赶考的学子一共有八千人,取三百余。

今年虽说陛下大开恩科,但也只取前六百人而已,可是来参加会试的已然有将近两万人了。”

有人惊讶道:“怎么会这么多,这都比去年多出一倍的人数了!”

“这不是听说今年录取的人数多,许多放弃的老举子也来参加了,这人不就多起来了!”

“那个考了十几二十年都没考中的就不要再跟吾等这些年轻学子抢了!”有人抱怨着。

“这算什么,据我所知,有一家祖孙三代人一起参加会试。”有消息灵通者说道。

“怎么可能,那都多大年纪了,就算考中也做不了官了,”众人无不咂舌,这可是真拼了啊!

“那可不好说,人家成亲早,才刚知天命,”此人一解说完,众人皆脸色颓唐。

“还是刘兄有希望啊,我等还是等下一科再考吧,这次恐怕够呛了!”有人羡慕的看着刘姓学子。

刘姓学子强笑道:“张兄岂能妄自菲薄,你的学问可是我们众人里最好的。”

“那又有什么用,现在已经不看学识了,”张兄感叹道:“我们不像刘兄曾得见天颜,金科进士定有刘兄一席之地啊!”

“是啊,刘兄怕是八九不离十了,要没有刘兄,秦王也不可能被贬,陛下一定对刘兄印象深刻,这次是十拿九稳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在羡慕刘姓学子的运气,还没做官见给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以后的仕途还用说吗?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刘姓学子现在都快哭了,特么的压根连皇帝的面都没见到。

……

除了他们三个,别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刘姓学子一开始是不好意思说。

借此笼络了一大批学子之后,他就不敢说了,每日听着众人的吹捧,他都有些飘飘然了。

但这次他要是名落孙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愁的他发际线都高了。

黄、李二人跟他一样迷茫,三人已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就在他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个男人找上了他。

整个京城都在谈论秦王这次的亲事,说秦王虽然被陛下贬为郡王,但是并未被冷落。

这不,皇帝还要亲自给秦王主婚,这可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事情了。

京里的百姓虽说更关心价格的浮动,但对于八卦的热情也是从没有减退的。

京中各大戏班已经开始明争暗斗了,只要能在秦王婚宴上演出,这可就一战成名了。

既然皇帝亲自主婚,京中就没有一户人家敢不去,就算是以前观望的人家,这次硬着头皮也要去了。

对他们戏班子来说,在那么多贵人面前表演,他们赚钱还在其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