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一章

第百五

文学

十二章巍巍华

而在欧洲以外的国家当,有可能威胁到大宋的几个强也都被“炎龙骑士团”暗配合大宋一一弄残了,其黑衣大食先是因为贸易争端被大宋强大的海军狠狠教训了一顿而元气大伤,夏炎又使īn招令原本就与黑衣大食哈里发貌合神离的北非行省一个个独立了出来。而当大宋出兵占领西奈半岛并最终成功开凿出苏伊士运河断开北非与西亚之间的陆路连接之后,黑衣大食的哈里发不得不沮丧地承认,北非已经永远地离他们远去了,即使后来大食人重新吞并了波斯与阿富汗,也不足以弥补其失去北非的损失,毕竟波斯虽有油田但却远远不能与北非相比,而且蕴藏量最丰富的波斯湾沿岸早被大宋占领并分封给某些皇子了,至于阿富汗那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就更加没什么价值了

几个北非行省如果能够统一成一个国家,以穆斯林民族的勇猛顽强,在热兵器战争早期与期还是有相当强的竞争力的,但遗憾的是,这几个行省全都独立出来成为不同的国家,自保有余,但进取就不足了。

印度就更简单了,他们一直分裂着,赵旉便让它们继续分裂下去,顺便将几块最好的地盘挖出来封给自己的儿孙,阿三们就再也没有蹦达起来的可能了。日本则因为长期内战伤了元气,再加上大宋一直以来的化侵略,虽然依靠其几近变态的勤奋与坚忍,日本的生产力水平一直紧跟大宋,但绝对国力上的差距却越拉越大。这是因为虽然人均值大宋只是略高于日本,但因为日本的国土狭,又被大宋限制死了无法扩张,人口增长十分缓慢,与大宋之间的人口差距越拉越大,国力的差距自然也就迅速拉开了。至于高丽,无论在哪个时空,他们都只能自己,而绝无挑战国的可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宋分封出去的国家当倒有几个极有潜力,尤其北美那个。不得不感叹历史上的老美真是运气好,那么大的土地,几乎全是平原,开发出耕地来足以养活二十多亿人,有限的山区却都有丰富的矿藏,煤铁、有sè金属,而石油等其他资源也很丰富,可以说什么都不缺,而且周边没有强邻。不像国,

文学

土地面积不,但却有三分之二是石山戈壁等无用的废地,而且人口还那么多,北面还有个地缘上压制国而又贪婪成xìng的俄罗斯

此外南美的那个潜力也十分巨大,由于国农民开荒的热情,在其后的百余年里本来全是人迹罕至的热带雨林的亚马逊平原得到了充分开发,耕地面积美那个国家还大,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以令国家强盛了,何况其南边的高原上还蕴藏着极为丰富的铁矿资源。

此外夏国也有相当的实力,但因为没有扩张的空间,所以潜力要得多。而澳洲虽然面积不,但可耕地有限,最多只能养活几千万人,还被赵旉分封给了几个儿子,所以潜力就更了,都远不能与新大陆的那两个大国相比。

新大陆的两强如果完全发展起来,都足以养活十亿以上的人口,并且资源丰富而全面,完全不怕封锁,将来总有一天能够发展成为世界xìng的大国。赵旉之所以将它们分封出去,一是因为大宋现在的版图实在太大,比历史上的苏联和蒙古帝国都大得多,边疆地区根本就管不到,全靠他无以伦比的个人威望撑着,等他一死那些地方肯定还是会独立出去,与其这样,还不如分给自己的儿子。而且有了这两个备胎,将来就算大宋因故衰落甚至灭亡,领导世界的还将是华人国家。按照历史上明心平均每隔数百年才换一次的概率来计算,三个华人大国同时陷入危机的可能xìng微乎其微,只怕几千年都遇不到一次,这样一来全世界的华人就可以永远也不受人欺负了。至于内战风险,反正就算不分也一样无法避免,那还不如分了呢,何况现实是就算不想分也一样会自行分裂出去

被封到那几个大国的皇子,都是赵旉一大堆儿子当的佼佼者,反倒是最终坐上皇帝宝座的那个却只是其较为出sè的,但事实上这个二十四皇子干得很好,因为当时的大宋帝国已然太强,皇帝只需要不犯大错就行了。而那几个大封国百废待兴,潜在的反对力量也比较强,君主能力不足的话是搞不定的。

赵旉的儿子实在太多,几乎都被他分封了出去,比如澳洲的土地就被他分成了三份交给三个儿子分别管理。而那些较为得宠的皇子,分到的地盘也许不大,但却都是féi得流油的好地方,比如盛产宝石的锡兰岛,盛产钻石与黄金的南非,有巨额运河收益的巴拿马与苏伊士,石油资源世界第一的波斯湾沿岸更是一下子安置了个儿子,反正是慷他人之慨,何乐而不为呢?此外赵旉众多的女儿还有大量的功臣勋贵也都受到了册封,但他们的封地无论是面积还是质量都无法与皇子们相比。赵旉分封外人一是为了示恩,二是为了将子女们的封国隔开,以免发生不愉快的事件,至于以后,他那时已经不在了,也管不到那么多了。

不过,虽然将土地分封出去了一大半,但现在的大宋帝国还是强得无以复就拿国土面积来说,即使将新大陆以及澳洲等海外领土几乎全部分封出去之后,帝国直属的领土面积依然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一个国家,欧亚两洲之间的交界线“乌拉尔河——乌拉尔山”一线以东、“阿富汗——葱岭——喜马拉雅山脉”以北、横断山区以东的土地都归大宋所有,陆地国土总面积超过3100万平方公里。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二章

洪继来醒悟过来,“你最后那张图纸,我着实有点看不懂,第一个长圆长圆的,还有跟绳子,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内部结构也没个剖析图。”

黄昏略有尴尬,“因为那玩意儿我也不知道内部应该怎么弄,我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今天要和你探讨一二。”

四望了一眼,“这事我还是觉得应该集思广益,这样,老洪,你让所有军器郎都放下手头事情过来一下,咱们开个小型的学术研讨会。”

洪继来:“学术研讨会?”

这又是啥最近盛行在官场和上层建筑的新词语么。

黄昏也没解释,“就是技术交流嘛,你别管这,赶紧去把军器郎喊过来,我是发觉了,你汇拢起来的这一拨军器郎中,必然还有和那位毛姓军器郎一样的优秀人才,大家在一起取长补短相互印证,没准能将我这最后一张图纸攻克不说,搞不好还能弄出点意外惊喜。”

比如伏击战的神器:地雷。

没过多久,洪继来回来之后,陆陆续续的来了一拨怏怏不乐的人,显然不太乐意被打扰,看黄昏的神情不一,有的崇拜,有的傲然,不过大多还是尊崇。

毕竟黄昏在火器上的成绩有目共睹。

没有黄昏,火器不会发展如此迅速,更不会有军器院的出现。

七七八八,约莫接近二十人。

全是军器郎。

军器郎是一个级别职务,但是不高,八品下,也算入仕了,主要工作就是研发设计火器,换句时尚的话来说,就叫研发人员。

黄昏看了不到二十人的军器郎,对洪继来道:“军器郎的编制不够,还得继续招聘人才,扶摇会馆那边没有相关人才了吗?”

我堂堂大明王朝国防部研发院,才这点研发人员,有点寒碜。

洪继来摇头,“扶摇会馆那点人哪够,这里好几个还是从外地请回来的,有几位还是烟花师傅,不过深谙火药的性能,他们虽然对火器的研发没有什么专业擅长,但能提升火药。”

黄昏颔首,“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你让军器院这边继续在全国寻找经验丰富的烟花师傅,甚至可以去找那些炼丹修道的人,他们也深谙火药,火药的提升任重道远。”

火药这玩意儿的进化,炼丹修道的人功不可没。

洪继来略有苦笑,“缺人啊,军器院哪有这么多人去全国跑。”

黄昏耸耸肩,“这个全国跑的人又不需要多强大能力,能说话就行,你这边制定好待遇条件,愿意来的自然会来。”

猎头嘛。

洪继来只好应下来。

黄昏看着众多的军器郎,拿出自己那张图纸,道:“诸位看看,这是我设计的一款新式火器,嗯,和火铳、大炮都不一样,它是一种单兵火器,但又有群伤效应,我暂时将太命名为手榴弹。”

一位军器郎问道:“命名什么的都无关紧要,但要问一句黄顾问,你这个设计图纸没有剖析图,里面结构如何,我们可看不出来。”

洪继来笑到:“他叫毛桡,就是之前设计那个弹匣火铳图纸的人。”

黄昏有些讶然,上下打量毛桡。

这是个很普通的男人。

三十六七岁,不像是读过很多书,浑身上下都看不出什么精明之处,唯一比较让人注意的是毛桡给人一股有一些倔劲的第一印象。

笑道:“这就是我要说的要点了,这手榴弹呢,它的内部结构肯定是要装火药的,至于具体装多少,怎么装,我都不知道,这个你们是专业人士,我只能大概说一下的启动方式,当我们设计出来后,它的握柄处会延伸出一条引燃线,使用前将引燃线拉动,这个过程应该是白磷粉还是黄麟什么的起作用,让引燃线燃烧,然后我们的士卒抛出去,它落地前后爆炸,形成火炮的伤害效果。”

洪继来是识货的,闻言震惊得不要不要的,“如果按照你这个设计出来,达到使用效果,岂非意味着配备手榴弹的士卒是人手一座火炮,而且可以无限制的连续发射,若是量足够充足,基本上不用近身厮杀就能全歼敌人?”

黄昏笑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这里面要攻克的难关很多,所以找大家过来,是要说明一下这个手榴弹的基本形式,要让它变成现实,还是需要靠在座的诸位集思广益,然后我接下来还会说一下我的另外一个想法:一种埋在土里的手榴弹……”

当黄昏说完后,房间里一阵沉默。

很安静。

许久之后,军器郎们才反应过来,顿时一片交头接耳。

黄昏就知道会有这种效果。

毕竟在十五世纪的大明,火铳和大炮的近代发展才刚起步,自己就开始准备手榴弹和地雷了,确实有点跨时代。

完全超越了这个时代的想法,会引起震惊也就很很正常了。

不过,事在人为。

……

……

乾清殿中,朱棣将文渊阁内阁那边送过来的章折全部批阅后,对康宁说道:“去把章折送到文渊阁去,另外,王振和赛哈智都来了吧?”

康宁一边去抱章折,一边答道:“陛下,王振来了有半个时辰,赛哈智指挥使则是刚到不久,毕竟赛指挥使是接旨后从锦衣卫那边赶过来的。”

朱棣点头,“先宣王振。”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去文渊阁后,再去一趟五军都督府,将驻留京畿的所有左右都督、都督同知和都督佥事宣召过来,朕有事交代。”

是时候将出兵澜沧的事情提上议程了。

康宁应旨,目光触及到有两封章折单独放着,问道:“陛下,这两封章折不发回去么?”

朱棣摇头,“一封是吏部关于东缉事厂的章折,等下要用,另外一封是胡濙送回来的,他老母亲病逝,他想回去守孝,此事朕还要再思量一二,你先将其他章折送回文渊阁罢。”

康宁只得去。

暗暗为胡濙可怜,看陛下这意思,胡濙想要回家守孝的想法怕是无法达成了,毕竟天地君亲师,君王犹在亲前。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三章

东汉,这个从刘秀开始一直传承到了汉帝刘协的一代,终究还是灭亡了。◎,

曹丕在许都之中逼迫着汉帝刘协禅让皇位,登机称帝,国号大晋。

迁都洛阳,册封曹操为魏国王加封九袭赏赐封地河北,刘莽为汉国王封地荆楚一带。

剩下就是大封群臣,孙权坐了太尉一职,司空自然是留给了司马懿了,大将军被曹丕自领了,其余人等也是各取所需,曹丕原本就和那些个士族眉来眼去的,自然也是得到这些个人的支持。

“陛下!臣有事启奏!”就在众人都皆大欢喜的时候,司马懿站了出来。

“恩?”众人全都是一愣,现在可是大喜的时候,这个司马懿站出来干嘛?

“仲达有何事?”曹丕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的,他想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坐下的这个位置嘛。

“臣要参这朝堂之上一位大人一本!!”司马懿开口道。

“恩?”

“臣要参的这位大人,蒙骗陛下,一心二用,侍奉二主!”司马懿继续言语道。

这下子朝堂之上议论纷纷了起来,侍奉二主?这可是大忌啊,忠诚不事二主啊。

“噢?此人是何人?”

“此人就是当场的太尉大人,孙权!”司马懿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出来。

孙权心中下意识的一慌,不过随即还是淡定了起来“司空大人,你我同殿为官,即便有所龌龊,也不应该这般撕破脸皮啊诽谤与我?”孙权倒是很淡定。

“呵呵,太尉大人,若是没有证据,我会这般言语嘛!”

孙权的眼睛之中厉色一闪而逝、

“陛下,这就是我收集到的证据,还请陛下过目!”说着司马懿呈递上去了几份东西、

“司空大人,还真的是好算计啊。竟然都已经准备好,栽赃陷害与我了呢!”孙权冷然道。

这大晋才刚开始,朝堂之上就出现了司空和太尉的撕破脸皮了吗。

曹丕接过了手,原本曹丕对司马懿不识大体还是有点恼怒的。毕竟这是他大晋才刚刚开国,你总不能换一天嘛。

但是看到了手中的情报,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大怒了起来。

“好好好!”曹丕怒目的而看着下面的孙权“好你个孙权孙仲谋啊!”

“陛下,臣不明白?”

“怎么?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吗?”曹丕怒气十足,任凭谁被人当做了猴耍这心里都会不高兴的。

“好。那我就让你看个明白!”说着曹丕直接把那些个东西摔在了孙权的面前。

孙权接过来一看,也是傻眼了,这些个都是书信,其中还有他孙权和扬州联系的书信,这个上面还有他孙权的亲笔信啊。

“你怎么会有?”孙权这话一开口就知道糟了。

“呵呵,孙权大人,在下不才虽然比不上孙权大人足智多谋,但是却懂得一些个描绘笔画!”

果然孙权再仔细看那些个书信,上面除了开口的几句话之外,其他的都是文不答题的。

“你。你,你!”孙权指着司马懿说不出话来“陛下冤枉啊,这都是司马懿的计谋啊!”

“这前面几封信的的确确是我照着孙权大人你的笔记写的,但是这一封吗!孙权大人,这可是从你的书房之中搜出来的!”

那封就是让曹丕气得跳起来的那封,上面对曹丕的形容用一个时髦一点的词语就是煞笔。

在他孙权看来,他是把曹丕玩弄在鼓掌之间的,如何能够让曹丕不怒。

“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证据确凿,曹丕又是大怒之中。

“陛下冤枉啊,冤枉!”孙权在那边大声的喊着。

可是曹丕却是丝毫的不回应。

看着自己求生不得了。孙权却一下子想明白了起来“我知道了,是你,是你!”

孙权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已经被人给拖下去了。

孙权。这个大晋国最为短命的一个太尉大人啊,上任刚一天就死了。曹丕又重新提拔了吴质做了太尉,这才下了朝堂。

吴质那可真的是喜出望外啊,所以对那边的司马懿格外的亲切了起来。

……

曹营之中,昏死了过去两天的曹操终于醒了过来。

“王上,那个。那个二公子派人来了使者,说,说,说”边上的毛玠等人都是不敢直接说出口来。

“说什么!”曹操冷声道。

“说要给您封赏!”

“哈哈,哈哈!”曹操突然大笑了起来“来来来,告诉我,我的那个逆子到底要给我什么封赏!”

“封您为国王,封地河北!”

“哼!封我为国王,你们可曾见过儿子是皇帝,老子是王侯的?”曹操看着众人,众人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王上,若是不接受封赏的话,那么二公子就不会再给我们粮草了!”边上的毛玠说道。

粮草供给那都是从兖州之中发出来的。

大军的粮草已经无多了。同样毛玠还告诉了曹操一个消息,那就是曹丕还派出了使者去了刘莽的大营之中

这曹丕是真的想要他曹操死啊,若是曹操有了粮草手中几十万大军北上,到时候曹丕可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所以曹丕另可把消息告诉刘莽,让刘莽灭了曹军,杀了他的父亲,这样一来,他的那个位置才能稳稳当当的做好啊。

“我当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好儿子啊!”曹操的眼睛之中已经有了一种泪水了。

他曹操是谁,他是枭雄,他是奸雄,他是那个窃取天下的人,天下的人听到他曹操的名字都害怕,可是那又如何呢,他还是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儿子死的死散的散,曹丕这个逆子啊。

要他曹操像曹丕低头,不可能。

“报!”就在曹操大怒的时候,营外传来了通报声。

“回禀王上。营外,营外敌军叫阵!”

“什么!”曹操强行站起了身子“走,我倒要看看,这刘莽小儿到底有何本事!”曹操那也是怒道了极致了。连带着刘莽也跟着恨上了、

等着曹操出了营,看到了来人这才愣住了。

……

“王上,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是啊,王上,这曹军粮草不足。这曹丕又已经称帝了,北方匈奴入侵,可谓是消灭曹操大军就在眼前啊!”边上好几个人都在劝阻着刘莽不要以身犯险,也不能够有妇人之仁,夺取天下就在眼前啊。

灭了曹操大军,连着曹操都不是他刘莽的对手更别说对面的曹丕了。

刘莽却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灭一曹操容易,可是救这个天下难啊!”曹操手下三十万大军,再加上各类辅助兵种,足足有八十万大军,灭了他们。曹军是真的没有精锐了,可是没了他们谁来抵抗北方的匈奴呢?就算是匈奴赶出去了,又谁来保护这个大汉九州呢!

“我意已决!”刘莽对着众人说道。

“慢!”

刘莽转过了头“岳父连你也要阻止我吗?”

“不!”吕布没有这个意思“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只是见到了曹操之后,告诉他,我都放下了,他有什么放不下的!”

“我明白了!”刘莽点了点头朝着前方曹操大营而去。

曹操的面前,一人一马,还有那数不清的粮草堆积在他曹操的大营之外。

“你,你。你什么意思!?”曹操也是上前质问着刘莽。

“孟德公,你我虽然交手多年,可是真正的见面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吧!”刘莽淡然的笑着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