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一章

“咦~”

三姐弟这边的声音可是不小,众人虽然在吃饭,但并不吵闹,所以三姐弟的声音还是传了过来,这不听到小家伙兴奋的声音,江云城和李蔚蓝的心里就更加的踏实了。

“呀呀~姐姐~锅锅~”

这会的小睿睿学会新的词语之后,那小嘴是一刻也不停歇,就这样满脸笑容地看着小家伙和小涵涵喊着。

“嘻嘻~小宝宝,棒棒的哦!宝宝爱你哟!”

“呵呵~姐姐~涵涵~爱宝宝~”

“咿呀~呀呀~姐姐~锅锅

文学

~”

三姐弟这会都是很开心,小睿睿就犹如当初的小涵涵一样,现在对于姐姐和哥哥那是无比的喜爱,这不说着说着就扑进了小家伙的怀里,可是开心了。

而我们的小涵涵看着小睿睿扑进姐姐的怀里,哪怎么能少的了他呢!这不也挤入了姐姐的怀里。

“嘻嘻~哈哈~呀呀~”

顿时三姐弟嬉闹的笑声就传遍了整个家里,吃饭的众人那是一次又一次把目光看向这嬉闹的三姐弟。

当众人都吃晚饭之后,江云城拉着小家伙笑呵呵地走到一边,在小家伙疑惑的眼神中江云城笑着道:茜茜,现在三爸爸要交给你一个任务哦!

“哇~三爸爸,什么任务,宝宝保证完成任务哦!”

江云城对于小家伙的了解那是毋庸置疑的,这不我们的宝宝瞬间就站得笔直,很是惊喜地看着三爸爸喊道。

“茜茜,你看小睿睿现在都会喊你和小涵涵了,但是他还不会喊爷爷奶奶哦!等下你可得让小睿睿会喊爷爷奶奶。”

江云城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还是很认真地对着小家伙下达任务,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小家伙觉得是在嬉闹,而是要让她觉得这个事情可要好好的对待。

“嘻嘻~三爸爸,小宝宝棒棒的呢!”

对于小睿睿已经能喊姐姐和哥哥,小家伙可是嘚瑟了,因为小睿睿喝小涵涵一样,都是她教他们说话的。

“呀呀~姐姐~”

“嘻嘻~姐姐~”

等江云城带着小家伙过来的时候,两个弟弟看到姐姐直接就喊了起来,而且小睿睿喊得还特别的清洗和大声。

“嘻嘻~小宝宝,跟着姐姐喊~奶奶~”

“呵呵~奶奶~”

“呀呀~姐姐~锅锅~”

三姐弟开始了她们的交流,众人就开始让开了,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几个小人儿分心,就连王薇也被王龙拉到了一边。

当看到小家伙开始教小睿睿喊奶奶的时候,江云城的母亲明显觉得有些激动了,而且眼中还有些许的期待。

“哎呀~小宝宝,不是喊姐姐和哥哥哦!要喊奶奶呢!”

喊着小睿睿又开始喊她和小涵涵,小家伙嘟着嘴抱着手就看着小睿睿说道。

“嘻嘻~喊奶奶~”

我们的小涵涵看见姐姐抱着手,他也笑嘻嘻地抱着手看着小睿睿笑着喊道。

“咿呀~呀呀~”

而我们的小睿睿看到姐姐和哥哥都抱着手了,他也把手放在了胸前,然后满脸笑容地看着姐姐和哥哥咿呀咿呀地叫着。

涨精装满肚子 第二章

苏越所期待的空头被迫回补,外资体系分崩离析,各自逃窜的局面,终于开始发生。

“成功了!”聂远征眼见自己交易团队投入的资金开始力竭,而此刻,恒指和诸多权重股票,反而迎来了更为强劲的买盘,不禁哈哈大笑,对着电话另一端的苏越说道,“小苏,你的逼空分裂计划,成功了。”

苏越见盘面的变化,终于向空杀空的形势转化,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他微笑地道:“聂老,此时空头自相残杀的局面,刚刚形成,我们理应乘胜追击,让西泽再无任何翻盘希望。”

“好,好啊!”聂远征激动地答道。

他们现在手里所剩的资金,虽然已经不多,但在空头开始大规模回补,不断承接多头行情,继续深化的情况下,只需引导、加速即可,却也消耗不了太多资金。

苏越提醒了聂远征一句之后,回转过身,也即刻对顾云汐和罗云峰下达了指令。

让他们将基金所有能用的资金,全部买了进去,加速行情的爬升,逼迫更多的空头回补持仓,剿杀西泽一系空头主力,同时,苏越也在顷刻间连通了胡经理的电话,让对方更进一步,以最大限度,再大幅追进020303债券以及债券期货主力合约。

2点41分,股市、债市、期市涨幅进一步扩大。

恒指涨近5.5%,一日间,几乎收回了前期连续大跌的所有跌幅;020303债券价格达到96元,折价率缩小到4%。

回补持仓的空头,越来越多。

这导致了恐慌的氛围,在空头阵营的各系资本中,迅速蔓延,一时间,谁也无法淡定。

米澜多的各处交易室,各支基金,此刻,皆已临近止损线,基金经理们,满头汗水,心里焦躁不堪,不断地给鲍里斯打电话,询问交易指令。

鲍里斯站在金融中心的外资交易指挥室,几分钟内,接了一通又一通电话,脸色越来越沉,心里犹然生出一种恐惧,望着西泽,问道:“西泽先生,空杀空的局面,已经形成,咱们组织的整个空方体系,正在被对手迅速瓦解,你还有什么办法挽救吗?”

“时间,时间啊!”

西泽咬着牙,拳头握紧,整个人极为不甘:“我们进一步锁紧港币流动性之后,金管局没有再做出应对,这证明他们手里的本币储备应该已经不多,可偏偏这利空,是需要时间深化和蔓延的,我们若进一步收紧港币流动性,港币汇率一定会崩。”

“可惜我们没有资金,也没有时间了!”普特莱姆无奈地道。

他们赌上了所有的资金,终于瞧清楚了港城金管局的底牌,然而,股市、期市、债市的阵地没能守住,多头反击得太狠,让空头阵营彻底瓦解了,就算此刻瞧清楚了对方底牌,看见了扭转乾坤的契机,也已经来不及动作,没什么用了。

进一步筹措资金,需要时间。

揭露港城金管局的虚弱,深化利空,也需要时间。

可如今大量空头资方,已经开始爆仓,内部恐慌已经形成,他们最需要的时间,成了最是遥不可及,令人奢望的存在。

“难道就这么……完了!”鲍里斯的心迅速冷了下去。

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接受这样的结局,明明已经找到了扭转局势的突破口,却无力撑到最后。

这比看不见希望,困境之下被多头爆仓,更让人难受和绝望。

西泽咬牙切齿,双眼望着在空头拼命回补下,还在暴涨的股市、债市、期市,整个人也气得发抖。

只差一线,只差一线啊!

若多头的疯狂进逼,能晚一个小时;若这些中、小资金体量的空头投资者,能再听他一次,能下定决心再撑一个小时;若他能早一个小时,试探出港城金管局的真实底细;若他能早一点筹措更多的资金备用……

他的机会原本很多。

可偏偏因为犹豫,因为一些细小的疏忽,都错过了。

看得见曙光,却撑不到天明,这样的结局,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耻辱,更是一种对于信心的毁灭性打击。

“西泽先生,你……你没事吧?”

看见西泽嘴唇发白,浑身颤抖不已,助理普雷斯特急忙问道。

西泽摇了摇头,沉默了大概10秒钟,才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抢过普雷斯特手里的电话,给师兄乔治·布鲁斯打了过去。

“师兄,我笃定港城金管局手里没有什么本币储备了,他们一直都在虚张声势,一直都在欺骗市场。”西泽急声道,“可惜我没有时间布置反击了,你能……再帮我一次吗?给我提供50亿美金的资金,容我撑过1个小时。”

“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够了!”

话筒另一边的乔治·布鲁斯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西泽,晚了,时机错过了,我就算给你50亿美金,你也托不住此刻连环爆仓、正在拼命回补的空头,更遑论汇市这条路,并不容易打开。”

从早盘到现在,他旗下的亚当基金,耗资上百亿美金。

不断攻击港币汇率,依然没能彻底击溃港城金管局死守的防线,再加码资金,豪赌下去,一旦破不开这个缺口,只会越陷越深。

“师兄,请相信我!”西泽咬牙,说得决绝。

乔治·布鲁斯无奈地道:“西泽,我一直都相信你,可是这一次……我也无能为力,亚当基金,已经拿不出来你所说的50亿资金了。”

“港城金管局在汇市上,拖住了我们,我抽不出50亿美金的资金给你。”

听到这里,西泽心底原本还抱着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手机从他手里滑落,哐当坠地,他身形一晃,撑着办公桌勉强站立:“鲍里斯、普特莱姆先生,非常抱歉,让两位失望了,事到如今,我也没能力扭转局面,你们……请自便吧!”

鲍里斯和普特莱姆楞了那么一瞬间。

然后才尽皆叹息了一声,不甘、失望地离去。

“普雷斯特,即刻让我们掌握的旗下所有基金,全部斩仓回补吧,能救回多少资金,就救多少,此次惨败,来日我会雪耻的”眼见俩人离去,西泽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快去布置,不能等到鲍里斯和普特莱姆抢先行动,不然我们一分钱都撤不出来,还有……我想一个人待会。”

普雷斯特担忧地望了望西泽。

然后踌躇了几秒钟,才在西泽眼神逼迫下离开,飞快地执行指令。

鲍里斯刚刚走出西泽的交易指挥室,来到电梯等待处,想起米澜多投入到港城的这么多资金,经营的所有根基,即将全部毁在自己手里,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他思忖片刻,并没有即刻下达斩仓回补的指令,而是手指颤抖地拨通了苏越的电话。

他记得昨晚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外面的环球广场,苏越跟他说的那些话,划定的那些条件,冯丽丽还在他手上。

这是一张重要的筹码,他觉得自己也许还有一线安全撤退的机会。

电话接通了,在这关键时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非常珍贵,所以鲍里斯也不会浪费时间,第一句话,便直奔主题:“苏先生,你昨晚说的那些话,还算数吗?”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三章

“……我把饭菜端到了桌上,然后让楠楠坐在桌边等我,要是饿了就先吃,然后我就端着碗饭菜,再进了屋。”

女人手扶着自己孩子的背,停顿了下,再出声叙说着,

院子里,那男人,依旧瘫在地上,痛苦不停发出着哀嚎声,有些怨毒着望着廉歌,望着鲁弘正,盯着女人,

看了眼那男人,廉歌转过视线,再看向了院子边,靠着屋檐那侧的女人和那女孩,静静听着那女人和女孩的叙说,

旁边几人,都没怎么说话,只是看着女人,听着。

妇人站了站脚,再将几张凳子搬了过来,放到了廉歌两人,那女人身后,

“……廉大师,坐坐吧。”

“……邵妹子,坐下慢慢讲吧。”

“谢谢……”

……

“……那会儿,爸他好像清醒了些,我搀扶着爸,让爸他靠着床头坐了起来,他就转过头,望着窗户外边,有些出神。”

妇人再去倒了几杯茶水,递给了廉歌两人,院子边,带着自己孩子的中年女人,靠着屋那侧的女人,

女人接过那杯茶水,端在手里,也没坐下,再接着继续说着,

“……我把饭端起来,坐到了床边,爸他转过了头,看着我……有些含糊着跟我讲,问我吃饭了吗,然后让我先去吃饭……我跟爸讲,说等爸他吃饱了,我再去吃也是一样……爸他看着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我就拿着勺子,端着碗,给爸喂着饭……”

“……等到爸饭吃了一半的时候,我就听到堂屋里响起些动静。”

女人说过转过头,望了望那还瘫在地上的男人,

“……他回来了。回来看到菜已经桌上了,就大发脾气,说我们没等他吃饭,在堂屋里,又是吵又是闹……”

女人再沉默了下,接着出声说道,

“……说他一年到头在外边,现在回了家,连口饭都吃不上……爸听着他在堂屋里发脾气,有些生气,让我去把他给叫进来,让他跟爸他来说……”

“……我跟爸讲,我说没事儿,让他先吃饭吧……”

“……又再给爸他喂了口饭,爸说他不想吃了,想靠在床头坐会儿,让我先去吃饭……”

“我就端着碗,重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这时候,他正在堂屋里发

文学

脾气,一看到我……就要对我动手。”

“……然后又停住了,骂了我两句,就坐下吃饭了。”

“……我和楠楠也在饭桌上坐了下来。吃完了碗饭,他又骂着跟我讲,让我去给他再盛碗饭过来……我没说话,就起身拿过碗,去了厨房。楠楠有些害怕他,就也跟着我。”

女人说着话,再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女孩抬着头,望了望自己的母亲,伸出手,拉着自己母亲的手臂。

女人脸上勉强露出些笑容,伸手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发,也没什么,

再抬起头,继续出声说了下去,

“……盛好了饭,我和楠楠在回了堂屋里,桌边,接着吃饭。他接过碗,很快将饭吃完了,又骂了几句,就直接回卧室屋里了。”

“……我和楠楠再在堂屋里说了会儿话,吃了会儿饭……那天像是没睡够一样,吃完了饭,有些困得厉害,只是桌上碗筷收到了厨房里。然后去爸他卧室里,去把爸他搀扶着,重新躺了下来。”

“……爸看着我,跟我说,让我不要太累了。我说我知道……实在有些困得厉害,再跟爸他说了几句话,然后让楠楠差不多也去睡觉后,我就也回了屋。”

“一沾枕头,很快就睡着了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