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一女多男辣文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一章

红月亮事件发生之后,荒野上出现了很多神秘未知的变化。

曾经一度导致人类文明与秩序崩溃的疯子,只是其中占比很小的一部分,因为当人们从最初被疯子吓坏了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开始了解并掌握了这些疯子的特点时,就发现……

……这些疯子,也就只是疯子而已!

倒是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只存在于荒野的鬼故事里的“红月异生种”,以及一些不知真假,更是无法分析其原理的奇异禁区的存在,成为了荒野上最大的危险。

其实说到底,这种危险的感觉,还是来自于荒野的广阔无边,与人类自身探索能力的渺小。

不论怎么说,在荒野中行进,需要时时保持警惕,这是第一守则。

当然,这是在一般情况下……

像陆辛与壁虎这种,在周围有着三个特战小队,一支后备军队,以及空中两架直升机的护送之下,从荒野上赶路的,那别说警惕了,就算是在车上睡一觉也是没有问题的……

陆辛就在车上美美的睡了一觉。

骑士团的事情已经解决,被他们抢走的东西也拿了回来,父亲已经发泄过一次怒火。

这使得此时的陆辛,有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感觉。

……

……

可能壁虎也是想家了,急于回到青港城。

只在路上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于第三日的凌晨时分,来到了二号卫星城门前。

高墙上的巡城军,已经提前得到了通知,当钢铁怪兽的身影,出现在了城西门前的高射灯范围里面时,钢铁吊桥,就已经缓缓的放了下来,可以看到,桥的对面,有人在等着。

陈菁穿着一件合身的军装,衬得她本来就修长苗条的身材,更多了几分英气。她是那种漂亮到了极点,但又让人不敢直视的类型,所以无论是壁虎还是陆辛,都只敢偷偷的瞧她。

“从你们出发到回来,只用了四天零十三个小时五十四分钟!”

望着从车上走下来的陆辛,陈菁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腕表,脸色虽然还是平素的干练,但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点笑意:“比起你当初预计的时间,还少了一半。我看,当这个消息传到了那几位教授耳中时,他们又要因为究竟该给你定在什么级别而吵到互相揪头发了。”

“真凶残……”

陆辛想到了那几个教授的发量,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争吵的残酷性。

“好了,汇报任务进度!”

陈菁说笑了一句之后,便严肃了些,脸一板,认真问道。

陆辛本来也寻思跟她讲个笑话,没想到她这个领导范摆的这么足,忙下意识的认真了些,道:“入城袭击的骑士团共有七人,三位能力者,四位雇佣兵,如今三位能力者,都已经清除,两个已经消灭,另外一个应该已经押送回来了吧?”

“四位雇佣兵,死了三个人……”

“被他们抢走的画,已经夺了回来,还缴获了五辆摩托……”

“……”

陈菁眉头微微一凝,道:“确定那两位能力者都已经死了?”

“确定。”

陆辛点了点头,道:“死的一点也不剩了。”

陈菁的眉梢,微微挑了一下。

陆辛想了想,知道她,以及她身后的特清部,这时候一定很关心自己做任务的细节。

而在回来的路上,他其实也已经在心里过了几遍。

就慢慢开口道:“这三位能力者,一位是木偶系,我在黑水镇追上……”

陈菁道:“你先回去休息。”

陆辛怔了一下:“?”

陈菁看着陆辛诧异的眼神,笑了笑,道:“任务的汇报不着急,你能回来,或者说,能平安的回来,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先休息两天,会有一个专门汇报任务的机会。”

陆辛微微有些讶然,似乎没想到陈菁对自己这么放心。

而这种放心,虽然是小事,但让人心里很舒服。

“哎呀呀,这还是我们那位视工作比命还重要的陈大校吗?”

一边的车上,壁虎正拖着那个被他活捉的雇佣兵走了下来,远远的就笑着道:“活捉的人那个在这里,我跟你讲,这次骑士团一共有七个人,队长,我陆哥,解决了三个,而我一个人解决了四个,还活捉了一个,所以我的功劳可不小,陈组长你说的琳达那件事……”

“我会通知她的,你耐心等两天。”

陈菁转头看向了壁虎,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道。

“等两天?”

壁虎明显愣了一下:“你们还没跟她说呢?”

“之前不确定有没有跟她说的必要。”

陈菁笑着道:“你能活着回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意外。”

壁虎:“……”

他的表情一时露出了笑容,一会又收了回去,过了半晌,才忽然打了个寒颤。

“好了。”

陈菁接过了陆辛递过来的银色手提箱,向陆辛与壁虎道:“送你们回去的车辆已经安排好,你们拿回来的东西,将由我护送至研究院,物资的损耗与清理工作也有专人进行。”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二章

蓝衣女修的一哭,也彻底暴露了他们的实情。这是一帮子从未经历过真正厮杀阵仗的,温室里的花朵。

不过余宇却是有些纳闷,如果是这样,他们的实战经验为何如此高超。刚才看他们的表现,怎么也不像是未经历过厮杀的人。

被余宇当面质问,对方几人原本的悲愤神情也淡了一些。东方阳长叹一声道“余宇,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承认!”

他身后几人哑然的看向东方阳,满脸的不敢相信。

余宇倒是有些另眼相看了。他深知这些来自大宗门的传人,各个眼高于顶,绝对不肯承认自己不行。他竟然能当着自己同门的面,亲口承认自己不行。这反倒让余宇一时间觉得有些敬佩了,即便他是对手。

余宇漠然的看了他一眼,道“此事就此打住。我想各位失去一名同伴,也应该够了。下去,我是肯定要下去的。我等冒死来到七杀殿,所谓何事?无非就是利益。”

他冲雪舞等人点点头,雪舞等人快速飞过去,余宇看看东方阳道“挡我者死。如果你们不服气,日后可以到圣城来找我,我余宇随时恭候各位大驾!”

说完,余宇和雪舞等遁光一闪,飞了下去。蓝衣女修等羞愤难当,愤恨之情溢于言表。东方阳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看着面色惨白的华倩颖道

“你们不要害怕,我不会责怪你们的,也不是你们的错。这次三师妹的死,责任在我。回去后,我自会跟各位长老说明情况。”

“师兄……”那几人同时出声道。

东方阳摆摆手“我们的实力,不如余宇,经验也不如他。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心,不如他狠。或许,这是他能成就今日地位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形势比人强,我们也无法可想。现在下去,不要再去招惹余宇他们,我们尽量的多收集资源,无谓再做牺牲,走吧!”

说完,东方阳收起血红色的小印,神情漠然的飞向了下方。

余宇很聪明的选择了从小岛的一端开始,而不是从中间或者其他地方搜寻。这样对方从另外一端,彼此都不会尴尬。

东方阳自然明白余宇的用意,便飞行了小岛的对面一端。

飞到地面,看四周的景致,除了一片金黄色这种特殊的颜色之外,单论植物,也几乎都是余宇等人从未见过的品种。

不过除此之外,短时间,余宇,雪舞等倒也没有发现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此时已经不可能再去询问东方阳等人了。

雪舞低声道“余大哥,你看,那个东方阳,他们会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了。他们会不会暗地里跟我们下套?”

余宇道“我看可能性不高,他不是我的对手。我知道他身上肯定有很厉害的宝物,我或许无法抵挡,但他能带队,我想也不傻,自然也会猜到我身上也有类似的宝物,所以再动手的可能性不大。”

“我也觉得是。”田宁小声道“我看那个东方阳似乎很冷静,他虽然很愤怒,但最后还是没有动手呀。我倒是很佩服他的呢,如果他再和余先生打起来,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吧?”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三章

老瞎子的态度反常的严肃。

可他似担心以苏奕孤傲性情听不进去,忍不住耐心解释道:

“您可不知道,玄钧剑主虽然早已离世多年,但余威犹在,幽冥中一些神通广大的老家伙,可都和玄钧剑主有着莫逆的交情。”

“您言辞上若对玄钧剑主不敬,极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字字诚恳,发自肺腑,谆谆相告,“甚至,若我师尊还活着,听到您这样的话,肯定也会雷霆震怒,因为他老人家最是敬重玄钧剑主,也最反感别人随意评论玄钧剑主。”

苏奕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哭笑不得。

这老瞎子,果然是真瞎!

“行了,歇息吧。”

苏奕也懒得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很快便酣然入睡。

老瞎子原本还想问一问那对师徒的来历,可见此还是忍住了。

他轻手轻脚来到大殿角落阴暗中,盘膝而坐,怔怔出神。

明天就将重返幽冥之地,可他却不知道,究竟何年何月才能为师尊报仇……

毗摩太强大了。

只想一想,就让人感到绝望和无助。

“不管如何,有苏大人在,起码还有一点希望。”

老瞎子心中喃喃。

之前,苏奕曾根本不把毗摩放在眼中,言称毗摩若敢来幽冥,就会亲手将其拿下。

不管苏奕能否办到,仅仅这番话,就给老瞎子极大的安慰。

……

翌日一早。

仙冥之地的天色,依旧是如若黄昏暮色般昏沉。

孟婆殿的营地前。

九祭祀、崔璟琰等孟婆殿强者皆已经汇聚在一起,正在布设一座道坛。

苏奕、老瞎子、道袍老者、白袍少年他们皆在一侧等候。

当然,苏奕是坐在藤椅中等待……

“苏道友。”

道袍老者笑着上前寒暄。

“有事?”苏奕问。

道袍老者笑说道:“谈不上什么事,只不过是想在离开这苍青大陆之前,和道友闲聊一二。”

苏奕哦了一声,道:“你说。”

这种冷淡的反应,看得不远处的白袍少年直皱眉。

道袍老者却浑不在意,笑说道:“这段时间,我和徒儿游走苍青大陆各地,倒是碰到了一些稀奇

文学

古怪的事情。”

苏奕没有搭话,懒洋洋坐在那,自顾自饮酒。

他知道,道袍老者肯定会接着说。

果然,下一刻就见道袍老者徐徐说道,“其中,最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在那大梁国境内的一座偏远小村子。”

“小村子?”

老瞎子忍不住开口。

一个皇者,却为一座小村落感到吃惊,这无疑意味着,这小村落定然不简单!

“不错。”

道袍老者感慨道,“那村落中皆是世俗寻常百姓,但整个村落,却笼罩在祥瑞之气当中,以至于村落中的百姓,诸事顺遂,福寿绵延,着实称得上是人间奇观。”

老瞎子不由惊诧,祥瑞之气虚无缥缈,就是世间的名山福地中,也不简单皆笼罩有祥瑞之气。

可一座小村落,却能聚拢祥瑞之气,这无疑显得很不可思议。

“难道说,这村落中藏有天大的玄机不成?”

老瞎子再问。

道袍老者点头道:“我和徒儿曾亲自去那村子走了一遭,果然发现,那村中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妹所居住的庭院,其堂屋门楣之上,挂着一幅堪称神异的墨宝。”

说到这,无论是老瞎子,还是那些孟婆殿强者,都已被勾起好奇心,露出倾听之色。

而苏奕此刻忽地开口,道:“你说的可是草溪村?”

还不等道袍老者开口,其徒弟白袍少年已错愕道:“你也知道那座小村落?”

众人都不由吃惊,该是怎样一个小村落,才会引起一位皇者注意,并且,连苏奕似乎也知道其存在?

“那就不奇怪了。”

苏奕自语。

他想起当初在浮仙岭一侧,遇到的曹平和曹安兄妹,也想起了自己当初离开时,留给兄妹二人的那一幅字。

见此,道袍老者反倒被勾起好奇心,忍不住道:“苏道友难道清楚那一幅墨宝的来历?”

众人目光都下意识看向苏奕。

苏奕笑了笑,反问道:“倘若我说那幅字是我所留,你信吗?”

道袍老者一呆,满脸惊愕。

白袍少年更是好笑道:“没人会相信。”

言之凿凿。

老瞎子登时皱眉,道:“何以见得?”

白袍少年飞快道:“那一幅字,牵扯到一门至高的敕令传承,乃是大荒第一道门的不传之秘,且动用此敕令,需要皇者出手才行!”

一番话,让在场众人皆陷入震惊,也总算明白,为何一座小村落,会引起道袍老者这等皇者注意。

大荒第一道门!

苍青大陆的修士或许不清楚,但在场之辈,谁能不知道,这等势力何等之恐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