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肥肉 小说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

文学

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第三章

ps:就这样结束吧,算是为了了却一个遗憾吧。

唉,果然我不适合写历史类网文呀,完全写不出来,而且当初的大纲简直就是一塌糊涂,折

文学

腾这么久,都不知道为了什么,就算是完了吧。

大概就是这样吧….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浑身战伤的李维静静地躺在绿茵的草地上,目光深邃地看着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已经够了,到这里就好了!”

多久没有像这样静静地看着天空了,真是怀念呀!自己果然还是不适合做战士呀,也许这一开始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么?不,应该是自穿越的时候,这样的错误就已经埋下来的吧,但是自己却一直没有察觉,真是失败呀~!

想到这,李维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一点点地把目光移下到山丘之下。

山丘之下,是地狱般的景象,到处都是断肢残臂,鲜血早已把原本翠绿的草地给染红,而那些心怀希望之光,阵前高喊“吾王万岁”的热血之士,这时候已经变成冷冰冰的尸体,安眠在这片染血之地上。

“大家……大家都……只剩下我一个了么?”李维的视野霎时间模糊起来,眼泪不受控制地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但是此时的李维却已经连拭去眼泪这样简单的动作做不到了……

”大家,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来陪你们了……等我一下….“

随着眼泪的落下,李维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慢慢地流失。而久违的昏眩感也不时袭入李维的脑海,而这一切给李维昭示着一个事实,他的生命要到尽头了……

“想不到我最后的归宿竟然会是死在战场上,而且竟然是与敌人同归于尽,真是令人意外的结局呀……不过,命运总算给我改变了,我的使命也完成了,也算得上是有意义的一生。”

“只是。我算是个骑士么?一生未受册封,也从来没有宣誓遵守骑士美德,而实际上,总是喜欢用阴谋诡计来取得最好的结果,这样的我,算得上是骑士么?真是讽刺呀,协助骑士王的制定骑士制度。规定八大美德的人,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不过,总算让那个不省心的人达成了她的愿望了,而且其他人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么我这个总是藏身于黑暗之中,手里沾满阴谋和鲜血的人。也是时候退出历史的舞台了。光辉的骑士王身上,不应该出现污点的,而在这个时代,最大的污点,就是我这个不遵守规则的人呀。”

“本来我就只是想成为一个富家翁。卖卖豆腐,赚点小钱。平平静静地渡过这一生,或者有可能的话,有一块小小的封地,做过小贵族,成为一名古代宅男的。但是时不我待,想不到穿越是有任务的,而且任务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上找上门。孽缘,孽缘呀……”

“不过我还算完成得不错吧,团结了圆桌骑士,化解了兰斯洛特和阿尔斯托莉的家族矛盾,将魔法的力量限制起来,哈,想不到我竟然也是魔法师组织的创始人呀,不知道以后的时钟塔会怎样描写我呢?”

“更重要的是,我竟然把圣杯拿到手。真没有想到呀,圣杯竟然会是这样的秘密,原来达芬奇密码说的是真的,圣杯(耶稣的后裔)是存在的,更没有想到骑士王就是圣杯之一。所以在我的那个时空,她这样的人才会那么在意圣杯吧。果然,全胜时期的她,除了家人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追求了。真是…真是一个傻瓜呢……”

“不过没有关系,这辈子有珍妮陪着她,而且我也把圣杯的秘密给她留下了,这辈子她应该都不会再去追寻那个飘渺的圣杯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