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大炕上罪恶 妈妈的桃花源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二章

“砰——”

季暖在冰冷的监狱中抬起头,看向门前正将一份冷饭扔到地上的狱警,没有起身。

“装什么清高?爱吃不吃!”

狱警伸出脚探进门,将地上的饭狠狠踩了两下。

听说这个季暖故意杀害云小姐,云家人特地交代要在里面好好折磨她。

季暖坐在角落,目光仿佛没有焦距一般的望着那份已经脏掉不能再吃的东西。

门外的监视室忽然传来电视被打开的动静——

“Shine集团总裁墨景深今日回国,现已抵达海城——”

“Shine集团是亚洲最大的金融企业,墨景深七年前正式接手该公司管理权,如今商业巨头的地位无可撼动……”

季暖始终静寂的表情瞬间僵住,倏地冲到门边,努力伸着头向外看。

狱警回过头,看见她狼狈又惊惶的蹲在门里,手死死的握着冰冷的门,两眼却一直盯着电视的方向,双目通红。

“看什么看?知道新闻里说的那位是谁吗?就你这种女人,估计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季暖低下头,眼底是涩然的笑。

是,她如今连给墨景深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哪怕这个已经成为Shine集团总裁的男人,十年前还是她的丈夫!

是她自己心高气傲,骄纵任性,一心想要离婚,最终彻底的把这个一直将她宠在手心的男人推开。

整整十年,他都没有再出现过。

可刚才电视上在说什么?

墨景深回来了?他从美国回来了?

电视传出记者争相追访的声音:“墨总!听闻您两个月前已在美国结婚,这次回国,是否携着新婚的爱妻一起归来?”

季暖目光一颤。

他……结婚了?

也对,别说他如今的身份,十年前他也是名动海城的风云人物,俊美如神,世无其二,多少世家千金排着队想要嫁给他。

他现在,一定很幸福。

“墨总,您很少在媒体前露面,但您难得回国,还请您说一下关于Shine集团目前的……”

“跟在后面的这位小姐就是墨太太?墨太太果然很漂亮……”

一道甜美的女声随后响起:“抱歉,墨先生不接受媒体采访,大家请让一让。”

听见那道声音,季暖瞬间如遭雷击。

那声音……是她妹妹季梦然!

在季家破产前就已经失踪了的季梦然!

当初闹离婚时,就是她的这位好妹妹怂恿着她用各种不可理喻甚至包括割腕自杀的行为,让墨景深与她渐行渐远,直至离婚。

季暖顷刻就笑了,笑的心肝肺都在疼。

“既然墨总不接受采访,那墨太太您能不能说几句?”

记者仍然在追问,季梦然紧跟在墨景深的身后,一脸笑意。

墨景深却在此时开了口,嗓音清洌淡沉,毫无温度:“她不是墨太太。”

季梦然满脸的笑意瞬间僵住,扯了扯嘴角掩饰尴尬。

她确实不是……

周遭的记者一时陷入诡异的安静,直到有一道声音悄然响起:“听说墨总十年前离婚后,就没有再娶……”

季暖没再听清楚电视里的声音。

腹中突至的剧烈疼痛,使她狼狈的蜷缩着倒在地上,胸腔里像是有血向上溢出,冲出她的喉咙。

夜晚大炕上罪恶 第三章

直到……

今日他敏锐的察觉到,自己掌控下的海城内,有一股陌生的气息袭来,而且还有一抹让他都觉得有些危险的阴气在自己的地头徘徊。

断头鬼王谢之重,当即就从自己的老窝闪身出现,正想要去找那抹陌生的生气与阴气查个究竟呢,结果答案就在眼前。

刚刚在自己面前闪过的那五个组成队,手拉手,卯足力,嘿呦嘿呦的抬着几斤米粮,正要往边上百姓家里送去的五小只,可不就是自己要寻找的存在?

这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身为曾经掌管一城的官员,如今同样掌管一城的鬼王,他谢之重是很有格调跟威严的说。

阴气幻化的广袖一甩,把卡在腰间的头颅往脖子上一卡,谢之重双手缚于身后,努力摆出鬼王的威严,一点头,一颔首。

“诶,前头那五个小家伙,本官问你……”。

吧唧一声……

好吧,架势摆的很是足

文学

,可架不住脑袋不给力呀!

都怪那些该死的北鑫狗贼,特么的为什么要砍自己的头,害得他身为鬼王的尊严都不保啦!

莫名其妙被喊停,五小只正纳闷,是谁喊她们来着?结果一回头,好吧,她们简直都惊呆了!

小耳朵哪里还听得到某鬼王的问话,满心满眼的就只有刚刚吧唧一声掉落在地,而后还朝着她们脚下,咕噜噜滚来的脑袋瓜呀!

后知后觉,神经比较粗的五小只,看着跟个皮球样咕噜噜滚到她们跟前,还在朝着她们眨吧着眼睛,嘴巴一张一合的脑袋瓜。

五小只差没有吓出猪叫。

不过好在,她们还知道自己身负的任务。

哪怕心里再害怕这个突然出现的怪蜀黍,搬运粮食的动作却丝毫不敢懈怠。

也得亏是此次运粮的目的地就在眼前。

身为头可断,血可流,老大的主人吩咐的任务一定要完成的她们。

那是坚定不移的,把搬运的粮食穿墙而过的运到了百姓家里的木桌上,五小只这才手拉手的穿墙而出。

努力忽视避开,那还在紧盯着她们的皮球,额,不是,是头颅。

然后这才尖叫着,撒丫子的往回飘,准备找自家老大,还有老大的主人去报信,顺便求抚摸安慰去了。

可怜谢之重那没了身高优势的鬼脑袋,吃力的调整好方向,目送五小只撒丫子远离,昔日掷果盈车的谢氏七郎,嘴里忍不住的感慨道。

“这五小鬼到底是哪家的?反应弧度可是够长的呀!”。

咕哝的感慨着,他的鬼躯已经踱步到了跟前,弯腰伸手捡起地上自己的脑袋瓜,一把卡在自己的脖颈上。

抬脚去追五小只之前,谢之重还不忘调整了下视角,整了整脑袋,嘴里呢喃。

“不过这小鬼以及她们背后的人心肠倒是不错,不行,本官得亲自去会会去。”。

亲眼看到鬼送粮,他这个海城鬼王,怎么滴也得去看看来人,好好谢谢人家一番才行。

只可惜,这些努力,在一路狂追越跑越快,越跑越急的小家伙们的时候,脑袋又给自己惹事。

不算长的一路上,脑袋又倒霉催的掉了五次,没办法了,谢之重只得手持自己的脑袋瓜加紧赶路。

所以,不是他堂堂谢家七郎想吓唬小孩,也不是他想要这个模样出现在面前一小鬼王,以及小鬼王身后那明显是人的一男一女面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