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翁熄粗大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二章

就在这么出乎意料的情况下,双方的战斗率先打响。

是对面酒桶先动的手。

把苏酥炸到了自家人群中…..

又是一个新鲜的下饭操作。

苏酥对此表示十分懵逼,不过既然对面这么欢迎自己,那自己只能却之不恭了。

就决定是你了!小AD!

谁叫酒桶把我炸到你脸上了呢?

“哈哈哈哈这酒桶要笑死我了!”

“今日最下饭镜头!”

“这是第二次了吧!”

“哈哈哈哈哈!”

“苏神要乐坏了!”

“我看到了,苏神一直在笑,从来都没停过!”

“23333333”

“本场MVP:酒桶!”

“小电视:我们中出了一个内鬼!”

EWR技能开起来,对面的霞不受控制的对着龙龟一下下平A,没出两秒,血量已经被自己打到半血。

RNG的其他队员也是跟上,一波看似混乱,实则很有条理的团战,就这么开了起来。

龙龟顶在前面,其他队员一个个跟上输出控住,BLG很快就开始溃败。

多亏了meteor的酒桶,否则RNG的团战也不可能赢得这么干脆利落。

零换四,对面已经是全方位溃败了。

meteor:“我的我的,没想到对面龙龟突然走位靠前了。”

“没事没事……反正也打不过了,早死晚死的区别。”

打赢团战,RNG拿到了一系列资源,把中路的防御塔推到高地,现在已经领先了六千多金币的经济了。

又到了RNG最熟悉的优势局面了,拿经济、压缩对面野区、压制对面的视野,一系列都做的有条不紊。

很正常的,在25分钟,RNG一波推掉对面的防御塔,赢下的第二局比赛的胜利。

双方比分来到了2:0

卡萨:“可以可以。”

小狗:“苏酥龙龟可以呀!”

苏酥:“可惜玩多了就没什么用了,对面该有防备了。”

小明点头:“所以我们下一局玩什么?”

小虎不解:“玩个常规阵容它不香吗?”

“唉,骚套路玩多了,一玩常规阵容,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我也有同感。”

苏酥表情严肃:“这个思想可要不得,我觉得还是常规阵容比较好赢一点。”

什么是常规阵容?

版本强势的阵容、适用于所有队伍的阵容,具有普遍性。

说是常规阵容,实际是这个版本最强势的阵容或者说是最适合这支队伍的阵容。

苏酥认真的回想,自己的偌大后宫,究竟还有哪个英雄没被宠幸过……

上单卢锡安?还不如提莫好玩呢。

羊来?这个也不错的样子。

剑姬?好像好久没宠幸她了!

BLG的众人经过短短几分钟的心态调整,一个个都变得佛系了。

能打到半决赛,已经很不错了,反正在RNG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很难拿下比赛。

为什么要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呢?

淡定…淡定…

这次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打加赛来争取下一个S赛名额…..

BLG的队员们很是佛系的自我安慰道,很快的,第三局比赛也要开始了。

“现场的以及直播间的各位召唤师,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2019LPL夏季赛半决赛,RNG对战BLG的比赛,现在双方比分已经来到了2-0,RNG率先拿下两个赛点。”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三章

老山龙,名字即意为“巨大的山峰”。

它们的身长通常在两百米以上,身高在20米左右,体重7000吨以上,大小在众多怪物中排名第四(数据来源于网络,也有资料说大小排名第三)。

这种生物根本就没有天敌,未经准备的战斗几乎不可能将其杀死,而所谓的上位猎人对它来说就是个笑话,光是移动所带来的强大风压就可以将周边的猎人吹飞到一边。

通常来讲老山龙的性格比较温和,但它们有定期在自己势力范围巡回的习性,沿途的村镇都会被它破坏。而眼下这头老山龙之所以会被封印,则是因为它实属特例

不但体型要比他的同类大上一圈,脾气更是暴躁无比,攻击性是寻常老山龙的数倍以上。

当时猎人们的力量不足以彻底抹杀掉这头怪物,只好选择将其封印,并交给老村长看守但今天,这头怪物终于醒了!!

随着大量石块的滑落,这头沉睡了数十年的庞大怪物终于再次站了起来,将它的全貌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二十米的身高,两百米的身长,光是站在它面前就会感觉到无法呼吸!

它浑身呈暗红色,体型如哥斯拉一般,直立行走,背后长有有层次的骨质突起,︽,..但面部特征却有些类似于中国传说中的神龙,威严而华丽。

地面的晃动让所有人的站立不稳,当看清那怪物的全貌后。所有人更是陷入一阵绝望!!

但就在这时,老村长平静的声音忽然响起:“二牛。启动砦吧。”

砦(zhài)是专门为了对付超大型古龙种所设置的巨大要塞。

老村长后半生的

文学

使命就是为了看守住这头老山龙,为了以防万一自然也做好了它逃出来后的应对。

而依山村其实就是老村长倾家荡产后。在各势力的资源支持下所建立的一座隐形堡垒砦。

地面晃动得愈发厉害起来,但这次拔地而起的,却是一面面十几米高的城墙,沙土滑落下来,露出了锃亮的枪尖没错,那是击龙枪!

原本对着村口外的弩台和大炮也调转了过来,和其他拔地而起的凶器一齐对准了老山龙。

“趁它还没有转过身来,对着它的腹部给我轰!!!!”老村长平静的看着这座要塞从地面下缓缓升起,果断下达了命令。

就在白小秋怀疑这些埋在地下不知道多少年的弩台大炮还能不能用的时候。就看见依山村的村民们已经井然有序的动了起来

该射弩的射弩,该**的呃,**?其他人则负责将大炮弹、电阻弹等弹药运送到指定地点。

看样子村民们为了这一刻也训练已久了,他们身强体壮,以凡人之躯操纵这些器械也毫不费力,并不弱于猎人。

轰!

轰!

轰!

一发发电阻弹、炮弹轰击在老山龙的腹部,流出的鲜血好似一条小溪,将地面染得通红。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封印,眼前这只老山龙已经要比当初虚弱得多了。若是能继续封印它十几年,或许再放出来的时候猎人们就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它了。

但是现在,就算猎人们能够取得胜利,付出的代价也一定是无比惨重的

偏偏就在这时。城墙下又传来了洛毕书病态的笑声:“还不够啊!!我再给你们加把火吧!!!”

“这个疯子还要干什么?!!”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洛毕书施施然的掏出了一块黑色结晶,一口吞入口中。

“啊!!!!你麻痹疼死我了!!!”

他的身上不断出现陶土碎裂似的裂缝。口中压抑的响起野兽似的**。

但他的脚步依然坚定,缓缓走到了老山龙的身下。然后竟爬到了它的身体上,一跃跳进它的嘴里!

“艹!你个孙子!往哪里跑!!”洛河图竟然想跟着跳下去。幸好白小秋手疾眼快把他拉住了。

“吼!!!吼!!!!!”

老山龙起初只以为自己吞下了一只苍蝇,但紧跟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剧痛忽然蔓延至它的全身,仿佛体内流动的不是血液,而是滚烫的岩浆!

“吼!”

痛苦的吼叫声持续响起,震得所有人都意识恍惚,站立不稳。

而随着吼叫声渐渐变弱,老山龙的身躯上忽然逸散出了一阵阵的黑烟。

这些黑烟迅速变浓,包裹在老山龙的身上将原本暗红色的身躯染得墨黑,好似一件黑色铠甲

没错,老山龙也黑化了!!

“艹,这货不会进化成哥斯拉吧”白小秋忙里抽闲的吐了个槽,怒刷了一记存在感。

事实上此时的老山龙虽然还是没有哥斯拉那么夸张,但光凭那些黑烟所赋予它的防御力,就让它拥有了近乎无敌的不死之身!

原本无论是猎人的攻击还是弩台大炮的攻击都能对老山龙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现在这些攻击打在它的身上却只能泛起一阵阵涟漪。

“所有人都留在这儿吧!”老山龙的口中忽然传出了洛毕书的声音,“把你们的灵魂奉献给我,我将用它们打开异界的大门!!你们的牺牲不会白费,因为我将为所有猎人开辟出真正的灵魂安息之所!!!”

“异世界的大门?!灵魂安息之所?!!!”白小秋忽然泛起一阵极其不详的预感,“你到底在说什么?!!”

“所有人都认为猎人们的使命是狩猎妖兽,保护弱者。为了这样的使命牺牲是无比光荣的事情”洛毕书的语气终于不再那么平淡了,透露着一丝忧伤。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传说在死去猎人的尸体前点燃镇魂香。可以让他们的灵魂安然升天,到达一个永远幸福的乐园’这是我父母从小就对我说的”

“但这是一个谎言!!”洛毕书的语气渐渐变得愤怒起来,“这是一个所有人都知道是假的,但却强迫猎人们去相信的谎言!!!”

“几年前我曾经碰巧来到了我父亲当年拼死保护的那个村庄,讽刺的是,那里的村民根本就没有认出来我他们甚至连我父亲的名字都忘记了呵呵,死了就是死了,哪有什么天国从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起,他整个存在就彻底从这世界上消失了。更可悲的是。他曾经拼死保护的那些弱者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懒得去记”

“那些牺牲的猎人们不该是这样的下场,我不甘心!!!所以我拼命去查找资料老天保佑,真的让我找到了线索!”

“从洛河图手中得到的那把刀指引我到了一处古怪的遗迹当中,在那里,我见到了另一个世界,那是我们猎人们最理想的天国!!!”

“于是我查了更多的书,找到了更多的资料,终于找到了破开空间壁垒,将猎人们的灵魂引渡到那个世界的方法!!而需要消耗的。只是普通人的灵魂而已”

“呵呵呵”洛毕书又一次笑了,“这就是天意吧,我们为他们付出了那么多,终于到了他们回报的时候!!”

“现在。你们就是最后一批牺牲者,只要将你们的灵魂贡献出来,我就可以彻底破开空间壁垒。为猎人们创造出一个真正的天国!!!”

洛毕书狂笑着,将戈登带来的一众猎人一脚踩死。接着捡起了戈登掉下的那柄蓄力斧。

跟寻常人差不多大小的蓄力斧在老山龙的手中就像牙签一样,它随手一划。空间中就碎裂成了一个口子,而那空间裂痕的另一面,映出的正是地球的影子!!!

“首领!!!那是我们自己人!!你疯了?!!!!”戈登被老山龙的动作推飞到一边,旦他无暇去看自己的伤势,只是望着自己的队友们,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滩滩肉泥,“那是我们自己人啊!!那是自己人啊”

“放心吧!”洛毕书的声音甚至有些慈祥,“他们的灵魂我会收好的,到时候他们就是天国的第一批来宾当然,你也是一样!”

它挥起右手,重重砸向仍然呆立在那的戈登。

嘭!

千钧一发之际,老村长一个闪身出现在戈登面前,和老山龙指甲盖差不多一个大小的盾牌却挡住了这次攻击。

“你疯了。”老村长带着戈登跳回到城墙上,并没有和他打嘴炮的意思,语气平淡且肯定。

“或许吧”

老山龙弓下身子一头撞在城墙上,无数被砸死的猎人尸体上都飘起了一缕缕灵魂黑丝。这些黑丝缠绕在蓄力斧上,让原本暗淡了一些的古代神兵重新焕发了光芒。

【哔检测到巨大异变!

主线任务已更新

阻止空间壁垒的崩坏!

任务描述:由于洛毕书的所作所为,地球与异界之间的壁垒已经变得无比薄弱,大量妖兽的投影投射到地球,正在疯狂攻击着人类,试图改变地球环境,创造出适合猎人灵魂居住的栖息地。

如果他的计划成功,地球与异界间的空间壁垒将被完全破坏,到时大量妖兽将涌入地球,无数猎人的灵魂将幻化成游魂鬼在地球上游荡不用我多说了吧?你自己看着办吧

任务奖励:全书完(没奖励你能不做咋的?)

支线任务

最后一把古代神兵!

任务描述:为了完成主线任务,你必须要集齐所有古代神兵没错,最后一把就在你眼前那哥斯拉手里握着呢!快去抢回来吧!~~

任务奖励:身份更新,你将可以随心所欲的穿梭于地球与异界之间。

(贴心小提示:妖兽在地球上的投影要比本体弱得多,虽然拥有超强的自愈能力。但同样来自于异界的伤害却可以抑制它们的自愈。

如果投影被破坏,妖兽本体也将受到重创!)】

白小秋这时候都不想吐槽别的了:“这特么怎么阻止啊!!!攻击连它的皮都打不破。还想抢回那把古代神兵?!!!”

“我们的攻击也未必完全破不了防。”老村长忽然说道,“最起码击龙枪和对巨龙专用爆弹还是可以伤害到它的。但以我们的库存,就算用光所有炸弹也不可能炸死它,那击龙枪更是一次性的。”

白小秋这下彻底明白系统的意思了先用对巨龙专用爆弹炸开老山龙的手,抢回最后的古代神兵,然后穿越回地球,干掉老山龙的投影,这样老山龙身受重伤,防御力应该会大幅度降低,到时用击龙枪和爆弹也许就能彻底击杀掉它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白小秋必须得试一试。

“把那把蓄力斧抢过来,我也许就有办法干掉它了。”白小秋朝老村长说道,“但必须要有人帮我吸引它的注意力!”

“真的?!!”一旁面如死灰的戈登,眼睛里突然亮起了光芒。

“你激动个什么?‘天国的第一批访客’?~”一旁的猎人讽刺道。

戈登低下了头:“他在骗人死在这里的灵魂都会被他当做蓄力斧的燃料用来打开空间壁垒,魂飞魄散,根本就到不了天国”

“你要帮我?”白小秋问道。

“我要帮你。”戈登走到城墙边,再次看向了自己队友们的‘尸体’,“他骗我,我不怪他。但他骗了我的队友我现在帮你。你成功了,就算为我的队友们报了仇。你失败了,我的灵魂交给他当做燃料,就算我彻底为猎人、为牧羊团尽忠了”

“好。”白小秋没有再多说什么。

“等等。也算我一个!”洛河图也走上前来,“就算他已经和那怪物融为了一体,这个帐我也一定要找他算清楚!!”

“那也带我一个吧”施蔓仟笑着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