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书包网,轮乱小说

h文书包网 第一章

听了端木瑶的介绍之后,杨小天才知道,原来这座小楼所在的山峰唤作“重楼”,她的师父南烟便是这座山峰的主人,严格意义上讲,重楼这座山峰并不算是真武山的一部分,因为南烟早已不管真武山的一切事物,只是因为南烟辈分奇高,竟然比真武山现如今的山主还要高好几个辈分,具体几个辈分,已经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有传言,真武山创立之时,南烟就已经来到了真武山。所以便是端木瑶这些弟子的辈分也比真武山的山主、长老等人要高上几辈。

真武山的山主、各个宫主有意无意地便将南烟这一脉剔除在外,南烟倒是不怎么在意,觉得如此倒也乐得清闲。只是不管山主及各个宫主愿不愿意承认,南烟这一脉都是属于真武山的。南烟如今仅存的唯一的师妹就是藏剑阁的阁主,偶尔与南烟也有联系,再者真武山三年一次的祭祀活动也要南烟这一脉派人参加。南烟知道那些人的心思,不就是因为自己的辈分奇高,那些人在自己面前摆不起架子。

南烟这人虽然境界奇高,当时当年在师兄妹那么多人里头也是出了名的善解人意,所以只要真武山有什么活动就拍自己最小的弟子端木瑶出去应付,而且让端木瑶以山主师妹的身份示人。

端木瑶还偷偷告诉杨小天,南烟的本命剑,也就是“重楼”,正是现在他们所处的这一座小楼。

杨小天听后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显得过多的惊讶。

端木瑶觉得有些稀奇,忍不住问道:“你今日有幸见到重楼剑主,你就丝毫不觉得惊讶?”

“重楼剑主?”杨小天从未听过这个称号,疑惑不解道,“很有名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端木瑶见他说的随意,忍不住往南烟望去,生怕杨小天的口不择言得罪了自己的师尊。

哪知道南烟却仅仅只是叹了一口气,显得有些意兴阑珊,喃喃自语说道:“换天、大梦、罗衣、怀旧、重楼,各奔西东,不知有几个还活在世上?”

杨小天闻言身躯一震。

“换天?”

难道说的是剑灵阿绯?

南烟察觉到杨小天的异样,问道:“怎么?换天、大梦、罗衣、怀旧,难道你听说过这几把仙剑的传说?”

“我有幸见过换天剑,却不知道是不是前辈口中的换天?”杨小天说道。

“啊!”南烟神情有些激动,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见过换天剑主?”

杨小天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换天剑主,只是我认识的换天剑的主人并不是前辈所说的换天剑主,也从未听他说起这回事!”

杨小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是了,或许我认识的换天剑跟前辈口中的换天剑并不是同一把剑,修行界仙剑何其多,出现同名的也不稀奇。”

南烟摇了摇头,这九洲天下有且仅有一柄换天剑,还有谁人有那个胆子将自己的佩剑取上那样一个名字。只不过转念一想,面前这年轻人就不知道重楼剑的过往,或许真有那孤陋寡闻之辈给自己的佩剑取上换天的名号也不无可能。

“你说的换天剑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南烟还不死心,希望杨小天若你是那人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杨小天不知道南烟为何对换天剑的主人如此在意,只是此事关系到自己的师父平天真人,这又牵扯到废墟洞天的事情,有些不愿意细讲,只是南烟眼神炙热,满是期待,霎时间有些为难,不知道该不该讲。

还是端木瑶率先开了口,“换天剑主其实是我师父的大师兄,我师父找了他很多年,还请你如实相告

文学

,若那人真是我大师伯,也好了去我师父的一桩心愿。”

杨小天沉吟片刻,又看了南烟一眼,确认她对换天剑主并没有恶意,这才终于说道:“我认识的换天剑的主人,其实是我的师父。”

南烟点了点头,朝他笑了一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对师父的过往也不太清楚。”杨小天说道,“只知道他创立了天关门,是天关门的开山祖师。”

“天关门?”南烟似乎对九洲天下“一门一宗一寺庙”这排在最前面的天关门毫无所知,转过头望着端木瑶,似乎在说,有这样一个门派吗?

端木瑶道:“天关门,在九洲天下有名的很,是有名的大宗门。”

南烟点头道:“这也难怪,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踏出真武山半步,新出的门派没有听说过也实属正常。”

杨小天骇然,天关门已经成立了好几千年,南烟居然说这是一个新门派,若不是她在故作惊世之语,那边真的是已经活了好几千年,甚至比天关门还要早。

南烟回过头来,问道:“你师父可是儒生打扮?”

杨小天说道:“我师父是一位道士!”

“怎么不是书生?”南烟似乎有些失望。

杨小天微一愕然,却想起传言平天真人未开创天关门之时正是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便说道:“我师父年轻之时正是一位书生,只不过后来创立了天关门后才做道士打扮。”

h文书包网 第二章

“唰……”

那一抹刀光,惊艳了所有人!

一刀过去,山崩,水断,鹰亡!

御兽宗的弟子倒是没有任何意外,毕竟整个御兽宗,谁人不知李妙真的刀势凶猛。

但春秋书院的一众真传无不变色。

万万没想到李妙真的刀法竟然强横到了此等境界。

近些天来,随着唐三元方程前等一干首席弟子跟御兽

文学

宗弟子往来密切,连带着春秋书院的其他真传也大都愿意跟御兽诸弟子交往。

这些儒生也会时不时邀请其他书院的一些同道好友一起拜访,而李妙真等人或是性格豪爽,其他弟子也愿意多结交几个道友,再加上御兽宗最近名头大盛,不少宗门的修士也想探听一下异界的消息,所以御兽宗落脚的这处宫殿每天都非常热闹。

因此,周围观战的可不仅只有御兽宗以及春秋书院这两家,还有不少其他宗门和书院的修士在场。

李妙真这一刀不仅惊艳了春秋书院的一众儒生,连带着其他宗门和书院的修士也都感到震惊。

此时李妙真的刀势未绝,在斩破山河后依旧朝唐三元劈去。

唐三元虽然知道李妙真修为高深,但却没想到她的刀势竟然如此犀利,仅仅一个照面就将他惯用的灵宝给破了不说,居然还有余力朝自己劈来。

这也是他往日里惯常跟其他书院的儒生切磋,习惯了大家文质彬彬礼尚往来的攻击方式,现在冷不丁遭遇李妙真这等强横的存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罢了。

不过他毕竟是春秋书院精心培养出来的首席弟子之一,虽然惊讶于李妙真的战力如此之强,却也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被李妙真一刀斩伤!

他将折扇往回一收,气息一涨,头顶束发金冠突然浮现出一道金光,化作防御法术挡在身前。

砰……

一声轻响,金光防御轻轻颤动,并没有被刀芒打破,但唐三元的身形却也被震得向后飘飞了数丈。

唐三元稳住身形,唰的一声打开山河扇轻轻扇了两下,脸上难掩惊讶之色:“李道友果然不愧是御兽宗的高徒……”

话音未落,他突然感觉有点不对,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手中山河扇的扇面上,竟然已经被李妙真的刀芒劈开了一道三寸长的缝隙,不但灵光暗淡,甚至在他扇动的时候还有些漏风。

“……”

唐三元望着手中山河扇有些发怔。

能被他拿在手中惯用的灵宝,当然是上品中的上品,结果竟然挡不住李妙真一刀。

看这样子,这件灵宝暂时是不能用了,这么大的缝隙,最起码也得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修补回来。

周围众人见此,也都纷纷脸色。

无论唐三元还是观战的修士,能被各自宗门挑选出来参与试炼,无一不是天才,身上都有多件宝物护身,全部有信心扛得住李妙真这一刀的威力。

但过后呢,如果继续战斗,他们又能扛得住几刀?

看来,御兽宗这一代的真传,还真不简单!

对面,李妙真收刀归鞘,眉头一挑,一脸的不满之色:“你这家伙,怎的如此不禁打,莫非跟那些只知道在青楼厮混的所谓才子一样,也是个银样镴枪头?”

场外,不少修士都被李妙真这番话给说的笑了出来。

虽然有几个儒生觉得李妙真这番粗鲁的言论有辱斯文,不过想想李妙真出身南域,并非儒家修士,也就没有在意。

何况同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口中说出来是不一样的。

李妙真不仅容貌上佳,性格气质看上去就知道这是一个飒爽英姿不拘小节的女子,所以说出这番话非但不讨人厌,反而让大多数的儒生都感觉此女真性情。

“呃……”

唐三元脸色有些发烫,心里暗自羞愧。

方才他还在说教葛青山,结果自己上场竟然差点被一招击败,这脸丢的有些大了。

他连忙摆正姿态,将灵光暗淡的山河扇收了起来,抬手从衣袖中取出一卷竹简,一支刀笔,拱手说道:“李道友神通惊人,唐某佩服。”

说话间他将手中刀笔诗经一晃,道:“此乃吾之本命灵宝,还请道友赐教!”

他必须得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才行,不然真要被李妙真当成只知道吟诗作对的银样镴枪头,这不仅是名声好不好听的问题,更关乎着他男人的尊严。

所以无论如何也得拿出点真本事,免得被人小瞧了去。

不然这名声要是传了出去,他以后哪里还有颜面在烟花之地厮混!

“好!”

李妙真闻言眼中发亮:“早就想见识见识中域的儒道神通了,如此甚好……唐道友,再吃我一刀!”

说罢,再次拔刀,一刀横斩,刀气划破虚空,直奔唐三元而去。

唐三元作为诗院的首席弟子,当然不可能没有点真本事,事实上这家伙一身道法之强,远超寻常真传弟子的想象。

修行界中那些越级而战的天才,其实说的就是他这一类大势力中的顶级天才。

寻常真传弟子或许只能抗衡更高一级的修士,但他们这一类的顶级天才,不但能够抗衡比他们境界更高的修士,甚至还能战而胜之。

虽然说春秋书院因为是儒家宗门,首重文才,其次才是道行修为。

但儒家修士,文才就是实力,只要才华足够,文气充足,修为境界战力神通任何一个方面都不可能弱到哪里去。

这也是儒道当中为什么会有一些明明没有什么名声,甚至也没有什么功法传承的读书人会有突然证就长生的事情发生。

有些读书人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进入书院就读,或者进入书院以后也不愿意将精力放在修炼上,而是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读书上。

这些读书人不修法术,不练神通,一心苦读圣贤书,只在胸中孕养一口浩然气,哪怕皓首穷经,也孜孜不倦,不过等他们将各种道理融会贯通后,就能直接领悟大道奥妙,顿悟成仙。

唐三元作为诗院首席,无论文采还是修炼资质都是顶尖,两相结合之下,战力更是非同凡响,此刻认真起来,顿时就有一股浩然的气势直冲虚空。

眼见李妙真一刀横扫而来,他祭起左手竹简,竹简浮空,徐徐打开,顿时阵阵吟诗声隐约传来,同时更有一篇篇诗词文字洒下,化作防御神通护在身前,拦下了李妙真这一刀。

随后唐三元右手刀笔虚空一点,一抹锐利的金光好似穿透虚空一般,径直来到李妙真身前。

“咦?”

李妙真抬刀挡住了这一抹金光,身形一晃,竟然被金光震得后退了半步,眼睛不由亮了一亮:“好法宝,好神通,好本领!”

她一连赞了三个好字,随后脸上非但没有丝毫惧色,反而兴奋不已:“如此本领,我若还有留手那是看不起你,呔,白虎啸天!”

李妙真心中战意上涌,顿时不管不顾,身形一闪,避开了唐三元那卷竹简上一篇篇诗词文字的袭击,凌厉无比的一刀朝唐三元劈去。

一刀过后,又是一刀,刀光不断,刀势不绝,快如闪电,迅捷如风!

唐三元顿时就被她这一连串的刀气打的连连招架,不敢有丝毫大意。

两人的斗法风格截然不同,唐三元乃是儒道修士,他那卷竹简不仅是一件防御灵宝,其上诗词文字更可以化作种种攻击手段,或是化作千百箭矢,或是衍化无数长矛,刀枪剑雨,斧钺大钟,山河草木,日月星斗,威力强大,变化无穷。

h文书包网 第三章

老头此言无疑说动了林若虚,后者脸上不由浮现了一缕犹豫。

过了一会儿,他微微点头,道:“我听闻这善事堂有“地龙丝”,但所需的绩点甚多,我想接任务来换取“地龙丝”。”

“原来是地龙丝。”老头顿时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笑容,笑道:“师兄,若是您对地龙丝有想法,那您可得抓紧了,这是玄烨长老斩杀一只邪阶地龙所获的宝物,可以融入诡丹,增加诡丹特性,好些诡丹境的普通弟子可都盯得紧着呢。”

林若虚轻轻颔首,道:“可有适合我的任务?”

老头踌躇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兄可惧危险?”

“不惧。”

老头顿时眉开眼笑起来,道:“那可以挑选的任务就多了,师弟我从事善事堂这么多年,对此事有了心得,师兄觉得这个任务如何?”

说着,他从任务栏上取下一张条目,递给了林若虚。

林若虚凝目望去,是一项要求追杀恶人的任务。

乘着林若虚看这任务要求的功夫,老头笑眯眯道:“这是一个追杀任务,是要求追杀一位诡丹境邪修,这邪修剖腹取婴,行逆天法,人神公愤,重要的是……这任务的绩点却是最多的。”

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一下,小声道:“你别看那邪修凶残,根据最新的情报,这邪修在行法之时,被一位镇阴司的校尉撞见,二者相斗之下,邪修被那校尉震伤六腑,已是命不久矣,您过去甚至连出手都不用,只需要找到这个人,直接就可以捡个便宜。”

“最新情报?”

听到此处,林若虚眸中划过一缕讶色,只是一思索,他便明白这是极为隐晦的托词,这情报并没有专门写在条目上,似是专门给某些人准备,只是自己这个内门突然出现,这老头干脆卖了个顺水人情。

想来这善事堂私底下还有一条隐晦的利益网,有些不大干净。

短短一瞬间,林若虚想到了许多,他凝视着眼前这执事老头,瞳孔黝黑深邃,犹如无底深渊。

感受到这位内门的摄人目光,执事老头忽然察觉到自己此举着实鲁莽,心中暗暗责怪自己为了与这位内门套近乎,竟然没有考虑周全,若是这位内门弟子回头向山主长老们告了状,自己可就真的惨了。

但事已至此,说出的话自然不能权当没有说过,执事老头唯有梗着脖子,强顶着那摄人的目光,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了苦笑。

空气,在此刻悄然凝滞。

旭日的阳光打入屋内,烟尘微微飞扬起伏,如同执事老头那焦躁不安的内心。

林若虚面无表情,悄无声息地接过了那张任务条目,声音紧接着传入执事老头的耳中。

“这任务尚可。”

“我接了。”

执事老头只觉心扑通一下,终于落了地,那种大起大落的心绪波荡,属实让他这年老的心肝差点为之滞停。

要知道,道庭对于监守自盗之辈的惩罚一向十分严格,一死了之最是痛快,怕的是求死不能。

毕竟哪怕太一道庭作为大魏道门之首,但依旧不缺残酷血腥的刑罚。

他心情震动之际,又是一道轻细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