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一章

PS:章节防盗,明天上午更正………………………………

曹亮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根据如今的格局,几十年之后的五胡之乱肯这不会再发生了,首恶者刘渊已经人头落地,曾经煌煌不可一世的匈奴人残存者不过万余,根本兴不任何的风浪。

那怕是五胡之中最为强盛的鲜卑人,如今也被曹亮彻底地驯服了,上百万的鲜卑人经过战乱,已经锐减到了五六十万,现在是更是被曹亮分割成了十多个部落,大者也不过只有十万人,小者甚至只有三两万人,别说是他们现在没有了战马,就算是还拥有骑兵部队,亦不会对并州军构成任何的威胁。

剩下的羌人、氐人和羯人之中,羌氐的活动区域基本上是在雍凉一带,现在那儿还是司马氏的统治区域,曹亮是鞭长莫及,只有等待将来进军关中之后,再去收拾他们了。

至于羯人,原本就是匈奴的分支,如今匈奴人差不多被灭掉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羯人很可能都来不及诞生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曹亮让雁门太守乐綝担任了塞北都护府的都督,并且在平城建立起了都督府,统一管辖草原诸部。

乐綝长期担任雁门太守,和鲜卑人多次交手,对这些游牧民族了解颇深,由他来出任塞北都督,恐怕是最为合适的一个人选了。

处理完塞北的事,曹亮便回师晋阳,待大军回到晋阳之时,已经是正元三年的正月了,曹髦即位之后,以正元为年号,于次年改嘉平六年为正元元年,今年已经是正元年的第三个年头了。

回到晋阳之后,曹亮也只是短暂歇息了几天,与家人一叙天伦之乐,其实曹亮对母亲对妻子对儿女,都是十分愧疚的,这么些年来,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征战在外,与家人聚少离多,陪伴他们的时间,少之又少,女儿甚至都不认识他了,让曹亮感叹,自己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不过他的家人不管是母亲还是两位妻子,都对他没有任何的怨言,他们默默地守护着这个家庭,在背后支持着自己,让曹亮大为感动,如果有时间的话,真想好好地陪一陪他们。

但是曹亮还是走了,短聚了几天之后,他又踏上了南下的征途,这也许就是他的宿命,一世的奔波,只为换来天下亿万苍生的安康。

本来在冀州之战后,便是横渡黄河的最佳时机,趁着司马师兵败之际,再狠狠地给他补上一刀,一举结束中原的战乱。

但匈奴人刘渊的来袭以及鲜卑人的入局,让曹亮不得不将战略重心移向了北方,强渡黄河的计划也只能终止,现在结束了北方的战局,曹亮重新地将战略重心移向了南线,集中全部的兵力,再度兵临黄河。

这时黄河两岸的局势,还是维持着当初曹亮离开时的模样,当初曹亮回师并州,先后带走了左军团和屯骑、骁骑营两个骑兵营,虽然说黄河北岸还屯集着中军团和右军团的步骑八个营,但按照曹亮的布署,并州军进入到了守势之中,如此在黄河北岸屯集重兵,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防范司马军的反扑,毕竟冀州的胜果来之不易,不能因为匈奴人的入侵就自乱阵脚,被司马师将冀州重新给夺回去。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二章

裴青儿来到这里,让这里的人群激动了起来,纷纷出来拜见她,王凝玉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公开露面,她紧紧的挽着裴青儿的手,低声说道:“母亲,还有多远啊?”

“别害怕,马上就到了。”今天把王凝之带来,虽然她不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因为将来这是王平的长公主。

裴青儿给这些家属不仅仅送去的是抚恤,还送去了王平对他们的感激,让他们知道,大隋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记他们,永远会记住他们的。

太原晋阳宫中中,李世民在击败突厥之后想再次南下中原,想要一举消灭李密,因为李世民怕隋朝进攻,所以想速战速决,在大殿之上之中站着着十余名将军,有李唐宗室,比如李孝恭,李神通等人,有大将秦琼,尉迟恭,丘氏兄弟等人,还有文臣刘政会,李禹,众人正在商议中原大战之事。

“这次击败突厥,让朕获得了民心,和军心,这次南下是天赐良机,我们一定要尽快拿下中原。”

李唐和突厥对峙两年之久,心中早已饥渴难耐了,李世民的一席话,让他们激动不已,无不跃跃欲试,正在这个时候,一名士兵前来禀告:“启禀陛下,据探子来报,西隋山越人造反,李靖率领大军前去平叛乱了。”

李世民大喜,“好,真是天助我也。”

“陛下,我们不如将李密

文学

大将的家眷抓起来,逼迫他们就范,反正他们的家眷都被我们围困了。”尉迟恭冷冷的说道。

这时,坐在旁边的李禹道:“陛下,此策不妥,陛下兴王师,理应堂堂正正,不因做这等事情。”

李禹的话,让尉迟恭愤怒不已,李世民见尉迟

文学

恭眼中充满了怒意,而李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李世民便对李禹说道:“李侍郎,我这里有封信,你替我给李密回一下。”

李禹据说是丘师利的妻弟,本是西凉国李轨的族人,但是李轨被王平灭了,两年前从凉州前来投靠,才能出众,李世民很器重他,封为兵部侍郎,这让尉迟恭等人不是很满意。

李世民淡淡的说道:“不知道李侍郎有什么策略呢。”

李禹笑道:“其实消灭李密并不难,重要的是必须必须行王事,持正义,堂堂正正,李密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我们稳扎稳打,灭掉李密是迟早的事情,陛下不妨给李密先下战书,以此彰显陛下仁慈之心。”

“好,那就依照李侍郎之策。”

李禹这个名字并不是他的本名,他的本名叫做褚遂良,早在两年前,王平派他出来的时候,便给他安排好了家世和接应的人,他没想到的事,李唐的两位手握重兵的大将,丘氏兄弟,居然也是王平的人。

当他知道的时候,不由的苦笑一声,才明白这天下终究是他的,没人能逃过他的算计,就算自己不来,李唐也不会是王平的对手。

他匆匆的赶回了自己的住所,他的住所和皇宫相隔不是很远,李禹回到家中,取出一封信件,他找来了一名亲信,吩咐道:“你速速去大兴,将这封信叫给雍王殿下,我和丘氏兄弟等候命令。”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三章

萧正笑道:“诸君,我们的目标可不是杀伤多少敌人,而是破坏他们的粮道!”

“奚族以燕乐为粮草转运点,从燕乐到密云三百五十余里,官道年久失修,早已破败不堪,而且官道两侧高山密林,正是极佳的偷袭之地。”

“渔阳那边与这里大同小异,契丹从卢龙塞入境,走燕山南麓,距离渔阳二百八十里左右。”

“朕准备在两地各派十五支小队专门袭扰其粮道,一击就走,绝不恋战,积小胜为大胜!”

苏定方闻言赞道:“好一个积小胜为大胜,陛下此策实在是高明至极!”

萧正肃容道:“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和北方胡人的战事将是一场持久战,而游击战术就是以疲惫敌军、消耗敌军为主,尤其是契丹,他们运送粮草的马车牛车都是来自于奚族,损毁一辆,他们就必须用牛羊马匹去换一辆,朕倒要看看,他大贺咄罗耗不耗的起!”

“陛下此策实在是秒!”苏昶忍不住赞了一句,又道,“人言奚族善于造车,草原胡人称之为‘奚车’,不仅是契丹,连突厥、室韦等部落也常常从奚族购买奚车。陛下,臣以为从协阳关、居庸关至密云,整个北方防线,皆可运用此策。”

“苏将军言之有理!”苏定方亦是兴奋不已,道,“陛下,此策完全可以用来对付突厥,臣以为,我军各部都应设有游击队,专门针对敌军粮道!”

“好!”萧正见众人都认为次策可行,心里也很高兴,说道,“回去后,朕会将游击战的战术要领、战术特点详细的写出来,你们再加以补充和完善,然后传至各部,让他们也以游击战应对北方胡人。”

“另外,各队回来后要让他们详细总结经验,理论,对实践具有积极的指导作用,但是,错误的理论则会成为实践最大的障碍。必须灵活运用,以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方不至于纸上谈兵。”

苏昶躬身施礼,道:“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陛下之言振聋发聩,臣受教了!”

苏昶此番可不是阿谀奉承,他是真心佩服萧正的谦虚谨慎,得遇这样的君主,是所有将士的运气。

罗士信、李栓柱、苏定方等人亦齐齐施礼,道:“臣等受教!“

“诸君免礼,朕不过是有感而发!”萧正目光看向城外,道,“不过,傲不可长,欲不可纵,乐不可极,志不可满。新柳军上至朕和诸君,下至普通士卒,都当切记才是。”

苏定方忙道:“陛下之言有如黄钟大吕,臣等必通告全军将士。”

萧正说道:“此番是敌军入我境内,我军虽被动防守,但也是以地利之便而练兵的良机,诸君务当重视之。”

苏昶、李善基闻言不由心中暗叹,这便是高开道与萧正的巨大差距,战事以取胜为目的,这不稀奇,也无可讨论,但若在取胜的过程中达到将士练兵的目的,格局便大不相同了,而这种格局,最终将会直接体现在双方军队的战力上,胜负也就早已注定。

又待了片刻,萧正转回城内,苏昶、罗士信也回军营去挑选将士,而这些具体工作萧正并未参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