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书坊|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

霹雳书坊 第一章

黑羊在红光星已经待了几百年了,漫长的时间,让他对人类有了很深的了解。

人类这种生命,非常脆弱,神魂力量却很美味。更妙的是,很少有人类懂得保护自己神魂。

人类还不懂得克制欲望。越是恶劣的环境,人类就越难以控制自己欲望。

红光星是有无数的人,在黑羊看来,所有人都是他的食物。

黑羊并不直接汲取神魂,他通过刺激人的情欲,在人类的放纵中获得神魂能量。

黑羊很有智慧,他知道人类只有活着才有价值。死去的人类,只能提供一次神魂。

杀死人类取得神魂,就太过短视了。用人类的话说,那是杀鸡取卵。

这种不如直接吸收神魂来的快,却能细水长流。

几百年积累下来,黑羊已经连续晋级,从一名小小的邪神成长为红光星上强大邪神。

黑羊掌

文学

管的情欲神域,通过一个个信徒遍布红光星。

只是红光星上其他的邪神太多了,这些邪神大多愚蠢无脑,只知道杀戮。

黑羊看不上这些邪神,但是,有些邪神擅长战斗。黑羊品级虽高,却不擅长战斗。

偏偏很多邪神觊觎他的力量,总想吞掉他。

为了避免麻烦,黑羊就长住在巨鲲市。这里有圣堂驻扎,其他邪神一般不敢过来。

就算潜入巨鲲市,也没谁敢乱来。

而且,巨鲲市更有秩序,整个社会还能勉强正常运转。能够养活更多的人,也让这群人有时间吃喝享乐。

生活环境太过艰苦的地方,人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精神纵情享乐。

巨鲲市还有一头强大邪神三头虫,这个虫子很残暴。但它常年在地下深处,它的信徒们管理着巨鲲市混乱的地下世界。

黑羊和三头虫很有默契各自守着自己地盘,绝不进入对方领地。

圣堂那面,双方也有着默契。他不乱来,圣堂也不搞他。大家互不侵犯。

有的时候,黑羊甚至觉得自己才是这个城市的守护者。

要没有他坐镇,巨鲲市早就邪神纵横,变得乌烟瘴气。

黑羊没想到的是,圣堂武士居然会直接杀上门来。

而且,准确的找到了他真身。

公羊酒吧,黑羊酒吧,老羊酒吧,这样带着羊字的酒吧在巨鲲市足有几百家之多。

虽然这些酒吧都是他信徒开的,可没有一个信徒知道他的真身在哪。

就是被对方找到了真身,黑羊也没太在意。数百年的积累何等深厚,哪会在意个小小的圣武士。

黑羊看高玄的神魂状态,也不过是筑基状态。

这几百年他可没闲着,对于人类的修行方式也有了很多了解。

只是人类鼓捣的符文很复杂,他虽然想尽办法偷学了一些,可没有办法进入赛博空间,无法得到灌注,他就是难以理解符文。

邪神的神力都是天生

文学

的,可以不断增强,就像野兽慢慢长大。但是,他难以掌控天赋神域以外的力量。

黑羊认识到这一点,他也非常沮丧。

说实话,他觉得圣堂的武士的确都很强。他们有完整的修炼体系,有各种强大法器。

虽然他们神魂力量弱小,面对他的时候却并总能很好保护自己神魂。

不过,黑羊也并不怕对方。毕竟从神魂根本上说,圣堂武士都很弱。他就算杀不了对方,自保却没问题。

突然杀来的这个年轻圣武士,法器很强,神魂保护的也很好。

只是,对方太小看神祇了。

酷烈霸道雷光落下之际,黑羊双手结印,酒店的空间突然迅速膨胀变大。

黑羊和高玄之间的距离,一下被拉长了百倍。

强烈雷光蔓延的百米之外,雷光就慢慢黯淡下来。

坐在沙发上的黑羊,却距离雷光足有两百米。

酒吧扩张了百倍,原本的格局却没变。只是看起来异常空旷。

高玄也停下追击,他看着数百米外的黑羊,眼中灵光微微闪耀。

通过神魂,通过筑基的五行符文种子,高玄正在解析眼前的空间。

这座空间并不是幻象,也不完全真实。这是由神力法则和真实空间一起构造的特殊神域。

空间有一半是虚的,一半是真的。虚实相间,组构的极其巧妙。

比起千年前那些就知道杀啊杀的邪神,现在的邪神也是进步了。

在神域力量运用上,也多了几分修真体系才有的精巧。

高玄使用神魂外照,到是一下就看清楚了整座神域的结构。

毕竟只是个低阶邪神,在神魂层次上比他差的太多了。

神力领域弄的精妙,也只是模仿人类的符文体系。在更精微的层面,黑羊就差的太多了。

高玄一眼看穿了神力领域虚实,袁幼缘就差远了,她茫然又警惕看着四周,却找不到任何破绽。

袁幼缘用精神力量联系高玄:“好像是特殊的神域,怎么办?”

她有些心虚:“要是黑羊能操纵空间,我们别说赢了,能不能活着逃出去都难说。”

高玄对袁幼缘说:“你不是信心满满要屠神,邪神摆在面前就怕了。”

袁幼缘被说的有点羞愧,她不好意思的解释说:“谁知道邪神还会操纵空间。这可是高阶力量。”

霹雳书坊 第二章

@@推书章3

起点新书《灵气复苏的小人物》,划在玄幻分类,是诸天文,最初的灵气复苏、万界相通和穿越其他世界的文,还望多多支持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霹雳书坊 第三章

第889章答案

杀人诛心,小纪终于被介这番话吓着了,她瞪着无神的大眼睛,倏地抬起头,哭哭戚戚的喊道:“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介手指轻轻一点,止住继续流淌的鲜血,面色淡然道:“人就是这样,无论你本身见证过或实施过多么残酷的事情,只有当残酷降临道自身的那一刻,才能真正感受到受创者心里那种畏惧。

现在的你,体会到恐惧了吗?”

小纪轻轻转动脑袋,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眨了眨眼,胸脯大幅度起伏了几下,倏地手掌成刀刺向自己的心口。

不过才刺到一半,她就发现她的动作就像被无形的空气阻隔了一眼,无论她多么用力,手掌都保持着一巴掌距离,迟迟无法刺入心口。

介淡淡道:“你今后的生活,是被我关在笼子里,牵往各地游行参观,我会让所有人见证你这个缺胳膊短腿的畸形儿,就像被关在玻璃柜里的马戏团小丑那样。

死!对你来说并不是解脱,为了防止你会继续求死,我看这两条胳膊不如也一并剁掉吧,毕竟那样才符合马戏团里的小丑……..。”说着、介将小纪的胳膊缓缓拉直,再次抬起了手。

“不要!”哭喊声响起,小纪似拨浪鼓一般摇着脑袋,大眼睛里里的汹涌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求求你不要,我………我知道错了。”

介心中一松,终于屈服了,即便明知道不管小纪多么凄惨,对他来说都不过打响指的问题。

但强忍着怜悯,将一个少女如此糟蹋,折磨的血淋淋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极其不舒服的。

好在女孩终究是年纪太小,没能抵御住双重折磨。

略微一顿,介露出一个自认为柔和的笑容道:“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和那家伙是怎么认识的?”

小纪擦了把眼泪,略一踌躇答道:“我…….我不认识她,是她自己找上我的。”

“哦、说的详细一点。”

“有一天晚上,她突然闯入我家里,问我害不害怕。”

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你家里,还问你害不害怕?介摸了摸脑袋,心中浮现一抹怪异。

小纪继续说道:“她问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肆意为祸,一定很害怕吧?还问我有没有想过要除掉那些东西。”

介插话道:“怪物!是指虚吗?你天生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

小纪抽了抽鼻子,点头道:“是的。”

闻言,介心中将力量感知排出选项,毕竟星可看不到虚。

稍一沉思介继续问道:“你的力量得自于哪里?她的教导?还是说她的赋予?”

小纪摇头:“她并没有教导过我,只是说,将身体借给她,她就可以回馈给我力量,我现在所掌握的,就是她回馈给我的。”

介疑惑道:“代价呢?不会没有代价吧?”

“代价!”小纪沉思了几息道:“没有代价,不过继承这种力量是要求的。”

介眯了眯眼:“什么要求?”

小纪摇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被选中的人一定要没做过H的事。”

处子!介目光一动,心中泛起一丝丝波澜:“你和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就是铲除那些怪物,然后杀一些四处为恶的家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