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双腿之间,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程处弼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很严肃地朝着大唐皇帝陛下道。

“叔叔明鉴,事情是这样的……昨个小侄认真地阅读了叔叔你给的手诏,确认了那皇庄内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

“但凡不是活物,都应该属于你是吧?”李世民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地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程处弼颇为腼腆地一笑。

“草和树木虽然是植物不会动,但它们其实也是有生命力的。”

李世民强忍住想要踹程老三一脚的冲动,黑着脸没好气地喝问道。

“别给老夫扯那些没用的,老夫就问你,是不是是你拿走了阎大匠的图样。”

看到皇帝大佬有要炸裂的趋势,程处弼也清楚不是再继续浪费口水的时候,只能硬起头皮点了点头。

“小侄的确拿了一部份。”

“嗯?”李世民扬起了剑眉,脸色不愉地正要说话。

就看到了程处弼很隐蔽地抬起了右手,指了指一旁的李恪。

而跪坐得稍后一些的李恪根本就没看到处弼兄的举动,却看到了亲爹那吃惊的目光从程处弼的身上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脸色顿时一绿,赶紧下意识地叫道。“父亲,大哥也拿了。”

“……”李世民整个人感觉自己仿佛刚刚被一只命运的大手,狠狠地扼住了咽喉,让他无法呼吸。

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这特娘的到底怎么回事?

阎立德说那一箱图样被程处弼这小子给搞走了,现在看来,分明就是三个小兔崽子在算计阎立德。

程处弼这小子绝对是罪魁祸首,李世民咬牙切齿,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以泄心头之恨。

说时迟,哪时快,程处弼第一时间又及时插嘴。

“叔叔,小侄要弹劾阎大匠昨日用了二桃杀三士之策,想要离间小侄与太子殿下和吴王殿下的真挚友情。”

李世民直接就气乐了。“程处弼,你小子,占了阎卿的便宜,居然还想着要反咬一口是吧?”

“不不不,小侄句句皆是真话,不信你可以问他。”

程处弼赶紧把脑袋扭向了李恪,朝着这位斩鸡头烧黄纸的兄弟使了个眼色。

李恪还能咋办,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父亲,处弼兄说的没错……”

“……”李世民摸了摸脑袋,感觉昨天发生的事似乎还不少。“那你说说,阎卿怎么个二桃杀三士了?”

“昨个,孩儿与大哥还有处弼兄一同到了皇庄,见到了阎大匠……”

李恪便将自己等人与阎立德来到了皇庄风境绝佳之地,阎大匠主动提出来要作画。

“阎大匠作完了两幅画之后就搁了笔,然后把画留给了我们三人,孩儿那时候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李世民听着李恪主讲,程处弼负责插嘴补充。

很快,就在脑海里边脑补出了一个完全的故事,李世民已然明白,想必是阎大匠上一次在制作沙盘之时。

被程处弼与李绩这两个厚脸皮给算计了一把,至今内心犹自愤忿。

结果,昨天想必是正好瞧见程处弼又出现,于是这位阎大匠很想要报复一把。

然后故意只画下了两幅画,扔给这三位年轻人,洋洋得意地就溜了。

结果没有想到,程处弼这小子又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定然不好意思跟两位皇子争抢。

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事实证明,想要运动快速上手,身体协调性高超的人可以,聪明的人也一样可以。

别看李泰还是挺胖的,但是只是摔了几次以后就找到了感觉。明明是个胖子,却在冰面上滑的飞快,没一会儿,玩儿花活的李恪就遇到了第二个对手。

滑冰虽然快乐,但到底是一项运动,没多久三人就满身是汗,本来御寒和防护用的衣物,顿时变成了累赘。

继续玩下去就有感冒的风险了,所以在李承乾的招呼下,哥仨一起上了岸,把场地重新给了百姓。至于赵毅,此时还需要靠人扶着,才能慢慢的溜一会儿。干脆留下来“与民同乐”。

回到行宫,洗了一顿热水澡以后,才出浴池,就看到了捧着正装衣袍的张赟。

“殿下,天使到了,是李涧,陛下的回信、圣旨也都到了。”

“李涧啊,那用不着穿正装接待他吧!”

“但是陛下还派下来两个大臣,一个是工匠头头阎立本,另一个是宗室监督,江夏王。”

“江夏王

文学

?”

听到这个,李承乾赶紧擦干身子,招呼张赟帮他穿衣服,李涧是家奴,所以就算他是来传旨的天使,也用不着正式的接见,但是李道宗不一样,他可是宗正府的大佬,连皇帝在明面上都不会慢待。

穿好一身行头后,李承乾才匆匆的出门迎接李道宗。

才出偏殿,就看到了大量运送物资的车马,而李道宗,此时已经等候在偏殿门口了。

匆匆几步上去,李承乾拱手道:“晚辈失礼了,竟然没有出门迎接,江夏王莫怪。”

李道宗当初因病辞了朝廷的官职,进入宗正府担任太常卿,但是此时看起来气色竟然还不错,哪怕是刚刚结束旅程。

这一看就是孙思邈出手了,现在孙思邈很少接受勋贵高官的邀请,能请到他单独问诊的,无一不开出了天价。而老道士得到钱以后,也不会私用,而是直接打入医院公账,用来减免穷人的看病费用。

这也是一种劫富济贫。

挥挥手让运送物资的车马停下,李道宗还礼以后笑道:“自从你离开长安以后,八月节都没能吃上东宫的月饼,实在是让老夫想念啊,如今抓到了你,既然要赔礼,那就先把老夫的嘴招待好了!”

“那简单,不知道您下榻在哪里?刚到登州舟车劳顿,我让厨子给您做一桌子的登州特色菜。”

说完,李承乾就邀请李道宗先进偏殿书房。李道宗虽然也是老李家的人,但是他不是皇室直系,是不能住在行宫里的,只能自己到外边找地方住。

进入书房,一个锦盒就摆到了桌子上,直到此时,李承乾才注意到李涧。这家伙一直是神出鬼没一样,再加上寻常的太监打扮,稍不注意就会被他吓一跳。

“殿下,如今书房里都没有外人,就免了那些俗礼吧,这是陛下的旨意,您看看。”

打开锦盒,取出圣旨,只是看了一遍以后,李承乾就苦笑出声。

一边安坐的李道宗见他看完了圣旨,就说:“知不知道,你的信在朝堂引起了轩然大波。也就是你太子的身份,不然换个人露出染指火药的意思,脑袋早就搬家了。陛下说了,从今以后,火药工坊只能存在于长安周边,登州距离关内如此的遥远,谁敢把火药工坊弄到这边来啊!”

李承乾苦笑:“这不是觉得从长安往登州运火药武器,不仅危险,价格还高嘛,这么远的路,也不知道要占用多少船只马车。”

“本来就是个金贵东西,多花一些运费不算什么。反正陛下说了,你想要火药武器,火药司可以尽最大限度的满足你,但是别的就别多想了。还有你要的八牛弩,六十架?就算八牛弩已经被火药武器去了风头,你不觉得也太多了吗?军器监总共才几个?现在军器监少监是陆佑,他的意思是八牛弩不可能运过来,所以给了老夫几个工匠,说是这些工匠可以到登州制作八牛弩。”

“这不是开玩笑吗?”

听到这个,李承乾顿时懵了。据他所知,八牛弩的工艺极其复杂,一架八牛弩从无到有,加起来甚至有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每一处的精益求精,才导致每一架八牛弩的出现,都是精品,任凭日晒雨淋,也不会轻易损坏。

舰船之上的八牛弩,虽说会有遮盖,可是因为长久在海上作战,难免会有湿透的情况,一旦损坏了,岂不是还要从长安调人过来维修或者更换?

太耽误事了!

才要再说点什么,忽然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赟过去开门,报名入内的,却是阎立本。

安顿好运送来的物资以后,阎立本直接就过来了。

听说了李承乾的忧虑,结果阎立本却丝毫不以为然。

“殿下不知,您不在长安的这段时间,工学院发现了一种软钢,正好能够替换掉木材,作为八牛弩的弩臂,虽说重量增加了不少,可是软钢打造的八牛弩,体积却缩小了很多,各部件之间,只需要训练过的工匠一组装,就能使用了。不同于以往耗费时间的八牛弩,这种新的八牛弩,很容易大规模制作。微臣听说了,您要建造包着铁板的舰船?那就一定要建造冶炼厂,在打造舰船铁板的同时,就能把八牛弩也制作出来了。”

“是这样啊。”

点点头,李承乾顿时没有了担忧。火药工坊不给建就不给建,从长安往登州运也一样。

拿出几经更改的计划书,

文学

交给阎立本和李道宗看。李道宗作为太常卿,出现在这里作为监督,才能准许地方如此胡来。作为监督,他有权插手所有的事情。

等俩人把计划书看完,已经是傍晚了。翻完最后一页以后,阎立本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殿下准备在半年的时间里,就把舰船制作出来?您可知这么赶时间,要耗费多少的人工?”

“有多少人用多少人,速度越快越好。”

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这一天正是八月十五中秋节。

月光如银盘一般悬于夜空,杂乱的街市,街市一旁便是废墟般的深宅大院,衣着破烂的乞丐唱起那年的中秋词,沙哑的嗓音中,竟令得周围像是凭空泛起了一股渗人的感觉来。四周或笑或闹的人群此时都禁不住安静了一下。

名叫左修权的老人听得这词作,手指敲打桌面,却也是无声地叹了口气。这首词出于近二十年前的中秋,其时武朝繁华富庶,中原江南一片歌舞升平。

到得二十年后的今日,再说起“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句子,也不知是词作写尽了人间,还是这人间为词作做了注解。。

他是昨日与银瓶、岳云等人进到江宁城内的,今日感慨于时间正是中秋,处理好几件大事的头绪后便与众人来到这心魔故里查看。这中间,银瓶、岳云姐弟当年得到过宁毅的救助,多年以来又在父亲口中听说过这位亦正亦邪的西南魔头诸多事迹,对其也颇为崇敬,只是抵达之后,破破烂烂且散发着臭气的一片废墟自然让人难以提起兴致来。

此时那乞丐的说话被不少人质疑,但左家自左端佑起,对宁毅的诸多事迹了解甚深。宁毅过去曾被人打过脑袋,有过失忆的这则传闻,虽然当年的秦嗣源、康贤等人都不怎么相信,但信息的端倪终究是留下来过。

这时候听得这乞丐的说话,桩桩件件的事情左修权倒觉得多半是真的。他两度去到西南,见到宁毅时感受到的皆是对方吞吐天下的气势,过去却不曾多想,在其年轻时,也有过这般类似争风吃醋、卷入文坛攀比的经历。

天上的月色皎如银盘,近得就像是挂在街道那一头的楼上一般,路边乞丐唱完了诗词,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关于“心魔”的故事。左修权拿了一把铜钱塞到对方的手中,缓缓坐回来后,与银瓶、岳云聊了几句。

他挥手将这处摊位的摊主唤了过来。

“此人过去还真是大川布行的少东家?”

“……他何以变成这样啊?”

左修权陆续询问了几个问题,摆摊的摊主原本有些支支吾吾,但随着老人又掏出银钱来,摊主也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了出来。

那却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公平党入江宁,初期当然有过一些劫掠,但对于江宁城内的富户,倒也不是一味的抢夺杀戮。

按照公平王的规定,这天下人与人之间乃是平等的,一些富户聚敛大量田亩、财产,是极不公平的事情,但这些人也并不全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因此公平党每占一地,首先会筛选、“查罪”,对于有诸多恶迹的,自然是杀了抄家。而对于少部分不那么坏的,甚至于平日里赠医施药,有一定名望和善行的,则对这些人宣讲公平党的理念,要求他们将大量的财富主动让出来。

这样的“说服”在实际层面上当然也属于威逼的一种,面对着浩浩荡荡的公平运动,只要是还要命的人当然都会选择破财保平安(实际上何文的这些手段,也保证了在一些大战之前对敌人的分化,部分富户从一开始便会谈妥条件,以散尽家财甚至加入公平党为筹码,选择反正,而不是在绝望之下负隅顽抗)。

薛家在江宁并没有大的恶迹,除了当年纨绔之时确实那砖头砸过一个叫宁毅的人的后脑勺,但大的方向上,这一家在江宁一带竟还算得上是良善之家。因此第一轮的“查罪”,条件只是要收走他们所有的家产,而薛家也已经应承下来。

财物的交割当然有一定的程序,这期间,首先被处理的自然还是那些十恶不赦的豪族,而薛家则需要在这一段时间内将所有财物清点完毕,待到公平党能腾出手时,主动将这些财物上缴充公,然后成为洗心革面加入公平党的模范人物。

然而,第一轮的杀戮还没有结束,“阎罗王”周商的人入城了。

他们在城内,对于第一轮不曾杀掉的富户进行了第二轮的判罪。

时间是在四个半月以前,薛家全家数十口人被赶了出来,押在城内的广场上,说是有人举报了他们的罪行,因此要对他们进行第二次的问罪,他们必须与人对质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是“阎罗王”周商做事的固定程序,他毕竟也是公平党的一支,并不会“胡乱杀人”。

其中一名证明薛家作恶的证人出来了,那是一个拖着小孩的中年妇女,她向众人陈述,十余年前曾经在薛家做过丫鬟,随后被薛家的老太爷J污,她回到家中生下这个孩子,而后又被薛家的恶奴从江宁赶跑,她的额头上甚至还有当年被打的疤痕。

这妇女说得声泪俱下,句句发自肺腑,薛家老太爷数次想要发声,但周商手下的众人向他说,不许打断对方说话,要等到她说完,方能自辩。

薛家人等待着自辩。但随着女人说完,在台上哭得崩溃,薛老太爷站起来时,一颗一颗的石头已经从台下被人扔上来了,石头将人砸得头破血流,台下的众人起了同理心,各个同仇敌忾、义愤填膺,他们冲上台来,一顿疯狂的打杀,更多的人跟随周商麾下的队伍冲进薛家,进行了新一轮的大肆搜刮和掠夺,在等待接收薛家财物的“公平王”手下到来前,便将所有东西扫荡一空。

“那‘阎罗王’的手下,就是这样做事的,每次也都是审人,审完之后,就没几个活的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