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留学动漫,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日本留学动漫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日本留学动漫 第二章

“喜欢我们总裁就和他结婚啊,这样偷偷摸摸的也不是办法。”

叶隐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向卧室,却在转角处看到了卧室门口站着的顾西昀。

叶隐眨眨眼。

气氛变得有点僵硬。

夏小桐没有转头,但看叶隐的反应,顾西昀应该发现了,闭眸咬住嘴唇。

这……现在应该说什么好呢?

她听到顾西昀沉稳的脚步声向她接近,然后她的肩膀被人轻轻一握。

顾西昀把她抱起来,面对着他。

“你来接我多少次了?”

他在问叶隐。

“A区的酒店,B区的度假村,还有夏日餐厅……不记得有多少次了。”

叶隐如实回答,以一种平淡到像在水果摊卖水果的口气。

他这么平淡,夏小桐倒不好意思了。

顾西昀点点头,不记得有多少次,那就是很多次了。

回想起自己看到夏小桐脖子上有吻痕时,那么生气的样子,顾西昀又生气又高兴。

“你走吧。”他对叶隐说。

夏小桐的心砰砰直跳,因为她感觉顾西昀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格外不一样,像是一个黑洞,马上要把她吸进去似的。

以前他那么冰冷地看着她,淡淡的看着她,她都招架不住了,现在看得这么暧昧,搞得她真不好意思。

“还帮我穿了衣服。”

他迈着长腿走过来,与她鼻尖对鼻尖。

“你说不想和我结婚,”他一边说,一边脱下她的外衣,修长的手指描绘着上面的痕迹,“那这又是什么?”

夏小桐被他摸得心痒痒,身体不自在地往后仰:“哪有什么原因,不就是睡了吗?我还和好多人睡过呢?”

她继续日常撒谎,不同的是,这次的谎话显得如此苍白无力,没有任何破坏力。

发现了这件事,他信她才怪。

“原来是这样。”他说着,笑着。

夏小桐觉得自己的气焰被他消了,想要重整旗鼓:“你快走,被我男朋友看到了不好。”

“被他看到了不好,所以不被他看到就好了?”

夏小桐哽住,他居然给她玩起了文字游戏!

“不跟你说话了,我要去见我的2号男友。”她一边拿起自己的外套一边说。

“在哪儿?我载你过去。”他说,跟过来。

糟了,他换招数了,而且这一招刚好能死死制住她!

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男友2号啊!她只是想逃走!

“还是算了吧,我们要做,爱做的事情。”

“你确定?你还有力气吗?”顾西昀见招拆招。

夏小桐觉得自己在和他比“谁先被谁恶心到”。

顾西昀轻轻抱住她:“桐桐,所有事情我都想起来了,回国和我结婚吧……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总该对你负责啊。”

当天晚上,顾西昀的公寓,卧室里硝烟一片,良久才停住。

夏小桐被顾西昀折腾得晕了过去。

深夜,夏小桐的电话忽然响起,看到来电显示,顾西昀眼神一冷,挂断电话,关机。

不多时,顾西昀的电话又响起。

同一个人,挂断。

日本留学动漫 第三章

宫中,太

文学

妃所。

魏皇后看着眼前的几个箱笼点了点头,内侍立即将箱笼合上送去宫外的静安寺,宓太妃的棺椁停放在静安寺,等待送往妃子陵安葬。

“当年惠王的灵柩也停放在静安寺,这算是全了她的慈母之心,”太后让人扶着走进大殿中,“这段时间辛苦皇后了。”

魏皇后向太后行礼。

文学

太后伸手立即将魏皇后扶起来:“你看看你,比前些日子又消瘦不少,不过这手倒不是很冷了,气色也好多了。”

魏皇后道:“让母后惦念了。”

这声母后让太后心中一阵温暖,还记得有一年,她身子不舒服,还是鲁王妃的魏氏进宫侍疾,她病得迷迷糊糊,那时候魏氏就在旁边唤她母后,一边唤她一边喂她吃药。

后来她病好了,与魏氏就亲近许多,没有人的时候魏氏也不再改口,私底下一直这样称呼她。

太后抬起头看着这冷清的大殿,但凡宓太妃喜欢的东西,大多都被收起来将来随葬在妃子陵,那些带不走的也就扔在了库中,这里也就被空出来。

“先皇在的时候除了哀家之外,赏赐给宓太妃的物件儿最多,后宫许多人不知有多羡慕宓太妃,现在宓太妃一走,许多东西也就无人问津了,就像角落里那些兰花,这才几日就不死不活了,”太后说到这里长长叹了口气,“人老了,许多事也就看开了,富贵繁华究竟都是一场梦而已。”

魏皇后扶着太后娘娘坐在木塌上。

魏皇后坐下来给太后沏茶:“皇上虽然没有答应将惠王挪去先皇陵园之中,宓太妃安葬的妃子陵却与惠王陵相隔不远,希望宓太妃母子九泉之下能够相聚。”

太后听得这话心中一阵怅然,有时候她何尝不是与宓太妃一样。

“这样做也算是对得起她了,死了的人不用再说了,”太后微沉下眼睛,“皇后在太妃所应该听到了贵妃宫中的动静。”

魏皇后颔首道:“听说贵妃宫中抓到了几个怀王府的眼线,昨天晚上一个侍奉皇上的小黄门投湖自尽了,今日又在德妃宫里查到了宓太妃服用的那种仙药。”

太后捻动着手中的佛珠:“但凡朝堂上有风吹草动,后宫都免不了要跟着乱起来。哀家听说,吏部呈上一本奏折,奏折上列了不少官员,这些人大多都是朝廷科举取士拔擢上来的寒门子弟,自这些官员入仕时起,怀王府和申家借给他们银钱,供他们租府邸养家眷。

礼部侍郎揭发申贵诚,私底下结党营私,还曾将银钱借给他用。申家还利用族学资助不少寒门子弟,如今这些人都在为怀王府做事。”

太后说到这里,长长地叹口气:“从前先皇夸赞申首辅是大周难得的肱股之臣,还说申家子孙聪敏好学,将来必定能为大周出力,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十年,就成了这般模样,真是看得清人,看不透人心。”

太后说完这话,站起身来,将手伸向魏皇后:“这里太冷清了,还是陪哀家去慈宁宫里坐一坐吧。”

魏皇后上前扶住了太后,两个人一路离开了太妃所,正往慈宁宫走去,就听到不远处一阵疾呼声。

“太后娘娘,奴婢冤枉啊,太后娘娘……”

太后停下脚步,不一会儿功夫只见几个宫人七手八脚将一个女官押走。

“怎么回事?”太后开口询问,身边的女官忙过去打听。

不一会儿功夫女官就问了清楚:“是德妃宫中的女官,被贵妃娘娘带去问话。”

“皇后,”太后侧头看向魏皇后,“你瞧瞧,都跑来哀家这里求救了,恐怕过一阵子,哀家这慈宁宫也别想再安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