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游记,我教你喷出来宝贝

阿宾游记 第一章

“师长,刚刚计算经纬度完毕,我们现在应该是绕到了古贾伊布里山口西北侧,距离古贾伊布里山口约莫十公里,距离劳尔克拉大概三十公里。这个地方往南,道路就分叉了。”

“嗯,这个地方不错,一看路面的泥土被压得这么板结,就知道肯定有辎重队伍经常从这里通过。就在这里准备设伏吧。话说,我们一路行来,没有被当地人发现吧?”

“师长,这鬼地方荒山野岭的,我们一路行来,遇到的老虎都比人多。就算是偶尔碰到个把猎人,也都被我们给干掉了,请放心吧。”

“好,那就展开部队,构建防御工事。TMD曹变蛟那个混蛋在南美出了好大风头,更是让我大明百姓人人都竖着大拇指夸赞特种一师。这一次,咱们就要让大家看看,我们特种二师也不是吃素的!”

“哈哈哈,师长说得极是。本次出征前我回家探亲,家里的乡亲一听我是特种兵,要么就夸奖特种师都是好汉子,在南美打得好。要么就质疑说特种师不都是在美洲吗,我为何在此地云云……狗日的,我不爽一师很久了。”

“那就好好干,这一次,咱们一定得让大明的百姓知道,大明的特种兵,除了一师,还有二师。”

1647年12月1日,就在大明各路大军同时展开大规模登陆,而杜伦尼在几个小时后终于下达总撤退命令的时候。左梦庚率领两万余特种兵,抵达了古贾伊布里和劳尔克拉身后共用的交通要道上。

特种二师的穿插,至此可以说是成功了。接下来,就要看左梦庚们面对急于撤退的数十万敌军,能够周旋多久,以便给刘招孙那边击破敌军殿后部队,追上敌军主力,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了。

……

12月2日清晨,仰光,朱由栋没等到闹钟响,自己就醒了:不是睡够了,而是一百多万大军这么大的军事行动,身为皇帝,其实他的压力也很大,根本无法深度睡眠。

“臣拜见皇上。”

“免礼,镇远侯吃过早饭了没?”

“臣已经吃过了。”

“别客气啊,嗯,好,那朕吃着,你说吧。”

“是。”顾大理走到半岛地图前:“皇上,截止到今天早上六点,我们收到的各路战报汇总后,总体情况如下:东北端,曹文诏集群报告,堵在他前面好几个月的鲍里斯集群已经开始撤退,殿后部队数量少不说,而且作战意志明显比以前减弱。从昨日夜间开始,到今日清晨,他已经突破鲍里斯两道防线,第三道,也就是最后一道防线,最多明日,就能突破。

罗雄集群的20个师,已经有十五个师登陆,其中有五个师已经向东北方向急进四十公里,总指挥部参谋部估计,这个集群有可能抓住鲍里斯集群的主力。”

“有可能?”

“是的,皇上。我们测算了一下,如果曹文诏集群没能在明天突破敌人的第三道防线,则鲍里斯集群可以全速撤退,如此一来,罗雄集群就抓不到鲍里斯集群了。”

“……奥斯曼人抓不到不要紧,朕首先要的是把这数十万欧洲人全都吞掉。给罗雄发电,告诉他,他的二十个师,主要精力还是要快速北上,绕到敌人达卡集群的背后。鲍里斯集群能抓就抓,抓不到,朕不勉强。”

“遵旨。”

回答遵旨的是顾大理,负责传达命令的自有其他的参谋。顾大理在得到朱由栋的示意后,继续举起指挥棒道:“黄得功的35个师,昨天有23个师完全登陆。前锋部队分为两路,各五个师。分别向北穿插,以求断掉敌达卡、加尔各答敌军的后路。目前跑得最快的,已经抵达达卡城以北12公里处,与敌外围部队猛烈交火。

张宏的五个陆战师已经全部登陆,正在向着加尔各答方向急进。但是此地地形崎岖,不利前行,故而他们离加尔各答尚有大约三十公里,预计今天中午能够抵达城下。

刘招孙这边,敌人在两个山口的抵抗依然顽强,暂时看不到破阵的希望。不过左梦庚的特种二师已经成功绕到敌军身后。”

“嗯……这消息传递得这么快,看来,方山紧急赶工出来的无线电台还不错。”

“确实,目前除了孙伯雅那一路距离太远,暂时联系不上以外。现在只要海军在孟加拉湾中部做个中转,仰光这边便能迅速的了解到各路战况。”

“很好。”把一根油条放到豆浆里缓缓的浸泡,朱由栋沉思了一会:“目前各路后勤保障还跟得上吧?”

“皇上,说到这里,还真的有些不太好。为了这一次规模宏大的战役,我们除了海军的运输舰和前期征发的商船,上个月又紧急征调了一批。目前奔波于仰光和半岛东侧各地的运输船,已经超过了五千艘。在半岛东侧的登陆点还算好,关键是这么多的船只涌入仰光港装载粮食、武器、弹药……现在海面上之所以还有17个师继续飘着,就是因为人是上了船,可是他们的装备还在仰光……”

阿宾游记 第二章

“你,血狼氏,王上是甚。”

女长老很意外,河对岸做主的怎么是一个男人,血狼的长老和巫在哪里。

这时血狼的长老站出来说:“他是太虚苏阳,是太虚联盟的王,我们血狼加进了太虚联盟。”

有蟜氏女长老却没怎么听明白,或是口音问题,她忽然说了莫名音节,“他是,太阳王!”

血狼长老急了,反复说:“他是太虚的王上,叫苏阳。”

“太阳!”奈何有蟜氏长老就听进去这两个音节了。

苏阳错愕,他以前还真的没把太虚与他的名苏阳联系起来过,如果只念首尾,还真是太阳,而且发音也好记,完全现代口音,没毛病。

突然心中一突,该不会“太阳”这个称呼就是从太虚流传出去的吧!

“好了,就叫太阳吧!”他制止了血狼长老无用的沟通,继续亲自上阵,在这个时期,他绝对可以号称语言大师。

真要算起来,他也有一溜的学者名头了,语言学家、生物学家、兵器大家、农家学、兵法家……而且还是一位别人眼中的半巫,简直是人生大赢家,当个王上,绰绰有余。

“有蟜氏长老,你们身体没什么事吧!”苏阳调整着口音,果然,他说的对方能听懂了。

“我们没伤。”

有蟜氏剩下三人,只是有些脱力,还真没有受伤,可惜有两个同伴被水兽给拖走了,生死由命。

“没伤就好,你们为什么要渡河?”他有足够的时间去询问更多的信息,即便放走这三人走,恐怕也难以回到对岸去,河里真的太危险了,这个夏季反而不合适渡河。

女长老回话说:“找血狼结盟,我们的部落被攻打。”

“部落战争?”苏阳蹙眉,按理说部落之间的战争并不是轻易发动的,再说找求援,血狼可不是什么好部落。

“你们是图腾部落吗,部落有多少人,有巫,有图腾战士吗?”

女长老回答说:“我们的图腾是……”

她用手比划着一种可以飞的东西,却并非图腾部落,没有巫,也没有图腾战士,至于人口,从描述上来说,倒还算可观。

苏阳又问:“河那边,你们那里,有别的图腾大部落吗?像是血狼这样的?”

女长老摇头,“没,我不知。”

这什么情况啊?苏阳有些发懵,怎么会没有呢。

从他了解到的,无论是东夷神龙氏,又或是已经迁徙出去的有巢氏,不知去了哪里的墟部落,乃至牛头、三苗、九黎、建木等等,这些可都是图腾大部落,为毛到了河对岸,就像是断片了呢?

如果他当初穿来时,出现一点偏差,穿到河对岸,怕是现在都不知道有图腾战士这回事,呃,现在也是不明不白,但确实是存在的。

随后他又问了很多,得知有蟜氏也是母系氏族,包括那边其它部落同样是母系,这倒是符合时代环境。

同时,他听到了新的词汇,圣母与大祭,圣母是部落的首领,而大祭是祭祀天神的人,也叫什么心食,在文明上有所诧异。

且部落中最强大的人,居然是圣母,当真是男不如女,不似河这边,虽然也是母系,但好歹男人们有可能捞到一个图腾战士,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阿宾游记 第三章

兴业二十七年秋,诸葛亮率军于西域大破萨珊波斯帝国,一战斩首五万余级,俘虏精壮无数,此后这一批精壮全被运返大汉境内,襄助漠北建城。

同年天寒地冻之际,年过七旬的老将赵子龙率军突袭波斯王城,一战俘虏波斯王,大汉纳波斯之土,设沙州。西域各国争相依附,沙洲境内,汉军十八万,各国援军近二十万之众。

同时于波斯王城外十五里大开坊市,将国内顺丝绸之路运来的货物于此处与西域诸国交易。

兴业二十八年春,汉天子刘下令,烹羊于波斯王城宴请西域诸国,以分羊肉大小而分封之,诸国国王各得印绶,大则受封王公,小而得侯,共盟于王城之外五里雄山。

兴业二十九年,大汉雄师与罗马帝国七个军团决战于巴格达,战而胜之,一路西进,推进到君士坦丁堡方止。

兴业三十二年,垂垂老朽的刘下令,命王双、鸯等年轻武将充入西征大军,此外,在两三年征战,因利益纠纷和爵位不等,西域诸国互相攻伐,大汉以兼并之法,派兵相助一国,于三年内,陆续吞并七国。

同年秋,呼罗珊等地西域十余国起兵叛乱,为时任兵部右侍郎,安西大将军丁奉率军镇压。一战灭国十一,西域一统,尽数纳入沙州、西州治下。

兴业三十三年东,在围城三个月之后,汉军攻入罗马城内,一举生擒罗马大帝亚历山大,随后残存军队拥护马克西米努斯为帝,次年秋,也被汉军击溃,被王双斩于马下。

兴业三十五年,燕京城外一片荒野之传来了一声爆炸,年过六旬的汉帝刘立于城头,手拿着两个玻璃镜片构建成的望远镜眺望着城外。

在那一片硝烟弥漫的旷野,一颗实心铁球快若闪电一般,陆续撞断了十几棵碗口粗的树干,顺着河面砸了小河对面的土坡,大半个身子都陷阱了泥土里。

“传令,让他马均换爆破弹。”

“喏。”

不多时,更换了爆破弹的铸铁大炮再次朝着远处的河岸放了一炮,威力震耳欲聋,如同炸雷一般,此地距离燕京很近,惊得不少百姓都簇拥到城门前,却只能远远地观望。

“报……禀报陛下,西面千里加急。”

刘回眸看了一眼身边已经老朽的陈震,“孝起,直接念罢。”

“喏。”

“西征元帅诸葛亮现已命丁奉、王双二将为先锋,渡过地海,攻入非洲境内。诸葛元帅汇报,非洲大陆发现无数土著,书请求将其俘虏回沙州,负责修建驰道。”

“传令,命红海舰队赶赴非洲沿海接应,五年之内,往沙州、西州各地送去一百万劳役。”

“喏。”

“马均。”

“臣在。”

“汝造成如此国之利器,如今这朕擢汝为器侯,加南都兵部尚书,汝乃百家炼器之长。”

“臣谢主隆恩。”

“此外,汝且率工部修缮部即刻启程,携司州、凉州、益州各地民夫精壮,沿沙州荒漠之铺设铁轨。”

“喏。”

“阜王兄,朕命汝督造那蒸汽之物,如今可能将铁车推出多远?”刘回眸看了一眼身侧的刘晔笑道。

“回禀陛下,十万斤铁车,倘若是在那铁轨之,若蒸汽不断,一日必可推出数百里之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