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系列小说,少白洁妇白洁线阅读全文

白洁系列小说 第一章

沈清言和二队的几个人分开之后一个人去了二楼,二队的人先去一楼排查炸弹,她去二楼搜集证据,虽然他们有了初步的判断深海和这里有联系,但是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他们也不能随便动手,更何况,在上京,深海可不仅仅只是有那么一处据点。

或许,在这里还能找到其他有关深海的消息,到时候也好为下一步计划做准备。

沈清言上了二楼,二楼有一些地方是为外界开放的,还有一些地方是那些老板的私人领地,不为外界开放,不过

文学

在沈清言看来,其实也都差不多了。

今天许如海已经逃走了,那么在这之前许如海不可能什么安排都没有,或许这会儿这里的人也在准备撤离,这个时候,他们的资料要么集中销毁,要么收集起来带走。

沈清言偏向于是第一种情况,这种情况下,沈清言并不觉得那些人还有心情把那些东西带走,最大的可能就是销毁。

她必须在那些人销毁资料之前把东西拿到手,不然的话,他们的努力就又都白费了。

突然,楼道拐角处传来人说话的声音,沈清言一个闪身进了卫生间,只听外面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东西都收好了吗,老大说了,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另一人开口,“都放在仓库了,到时候离开一并毁掉。”

“那就好,还有,哪些货能带的带走,带不了的和那些东西一并毁掉。”

“知道了。”

两人的声音渐渐变小,应当是走远了,沈清言从卫生间里出来,那些人这么肆无忌惮,肯定是有所倚仗,是什么让他们觉得他们一定能逃走。

他们还有后手,这个念头在沈清言的脑海里闪过,沈清言找了个安全位置给冯子航发了个消息,“他们很有可能还有后手,让所有人都小心一点。”

冯子航没有回复,可能是在忙,沈清言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有些心慌。

沈清言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他们口中的仓库看看,他们放货的地方,肯定不会是在那个明面上的仓库里,这么说来,应当是在别的地方。

这个地方的防守,应当是比其它的地方更加严密的,沈清言状似不经意地在二楼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个地方,二楼最里面有一间房子,外面有两个守卫。

这在整个二楼就显得格外显眼,或许平时这里并不会这么明显地显露出来,可是如今他们马上就要撤离了,在这个关头,这里就算暴露了也不影响大局。

那两个人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看着楼道这边的情况,沈清言不知道那间房里有没有人,要是有别人的话,她要是按兵不动,等里面的人出来了,东西也被毁的差不多了。

可是要是现在没有人,她贸然闯进去,岂不是打草惊蛇。

沈清言拿出联络器,“找两个人上二楼,往右拐,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其他人原地待命,时刻观察里面的情况。”

二队的人收到消息之后队长派了两个人上去了,其实他是想自己去的,只不过底下的人还需要他来调度,便派了别人去。

白洁系列小说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白洁系列小说 第三章

防盗比例80%,补足订阅刷新即可看到最新章,支持正版人人有责午膳过后,娴妃果然遣了人来太医院问,陈太医回禀道:“由罗太医去问过诊,五公主退了烧,已经无碍了。”

碎玉回去原话转达,娴妃还有点奇怪:“大皇子的交代?小鹿如何跟大皇子认识的?”

这大皇子在宫中名声很好。他母妃阮贵妃虽然是出了名的盛气凌人恃宠而骄,但生的这个儿子却与她恰恰相反,善良心软,见不得不平,有些宫人犯了错,去找他哭诉,他保准会跟阮贵妃求情。

后宫也多有议论,娴妃跟阮贵妃没什么恩怨,想了想,最后只是道:“罢了,无碍就好。对了,前些日子内务府不是送了些雪参过来,你挑一些送到明玥宫去,小鹿身子虚才容易被寒风入体,叫岚贵人给她多补补。”

从太学下课回来的林景渊恰好听见,得知小鹿妹妹生病了,心里顿时火急火燎的。等碎玉拿着雪参准备出门的时候,跑过去把她手上的盒子抢走了:“我找五皇妹有事,顺道一起送过去!”

他一路风风火火跑到明玥宫,方一进去,就听见屋子里传出欢声笑语。

推门一看,原来是林瞻远和林非鹿蹲在暖和的房间里跟兔子在玩,林景渊看了两眼,觉得这兔子有点眼熟。

这不是大皇兄最喜欢的兔子吗?

他最近学业被监督得很紧,自从上次背过《论语》,林帝就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比之前更加要求严格,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来找过林非鹿。

而且天气变冷,林非鹿也很少再去找他玩,两人着实有很久没见过面。

原来你是有别的兔子了!

林景渊顿时一脸幽怨。

还是在外面的青烟最先发现他,赶紧行礼:“见过四皇子殿下,殿下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进去?”

林非鹿听见声音,这才抬头一看,对上林景渊幽怨的视线,小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又惊喜又甜美的笑容,蹭得一下站起身朝他跑过来。

她跑到他身边,两只小短手抱住他胳膊,仰着小脸软乎乎说:“景渊哥哥,我好想你呀!”

林景渊:不气了。

他把雪参递给跟进来的青烟,有板有眼地转达了娴妃的话,又拿出身为皇兄的威仪,板着脸摸摸林非鹿的额头:“烧退了吗?”

林非鹿乖乖回答:“退了,让景渊哥哥担心了。”她不等林景渊问,主动拉着他的手走过去,指着小白兔高兴地说:“景渊哥哥看,小兔子!”

林景渊假装自己不认识:“哪来的兔子?”

林非鹿道:“是大皇兄送给我哥哥的!”

原来是送给林瞻远的啊。

林景渊心里唯一一点别扭也没了,高高兴兴地在旁边坐下来。林非鹿哄好了人,这下轮到自己发作了,委屈巴巴说:“景渊哥哥,你最近都没来看我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绿茶技能之一,倒打一耙。

林景渊果然满眼愧疚,解释道:“我最近学业繁重,每日都在太学上课。”

林非鹿问:“太学是什么?”

林景渊道:“就是皇家贵族子弟读书的地方。”

林非鹿:懂了,大型npc聚集地。

开始产生兴趣。

她一副什么都不懂却又很好奇的样子,天真无邪地问:“那我也可以去吗?”

林景渊神色僵了僵。

太学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地方。说是皇家贵族子弟读书的地方,其实必须要林帝下旨赐恩才有资格,那里是身份的象征,也是皇恩的体现。像林非鹿这样不受宠的公主,是没有资格进入太学的。

林景渊自然懂这个道理,但说真话肯定会伤害到她。他心里为小鹿妹妹难过,面上倒是一副嫌弃厌恶的样子:“那破地方有什么好去的,烦都烦死了!一点都不好玩!”

林非鹿就没再多问,只是有些落寞地笑了笑,乖乖“哦”了一声。

林景渊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在明玥宫待了一个多时辰,娴妃就遣了人过来,叫他回去练字。林景渊只能不情不愿地离开,林非鹿裹着小斗篷一路把他送到宫门口,眼巴巴地跟他挥手:“景渊哥哥再见。”

她看上去可怜极了,像是怕被旁边的太监听见,很小声地说了句:“常来找我玩呀。”

林景渊一咬牙,一跺脚,下定决心似的开口道:“我明日早上来接你,你跟我一道去太学吧!”

林非鹿眼睛一亮,“我可以去吗?”

林景渊:“当然可以!不进去里面就是了,还不许你在外面逛逛吗?!”

于是第二天一早,林非鹿穿戴整齐,裹着白色的小斗篷,扎着可爱的小揪揪,跟着来接她的林景渊一起,踏上了前往新副本的道路。

她这么久以来其实一直在后宫附近打转儿。皇宫这么大,分为了好几个区域,她行事有分寸,没确切的把握之前,是绝不会逾越的。

林非鹿当然知道以她的身份没资格进入太学,不过就像林景渊说的,里面进不去,还不能在外面逛

文学

逛吗?林帝平时很少来这里,只有每半月例行检查皇子们的功课时才会驾临。

太学又不是前朝议事之地,没有官员,有的只有教学的太傅以及读书的皇子公主贵族子弟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现在已经有大皇子、四皇子两个靠山了,再自信一点,把长公主也算进去,三个大靠山,足够她在这里溜达。

从正门进去之后就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上已经有人在走,都是一个主子带着一个小厮或者书童。几座朴实庄严的大殿坐落在后方,正殿上挂着“太学”的牌匾。周围还有一些小宫殿,是休息落脚的地方。

这地方没有后宫花团锦簇的精致,但透着一股学术氛围,很有高级学府的感觉。作为毕业于国内最高学府的学生,林非鹿觉得这地儿还挺亲切的。

林非鹿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关注,因为很多人身边都带着伴读。比如三公主林熙身边就跟着一个小女孩,是静嫔弟弟的女儿,按规矩这小女孩是没资格进入太学的,但作为林熙的伴读,就容易多了。

大家都以为四皇子身边这个小女孩也是新来的伴读,只随意看了两眼,且因为忌惮林景渊,也不敢细看,行礼之后就匆匆走了。

林非鹿暂时没遇到认识的人,林景渊把她带到偏殿,交代道:“除了台阶上那三座大殿去不得,其他地方可以随便逛,逛累了就到这里休息,等我下学就来接你。”

林非鹿乖乖应声。

他知道她听话,也不担心,又吩咐康安:“照顾好五公主。”

康安连连点头。

林景渊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没多会儿,外面就响起了古朴沉重的钟声,林非鹿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这时候居然也有上课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