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回老爷,已经办妥当了。”张东升躬身说道,接着又问:“黄伯强那里呢,真的要留下他么?”

张四维有些不耐烦:“说多少遍了,黄伯强不同于冯雄,那冯雄不过是个江湖人物,死就死了,没有人会关注。黄伯强不同,不光是御医,还和张宏以及陈太后走的近,杀之徒惹麻烦。再说了,好多事儿还得指望他呢。”

道理张东升不是不明白,只是匿丧不报乃是重罪,饶是是他经得多见的广,真正临到自家头上,仍旧有点心惊胆颤。

“老爷,实在不成,干脆就回去丁忧吧,不知道为什么,老奴这心里头实在是不安,总觉得要出……”

“住嘴,我意已定,绝不回头,你若害怕,马上卷上铺盖卷儿滚蛋!”张四维暴怒起来,转身喝道,干瘦的脸颊扭曲着,面色涨红,显得狰狞而又可怖。

张东升噗通跪倒,一句话都不敢说。

张四维见状神态缓和了下来:“东升啊,老爷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你想过没有,老爷我能够熬到今天容易么?放心吧,老家那边不是已经安排好了么?再杀了冯雄,万万走漏不了风声的。而且也不需要瞒太久,看万岁爷的意思,三两天就会定下北征土蛮的主将人选,只要是麻贵,待其出征之后再宣布消息,我便有五成的把握可以成功夺情。不是麻贵也好说,反正就是这么几天的事儿,多不过老老实实回家丁忧也就是了。”

“山西锦衣卫千户换了人,老奴其实是怕张佑那小子……”

“就瞒几天,那小子又不是千里眼顺风耳,相信我,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张四维明白张东升的担忧,所以这句话,不光是安慰张东升,其实也是在安慰自己。

说到底,他还是不甘心,如今他不光是内阁首辅,还是军机处领班大臣,权利其实比以前还要大,若是好不抵抗就放弃的话,肯定会遗憾终身。

富贵险中求,很多时候,想要得到,必需要冒风险,所求越多,风险越高。

但其实他还是不安的,所以很快又道:“再交给你一件事去办,这里有一百万两银票,明日一早你带着甲徵(音征)回山西,但是别回老家,直接去我舅舅家住上几天,万一匿丧之事事发,你便带着甲徵隐姓埋名,也好为我张家留个后。“

说着话他指了指书桌上的一个精致的小木匣,语气幽幽,沧桑中暗藏决绝之意。

“老爷……”张东升欲言又止,张四维摆手打断他道:“行了东升,什么也不用说了,咱俩相交总有四十多年了吧?你明是我的奴仆,其实亲如兄弟,这种事情,交给你我才放心。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张东升见张四维态度坚决,无奈的站起身来,拿起木匣倒退着出了门,刚到门口,传来张四维的声音:“此刻便算辞行了,明日一早动身,不必再来辞行。”

闻言,张东升心头忽生悲凉,转身跪倒,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拭泪而去。

望着已然关闭的屋门,张四维目光呆滞,仿佛痴了一般。

两日后,张佑挂大将军印,戚继光和张让辅助,从蓟州军以及大同李如松部各抽调两万人马,加上天兵卫全部总计五万人马,由李如松出任先锋,申时行亲任后勤保障,于腊月初六出发,北征土蛮。

再两日,张四维主动上书,言及父亲病死,祈求回家丁忧,朱翊钧准奏,由次辅申时行代行首辅之职。

土蛮部(其实就是察哈尔部)大汗新丧,其子布延刚刚继位,屁*股还没做稳当,大明天兵便突然出现,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大败之下仓促北逃,其部阵亡的阵亡归降的归降,真正随之逃离者不足千数。

霍乱大明东北疆域的土蛮至此一战而定,再未能掀起波澜。

张佑只派李如松带五千人马追击布延残部,他自己则带大军兵临朵颜三卫境内,三卫早已得到土蛮战败的消息,深知大明天兵厉害,丝毫不敢反抗,乖乖交出兵权,去京师做闲散爵爷享福去了。

其后改土建司,顺理成章,左翼蒙古三卫全部划入到大明的疆域之内,在明军威势之下,真正成为了大明的领土,再非从前名义上的从属关系。

张佑并未班师,一路西进,兵锋所指,或战或降,按照当初元朝的方式以战养战,携新式火器与天兵之威,历时三年之久,一路打到了多瑙河畔,几乎将当年大元最强大时的版图全部收归为大明的领土。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高论啊高论!没想到美女不但性感,还很聪明。”张静涛对石女的狡辩顿时赞叹了,更别说,他自己热爱华夏文字。

的确,这侠、虾、瞎的音都是通的,就如瞎的用音,就用了夏音,正是因为夏日太烈,眼睛看过去便会如瞎了一般。

张静涛就又道:“但是,这说法却大错特错了,我看,侠是说,在夏天热得要死的,只能夹着尾巴烧板油走路的人,才用了夏音哈,香香美女,带我一段有那么要紧么?非要让我烧板油?”

关香香笑道:“胡扯,张正,让你离开倒并非是不愿带你一段路,而是此地已经离开封丘很近了,此刻不过是有一片林子挡着,你看不到城门而已。”

张静涛一呆,才想到从寒丹到大梁其实都没多少路,若不是需要在野地里和魏兵游斗,骑着马儿来此还真不需要多少时间的,更别说南燕城到封丘了,即便在这年头需要沿着河流绕很多道,不能走直线的三十公里,却也不过只要六十公里左右的路程,就能赶到封丘了。

张静涛感觉自身受得伤颇重,即便有元气在身,怕是都要调养个把月才行,不宜和人动手,极难应对大梁城的风云难测,而和氏璧却已然失去,和前世的一些传说不同,这和氏璧可谓是导致了战国局势的偏差,那路西法若往西南走,还会吸引秦国的注意力,此刻怕是秦军的心思都不在攻赵上了,这一个月的战局应该仍能稳住。

便是这攻赵之战,比起那儒书中描述的还更拖沓了起来。

又魏王必然避着使团,如此一想,不如休息一下,养好身体。

而此刻尴尬的是,他身上居然没什么钱了,那青阳商会虽因赵国贵族的加入,发展的速度极其迅猛,却也得是青阳会员本有资产在那个城市才会有青阳商会的分部的,可因和魏国这几年并不和睦的缘故,赵国贵族的投资多半会避开大梁以及附近的城池,因而在大梁和封丘并无青阳商会成员,那么他就不可能在大梁附近得到任何钱财上的支持。

张静涛就道:“若我去封丘呢?石女小姐姐或香香小姐姐能照顾我,给我点生意做做么?”

石女抿嘴一笑道:“倒是有,我和香香就是打算合伙了去做这一个很多人不敢做的生意。”

文学

张静涛奇道:“很多人不敢?是什么生意?”

“盗墓!敢不敢?我的男人就吃这碗饭的。”关香香也笑。

张静涛顿时皱眉,这二个看上去也算是很不错的女人了,居然想去干这种事?

“算了,不吉利,这事我不干。”张静涛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只在想,如何带着这二个美女一起做点别的生意。

石女轻嗤一声,笑道:“未料你这小侠还有些原则的嘛,我说着玩的,只是,你还说你推断能力强呢,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石家是做什么的么,我们要接的当然是建造墓穴的生意。”

张静涛听了,只觉得这小侠简直听着和小贼是差不多的,嘴上却高兴道:“要得,要得,这生意虽不正经,但在魏国却是正经事,可以做。”

石女奇了,神神叨叨道:“怎么不正经了?人死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法度,宇宙轮回之间,奥妙无穷,近物类通,是生物是死物,变幻莫测,好的墓穴虽只用死物勾画出一些世界,却能指引逝者走向彼岸,正是最大的正经事。”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华章说道:“第二个的话……同样不行。但是第三个……哥,这三个情况似乎都有冒险的成分。相比之下,第三个,我们倒是能够占据一部分主动。”

范克勤想了想,道:“那个劳工我得看看他知道什么

文学

,如果他真的知道防疫给水总部内的情况,我们还真得好好的布置一番,这样才能让他的失踪变得合理。从而打消小鬼子对于他失踪的怀疑。但是他如果不是很清楚里面的情况呢,有没有可能发展他,让他给咱们做事?”

“可能的话……还是有的。”华章皱眉想了想,道:“但是他要是出卖了咱们,那接下来的整个行动,可能都会受到重大的影响。”

“嗯。”范克勤看了眼表,道:“这样吧,我想亲自见见这个劳工,和他谈谈,看看他的情况再说。”

华章道:“现在已经五点了……我们现在出发到平房的话,最快也得七点。要不,您留下,我去吧。”

“不。”范克勤道:“现在情况未定,需要看情况做出决定才行。”说着话,直接起身,又道:“走吧,趁着还不算太晚,如果有什么需要咱们做的话,咱们最起码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布置。所以越早见到那个劳工越好。”

华章随机起身,道:“那我去启动一个紧急联系的办法,问清楚兄弟们在哪控制住的劳工。”

范克勤道:“好,你去联络,然后我们在……中央大街的南侧街口处汇合。”

华章道了声:“好。”随即往门口走去,在墙壁的衣帽架上拿起自己的外衣,开门便走了出去。

范克勤则是也把外衣穿好,大约等了十来分钟,也出了门。来到楼下后,溜溜达达的顺着中央大街往南走着。

等到了这一侧的街口位置,发现华章还没出现。

这一点范克勤是理解的,因为华章现在联系王展元的话,同样要避免在电话里说具体的内容。所以华章肯定会用暗语告诉王展元,去找个什么公用电话之类的,再给自己回过来。这一来一去自然就耗费时间。

范克勤点了支烟,等抽完了扔掉烟头,又等了一小会,华章才出现了。搂着范克勤的手臂,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声将怎么联络王展元的情况说了说。

果然,跟范克勤想的差不多,现在的情况虽然比较紧急,但依旧是有一晚上时间的。所以能不在紧急的电话里说内容就尽量不说。

是以华章暗示了一下,随即王展元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王展元又找了个公用电话,给华章这面约定好的号码重新拨打了过来。如此,华章才会现在才到达街口。

范克勤还是很满意华章的谨慎的,于是说道:“我们去别的区,偷一辆车子。还能快点到达平房。”

说着话,已经带着华章来到了一辆出租马车前,跟那个车把式说道:“去香坊火车站。”然后和华章坐上了车厢里。

车把式一甩鞭子,马车开始小跑了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