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高HNP;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一章

还有三个人,也感觉到了不同!

那就是青罡,青相,青宗三头狮子!它们是承受体,当然感觉最直接,最切身!

和真言的感觉差不多,它们倒是没感觉出‘卍’字印的生硬来,而是在浩浩荡荡的功德力量中,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难以言表的锋锐肃杀!

对上古异兽来说,这是能威胁到它们生命的东西,可容不得它们马虎!

于是三头青狮便向真言偷偷求教,

青罡有点担心,“真言大师!这个迦行和尚的万字印有点锋芒毕露啊!长此以往,积累下去的话,会不会对我等的道基产生伤害?”

它倒是没考虑其它,更没考虑这和尚可能暗怀坏心,只是觉得这么坚持下去的话,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它所谓的影响,也无非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而已。

真言就安慰它,“无妨!我佛门一脉,在佛法演示中是不能暗下阴手的!你以为我们是那些不要脸的道崽子么?

是有些生硬,这是僧人在这个方面还没有尽通的原因!他才菩萨中期,浸淫时间毕竟不够,这一骤然拿出来,你们懂的!”

青相也问,“那么,那丝锋锐之意是何路数?佛门中有这样的印迹么?不是应该光明正大,堂堂皇皇的么?”

真言就笑,他也是才想明白,“你们说,以这和尚佛力中所蕴含的道境力量和贫僧相比,谁高谁低?”

青宗答道:“差相仿佛,在伯仲之间!”

真言解释道:“正是如此!每一纳库中所蕴含的佛门奥义都差不多,可是在修为深厚程度上他却差我远甚,那么,他又凭什么来和我争胜?

也就只有耍些小手段,盘外招,让你们感觉到威胁,不知不觉中就有所顾忌,能坚持时就不能坚持!

其实你们怕什么呢?永远也就是威胁而已!威胁你们放弃,如果你们不放弃,这股锋锐就永远也转变不成事实!

因为,它本来就是拿来吓唬人的啊!”

青狮三个恍然大悟!就说嘛,高大上,伟光正的佛门法印怎么可能透出莫名其妙的锋锐来?就和那些道家修士一样?原来是这样,这就很好理解了!

知道和真言师兄有差距,所以想在心理上給他们三个造成伤害压力,如果它们三个疑心生暗鬼,就会产生对这股锋锐的心魔,随着佛力的越渡越多,就会情不自禁的把自己想象成处于危险的被攻击状态,什么时候撑不住了,只要一认输放弃,这外来的和尚就算是赢了。

真是狡猾啊!幸亏它们也不傻!

既然明知道这股锋锐就是纸老虎,中看不中用的威胁,心头顾忌一去,就显得更自信,更包容……自信了,再去感受这股锋锐,就真的慢慢发现这样的锋锐就像是无数支离破碎的片段组成,形不成积累上的质变,就像无数的小针针,它永远也变不成大-宝剑!

即使这样,佛门道境上身,随着总量的越来越大,也让六头狮子感觉到了压力,那毕竟是佛法力量,天地之间仅次于道家的宏伟传承,不是一个小小的上古族群能完全抗衡的。

它们是上古异兽,不是佛门种子,在用自身的妖力来抗衡纯正的佛门力量时,哪怕是更低一境界的菩萨的力量,但其中蕴含的东西可未必就是菩萨的。

公共场合高HNP 第二章

萧小白好奇的向着那茅草屋走去,还未靠近茅草屋便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其中一股澎湃气息。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好可怕的气息,就算是金丹强者的气息也没有这么强啊!难道是..”当萧小白来到茅草屋门外时,一眼便是看到了茅草屋内那一身道袍、三缕长髯闭目盘坐的中年道人。先是脸色一变的萧小白,紧接着仔细一看现

文学

那道人身体虽然看似凝实却又有些透明虚无之感明显是能量凝聚而成的,不由略微松了口气,而紧接着猛然想到什么般浑身一僵,忍不住有些不敢置信的瞪眼看着那中年道人:“这..这莫非..”

嗡..伴随着一股无形波动从茅草屋内弥漫开来,周围空间都是波动了起来般,那静静盘坐的中年道人竟然睁开了双眸,好似实质般的目光从其目中迸射而出,目光落在了萧小白的身上。

刹那间,萧小白只觉被一只可怕凶兽盯住了般,一个激灵的浑身汗毛都是竖了起来,心脏狠狠一抽搐。

“有缘人,你终于来了!”中年道人缓缓开口,声音好似无形的元神波动般向着萧小白传递而去。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萧小白忍不住略微颤声的连问道。

“我是什么人?”中年道人低喃一声,随即幽幽一叹:“我都快要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我在这儿等了很久了。没想到,真让我等来了有缘之人。你得到了我当年炼丹所用的丹炉,也算是我纯阳门下了。”

萧小白听得一瞪眼,忍不住惊讶连道:“你..你是纯阳派人?”

“没错,我是纯阳派的掌门玉阳子,”中年道人轻点头道:“当初一战,我受了重伤,被毁了肉身,只有元神逃脱,借助秘法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如今,我终于能够解脱了。年轻人,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修为,当真是天纵之资。就算是我纯阳派全胜之时,也难找到这般出色的传人。天不亡我纯阳一脉啊!年轻人,你可愿拜我为师,传我纯阳一脉道统?”

略微愣了下的萧小白,目光一闪便是连忙跪下道:“弟子萧小白,拜见师父!”

“好!好..孩子,来,到我跟前来,”中年道人满意点头的笑着对萧小白道。

萧小白并未犹豫,径直迈步进入了茅草屋内,来到了中年道人面前盘膝坐了下来。

就在萧小白刚坐好之时,中年道人却是猛然出手一指点在了萧小白眉心之处,随即整个人爆出一团强光,化作一道浓郁光芒向着萧小白眉心之中钻去。

“夺舍?”下意识眯起眼睛的萧小白,感受着那瞬间涌入自己脑海之中的澎湃可怕能量,强忍着脑子的刺痛,不由心中暗惊的忙心意一动体内红莲业火升腾向着脑海之中涌去。

浑身颤抖,面容有些扭曲的萧小白,很快眉心处便是有着红光隐现,脑袋之上袅袅虚幻般红莲业火升腾,隐约可见一道虚幻般狰狞面孔在萧小白头顶若隐若现的痛苦嘶吼,隐约带着惊怒味道的灵魂波动弥漫开来,可怕紊乱的能量威能使得茅草屋都是震颤起来。

不多时,那狰狞虚幻面孔便是在萧小白头顶崩溃消散了般,脸上狰狞痛苦之色淡去的萧小白,浑身的气息却是快的增强起来,浑身衣服无风鼓胀,全身肌肉筋骨都是震颤嗡鸣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不觉便是几个小时过去了,静静闭目盘坐的萧小白终于是豁然睁开了双眸,目中如实质般的目光迸射而出,眼眸深处隐约有着一股沧桑味道,同时浑身的气息便好似开了闸的洪水般倾泻爆开来,使得那茅草屋瞬间崩溃,周围六座小山震动,整个小空间都是在颤动。

“金丹巅峰?”低喃自语的萧小白目中有着浓郁惊喜之色:“这一次,真是因祸得福了。这个玉阳子欲要夺舍我,想不到却被我用红莲业火灭了元神,不但元神记忆都被我吸收掉,就连修炼出的澎湃法力也尽皆被我继承。可惜时间太短,我还未能将这些法力全部炼化掉,否则只怕有望突破金丹成就元婴,修得半仙之体了吧?不过即使如此,这次也是收获很大了,仙道可期啊!”

站起身来的萧小白,感受着体内澎湃法力,嘴角笑意更浓。

“对了,我在这儿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媛媛醒来现我不在该着急了,得赶紧出去,”转而猛然想到什么般的萧小白,不由一拍脑袋忙向着之前进入这小空间的地方走去。

所幸,得到了玉阳子记忆的萧小白,对于如何进出这一片小空间也是一清二楚。

轰..萧小白一拳轰出,便是见面前那一片迷雾笼罩的区域空间翻滚扭曲般,一条空间传送通道打开,一个迈步的萧小白进入其中就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在地下石室的中随着祭台之上空间的波动身影显现的萧小白,刚一出现便是似有所觉般的猛然抬头面色一变。

感受着外面剧烈的能量波动气息,萧小白顿时不敢怠慢的慌忙向着上面而去。

当萧小白来到外面大殿之中的时候,一眼便是看到了道观门口站着的两道倩影,其中一个正是孙媛媛,而另一个则是一身紫色风衣风韵动人的沐岚。

“沐岚,你怎么来了?嗯?”慌忙上前问了句的萧小白,便是猛然脸色一变的抬头向外看去,只见外面半空中一道身影狼狈摔落了下来,落在了道观之外的地面上,正是萧尹。

看了眼气息紊乱明显受伤了的萧尹,紧接着萧小白便是忍不住凝眉正容的抬头看向了那清晨略显昏暗的虚空中飞掠靠近过来的一鹤童颜老者。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三章

滴答…

石洞中,石钟乳上灵气凝成的灵液,低落迸溅在地上,却更像是滴在了心脏上,冰凉的感觉。

七大寇,七个经历过生死,七个数千年的弟兄。

人心经不起试探,

可若不试探,下场只会更加残酷,让你我难以接受。

“姜瑶,你觉得我手中的盗门罗盘是真是假?”

此刻,方天的声音很平静,“换句话说,你认为北冥大哥是否在这天圣宗里。”

昏暗的环境中,

面对着六位可以说是哥哥的人,姜瑶的俏脸有些泛白,“…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相信我。”

方天深吸了口气,按捺住了心中的情绪,道,“走吧。”

“北冥大哥真的来了吗?”

突然间,姜瑶问出了最后的一句话,“我们就这样去营救掌教?”

“我相信北冥大哥,一如既往,从未改变。”

方天只头也不回地朝着深处走去。

姜瑶神情微滞了下。

而就在她犹豫之时,黑袍老六等人已经跟上了方天,同样的没有片刻迟疑。

……

与此同时。

天枢峰的桃花林中,

“小姐,我们还要何时动手?”

一个如铁塔般的大汉,此人健壮得像是头牛,明亮的赤红色眼瞳,彰显着强盛的生命力。

粉衣少女浅浅地抿了口酒,“马上。”

……

……

仙台上。

生死道意弥漫,阴阳失衡,混沌紊乱,如同万物的归墟之地。

这一刻,无数双目光全都聚集在了此地,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专注。

然后…

“呼~呼~呼~”

伴随着急促的喘息声,

玄光散去,云栾神子艰难地站了起来,如同浴火重生般。

哗!!!

霎然间,全场哗然。

“到底还是神子更强一些啊。”

叶顾等人说不清道不明心中是何情绪,莫名有种淡淡的遗憾。

就连那个夏杰也保持着沉默。

“要不是神血!”

唯有那个大周皇朝的拓跋宇,咬牙不甘,“江影的大道绝对比这个什么神子更强!可恨!靠着血脉算什么东西?”

无人开口。

饶是此刻的云栾神子,神血似乎逐渐消退了下去,可对方终究站到了最后。

再一看,

云栾此刻的状态也不怎么好,黑发披散,略显狼狈,那件素色袍子破损不全,显露出内里的金丝软甲。软甲铭刻有符文,带着某种特殊的道韵。

“该…该死…这是什么…”

云栾的眼瞳有些浑浊,身形也站的不太稳,大脑浑噩,极为难受。

体内的气机完全紊乱了,仿佛阴阳失调,大片的灰暗血肉,似乎连握紧长枪的力气都没了。

刚才对方突然爆发的道意冲击实在有些令人始料未及,

“那家伙的大道难道是阴阳?还是生死?”

云栾神子一边掏出丹药恢复状态,一边心中自忖,“可以在自身体内释放吗?倒是好手段,有些强得过分了。”

就算是此刻,这座仙台都完全化作了对方的大道领域,令自己十分难受,想要尽快脱离。

永恒塔第七层齿轮缓缓转动…

强大的时间法则加持下,云栾神子像是过去了半天时间,消化体内那颗珍贵的丹药,同时调整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