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大白腚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

从午门广庭穿过,

严成锦看见东宫的小太监跑来:“严大人,殿下请您去东宫一趟。”

来到东宫,朱厚照露出白牙,笑嘻嘻道:“本宫听说你有喜事?”

“殿下有事直言,无事,臣还要回去阅奏。”

在东宫,严成锦没看见皇孙,想必是皇孙不愿意来东宫了。

朱厚照认真道:“本宫想让你准许伶人通婚。”

严成锦的第一反应,是朱厚照看上哪个艺伎了,“殿下高看臣了,臣是臣子,如何准许?”

在大明,戏子最为低贱,就连最轻贱的阴阳户,地位也比伶人戏子高等。

余光看向一旁的谷大用。

谷大用忙道:“殿下看上一个会唱戏的伶人,想要纳入宫中。”

男子三妻六妾再正常不过。

更遑论朱厚照又是太子,后宫佳丽五百,诸公还是可以忍受的。

可这厮眼中皆众生平等,竟看上伶人。

朱厚照轻哼一声,郑重地道:“本宫只是看她可怜罢了,良贱为何不能通婚,李师傅也与伶人有染。”

“李公未曾将那人过门,不能算数。”

去青楼白嫖,和光明正大的娶回家,有极大区别。

嫖不触犯律法,娶进门就要问罪了。

见朱厚照还要说话,严成锦想退出去:“此乃律法所定,臣也没有办法。”

直到清末时,还依旧是如此。

入行当戏子,跟入宫当太监只差个把,但社会地位差别不大。

故而,学徒入行时,哭得跟死了爹妈似的。

朱厚照眨了眨眼睛:“你若答应本宫,本宫就让你当皇孙的老师。”

“臣拒绝。”

太子以利益与他交换皇孙老师,被陛下和言官听去,会安上勾结的太子罪名。

严成锦想了想,道:“臣替殿下想想办法,未必会成。”

不帮朱厚照,下次恐怕极难忽悠他。

“本宫知道你讲义气。”

“臣有一个条件。”

……

奉天殿,

弘治皇帝看到户部的疏奏,吏胥土豪作弊的疏奏少了一些。

萧敬见他端起茶盏,休憩片刻,道:“殿下邀严成锦去东宫,商讨良贱通婚。”

弘治皇帝神色僵硬一下。

萧敬吞吞吐吐:“殿下似乎看上一个会唱戏的伶人。”

弘治皇帝将茶盏放下来,蹙眉道:“戏子岂能入宫为太子侧妃,朕绝不准许!”

见萧敬把半截话咽回去,弘治皇帝低声厉喝:“还不快说!”

“严、严成锦答应帮殿下试试。”

弘治皇帝的怒意如同火焰般,又涨了几分,这两个家伙又狼狈为奸。

内阁,值房。

文吏抱着疏奏走进来,凑近蒋冕耳旁小声:“严大人刚才去了东宫,殿下看上了伶人,商议准许伶人通婚。”

蒋冕放下疏奏,面色变得凝重,《唐律疏议,杂律》中有规定,良贱不能通婚。

所谓良,就是普通百姓,良民。贱是没有自由的官私奴婢、童仆、妓女、戏子等,就算脱籍为良,也不能嫁人。

大明沿袭大唐的律法,良贱不能通婚。

“严成锦怎么说?”

文吏小声道:“严大人说,可以帮殿下试试。”

蒋冕轻哼一声,伶人岂能取入宫中?将来真当了皇后,难不成还要母仪天下?

“东宫刚传来消息,严成锦与太子殿下商量,准许良贱通婚。”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

裴青儿来到这里,让这里的人群激动了起来,纷纷出来拜见她,王凝玉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公开露面,她紧紧的挽着裴青儿的手,低声说道:“母亲,还有多远啊?”

“别害怕,马上就到了。”今天把王凝之带来,虽然她不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因为将来这是王平的长公主。

裴青儿给这些家属不仅仅送去的是抚恤,还送去了王平对他们的感激,让他们知道,大隋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记他们,永远会记住他们的。

太原晋阳宫中中,李世民在击败突厥之后想再次南下中原,想要一举消灭李密,因为李世民怕隋朝进攻,所以想速战速决,在大殿之上之中站着着十余名将军,有李唐宗室,比如李孝恭,李神通等人,有大将秦琼,尉迟恭,丘氏兄弟等人,还有文臣刘政会,李禹,众人正在商议中原大战之事。

“这次击败突厥,让朕获得了民心,和军心,这次南下是天赐良机,我们一定要尽快拿下中原。”

李唐和突厥对峙两年之久,心中早已饥渴难耐了,李世民的一席话,让他们激动不已,无不跃跃欲试,正在这个时候,一名士兵前来禀告:“启禀陛下,据探子来报,西隋山越人造反,李靖率领大军前去平叛乱了。”

李世民大喜,“好,真是天助我也。”

“陛下,我们不如将李密大将的家眷抓起来,逼迫他们就范,反正他们的家眷都被我们围困了。”尉迟恭冷冷的说道。

这时,坐在旁边的李禹道:“陛下,此策不妥,陛下兴王师,理应堂堂正正,不因做这等事情。”

李禹的话,让尉迟恭愤怒不已,李世民见尉迟恭眼中充满了怒意,而李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李世民便对李禹说道:“李侍郎,我这里有封信,你替我给李密回一下。”

李禹据说是丘师利的妻弟,本是西凉国李轨的族人,但是李轨被王平灭了,两年前从凉州前来投靠,才能出众,李世民很器重他,封为兵部侍郎,这让尉迟恭等人不是很满意。

李世民淡淡的说道:“不知道李侍郎有什么策略呢。”

李禹笑道:“其实消灭李密并不难,重要的是必须必须行王事,持正义,堂堂正正,李密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我们稳扎稳打,灭掉李密是迟早的事情,陛下不妨给李密先下战书,以此彰显陛下仁慈之心。”

“好,那就依照李侍郎之策。”

李禹这个名字并不是他的本名,他的本名叫做褚遂良,早在两年前,王平派他出来的时候,便给他安排好了家世和接应的人,他没想到的事,李唐的两位手握重兵的大将,丘氏兄弟,居然也是王平的人。

当他知道的时候,不由的苦笑一声,才明白这天下终究是他的,没人能逃过他的算计,就算自己不来,李唐也不会是王平的对手。

他匆匆的赶回了自己的住所,他的住所和皇宫相隔不是很远,李禹回到家中,取出一封信件,他找来了一名亲信,吩咐道:“你速速去大兴,将这封信叫给雍王殿下,我和丘氏兄弟等候命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