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乳妇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第一章

凌岳正在思索,要不要趁机干掉莫长河,以报当年的大仇,耳边突然传来温和的提醒声:

“凌岳掌教,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万宝阁一向以和为贵,在我阁中出事的话,对我们生意必然大有影响。

这样好了,老朽做主,这瓶昊阳圣水给你打个八折,你收了玄阴幻轮眼,这件事就此揭过如何?”

耳边的神识传音穿透力极强,蕴含独特的发音方式,空气都被震得嗡嗡作响,半空中旋转的玄阴秘轮,也被强行定住,动弹不得。

“好家伙,言出法随,化气为罡。这是金丹高人的道家真罡,将空气化为先天罡气,硬生生以力破巧,定住我的玄阴秘轮。”

凌岳心里微惊,果然,万宝阁敢开秘藏拍卖会,不怕被人当场抢劫,原来是有金丹高人在暗中坐镇,难怪无人胆敢闹事。

“前辈,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先出手的,而是莫长河先攻击我,我完全是正当防卫。按照修真界的规矩,技不如人,死了也是白死,我杀他天经地义,仙魔道宗也无话可说。”

凌岳用神识传音道,玄阴秘轮虽被定住,莫长河的精神意识,仍被困在幻境中,只要自己心念微动,他就会主动自杀。

“凌岳掌教,事情的原委我也知道,可是你也清楚,烈阳门是地煞上品门派,他们的太上长老与我有旧,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门人被杀,给老朽几分薄面如何?”

神识传音再次传来,这位金丹高人倒没有以势压人,毕竟是做大生意的,不是拦路抢劫的盗匪,不好做出威逼客人的事。

“那也行,前辈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不过折扣方面能否再让一点,七折如何,毕竟我在你们万宝阁,也做了很多生意了。”

凌岳抓住机会还价,七折也就是7000中品灵石,刚好足够,不用再倒卖家底了。

那位金丹高人略一沉吟,其实昊阳圣水卖到这个价格,万宝阁依然有得赚,既然对方给了自己薄面,也不好再讨价还价,因此回道:

“那就这样,希望以后有再合作的机会。”

说着,周围空气恢复正常,对方撤去了金丹真罡,凌岳也顺势收回玄阴秘轮,拍卖场霎时恢复了原样。

所有秘藏境修士,甚至踏入秘藏七重,乃至秘藏八重的修士,纷纷心有余悸地看向凌岳。

太阴门的玄阴幻轮眼名气太大了,唯有正一道的昊阳金光眼可与之匹敌,普通灵眼对上,一触即溃,瞬间掉进幻境,完全无法抗衡。

莫长河也逐渐恢复神智,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怒气冲冲,还要大打出手,突然神情一震,脸色慢慢变得平静下来,丢下一句场面话:

“既然前辈出言劝阻,我也就既往不咎,否则得罪我烈阳门,这件事不算完。”

随后,转身离开了拍卖场。

“金丹高人的面子就是大,莫长河也不敢继续造次。”

凌岳自然明白,这是那位金丹高人,给莫长河传音,让他不要再闹事。

莫长河有了台阶下,自然就坡下驴,真的继续打下去,他哪是自己对手,刚才已差点小命不保,现在不过是强装硬气罢了。

两人引发的风波平息下来,拍卖女修得到阁中前辈传音,让人将昊阳圣水送来,凌岳支付了7000中品灵石,心情是痛并快乐着。

“凌前辈,我阁的坐镇长老请你过去一聚,不知你方不方便?”

临走之前,那位拍卖女修发来神识传音,凌岳心里一动,金丹高人找自己,这个面子不给也不行,只好同意下来。

一名迎宾女修走上前,带他离开拍卖场,见他走出去,一群秘藏境修士才齐齐松了口气。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第二章

“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突然,孙海爆喝了一声,然后直接跳到全村吃饭他们面前。

一众侍从和丫鬟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一下就把他们给包围起来了。

这些侍从和丫鬟加起来有二十多人,大多都是超凡境界,有六人是小神仙境界。

孙海的境界极高,看样子至少是渡劫期!

阿慧又惊又怒:“你们凭什么要抓我们!”

拉菲目光一闪,挥舞着小拳头说道:“要打架吗?”

全村吃饭拍了拍拉菲的额头,示意她后退。

拉菲不乐意,又挥舞拳头说道:“打架,余可是很厉害的!”

全村吃饭顿时无语,随即给了小熊猫一个眼神,让它保护好拉菲。

小熊猫跳到了拉菲身边

“凭什么?”孙海冷冷说道:“凭什么就你们通过了扶桑林!说!是不是你们搞的鬼!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阿慧气极,指着孙海大骂:“你这臭老头不要随意诬陷好人!早跟你说了,我们是被风吹过扶桑林的。”

孙海皮笑肉不笑,冷冷地说道:“被风吹过扶桑林?你莫不是把我当傻子了!多说无益,等把你们抓起来关进地牢,到时候我看你们会不会老实交代!”

说完,孙海一挥手,众人朝他们冲了上去。

“我拖住孙海。”全村吃饭说完直冲孙海

他也知道扶桑林的事情很是古怪,就算他们解释别人也未必会相信。但是…可不容别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要把他们抓起来关进地牢!

孙海虽强,但是全村吃饭从来不是胆小怕事之人,只是他的性格不喜多管闲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才让人有时会以为是个软弱的人。但不代表他没有心气,真遇上事了他也不怕。

渡劫期又如何?甚至渡劫期之上又如何?

全村吃饭怡然不惧地朝孙海暴冲而去。

孙海顿时面色一变,又惊又怒,惊的是对方的攻势隐隐让他觉得有些心惊。怒的是,一个小神仙竟然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甚是狂妄!

孙海神色狰狞,就像火上浇油一般,瞬间调动全身的灵力,这时候他已经不在乎什么以强欺弱了,要怪就怪那小子太猖狂了!

轰~的一声巨响,全村吃饭和孙海所在的地方被轰烂了一大片,一时有些看不清状况!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得全村吃饭刚说完话,阿慧想要拦住他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

“哼!来啊!”

一个很是娇嫩又挑衅味十足的声音响起

阿慧看过去的时候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拉菲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小熊猫冲进了人群,已经被围攻了!

“住手!”阿慧顿时惊怒无比,身形一闪而逝毫不犹豫地挡在拉菲面前。

她剑指众人,咬牙切齿地说道:“有本事冲我来,这么多人围攻一个小女孩还要不要脸!”

众人顿了一下,然后互相看了看,好像是听话了一样停了下来。

阿慧微微松了一口气

“多管闲事!”拉菲推开阿慧的身子

阿慧哼了一声,就是不让开,她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这几个小神仙。

这时候阿慧还没有注意到

周围那些超凡境界的侍从和丫鬟都已经晕迷倒地了,只剩下面前这六个小神仙了。

这些人虽然围着拉菲和小熊猫,但是他们的神色甚是凝重,隐隐还有着莫名的忌惮。

“动手!惊涛骇浪!”一个小神仙突然爆喝

他们身上的气息徒然一震,身上涌出强大的灵力,犹如惊涛骇浪一般,暴起!

这一刻,阿慧感觉到了他们爆发的强大灵力,她心里也是一把火,迎剑就上。

这些人竟然打算下狠手!

原以为他们还是有良知,所有才会停下来。没想到竟然趁着这短短的时间酝酿出更强大的杀招!

其实,他们并非心狠手辣之人,最初也没有打算下狠手的,但是没想到拉菲和小熊猫太狠了,短短时间就放倒了他们一群人。

而且听孙管事说这些人很可疑,事关扶桑林这等大事,如果他们无法拿下这些人,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家族的重罚。

这时候他们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他们犹如一把锋利的刀,直切而入。

其中一个小神仙,拦住了阿慧。

其余众人一闪而过,然后全部攻向拉菲和小熊猫。

阿慧脸色大变,顿时很是急躁,她拼命地想要击败眼前之人,但是这人根本不打算跟她斗,只是缠着她,让她无法回援!

阿慧的心里已经悔死了,责怪自己不应该如此冲动,应该好好护在拉菲身边。

虽然她和拉菲的关系极为不好,隔三差五就打架,但绝不希望拉菲会有危险!

这时候她心里只期盼着小熊猫能护住拉菲,毕竟小熊猫也是很强的。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顿时让她觉得心寒无比,只见那些人又分出两个小神仙缠上小熊猫。

剩余三人竟然全部攻向拉菲!

看那架势极为狠厉,只要被攻击到,根本很难活下来。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第三章

“嗯?”

江北挽一呆,面前陈忠所指的地方是一条小溪,而小溪之内全是清澈见底的溪水,在溪水之上还能清楚的见到上面散发出的热气。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温泉吧!

不过让江北挽震惊“回污妖王陛下,美,不对,凤七七在以回南部落之中。”

这时,一位年长的虎兽双膝跪地说道,它双腿直抖,不敢直视于江北挽。

“回南部落了?”

江北挽双眸一蹙,他已经认出这头妖兽正是虎王曾经的手下,而且前日自己在虎王宫殿大喊时,它还扬言要收拾自己呢。

不过如今虎王一死,江北挽也没必要在闹事了。

他此时的想法是,先找到妖族女子,也就是它们嘴中所说的凤七七,然后告知它自己并非妖族后,就去寻找清宗派的人算账。

“正是,如果污妖王殿下要召见凤七七,下属可以传它觐见。”

另一个全身白衣的老者也毕恭毕敬的向江北挽说道。

江北挽也认识这头妖兽,正是刚进入部落时,所见到了那名妖族老祖。

“无需,我亲自便去即可。”

江北挽不想那名高调,况且他打算说完真想后,就直接离开部落了。

“可…这!”

“万万不能啊,污妖王。”

“不错,污妖王殿下,您乃万金之躯,怎可屈身寻找别人啊!”

听到江北挽说亲自寻找凤七七,宫殿内的妖兽扑通一下,双腿就跪在了地下。

其实妖族的宫中的规矩跟人族的规矩差不多,‘王’乃是千金之躯,龙凤转世,向这种屈身的事情,绝对不能拥有的。

“……”

江北挽一阵无言,不过经过自己的深思熟虑之后,他全是整明白了。

原来自己无缘无故的坐上的部落中的王位,可是自己跟虎王大战之后不是晕倒了吗,难道这中间就没有发生什么谋夺篡位之事?

“规矩都是王者定的,如今我是部落中的污妖王,那我就有重新立规的权利。”

以江北挽的随心所欲的性格来说,实在接受不了部落之中的规矩,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新王,那就有权利把部落中的规矩重新整治一遍。

这样才能把部落带上人群,带上别族,带上新大陆,带上新星球……

“这…”

众妖兽面面相觑,它们都知道江北挽的性格与别的妖兽不同,此时还真不知道他能摆出什么幺蛾子过来。

“回污妖王殿下,如果要修改部落中的规矩,就必须要经过部落中的老祖同意才可。”

“不错,而且必须要让几名部落妖族同时赞同才可的。”

“因为规矩可以改变部落以后的发展,几名老祖不一定同意的。”

几名妖兽在宫殿之下表情郑重般的说道,好像让江北挽收回成命似的。

“你不是羊族老祖吗,那么你同意我修改部落规矩吗?”

江北挽指着羊族老祖笑眯眯的说道。

“这…”羊族老祖感受江北挽的微笑,心里很不自然,回答道。“污妖王殿下,请说哪条规矩需要修改,指出后本座会通知另外几名老祖进行商量。”

“全部。”

江北挽淡淡说道。

“嗯?”

羊族老祖身体轻颤了一下。“万万不可,巫妖王殿下,您刚上位不久,部落中的规矩您还并未知晓,所以请您收回成命。”

众妖兽也惊呆了。

它们知道江北挽于旁人不同,性格古怪,喜欢随心所欲。

但修改部落中的规矩可是妖族的大事,如果修改一两条它们还能接受,可全部修改任谁也不会同意啊。

“请污妖王殿下收回成命。”

“请污妖王殿下收回成命。”

一时间,众妖兽再次纷纷让江北挽收回

文学

金口了,双腿跪在地下,腰弯的更深了。

“什么破王位,老子不做了。”

江北挽怒了,突然大手一甩就要往宫殿外走去。

做个王位被它们叫做污妖王不说,自己连修改个部落规矩还要向几个老不死的请示,那自己做这个污妖王有何用?

“污妖王殿下,还请停下脚步。”

这时,从大殿外传出几位苍老而有力的声音,紧接着从外面出现几个身影。

它们是一群老者,白色的胡须已然到了颈脖处,苍白的老脸上看不出一丝丝的皱纹。

江北挽转头一看,来的这几人身上发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跟初见清宗派那名长老发出的气势一样,都无比强大。

但是这几名老者的修为,好像比清宗派那名长老的修为要高出一些,它们的修为可以跟被自己震杀了虎王旗鼓相当了。

看它们几人身上的气势,江北挽锁定的心中的想法,这几人估计就是所谓族中的老祖吧。

“参见几位老祖。”

“参见几位老祖。”

众妖兽听到几位老祖的声音,也转过头,向几名老祖行礼。

“嗯?”江北挽虽然看出了这几人正是部落中的老祖,但是脸上依旧透露着冷意。“你们叫本逼王,呸…本污妖王何事?”

他有些疑惑,这几位老祖为何突然赶来?

“方才本座与其余几位老祖听见污妖王殿下的话,特地来支持殿下您的。”

一名老祖全身上下散发出强者的姿态,对江北挽恭敬的摆了摆手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听完后,江北挽脸色比京剧变脸还要快去许多,拱了拱手,微笑道。几位老祖果然与其它人不一般,身上散发一种仙者的气息不说,连修为都如此强大,假以时日定能羽化成仙。”

几位老祖听完江北挽的话,脸上没有一丝丝笑意,摇了摇头并没说话。

羽化成仙?

成仙之路何其凶险,又何其不易。

有多少人为了走上成仙之路付出的辛苦汗水?

又有多少人为了成仙之路浪费掉了光辉岁月!

可他们到后来得来的又是什么呢?

死亡还是满身的伤痕?

众妖兽听到江北挽的话也暗暗感慨,污妖王的嘴角功夫也太厉害了吧。

实力强悍、法诀高超、加上自身的嘴角功夫,这是要逆天啊!

“既然你们同意,那我先修改一条规矩,就是以后部落中没有任何规矩。”

江北挽笑了笑,随后身形一动,脚下踏上一丝丝电弧就消失在了宫殿之中。

宫殿中的妖兽与几名妖兽,好像被江北挽的这番话凌乱在风力似的,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就修改一条规矩,就是以后部落中没有任何规矩?

尼玛,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然把部落中所有的规矩都给作废了?

高手,果然是高手!

……

“凤七七,凤七七你出来,我来找你了。”

南部落的方向,一片无极的草原上,一个头戴紫金盔,全身锁子战甲的猴头在草原内大喊大叫着。

江北挽就是在此处与凤七七相遇了,而且在他的记忆中,也并未知道南部落到底处于何处。

所以,他只能在此处等待和凤七七的再次相遇了。

而草原的另一方,一位白衣女子站在一片绿油油草原上,微风吹来时,它的黑发就像春季中的柳枝似的翩翩起舞,身上的那种香气弥漫四周,上空处无数只鸟儿在它的头顶上鸣叫着。

它明眸皓齿,身材婀娜多姿,但绝色的容颜上好像写着落寞。

“鸟儿啊鸟儿,你说孙悟空当上王位之后,是不是就把我给忘了。”

它抬起雪白的脖颈,落寞的眼神看向天空中的鸟儿,声音犹如悦耳般的从口中发了出来,幽怨的小眼神一眨一眨的,好像能滴出水来。

“渣渣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