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汉的性生生活|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一章

我来自于未知的世界。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处不在的灰烬。

浮浮沉沉,亿万年过去了。

我从一颗小小的尘埃,渐渐的壮大,壮大,再壮大。

当我能够自行活动的时候,我已然是个庞然大物。

漫长的岁月里,我知晓了一个道理。

对于尘埃而言,活动与不活动,并无差别。

所以,当我可以游走在这片虚空,四处去感受这个世界的辽阔时,我迷茫了。

我不知道游走的意义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我只是不停的游走,游走,游走。

直到某一日,一颗金光闪闪的球体吸引了我。

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球体的我,一步步的靠近它。

我观察它,尝试接触它,摩挲它。

可它不为所动。

直到,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小的缺口出现了。

在金色球体上,缓缓的喷吐出另一个漆黑的球体,球体很脏,至少我觉得很脏。

这个球体大小跟金色的球体一般无二,可以说是复制体。

我研究了它挺久的,或许数十年,或许数百年,或许成千上亿年。

不管多久,对我而言,时间都是无穷尽的。

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或许是我的尝试刺激到了漆黑的球体,在某一日我摩挲它的时候,一股超越我本体力量的吸力勃然爆发。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新的世界里。

而这个世界的天空,正有一座悬空的岛屿,缓缓的压下,压下,压在了某个口子上。

然后,整个球体被封堵了。

我也出不去了。

有些惋惜,但我本身并不在意自己身处在哪里。

来到了新家也不错,过去自己一个,现在偶尔还会有些过路的人来跟我玩耍。

一开始都还挺友好的,最多说上那么几句,你别挡我路,我们要回潘达仙岛之类的话。

到了后来就不友好了,还没说什么,上来就开始攻击我。

几次三番,几次三番,我原本无限的睡眠时间,成了时时刻刻都可能被打扰的有限时间。

只要那些过路的人出现,我就要被迫的被唤醒。

这真的很累,至少对于我这种尘埃凝聚的熔岩魔来说,是很累的。

温暖,尘土包裹,无休止的睡眠,原本不是我所喜爱的。

但来到这个世界后,它就仿佛自然而然的被植入到了我的渴望和需求之中。

每天我最快乐的时候,就是睡觉的时候。

而每天我最不快乐的时候,就是偶尔路过这里的那些鬼怪。

它们倒没做什么,就是哒哒哒的跑来跑去。

可我却被打扰了,只要它们哒哒哒,我就会翻开尘土,将它们吞没。

吞完了,世界就清静了。

可安慰没几天,又来了许多潘达。

我是有点烦躁的。

上来就打我的那头白色狮子,实在可恶。

明明是你们闯进别人的家里,还囔囔着要杀掉别人?

私闯民宅的法律法规没有人教你们吗?

真是缺德,没有教养。

啊,苦命的我。

为什么总要亲自消灭这些闯进家门的混蛋?

算了,一把火烧死它吧。

不然后面那些潘达,一个个来,都不知道要烧到什么时候。

真是烦死人了。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好好睡一觉。

就像我来到这里之前。

漫无目的,却随时随地可以爱做什么,就做什么。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二章

第889章答案

杀人诛心,小纪终于被介这番话吓着了,她瞪着无神的大眼睛,倏地抬起头,哭哭戚戚的喊道:“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介手指轻轻一点,止住继续流淌的鲜血,面色淡然道:“人就是这样,无论你本身见证过或实施过多么残酷的事情,只有当残酷降临道自身的那一刻,才能真正感受到受创者心里那种畏惧。

现在的你,体会到恐惧了吗?”

小纪轻轻转动脑袋,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眨了眨眼,胸脯大幅度起伏了几下,倏地手掌成刀刺向自己的心口。

不过才刺到一半,她就发现她的动作就像被无形的空气阻隔了一眼,无论她多么用力,手掌都保持着一巴掌距离,迟迟无法刺入心口。

介淡淡道:“你今后的生活,是被我关在笼子里,牵往各地游行参观,我会让所有人见证你这个缺胳膊短腿的畸形儿,就像被关在玻璃柜里的马戏团小丑那样。

死!对你来说并不是解脱,为了防止你会继续求死,我看这两条胳膊不如也一并剁掉吧,毕竟那样才符合马戏团里的小丑……..。”说着、介将小纪的胳膊缓缓拉直,再次抬起了手。

“不要!”哭喊声响起,小纪似拨浪鼓一般摇着脑袋,大眼睛里里的汹涌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求求你不要,我………我知道错了。”

介心中一松,终于屈服了,即便明知道不管小纪多么凄惨,对他来说都不过打响指的问题。

但强忍着怜悯,将一个少女如此糟蹋,折磨的血淋淋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极其不舒服的。

好在女孩终究是年纪太小,没能抵御住双重折磨。

略微一顿,介露出一个自认为柔和的笑容道:“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和那家伙是怎么认识的?”

小纪擦了把眼泪,略一踌躇答道:“我…….我不认识她,是她自己找上我的。”

“哦、说的详细一点。”

“有一天晚上,她突然闯入我家里,问我害不害怕。”

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你家里,还问你害不害怕?介摸了摸脑袋,心中浮现一抹怪异。

小纪继续说道:“她问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肆意为祸,一定很害怕吧?还问我有没有想过要除掉那些东西。”

介插话道:“怪物!是指虚吗?你天生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

小纪抽了抽鼻子,点头道:“是的。”

闻言,介心中将力量感知排出选项,毕竟星可看不到虚。

稍一沉思介继续问道:“你的力量得自于哪里?她的教导?还是说她的赋予?”

小纪摇头:“她并没有教导过我,只是说,将身体借给她,她就可以回馈给我力量,我现在所掌握的,就是她回馈给我的。”

介疑惑道:“代价呢?不会没有代价吧?”

“代价!”小纪沉思了几息道:“没有代价,不过继承这种力量是要求的。”

介眯了眯眼:“什么要求?”

小纪摇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被选中的人一定要没做过H的事。”

处子!介目光一动,心中泛起一丝丝波澜:“你和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就是铲除那些怪物,然后杀一些四处为恶的家伙!”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三章

狴犴的速度降了下来。

鼻子上下耸动。

嗅觉灵敏的狴犴,就像是一头巨大的猎犬似的,在峭壁上寻找目标。

时不时发出低沉的呜声,一旦有人出现,它会毫不犹豫扑上去。

陆州也不着急,任由狴犴发挥。

顺着峭壁往下,再次进入丛林。

因为树叶太过茂密,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

陆州看了一下林间的环境,并未异常。

还真是狡猾。

狴犴继续向前……速度也开始加快。

陆州看到了前方有几颗倒下的树木。

上面留下猛兽冲撞的痕迹。

应该就在前面了……

一排的树木都被撞断。

紧接着,狴犴停下了脚步。

在一颗巨大的树桩之下,狴犴抬头发出低沉的呜声。

陆州亦是抬头张望。

上方是一个被圆形罡气削开的区域。

树桩旁边,散落着一套衣物。

在衣物上,落着几滴鲜血。

陆州抚须点点头:“金蝉脱壳?”

狴犴的嗅觉不会出错,它既然停在了这里,就说明目标就在这里。

四周寂静无声。

陆州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觉察到有何动静。

可惜了……被他逃了。

陆州眉头微皱。

没道理……

他打开了系统界面,再次看了一眼强化版牢笼束缚的描述,的确是百分之百的触发概率,况且系统已经给了提示声,命中无疑。那么……没有修为,他如何驾驭颠簸的坐骑,如何削开茂密的丛林,从而迅速离开?

陆州从狴犴的背

文学

上跳了下来。

走到那一堆衣着旁边。

俯下身子,稍稍看了一眼。

“于正海的衣服……”

陆州记得,于正海在金庭山上修行的时候,所穿的衣服尺码便是这般大小。

真是好一招金蝉脱壳。

尽管如此……他也不可能离开的这么快。

难道像燕子云三一样,使用了某种遁地之术?

陆州抬起手,一道道罡印像是花瓣一样,飞向四周。

这些罡印的进攻性并不厉害,是修行者的一种追踪印记。也是入门级的修行印记,比较简单,消耗也不大。当初小鸢儿的族人被抓的时候,慕容海便是用这一招追踪的人质。

同时,这种印记还可以追踪附近的生命体。当然,如果目标有修为的话,这一招并不好使。会被护体罡气挡掉。牢笼束缚的效果触发,那么对方的修为也应该是被束缚状态。没了修为,无法抵挡印记的追踪。

然而,

印记就像是水泡似的,在广阔的林间飞行了一段时间,消失于天地之间。

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感知到生命体的存在。

“难道是夔牛强行拖着他,飞走了?”

典籍中记载,夔牛也是传说中的凶兽坐骑。若真的全力赶路,倒也不好追。只不过能如此毫无动静地离开,有些不可思议。

陆州看了看衣着上的血渍。

应该是某种修为外的施术方式,催促夔牛离开。

大炎天下,百家争鸣。儒释道三派修炼占据主流和庞大的分支。除了巫术这种对施术时间要求高的,多数人都喜欢修炼道门的功法。

一些修行者之外的辅助用具,比如云裳羽衣,天阶武器,比如调动阵法的阵旗等。

陆州见多识广,排除了这些用具……

“孽徒,看来,离开魔天阁后,没少学习其他的东西。”陆州缓缓起身,站了起来。

陆州催动元气,凝气成罡。

大手一挥。

那道罡气,向四周飞旋,形成了迷你型的玄天星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