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睡前一杯奶H阅读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大荒后的第二年,官府按户配种耕种,在沉甸甸麦穗挂满秸秆时,人们脸上多了欢颜。

贾兮辰因为赈灾有功,破格升任御林军统领。

齐王迥在益州、梁州赈灾中建树颇多,朝廷予以嘉奖,并由他接管荆州军务。

石崇依旧是荆州刺史,他并没因是杨家姻亲而受牵连。

谢峰一行人进入大漠。

泰岚清和1号最想知道的是李晟和谢琛如何调陈伯仁出来的。

“刘三叔说了,利用人的喜好和贪念总有收获。我们两人的饵很简单,就做打遍赌场无敌手的那个人,最后一场,咱们的赌注下得够大,他就装不着,出来了。”李晟说。

“你们赌的什么?赌注又是什么?”1号问。

“我们赌二位叔叔送我们的保命荷包。”谢琛咬唇笑。他的细碎贝齿整齐白亮,笑起来很好看,他知道,所以习惯了这种笑容。

“这个你们也拿去赌?”1号吃了一惊。

“咱们又不知道这其中奥妙,即然是能保命的,咱们就赌命。”

泰岚清离言笑了:“那人不会和你们赌命,过得舒服的人最惜命,怎么可能和你赌命。”

“叔,咱们说,包中是不死之药,取之必予之,即是长生不老之药,自然要拿命赌。”

“这样,他会上钩?”泰岚清摇头,“愚昧。”

“咱们有两包,一包做赌注,一包押着再赌。两赌平局相安无事,如果两局都输,就得把命交给对方处置。第一把,我赢了,叔的东西太奇妙了,竟然来了个凭空消失,我机灵一动,就扮了回神仙。“李晟笑道,”能骗过所有人,当然归功魅瞳。”

“所以,那人就上当了?”

“这还用说,叔也说了富人惜命,他定要与我再赌,想赢这个长生药。结果我又赢了,他的命就是我的了。这家伙敢赌是留了后手的。但那些人功夫实在不咋地,谢琛一人就全收拾了。”李晟说得兴致盎然。

泰岚清知道阿骨达也去了荆州,但最终离开了,只说了句:“他是乱世中的英雄。”

众人虽然不明白其中深意,但也不问。

“石崇选择支持楚王,杨家灭门之祸并没连累到石家,就是贾后也给予安抚。他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石大人。”刘三说。

石崇至所以还能留守荆州,是他选择站在藩王对立面。

“是啊,杜将军将证人押送京城候审,即是犯人也是证人的三人进了刑部大牢就莫名身亡,杜预大人拒理力争不得,挂冠回乡,正遂了石崇意,现在荆州地方军尽归他管辖,没人不服。”张三对朝廷作为也是很失望。

羊铮与曹翊知道谢峰要带大家去西域,很是高兴。

他们已将大漠中事宜安排妥当,龙云洞中机器和飞来峰试练洞中机器,他们已通过世界通道运来大漠,并组装完成。等陆压回来,就可启动。

“峰哥哥,我和师兄想孩子们了,他们也想我们。铮大人常传信来说孩子们嚷嚷着我们再不回西域,他们就来大漠找我们。”曹翊还是那么美,那么年轻。

谢峰摸摸自己胡子,又看看羊铮干净的脸宠,摇头说:“你们两个不见老,再过几年,该叫我叔了。”

羊铮不由一乐,曹翊扑哧笑出声:“峰哥哥,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峰哥哥。”

“赵忠和赵虎父子不随同西行吗?”羊铮没见到赵家父子二人问道。

“他们和王导都不离开。就是三师兄和三师嫂也不离开。”

中原产业有人守着也好,这儿是他们古乡,也许有一天会回来看看,那时也有个落脚地。况且不是每个人都愿背井离乡的,让他们有安身立命之处,也是他们应得的。

刘三的家人和张三的家人随许老伯一行人进的西域,他们都已平安到达。

左盈现管理西域各项事务,她已忙得不可开交,让谢峰尽快回去,并说各位强者一起制定了一套管理方案,管理体系与晋王朝不同其中更多体现的是自由、平等的天一合一思想。

陆远也想去西哉看看,他便先回荆州安排家族和商业各项事务,完毕后就去西域。

“峰哥哥,咱们再等等,杜先生应该会来和我们同行。”曹翊知道陆远处理事务需要一些时日,对谢峰说。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午后的阳光真是妩媚照人,坐在摇椅之上,感受着这温暖的阳光,赵飞真是觉得沒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了,看着远处的青山绿水,赵飞只觉得放松无比,沒有了你争我夺,沒有了步步为赢,有的只是轻松与怡然。.

“夫君,你怎么又在发呆。”蔡琰的声音由耳边传來,这让赵飞不得已停下來了放空的状态,扭头朝着蔡琰看去,赵飞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蔡琰的身后,赵飞的其他妾侍也一同走了过來。

眼前的这幅场景算得上最让赵飞感到开心了,想我赵飞何等的身份,而今时今曰却能够享到这等福气,上天如此待我,夫复何求。

看到赵飞并未回答自己的话,蔡琰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缓步來到赵飞的身边,伸手在赵飞的面前晃了晃,随后便听到蔡琰开口说道:“怎么,夫君莫不是过不惯这清闲的曰子,又在想着那威风凛凛的赵太尉不成。”

听到蔡琰的语气不善,赵飞急忙站起身來解释道:“夫人说的这是哪里话,为夫是那种人么,不过若说清闲,这道是真的。”说到这儿,看到参与的脸色越加的不好了,赵飞急忙改口说道:“不过清闲了

文学

也好,也让我有时间陪着几位夫人了。”说完这话,看到蔡琰的脸色微微有些好转,赵飞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当初可是夫君提议來这里了,怎么才过了这么几天平淡的曰子,夫君便觉得无趣了。”蔡琰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娇嗔,这让赵飞头大无比。

几天,对于这么一个天数,赵飞显然是难以接受的,要知道,自己已然在此地隐居了三年之久。

早在赤壁之战之初,赵飞便有了这个想法,毕竟赤壁一战乃是决定天下归属的一战,无论如何,赵飞都要统帅此战,并且取得此战的胜利,不过奈何才到赤壁,赵飞便身受重伤,一直都卧床不起。

不过好在赵飞对赤壁一战早便熟悉了,所以纵然是卧病在床,依旧能够运筹帷幄的指挥曹军,而且周瑜所指挥的江东军与赵飞所料想的一样,对曹军发动了火攻。

不过正所谓狗急了还跳墙,当江东大军得知自己中计之后,他们非但沒有溃败,反而是对曹军发动的奋起反击,此战甚是浩大,但是赵飞却沒有亲自见识,这多少有些可惜。

但是还好尚有典韦在,他可是在战场之中杀了数个來回,对于赤壁一战的情况,典韦可是颇为清楚的,典韦虽然话不多,但是赵飞若是想问什么,典韦又怎么可能不对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呢。

赤壁一战可是相当的激烈,为了请君入瓮,曹军的算是也是相当惨重,而后江东军与刘备的江夏军全都拥入曹营之后,曹军的后手这才施展了出來,数万精锐的曹军将士蜂拥而出,将江东军与江夏军团团包围。

此事,无论是周瑜还是刘备皆知道自己已经中计,事已至此,难道弃械投降,无论是周瑜还是刘备皆知道,弃械投降怕是只有死路一条,要知道长江可是最后的天险,若是真的失去了这道天险,自己拿什么去阻挡精锐的曹军将士,所以无乱如何,哪怕是拼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刘备与周瑜也要奋力一战。

周瑜的想法激励了江东军的将士,为三缺一是想给敌军留一线生机,可是如今若是赤壁一败的话,那就真的沒有任何生机了,要知道这些将士可都是地地道道的江东人,他们的家可都在江东,若是真的江东不保,那么家就沒了。

所有江东军的将士都奋起反击,这可是给曹军带來了极大的困扰,曹军将士虽然精锐,但是也顶不住江东军这不论生死的攻势,不过还好,曹军毕竟是精锐,若是换做其他军队,怕是早便支撑不住了。

曹艹见状,自然知道这不过是江东军奋起一击罢了,此击若是成功的话,江东军自然是士气大振,很有可能因为这一击,而断送了曹军的的大好局面,不过曹军为了赤壁一战可是准备了很久,而江东军的举动也在曹军的计算中。

这个时候便是最精锐的将士出击的时候了,这里面,首当其冲的便是狼群,狼群的将士出现在就好似一柄尖刀,狠狠的插在了江东军的胸膛之上,狼群是何其精锐,他们可都是百战精锐,战斗力远不是江东军可以比拟的。

江东军纵然是不惧生死,但是在战斗力方面远不是狼群的对手,巨大的战斗力差异是不可弥补的事情,面对强大的狼群将士,战斗在一瞬之间便出现了一边倒的局势。

战场上果然是瞬息万变,这才片刻的时间,战场上的局势便变了几变,狼群的出击让江东军溃不成军,而这立刻引起來周瑜的注意,早知道曹军有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铁军,现在看來,此事果然不假,不过区区不足两千人,但是在关键时刻却能够扭转全局。

周瑜算是看出來了,若是由着曹军的狼群这般冲撞下去的话,江东军又不了许久便会彻底的溃败,如今江东军虽然取得了一丝战果,可是却全凭借心中的一口勇气,若是这口勇气被曹军冲散的话,那就真的必败无疑了。

不过真的论精锐的话,江东军显然沒有拿得出手的陆军可以比拟曹军的狼群,唯一算得上绝对精锐的,怕是也只有锦帆军可以用了,虽然锦帆军是水军,但是他们陆

文学

地上也有不俗的战斗力,而且甘宁也是一个颇有能力的人,让他带人去阻击曹军的狼群的话,虽说不能战败狼群,但是最少也能不落下风吧。

可是周瑜不知道的是,典韦也混在狼群将士的阵营之中,决战爆发之前,赵飞早已经被人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这让典韦沒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赵飞因为江东军而受伤,虽然典韦不见得能够找到那个射伤赵飞的人,但是他却要多杀几个江东军的将士來为赵飞报仇,有着这个想法的还有虎贲营的将士,他们同样也加入了战斗之中。

赵飞的安全可是有着绝对的保障,这让所有虎贲营的将士都可以放开手脚的大杀一番,以往他们需要保护赵飞,所以纵然刻苦训练,也沒有登上战场的机会,如今总算是有了这个机会,虎贲营的将士又岂会放过。

不过虎贲营的将士显然与狼群的将士合不到一块去,毕竟狼群的将士配合了许久,自然是不习惯与他人合作,而虎贲营的将士也一样,他们可都是典韦一把手的训练出來的,若是论战斗力,他们显然毫不逊色他人,可是若说与他人配合,虎贲营的将士显然配合不來,因为他们之间的配合都是用來保护赵飞的,而不是上阵杀敌的。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