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的屁股,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雪白的屁股 第一章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错,确实是这种下水法,整个船身便沿着倾斜的船台横向侧向下水。这艘由成千上万吨钢铁构成的庞然大物瞬间倒向水中,激起了排空巨浪,又快速地自动扶正,几经剧烈摇摆,最后终于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水里。这由静变动又由动转静的过程,虽然时间不长,但还是非常的壮观啊。

亨利上校转过身,对还望着水面安德烈说道:“将军,怎么样,您从来没见过舰船是这样下水的吧?”

安德烈立即摇摇头,然后回答道:“亨利上校,以前只是听说过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侧向下水呢,不过我记得这种下水方式对于舰体强度的要求是十分高的啊?”

亨利上校笑了笑说道:“将军果然内行啊,首先我要说的这种横向侧滑下水,有很大的优点因为是使用较短的横向滑道,船舶利用重力横向侧翻落入水中,再依靠浮力将船身扶正,漂浮在水中。这种侧滑的下水方式,比较适合水域面积较小,船台滑道长度不足,没有开阔水域可供纵向下水的地方,特别适合船只集中批量建造船舶的船厂。”

我等他说完,想了想问道:“上校,但是横向侧滑下水对船体的振动和冲击比较大,是否会引起船上已安装设备的如果舰体强度不够不仅仅是船身连设备也有可能受损啊变?”

安德烈想起了横向侧滑下水的资料。由于横向侧滑下水对舰体和舰上设备的冲击力较大,容易引起舰体结构变形或设备损坏,所以侧滑下水的军舰设计和建造工艺都有很高的要求。

一直以来造船业的舰船建造过程中,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下水。船舶下水的方式有很多种,按照运动方式分为重力式的纵向下水和横向下水,适合绝大多数船舶;漂浮式的船坞下水,适合超大型船舶。

坞下水属于漂浮式下水方式,最古老也最简单,就是船舶直接在船坞里建造,建好后,船坞注水,让船舶依靠福利自己浮起来,再打开船坞船闸,下水就完成了。船坞下水的缺点是花费较大,这里指的不是下水辅助材料的花费,而是指船坞注水和抽水的费用。

现代超大型船舶通常都采用船坞下水,例如美国海军最新一代核动力航空母舰首舰“福特”号于2013年10月11日下水式,就是采用船坞注水式下水,原因很简单,这艘核动力航母排水量高达10万吨,不适合重力式下水。

纵向下水是现代造船业最常见的,舰船在建造时,船台呈1/20的坡度,船尾向着海边,轮船沿滑道“退入”海中。纵向下水的工艺比较复杂,因为下水时船尾首先接触海水上浮,期间船首还在滑道上,容易因重力引起船舶结构变形,所以纵向

文学

下水对船台和船舶结构强度要求较高。

在古代帆船下水通常采用滚木或滑道涂抹牛油的纵向下水,现代造船的纵向下水通常使用钢制滚珠。纵向下水优点是适用范围广,大中小型船舶都可采用,下水设备简单,花费比较少,下水滑道和辅助材料都可以回收再利用。

而侧滑下水的缺点上面已经说了就是对舰体的要求非常高啊,因为瞬间的冲击太大了。

而且侧向下水只适合于小吨位,吨位太高的一般还不敢这么干呢!当然也不绝对后世世界上最大横向侧滑下水的船舶是由中国建造的,2008年武汉青山造船厂建造的5.7万吨级散货轮,因为青山造船厂属于内河船厂,船台滑道长度不足,船厂面对的长江水域也不够开阔,于是采用横向侧翻入水的方式,从而创造了世界纪录,并一直保持。

接下来,亨利上校说道:“所以我们会安排工程技术人员对军舰进行检测的。”至于更多的东西,亨利都没有继续聊天,在诺福克基地逛了一会儿,到了饭点了,安德烈看着亨利说道:“上校,你们美国海军的伙食标准我记得可是很高的啊,不知道我能尝一尝吗?”亨利哈哈大笑道:“将军真是客气了,其实我们的水兵们可是对于伙食有很大意见的!”而安德烈开始说道:“1933年11月27日开始的纽约号战列舰公共食堂一周菜单

周一

早餐:鲜梨、炸猪肉香肠、烤肉油汁煎土豆、玉米粥、面包、黄油、咖啡

午餐:煮大麦饼干、平锅烤牛肉、蔬菜冷盘、煮土豆、煮卷心菜、柠檬果冻蛋糕、面包、黄油、咖啡

晚餐:煎汉堡牛排、肉汁炸洋葱、烤土豆片、煮利马豆、无花果馅小酥饼、果酱、面包、黄油、茶

周二

早餐:鲜水果、全麦谷物早餐、鲜牛奶和糖、咸牛肉松、烤面包片、炸土豆条、面包、黄油、咖啡

午餐:克里奥尔式浓汤、炸牛肉饼、土豆泥、奶油南瓜、腌甜菜、梨和苹果馅饼、奶油葡萄干面包、黄油

、咖啡

晚餐:蒸小泥肠配南方芥末、土豆炒洋葱、煮酸菜配鲜猪肉、葡萄干蛋糕(冰镇)、手指面包、面包、黄油、咖啡

周三

早餐:鲜水果、烤猪肉配豆子、番茄酱、法国吐司、果酱、面包、黄油、咖啡

午餐:土豆汤、炸猪排、酱色肉汁烤土豆、谷物薄脆饼干、鲜苹果馅饼、切片干酪、面包、黄油、咖啡

晚餐:烤牛肉和猪肉条、酱色肉汁配炸土豆、烘炉烤豆、柠檬蛋白馅饼、洋葱片、面包、黄油、茶

周四

早餐:鲜水果、炒鸡蛋配熏肉、棕色烤土豆、干吐司面包、糖浆、面包、黄油、咖啡;

午餐:“感恩节特餐”

晚餐:烘炉烤牛肉、酱色肉汁配土豆泥、蔬菜沙拉和蛋黄酱、玉米淀粉水果布丁、面包、黄油、热可可

周五

早餐:碎小麦、鲜牛奶和糖、玉米粒烤牛肉末、番茄酱、肉桂杏仁卷、面包、黄油、咖啡;

午餐:意式面条汤、炸鱼、土豆泥、青豆、泡菜调味酱、南瓜泥、蔓越橘果

文学

酱馅饼、面包、黄油、咖啡;

晚餐:酱汁炖牛肉、意式饺子、青玉米煮利马豆、黄油芦笋、腌甜菜、水果布丁、面包、黄油、咖啡

雪白的屁股 第二章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这一问,满屋子女孩哭了起来——她们果然家都不在此处,而且全是被拐卖的。当然,拐子看中眼的,个个都是美人胚子。

确认了被拐这个事实,褚姑娘对黄娥诡异作为,顿时减少了怀疑,也许那是大难过后的心神慌乱吧。那两人一直被拐子安置在一处,男人一直赤身luo*体,两人待在一块……也许两个人真有点秘密,那也是理所应当。女孩子保留一个清白名声不容易,该替人遮掩的,咱多担待一点。

故此,当褚素珍领这些女孩出屋时,即使觉得院中的时穿与黄娥交谈时的神态很鬼祟,比如一见她出现,黄娥便拼命的躲开,彼此刻意保持距离……她全装作看不见。

院内的惨状立刻让女孩吐得天昏地暗,见到她们吐得比自己当初还厉害,褚姑娘心情稍稍好一点,她大声呼喊:“时……郎君,这些醒了的女孩由你照顾着,我去唤醒其余的孩子。”

时穿点点头,他还没说什么,又是黄娥快嘴快舌的插话:“褚姐姐放心,我把她们都拢到正屋里,你去忙吧。”

褚姑娘领着家丁又走进另一间屋子,进屋的时候,她想起那些刚醒来的女孩,见到院子里的场景,也与她一样吓得站不住,而黄娥,她怎么一直如此镇定?褚姑娘心里止不住的嘀咕:“这小小年纪,精跟妖精似的!如此惨烈的场景,连施衙内这个男人见了都惊心动魄,她却能神色平静的与人倚门交谈,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能养出这样的妲己来?”

连续走了几个房间后,被拐的女孩子都已经唤醒,褚姑娘走进最后一间屋子——在这种来回奔波徒中,每次走出屋门,重新来到院落时,褚姑娘总是被园中的惨状激起恐惧心和呕吐感,她忍不住两腿发软,忍不住想逃离这个院子。但她依然奔波着,去挽救那些被迷昏的女子们。

当她奔波于各个屋子的时候,时穿倒是非常尽忠职守。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杆红缨枪,拄着长枪一直站在院子里守护。

更令人神奇的是,连施衙内都借口安置同伴,不愿再踏入这院中,黄娥那个小女孩却一点没有在意遍地的尸首,以及浓重的血腥,她一直牵着时穿那只空闲的左手,与时穿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

这两人交谈时断断续续,见到院中有人,黄娥就警惕的停住话头,冲来人露出微笑,时穿的呆愣愣的,总是反应慢半拍。而褚姑娘对此一点不在意,她只想着尽快把所有的女孩救醒,然后……逃离这所院子。

家丁又去打水了,在等待冷水期间,褚姑娘焦急的在屋里来回走动着,偶然间,她听到几句飘来的话,那是时穿的嗓门:“你编的(谎)话听起来像……”

褚姑娘赶紧止住脚步,但声音再也听不到,犹豫了一下,她走到窗边,从窗户缝向外眺望。

这座道观有钱,窗户上糊的是绢纱而不是纸。绢纱捅不烂的,褚姑娘只能从窗户缝向外眺望,只见院中两人的嘴一张一合,但她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褚姑娘回忆了一下——作为海州城数一数二的才女,她阅读过很多闲杂书籍,鼓廊、回音壁的传闻也略有所知,稍稍考虑了一下后,她开始沿着刚才走的路径慢慢回溯,当她走到屋中某个地点,又一句话飘入耳,是黄娥的声音:“……唯有这样说,才能……”

褚姑娘稍稍动了动身子,她的耳朵仅仅变动了几厘米的距离,又什么都听不见了。

褚姑娘站在原地,左右挪动耳朵,调整着身体姿势。稍停,小姑娘的声音又传入耳朵,声音细微,像是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你答应了,你答应照顾我的……上天派你来救我,你不能撇下……我背地里我无数遍祈求遍天神佛,没想到举头三尺果然有神灵,你真的来了,让所有的拐子都遭了报应……”

雪白的屁股 第三章

十万西凉军群情激奋,斗志昂扬,气势如虹,骂声如潮,杀声震天,巨大声浪如排山倒海卷向曹军。

一时风起云涌,草木含悲,山河变色。

与西凉军相反,曹军不少士兵交头接耳,面露愧色,神情落寞,军心浮动,士气低落,阵脚松动。

夏侯渊见势不妙,又急又气,忙令督战队压住阵脚,大喝道:“马超小儿,两姓家奴,休逞妇人口舌之能,两军阵前,刀枪无眼,战斗争胜,有本事放马过来,一决雌雄!”

马超微微一笑,置之不理,命令继续全军继续大骂。

夏侯渊越听越烦,被骂得三尸神暴跳,泼风大刀一挥:“射生营儿郎们,给我放箭!统统射杀了这些西凉叛贼!”

“得令!”早已按捺不住的射生营突然暴起,含恨拉起硬弓劲弩,弓弦如月,羽箭似雨,向西凉军暴击而去。

一瞬间,阴暗的天空更加暗淡无光,狂风骤雨般的狼牙羽箭,似乌鸦像飞虫,铺天盖地,张开乌黑的死神翅膀,面目狰狞,张开血盘大口,黑鸦鸦地掠过长空,扑向西凉军阵。

“敌袭,举盾!”庞德一声低喝,西凉军应声齐刷刷举起巨大的盾牌,整齐划一天衣无缝勾连起来,从空中看下去,如同一个巨大的乌龟壳。

漫天的箭雨落在乌龟壳上,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像一曲在春雨中奏响的交响乐,煞是好听。

几轮箭雨,西凉罗马军阵毫发无损,无一人受伤。

几个调皮的勇士居然不顾羞耻,竟然扒下亵裤,掏出物事,向曹军撒尿,还转过身,露出白屁股晃来晃去,无比嚣张地喊道:“曹贼,有本事来舔你爷爷的屁股啊!”

西凉军阵倾刻响起震天的起哄声。

“他奶奶的,真是欺人太甚!”

“两姓家奴,太过份了!”

“冲过去,宰光他们!”

曹真、曹休、夏侯尚等诸曹夏侯骂声四起,磨拳擦掌,群情汹涌。

“杀!”夏侯渊再也按捺不住,大喝一声,挥军杀向敌阵。

“来得好!”马超见状,面露喜色,暗道了一声。

等曹军前锋骑兵冲到近五十步时,马超沉声命令:“让!”

罗马方阵纷纷移动,让出一条条纵道,几千名牛高马大的士卒站在通道上,也不带盾,只有一杆长光溜溜的投枪,长约1米有余,雪亮的枪尖闪着死亡的寒光。

“起!”

“投!”

西凉勇士依令助跑八步,像一个个奥运运动员,姿态优美,力量充足,奋力向前投出手中标枪,枪雨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个美丽的弧度,发出巨大的呼啸声,如狼似虎扑向曹军。

半空落下的标枪,密密麻麻击向前行中的曹军,一些反应快的骑兵眼疾手快举起盾牌,妄图挡住标枪。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锋利的标枪带着巨大的冲击毫不费力地洞穿皮革、木板、薄铁皮,无情地落在人体、马身上。

伴随着一朵朵血雾散开,曹军骑兵和马匹发出一阵阵惨叫声,痛苦的呻吟声,血肉横飞,死尸狼籍,转眼间数百骑兵死于非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