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一章

热门推荐:、、、、、、、

打下全书完三个字,老风的心中如同卸下了千斤的重担,两百万字,从去年四月十一日发书到今天,整整十四个月,只为了一个绝不太监的承诺,老风坚持了下来,尼玛的,总算是保住了节操。

说实话,这本书的成绩很渣,老风也的确是写崩了,中间走掉了好多的书友,尽管我还有工作,还有养家糊口,但这些绝不会成为太监的理由和借口。许多人开书的时候都会说自己的节操如何,绝不太监之类云云,但事后证明,那不过是个笑话,现在那些承诺基本上被人所无视了,但老风不同,既然许下了承诺,就会义无反顾地去践行,这大概就是七零后的不同之处吧。

按惯例,这里要感谢很多的人,首先是九组的编缉烈手大大,这本书很渣,还是得到了烈大的很多照顾和支持,给了许多的推荐机会,是我辜负了组织的厚望,在此深深地鞠躬道歉,希望下一本能给烈大挣回点颜面吧。

其次,要感谢老婆大人的宽容和体谅,以及在背后的默默支持,没有你的后勤支援,也许我真心坚持不到完本。

最要感谢的,还是你们这些不离不弃,一直陪伴《汉瓦》完结的书友们;天下纵横有我、左右逢源2、清风徐来、风驰翼、紫电道人、外国人民、灰色羽翼93、可哥书2、丑丑不喝酒、天涯钟声、何天师、522221、森偶、victor_sz、诸葛辰、剑神2007、firefly229?、arnold_guo、cornyip、长兴大唐、qiuhuoshi、4355634645、竞桓、朔方来客、诱惑你湿身、寂-月华之、bkhg886、我心恋薇、闲来无事看、骑驴冲锋……等等,还有许多只有一个书友编号的朋友,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感谢你们,真心的感谢你,感谢你们的一路相随,感谢你们的订阅、推荐和月票支持,你们才是真正让《汉瓦》拥有完整结局的人。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二章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随后,大长老冲着萧阳摆了摆手,道:“还是你来说吧!”话音刚落,萧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元帅,虎噬军曾经有五千多人的部队,到现在除了我意外,也就剩下五十个人了,而圆月教的情况,也和虎噬军差不了多少!”

“但是,我们一直想要报仇雪恨,不想让那些死去的兄弟们白白牺牲,所以,我和大长老商量了一下,就目前的这种情况而言,从新恢复以往的实力实在是过于异想天开!”

“我和大长老将我们两方剩余的人,全部组合到了一起,日夜加紧训练,在你昏迷的这一个月里,我们已经想了很多,假如你若是一直是这副状态,我们就会带着这支队伍,等长安城解禁后,然后进入长安城,将那些仇人,一个个的进行暗杀!”

说到这里的时候,萧阳的坚强出现了笑容,接着说道:“不过现在么,既然你已经醒了,一切都不同往日了,我们这支队伍就是您的先锋军,作为攻城掠地的奇袭部队!”

听了他们的话以后,吕布的心里泛起了千层波浪,令他大吃一惊,他根本没有想到,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他们竟然做了这么多事情,这不明摆着么,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就等着他吕布带领众人开始行动了吗?

“好,诸位的努力和心,吕布在这里感谢大家!”吕布说话间,起身鞠了一躬,道:“好,明日,就开始准备进攻……”

还没等他说完话,张辽,萧阳大长老,包括青青在内,几人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吕布疑惑的说道,不是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这时,众人互相看着对方,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谁都没有说话,就在此时,青青叹了一口气,道:“算了,相公,你先听我说完,然后再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然而,青青接下来所说的话,听得吕布是心惊肉跳的……

自从吕布昏迷不醒,任天帝带着人突袭司徒府,吕布麾下的人马,誓死不从,任天帝倒是杀伐果断,直接当场处死了,除却王匡那些最新投靠吕布的人,其他人已经去见了阎王了。

不仅如此,还吕布的地盘全部接手了,彻底的吕布在长安城的势力瓦解了,从那以后,整个长安城就落在了任天帝的手中,至于皇城内,更是不用说了,连献帝都做了任天帝的傀儡,这一点儿,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任天帝的势力与威望,在长安城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完全超过了董卓的那个时期,在长安城内,有时候任天帝说的话,比献帝还要管用呢!

而西凉大军从这一战后,对任天帝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不仅武功盖世,更是一举将众人心中的天下第一猛将吕布击溃,将赶出了长安,在他们的心中,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任天帝偏偏就完成了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军中的威望也是大幅度的提升,西凉大军也彻底的改头换面,名字也更改为了灭天军!

意思为佛挡*,魔挡杀魔,就算是老天爷,也不能阻挡这支强悍的军队,然而,事实上任天帝的原意是想将吕布最后的堡垒奉天军,一举歼灭,可传到底下人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原本,董卓这家伙的地盘,可不仅仅是长安城这一个城池,可是自从这家伙进驻长安之后,变得残暴不仁,引起了众多手下的不满,所以在吕布率先起义之后,那些人全部占据城池自立为政!

除了二十万的灭天军之外,董卓可是一无所有了,而只要任天帝按部就班,只要稳步发展他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的往外扩大地盘,就算不能称霸一方,但也足可以做一个土皇帝了!

偏偏任天帝这家伙武功盖世,但是却没什么耐心,尤其是这一次打败了吕布之后,更加的狂妄自大,让献帝下诏书,逼迫各地军阀尽归于任天帝的统领!

人家在自己的地盘辛辛苦苦的经营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这么会拱手让人呢?再加上这些军阀已经过惯了“土皇帝”般的日子,就凭一个突然冒起的任天帝,有什么资格让他们臣服呢?

在将任天帝所派去的使臣全部杀光以后,有五家势力颇大,军力强盛的军阀,突然达成了一致,各自率领麾下五万大军,共同驻扎在长安城的周边,而奉天军面对五方势力的集合军,压力可是倍感巨大,作为主帅的吕布,已经是昏迷不醒,另一个领袖冉盈也成了任天帝的俘虏!

只有一个张辽,还有高顺等五位猛将,怎么可能与人家的盟军一较长短呢。

冉盈在带领奉天军南征北伐的时候,她既是武将,又是军师智囊可现在,只有一大堆打仗的军人,对方有许多与他们同等级的猛将,甚至于有的人,比他们的实力强大多了,还有鬼神莫测的军师,奉天军只好将其他三面城池的大军撤防,全部集结到了南门!

以奉天军现在的情况而言,能够守住这一片地方已经着实不易了!

这五方势力的军阀,哪一个不是名震天下的人物,怎么可能愿意放任奉天军在这里守株待兔呢?

于是,半个多月后,五方势力终于下定了决心,派了一名猛将,只是带领着三万人马,便将奉天军打退了,若非奉天军抛弃了原有的地盘,全军上下同仇敌忾,连身后的地盘也丢了的话,只能流落天涯,死死地挡住了敌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早就做了人家的俘虏了!

“我去,什么?五方势力包围了长安城?”吕布起身惊呼道,身体不禁发抖,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自己不过才昏迷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开什么玩笑,这简直就是一场世纪大战呀?

“没错!”张辽苦笑着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想要说些什么,却迟迟没有说出口!

“啪!”

吕布坐在石床上,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心里大呼不好!

原本自己就是想趁着里应外合,其他军阀势力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率先将董卓势力灭掉,可是没想到后来会冒出来一个任天帝,完全打破了他的计划!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三章

第三百四十二章我是好人

白莲堂堂主起身咐道:“正是!本教眼下群龙无首,朝廷的军队又在广肃虎视眈眈,说不定哪一天,便攻了上来!本堂主可要提醒大家,这次率兵前来的,是皇上的禁卫军,可不比以往那些残兵败将!”

白莲堂堂主此言一出,大殿之上的众人俱都小声议论起来!以往有蒙山府尹在,每次清剿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大家隔着山哟喝哟喝,声势造出来,也就算了,蒙山府尹自会找些难民什么的,砍了脑袋充数!所以那几年,大家表面上是死对头,暗地里,却是井水不犯河水,若朝廷派其他官员来打,蒙山府尹自会拖他后腿!让他大败而归!不然,莲花教被其他人打了下来,蒙山府尹这官也不用当了。

这次可是天朝最强的禁卫军亲自到来,听说还带了些火炮,这火炮是什么玩意儿,他们没见过,不过听说威力,足可以开山碎石!这大殿上之人,在莲花教地位崇高!身家厚实,正享着荣华富贵呢,哪会跟莲花教共存亡?特别是老教主已死,再也没人管得了他们。

白莲堂的堂主顿了顿,朗声说道:“各位静一静!以本堂主之意,不如请黄莲堂的曾堂主当本教教主!曾堂主人品武功,在本教皆是属一属二!黄莲堂的兄弟为我教屡立大功,这归根到底,都是曾堂主的功劳!大家意下如何?”

几位执事也跟着咐声起来,有的说道:“曾堂主有勇有谋,当本教教主之位,确是再合适不过了。”也有的道:“对啊,对啊,本教在曾堂主的领导下,定能大展雄图!日益壮大!”更有人摇头道:“不对不对!以后咱们应该是在曾教主的领导下才对!”……

看来几位执事早就向着曾堂主那一方,几人说着说着,马屁便拍了出来,惹得二位长老与黑莲堂的堂主大为不满!黑莲堂的堂主冷哼道:“你们黑莲、白莲二堂的教众,在外面为非作歹!弄得天怒人怨!其他教众对你们大为不满!这次帮主被害,红莲堂堂主与圣女失踪,是在你黄莲堂的管辖范围之内,你为何不告之吴某?还要拦着吴某去救她们!像你这种人,若是当了本教的教主,吴某头一个不服!”

黄莲堂的曾堂主嘿嘿笑道:“本堂主不告诉吴兄,不让吴兄犯险,实则是为吴兄着想!吴兄是条汉子,不怕死,可黑莲堂的兄弟们可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何苦拿他们的性命去拼呢?教主被害,这仇自然要报,可也得等选了教主,大家伙一起去报才对!人多力量大嘛!”

黑莲堂的堂主怒道:“放屁!你陷吴某于不义之地,陷红莲堂的姐妹于恶人之手!你到底安得何居心?”曾堂主冷笑道:“吴堂主恼羞成怒,莫非是看上红莲堂的哪位姑娘了吧?”吴堂主更是恼怒,厉声道:“姓曾的!你少诬陷老子!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白莲堂的堂主出声道:“不客气又怎样?虽说总坛是你们黑莲堂的地盘,可我们两堂的兄弟,也不是吃素的!”黑莲堂的吴堂主道:“怎么啦?是不是吃素的,总要试过才知道!”

“住口!”见三位堂主剑拔弩张,二位长老中的清长老出声喝止,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内哄!都坐回位置,以前的是非功过,暂且不提,大家还是商量商量,选出帮主再说!”

这位清长老跟着老教主几十年,辈分,声望极高,三位堂主这才忿然坐下。清长老沉吟道:“不如这样吧!你们三位堂主各带着本堂的兄弟,谁能为老帮主报仇,杀了蒙山府尹,我们就立他为本教的教主!”

黑莲堂的吴堂主道:“这个主意好!大家各凭本事!”黄,白二莲堂的堂主

文学

,各自阴狠的点了点头,心里早把清老老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几位执事也都随声咐和,纷纷赞同。

“如果本公子取了杨老儿的狗头,是不是也能当教主?”一声朗笑从殿外传来,话音刚落,唐玄已踱进殿中来。众人以为这位高手又来闹事,暗呼不妙!黑莲堂,白莲堂,黄莲堂三位堂主更是一坐而起,呈品字形,将唐玄围住,各自警惕!

唐玄笑道:“各位不是要选教主吗?唐某不才,也想试试!”黄莲堂的曾堂主斥道:“你非我教中之人,如何当得了教主?哼!我莲花教再无人,也论不到你一个外人来参合!”唐玄并未理他,左右看了看,悠然说道:“贵客来了,为何不上些茶水来喝?唐某爬了半天的山路,确有点渴了?”

“你?”白莲堂的堂主正要发怒,却被黄莲堂的堂主拦住,给他使了个眼色,道:“既然唐公子想喝茶!咱们岂有不给之理?传了出去人家还不说我莲花教太过小气,唐公子请坐。”唐玄微笑着坐下,白莲堂主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几名下人端来茶,满满地沏了一杯,唐玄端起,闻了闻,笑道:“好茶!如此香的茶里面下点毒,一般人倒很难觉察!不知道曾堂主这茶里有没有下毒呢?”

曾堂主脸色阴晴不定,冷冷说道:“阁下不要血口喷人!你爱喝便喝!”唐玄道:“既然无毒,不如曾堂主先饮一杯,以示诚意?”曾堂主冷哼一声,走到唐玄面前,将那杯茶一饮而尽!怒道:“唐公子这次可放心了!”唐玄又倒了杯茶,轻轻笑道:“唐某这一杯茶敬给清长老,不知清长老敢不敢喝?”清长老寒着脸说道:“唐公子,你这是何意?”唐某道:“清长老可曾见过,毒蛇将自己咬死的?”清长老摇头道:“这倒没有!”唐玄又道:“这就对啦!如果是曾堂主下的毒,自然毒他不到!他一个人饮,唐某自然不放心!”清长老似有所悟,道:“你说的倒也没错,好,老夫便喝这杯茶!”说罢,命下人将茶端来,清长老举杯将喝,却被唐玄暗中一指弹碎在地。这一下,整个大殿的人却站了起来,齐声喝道:“姓唐的,你倒底想怎样?”

唐玄淡然一笑,也不说话,点住一名下人,然后将一壶茶强行灌入他嘴中,那名下人喝罢,走不到五步,便摇摇晃晃,似喝醉了一般,接着两眼一闭,倒在地上,不醒人事,清长老快步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见他只是昏迷,并无大碍,方才长舒了一口气,转而盯着黄莲堂的曾堂主,质问道:“曾堂主,你如何解释?”

曾堂主嘿嘿自笑,道:“不错,毒是我叫人放的,可这毒药毒不死人,最多使人昏睡而已!本堂主是见这姓唐的有意来捣乱,便想让他安静安静!本堂主出此下策,无非是想免除外人干搅,尽快选出教主而已!本堂主一心为教,何错之有!”

清长老神色渐缓,曾堂主这样做,手段虽有些卑鄙,可一心为教,倒也没什么大罪,更何况,他只是迷晕对方,算不得害人。清长老顿了顿,对唐玄道:“刚才曾堂主无礼,老夫向唐玄陪个不是!可眼下我教有要事相商。还请唐公子离开一会儿,外殿有好茶好酒伺侯!”

唐玄轻轻一击掌,道:“你们都过来吧!”于是,红莲堂堂主林一凤,红莲圣女陈月儿,白虹桥等人连同三五十名红莲堂的姐姐,一并走到大殿上来。众人皆一脸怒气地瞪着曾堂主。

曾堂主等人却是大惊!这些人从何处冒出来的?怎么没人通知他?唐玄道:“很惊讶吧?红莲堂的姐妹,要不要试试这壶毒茶,跟上回毒倒你们的是不是一种毒药?”

林一凤将那茶拿起来闻了闻,道:“正是这种香味!姓曾的,你还想狡辩吗?”曾堂主满脸的惊愕,一连退了好几步,这些人的出现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他心中震骇万分,暗道:“她们不是被父亲卖到他处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父亲他?……不可能!父亲经营十几年,在蒙山谁也伤不了他的,……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红莲圣女见曾堂主不说话,追问道:“姓曾的,你说,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曾堂主强压住内心的惊讶,昂首说道:“哼!可笑,天下会下毒的人,又不是曾某一个!这分明是有人想嫁祸于我!”

林一凤冷声道:“那么押送出我们五百名姐妹,前往皇城的二位黄莲堂的香主,还有二千名黄莲堂的弟子,也是有人嫁祸于你么?试问除了你曾堂主,还有谁能命令他们?曾堂主……哼!堂主是真的,人倒是假的,应该叫你杨五公子才对!杨府尹那狗官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你这么多年来藏身在莲花教中,意寓何为?”

林一凤此言说罢,大殿中的人更是惊讶,曾堂主竟是杨府尹的儿子!这也太荒谬了,可是林堂主在莲花教中备受尊重,从不撒谎!而且老帮主被害,红莲堂堂主是第一个为老帮主报仇的,她对莲花教可谓忠心耿耿!万万没有诬陷曾堂主可能!

曾堂主被她问得无言以对,知道今日难以善罢甘休,干脆牙一咬,厉声道:“好!就算是又如何?告诉你们吧,下毒是老子,运走你们的也是老子安排的,可惜你们知道的太晚了!这里到处都是我们的人马!对面的笔架山上还有三万本堂的弟兄,他们都忠心于我!你们这些人听着,今日如果你们奉了我做教主,一切好说,否则叫你们人人不得好死!”

唐玄嘿嘿笑道:“杨公子好大的口气,难道没听说过,有句成语叫远水解不了近渴么?对面山上纵然有十万教众又如何?能救得了你的小命吗?”杨五公子给白莲堂的堂主使个眼色,二人齐齐抽出宝剑,作出一番拼命的架式,杨五公子高声呼道:“大家都进来吧!将他们拿下!谁若是不尊本公子当教

文学

主,一并杀了!”

他喊了两遍,却没有一个人进来,不由得提高声音又喊了一遍,仍是一个手下也未出现,杨五公子见唐玄正一脸坏笑的盯着他,当下心中一沉,自知外面的人都被姓唐的动了手脚。

唐玄笑道:“杨五公子只顾着当教主,却没发现今日上山来朝拜的教众里面,多了许多壮汉吗?你的那些手下,早被红莲堂的姐妹们控制住了,当然,还有本公子带来的五千好手!杨五公子要不要发些暗号,让笔架山上的弟兄前来救你?”杨五公子脸上阴晴不定,若是暗号一发,他顷刻便死!若是不发,他也是死路一条。正想着怎么办才好,突然笔架山上传来雷霆巨响,轰隆声震得宝莲山上的大殿微微颤抖!众人惊骇交加,纷纷出殿察看,却见笔架山上如遭雷击,乱石崩碎,巨木炸断,火光与浓烟罩住了整个山头,这种天威之下,不知那里的几万黄莲堂的弟兄,还能活下来多少?

唐玄淡然说道:“禁卫军的火炮已然开始轰炸了,各位好自为之吧!”黄,白二莲堂的堂主见众人骇然之时,转身欲逃,却被唐玄暗中弹出两指,射穿他们的小腿!唐玄不理会二人,径直走上老教主的宝座,大大咧咧地坐下,朗声道:“这教主之位,唐某本不想当!只可惜,老教主临终留言,将红莲圣女许配给本公子,暗中嘱咐本公子力保教众安全,本公子不忍让老教主死不冥目,所以勉勉强强,先当了你们这个教主吧!”

他说的轻巧,似乎堂堂的莲花教教主之位,在他眼中跟浮云一般,莲花教的长老和执事,虽感激他除却判徒,却对他此番话,颇有些怨怒。黑莲堂的吴堂主沉声道:“阁下好不知羞耻,本教似乎没有人请阁下坐本教教主之位吧!”

唐玄坐在宝座下,抬了抬屁股,又调整一下身子的高度,不理会吴堂主的问话,白虹桥上前一步,道:“我这里有一封教主临终身写下的书信,请诸位看看真假?”说话间,他掏出一封信,交于清长老,清长老看罢,神色凝重,随后又交给旁边的林长老,林长老见信更是惊讶十分,看看信,又看看唐玄,脸上表情复杂。黑莲堂的吴堂主见状,直接将信从林长老手中抢了过来,看过后,呆若木鸡!几位执事也一同凑过来看信。

白虹桥见众人也都看过信,出声说道:“诸位,里面的信可是老帮主亲笔书写?”众人木然地点了点头,老帮主与他们相识多年,他的笔迹众人自然识得。白虹桥接着说道:“老帮主那日似是有预感,写了此封信!原意只是觉得朝廷禁卫军压境,担忧教中兄弟身死,希望唐公子能力挽狂澜,救教众于水火之中!老教主年岁已高,自知大限在际!唯一关心的,却是教中兄弟的身死!白某万分钦佩,教主遗言,白某不敢不遵,所以下山请了唐公子,若非他出身相助,红莲堂的姐妹,怕是早卖进皇城。今日也不会揭穿杨府尹与黄,白莲堂堂主的阴谋!眼下,禁卫军火炮神威已现,不一会儿便要轰到宝莲山上,正是危险之际,诸位想想,唐公子若非看在教主遗言的份上,就算我等负荆相请,怕是他也不肯前来犯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