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美妇系列,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交换美妇系列 第一章

@@先交代一下,这两天考试,所以更新暂停

然后有个想法想问问你们,原计划的还有两三个剧情这本书就完结了。

但是突然有个想法很想写,大概内容是刑歌和游敬因为某种原因需要假扮情侣,然后处理完后就分手,中间可能会虐一下我们珣哥哥,后面完结的时候可能会有吃醋戏份,你们怎么看?

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我会按照原本的大纲完结。

留言放这章就可以啦,我考完试后根据情况决定~@@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交换美妇系列 第二章

接下来所有的一切依然按部就班。

除了个别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曾经被人按下暂停键,也没人知道,傅轻寒是这个世界的核心力量,所以更不会知道他们被定格住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里真是一动不动。

时光被冻结了,四季自然也不会跟着有任何变化。

这些人自然察觉不到。

所以说一切还和往日没什么区别。

江十月依然要回大学上学,不过在此之前她需要联系沈琪孙美美还有钱瑶。

毕竟她已经答应平行时空的江十月了,让这三个人当面给她道歉,也让沈琪弯下她高贵的不可一世的头。

只不过时空通道是个极其秘密的存在,这三个人是通过时空通道去往平行时空,到时候肯定知晓了这个两个世界的秘密。

这对她们来讲就变成了天大的好事,江十月自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因为这三个人也不配,最起码目前不配。

然后傅轻寒告诉江十月,他可以抹去她们的记忆,江十月听了之后就放心了。

然后,还有李老师。

其他的人江十月和傅轻寒不会去插手,但是李老师这里是必须让他亲眼看一看平行时空他的另一家人好好的活着。

哪怕他们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不过是一个元素复制成另一个元素罢了。

但是能亲眼看到相同面容的亲人好端端的活在这个世上,对于李老师来讲已经足以了。

所以在将时空通道彻底关闭之前这件事情要解决,然后就是运输本源时空没有的动植物的事情。

好在时空通道建立了之后,傅轻寒就可以轻易地通过时空通道和平行时空的联盟长官进行联系。

然后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也有星际联盟的人,那个人也亲自来见的傅轻寒。

自然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

并准备将手里的权力移交给傅轻寒。

傅轻寒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时空有时空自己的发展,这些人愿意在这个联盟里呆着就呆着吧

文学

,也可以弄一些科学家进去,不去平行时空,那么其他的星球还是可以去开发的嘛,那可都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复制体。

然后这个星际联盟的管理员兴高采烈地回了国,他确实不是华国人。

但这并不影响从此之后他就将傅轻寒当成了自己的领导。

傅轻寒从平行时空拿回来的本源时空已经绝迹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活生生的各种植物,可是让生物科学院的科学家们欣喜若狂。

有的人甚

文学

至老泪横流啊,他们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亲眼见到已经绝迹的植物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们像对待珍宝一样地对待这些东西,最好的土壤,最好的环境,最好的技术人员,一定要将这些植物完完整整的培养出来并大面积种植,毕竟有的植物对于调节气候变化有很大帮助。

以及有的植物可以提取非常活跃的各种细胞,然后将他们用到生物科技上,并为此可以将很多绝症攻克,让它们变得像感冒发烧一样简单。

当知道后续还有不少植物会通过时空通道运过来的时候,这些人看傅轻寒的眼神就像看天神一样。

交换美妇系列 第三章

“死了?”对上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牢头猛往后退。

男子快步走进来:“出事了?”

看到男子走进牢室,牢头从震惊中回神。

在这种地方当差什么惨事都见过,死个把人太寻常了。

“人死了,您赶紧走吧。”牢头脸色不大好看,“我要赶紧报给大人了。”

男子没有动:“昨日来还好好的,怎么会死了?”

他说着蹲下来,仔细检查情况。

牢头伸手拉人:“别看了,再不走等别人发现你可有大麻烦!”

更重要的是他袖里藏的银子就保不住了。

“这就走。”男子嘴上应付着,把静纯的头翻转,看到脖颈另一侧一根只露出小半截的钢针。

男子盯着那里目不转睛,牢头也留意到了。

“啊,这小尼姑是被人害死的!”发现这一点,牢头催得更急了,“快走快走,不然等会儿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男子直起身来,顺手把一块碎银塞入牢头手中。

牢头一愣,这次没把银子直接收起:“您什么意思?”

“老哥别紧张,我就是想问问今日在我之前,是否还有别人来看过静心师父?”

一听是问这个,牢头紧绷的身体下意识松弛,不假思索道:“没有,没有。”

不是谁出手都这么大方的,他是那么好收买的人吗?

“老哥再想想,没有记错?”

“这里是大牢,又不是茶馆,有没有人来我还能记不住?”

在牢头连连催促下,男子快步离开。

牢头四下看看,藏好银子后这才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地字三号房的犯人死了!”

男子很快回到顺天府衙对面的茶楼,向陆玄禀报情况。

“公子,静心死了。”

陆玄早有预感,闻言面色没有多少变化,问道:“怎么死的?说说具体情况。”

“右侧脖颈处有一根针,看起来应该淬了毒……”男子把进入牢房后的情况仔细说了,“小的问过牢头,牢头说今日没有别人去过。”

陆玄微微点头:“你先下去吧。”

等男子退出去,冯橙用力捏着茶杯开口:“陆玄,顺天府衙是不是有梅花庵的人?”

“可能是梅花庵的人,也可能是吴王的人,总之梅花庵不简单,暗中或许还有势力。”陆玄伸出手来,“走吧,我们也去旁听一下。”

冯橙把茶杯放下,满脑子想着静心的死没留意到陆玄伸过来的手,抬脚向门口走去。

陆玄默默收回手跟上去。

“静心一死,庵主又跑了,慈宁师太若是抵死不认,就太便宜吴王了。”冯橙一想那对恶心的母子得不到应有惩罚就心塞。

陆玄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宽慰道:“一口吃不成胖子,吴王风头能压过太子,哪是那么好解决的。何况事关皇家,就算有确凿证据也不可能公之于众,而对世人来说有没有证据有什么打紧呢?”

靠满天飞的流言揣测,足以令吴王名声一落千丈。

陆玄是个务实的人,一开始谋划这一切,对结果的预期便是如此。

能得到确凿证据令吴王无法翻身当然更好,若是不能也不亏。

冯橙睨他一眼:“你心态倒是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