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第一章

妖族最大的仙城,无疑就是“妖神仙城”,光是城内常驻的仙尊就有四位!

仙王,真仙不计其数,散仙只能在外城从事交易,打杂的工作!

一名散仙正在购买药材种子,突然发现许多真仙仙王都在往内城赶去。

“仙主,他们这是去干什么?”

他的仙主微微皱眉,同样一脸疑惑,就在此时,他收到了一条传音。

“玉蜥兄,赶快来妖神仙斗场,人族的死神令使用的是至尊死神令!此刻已经在仙斗场摆下了擂台!”

“什么?至尊死神令?”这名真仙瞪大双眼,“花妖,你买好了种子自己回去,我去仙斗场。”

说罢,此人急忙冲向门外,随着浩瀚的人群,快速涌向仙斗场。

……………………

妖神城仙斗场,作为妖族仙域最大的仙斗场,足以容纳几十万观众。

而擂台更是为最高等级为仙尊的超级强者准备,范围极广,简直如同一座小型平原。

材料采用最结实的补天玄武石铺就,周围光是防御阵就有三重!

此刻,一名妖族仙王正在台上慷慨激昂。

“各位妖族仙友,人族死神令使,来到了我们妖族仙域!”

这本是一句一点也不好笑的开场,结果台下一片轰然。

“哈哈哈哈,居然敢来我们妖族仙域,真是活腻味了!”

“我估计啊,反正是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不如挑战我们妖族,好歹说出去也有面子些。”

“人族废物,你们老巢都快没了,还敢来我妖族仙域摆擂台?快出来让爷看看,到底是哪个想不开的废物如此想不开。”

主持人一抬手,台下逐渐安静下来。

“而且,他带来了人族的至尊死神令!”

台下又是一片轰动。

“是盘古的那枚吗?好,当初盘古都不敢来我们妖族仙域,这次就把至尊死神令留在我们妖族!”

“人族好不容易出了一个盘古,为人族争了些面子,可你们居然自我膨胀,赶来我们妖族。”

主持人脸上同样带着轻蔑的笑容。

“各位仙友都知道,跨族仙斗关系到各大种族的面子,所以,一会不可着急上台,报名后,由四大仙尊同意后,方可上台,切莫为了争功,乱了秩序。”

说罢,仙王抛出一颗影石,“这枚影石会将现场战斗画面传送到人族仙域。”

“影石虽然传送图像,但是仙斗场上生死勿论,至

文学

于是给他一个痛快,还是你们想怎么玩,那谁也管不着。”

“好了,下面,请这位“胆识过人”的人族仙友上台。”主持人在说“胆识过人”四字的时候,故意拖长了音,讽刺意味十分明显,又是迎来台下一阵哄笑。

胆识过人?怕不是脑子有病!

在一阵嘲笑声中,一个黑袍高大男子,从入口缓步走出。

当陆晨刚一出现,现场已经响起了一阵嘘声。

“人族狗,有没有从狗洞钻过来啊。”

“哟,我没看错吧,仙路都没开?散仙?”

“人族也太怂了吧,怕仙王死在这,就送一个散仙过来送死!你们这帮人族杂碎还要点脸吗!”有妖族正在对着影石破口大骂。

“人族小子,一会我们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好给你人族上一课!”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第二章

“我知道沙漠的夜晚会很冷,但是我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冷!”伊芙琳道。

墨非一愣,看着牙齿咯咯作响的伊芙琳,点头笑道:“死在撒哈拉沙漠的人,夜晚冻死的恐怕比渴死的人还要多,温度最低可达零下二十度,你心理准备不足,很正常!”

“嗯?”当伊芙琳和墨非贴近后,仅仅是墨非身上散逸的气息,就驱逐了伊芙琳感受到的刺骨寒冷,于是她眨了眨一双大眼睛有些不解的说道:“你身体真的好暖和啊……”

她伸出手,去摸了摸墨非的脸颊,顿时感受自己手上的寒冷就被驱散了很多。

于是乎,聊着聊着,两个人就聊睡着了。

伊芙琳抱

文学

着墨非的身体,在睡梦之中,如同感觉来到了盛夏时分,不仅不冷,反而感觉到有些热了。

翌日。

当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乔纳森走出帐篷,伸着懒腰的时候,刚好碰见了伊芙琳偷偷摸摸的从墨非的帐篷里面走了出来。

“伊芙,你这是?”乔纳森挠了挠头。

“你不要误会了!”伊芙琳连忙道:“昨天晚上我和墨非聊着聊着天就睡着了,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

“哦,原来昨天晚上你和墨非聊天到睡着了,就睡在了他的帐篷里,我懂了,懂了!”乔纳森拉长了声调,坏笑着说道。

“你懂个屁!”伊芙琳没好气道:“夜晚那么冷……怎么想都不可能嘛!”

“伊芙我了解你,不用解释了,我可是你的亲哥哥,你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

乔纳森道:“妹妹长大了,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我能理解!”

伊芙琳气得都想踢乔纳森几脚了,不过怕把事情闹大,那她就真的下不来台了,于是暂时只狠狠的瞪了乔纳森一眼,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面。

从沙漠边缘走到哈姆纳塔的路程不短,根据曾经到过哈姆纳塔的欧康纳所言,差不多要五天的时间。

期间乔纳森也没有直接挑破妹妹伊芙琳在墨非帐篷里面过夜的事实,因为他还要指望欧康纳将他们带去哈姆纳塔呢,要是激怒了这个也看上了自己妹妹的穷鬼,他撂挑子不干了又怎么办?

对于哈姆纳塔中的宝藏,和一个有钱的妹夫的抉择,乔纳森只想说,小孩子才做选择题,他当然是全都要!

度过了第一个夜晚,伊芙琳待在自己的帐篷里面,神色颇为纠结。

在自己帐篷里面睡觉太冷了,而昨天晚上抱着墨非一起睡觉的感觉……

“可我是女孩子啊,要矜持……”

伊芙琳脑子里面两个小人在打架。

“但是墨非他的怀抱太温暖……”

思考了很久之后,伊芙琳下定了决心,偷偷溜出了自己的帐篷。

当然,其实这种寒冷,也不是说真的要人命的程度,只不过人都有是惰性的,贪图安逸,明明能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要选差一些的?

而且……谁说女人就不好色了?

墨非颜值那么高,甚至伊芙琳感觉墨非的胸肌都快赶上她了,满满的几乎快要溢出来的安全感啊,最后还有一个暖宝宝的作用,就算她主动一点,也没什么的嘛……

伊芙琳毕竟是个思想解放过后的英国女人,而不是同时代的华夏女人,所以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极了的男人,倒追也不是不能。

因此,伊芙琳毅然走进了墨非的帐篷里面。

由此,墨非和伊芙琳之间的关系飞速前进。

虽然墨非享受和伊芙琳谈恋爱的感觉,暂时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可是还有的福利,那也是一样没少,而伊芙琳火辣的身材,也绝对是让人极为享受的……

……

经过五天的沙漠旅行,除了墨非以外,其他人都变得疲惫不堪。

“欧康纳,还要再走多久?”伊芙琳拿着水囊,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口水,问道。

多亏乔纳森把他所有的积蓄都拿去买了骆驼,所以空置的驼峰上,就都被拿来安置水和食物,因此,墨非他们一行路上,倒是没有缺过水。

欧康纳眺望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说道:“应该就快到了吧,如果我们没有走错路线,最多在走了两个小时,我们必定达到哈姆纳塔。”

“万一我们走错了路线呢?”乔纳森恰逢其会的说道。

“……”

所有人都看着他。

乔纳森连忙说道:“我的意思是,沙漠前后左右看着都是一样的,风沙又大,地形随时都在变,我们其实很容易偏离方向……”

“……”

“好吧,我闭嘴,不说了!”乔纳森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向这个方向直走,最多半个小时,我们应该就能抵达哈姆纳塔了。”墨非忽然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墨非,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伊芙琳不解道。

“实不相瞒,在我华夏,有一门专门用来辨析山川地势,寻找古老者陵墓的方法,叫做寻龙诀。”墨非道:“恰好,我的家族就是这门技术的传承者,人称外号摸金校尉,源自公元200年左右,一个叫做曹操的皇帝创建的一支秘密部队,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墨非,没想到你的家族还有这样的历史?”伊芙琳惊讶的看着墨非说道。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对古埃及文明的亡灵之城哈姆纳塔感兴趣吧,源自血脉的吸引。”墨非笑道。

墨非当然是在胡扯的,他不会什么寻龙诀,也不是靠着魔种的波动之力大范围覆盖,而是远处一股冲天的负面能量,让墨非想感觉不到都不行。

哈姆纳塔拥有亡灵之城的外号,可不仅仅是因为它埋葬了伊莫顿这个大祭司,而是因为它是古埃及历代法老王的安葬之地,还有和法老王差不多拥有等同权力和地位的大祭司的安葬之地……

这些拥有至尊至贵命格、拥有奇异力量的人聚集在一起,其中蕴藏负面能量可想而知。

也就怪不得太阳金经和亡灵黑经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放置在这个地方,恐怕是在镇压哈姆纳塔这股强大的负面能量吧!

……一个小时候修改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第三章

席梵·音钦对于炽鸿是有一丝抱歉的,但是他并没有想过用自己对她没有的情感去伤害她。

“这件事是我的错,你若是想要补偿,我会尽可能的去完成,但是我不爱你,这是事实,无法改变,炽鸿,你是天帝之女,不该如此。”

他从最开始她表白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她事实,但是炽鸿自己一直不相信。

这一次她拿桃南絮的事情出来说事,他没有办法去容忍。

他有错,但是这个错不该让桃南絮来背,况且这件事情她父君也是知道的,他以为天帝至少会和自己的女儿说一声,可是却后的结果显示,炽鸿并不知晓这一次的“成亲”,只是一次的交换。

席梵·音钦转身走了,眼神示意桃陌一起跟上,后者不甘心,可是怀里的孩子还在看着,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做不好的事情,这是他和席梵·音钦的明文准则。

“她没死——”

炽鸿却在这个时候对着那边离开的席梵·音钦吼了出来,她一边冷笑一边开口去说这件事情事情,“她在九境深渊。”

桃陌和席梵·音钦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内心都是咯噔猛跳了一下。

九境深渊。

一个让天地万物都为之胆颤心惊的一个地方。

就算是他们两个人一起联手进去,都不一定能够从里面出来。

桃南絮若是真的是只身前往九境深渊,如今里面已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或许早就已经被……

这个结果和她消失了的结果并没有差别,但是事情总有意外,若是消失在六界之中,或许他们还有机会找到她,可是那是九境深渊,一个比天地诞生还要长久的地方。

席梵·音钦:“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再过来了。”

桃陌转身看了一眼炽鸿,若是她没有欺骗他们的话,那么就算这个九境是真的有来无回,他也想要去试一试。

这一次,他不想要再输给席梵·音钦了。

……

屋子里。

桃陌提出自己想法的时候,席梵·音钦没有反应。

“席梵·音钦,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怕了吗?”桃陌挑衅他的视线席梵·音钦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可是他还是平静的哄着怀中里的席煦睡觉,“有什么事情,等孩子睡着了再说。”

桃陌的脑海里突然闪现了席梵·音钦说的这句话,他看了一眼窝在席梵·音钦怀里的席煦眼皮已经开始颤颤起来了,也闭了嘴,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然而席煦仿佛是知道了感觉到了什么,他的眼皮虽然一直在颤颤地打架,但是他就是不睡觉。

在面对孩子的这件事情上,席梵·音钦和桃陌都有着十足的耐心。

“小煦乖,该睡午觉了。”

“不、不睡……不困……”

席煦虽然说这不困的话,但是眼皮已经已经很难再坚持下来了。

他最后终究还是没有耐过周公的召唤,沉沉地睡了过去。

而关于他娘亲的事情,他其实是有感知的。

他很想要告诉他的叔叔和爹爹,他知道娘亲在哪里,其实不远的,他感觉他的娘亲就在他的身边,就在他能够看到的地方。

但是他好困啊。

他想要等到自己睡醒了再告诉两位爹爹。

娘亲其实在跟他们躲猫猫呢,娘亲说了,只要他不开口告诉爹爹和叔叔,她就可以赢。

到时候就给她买糖糖吃。

……

屋子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