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放荡豪门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一章

天斗帝国临时指挥部,雪夜在营帐中正襟危坐,看着前线传来的消息,仿佛这里并不是斗魂竞技场,而是一处战场指挥部。

自从瀚海玄气,被天斗帝国玩儿出花之后。建造技术就已经被他们点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特别是短时间内构建建筑。

瀚海玄气几乎可以变成任何形状,是最方便的建筑材料。只用了几分钟时间这栋指挥部就建筑完成,当真有了几分红警里的画风。

指挥部中正在浏览信息的天斗皇帝眉头忍不住挑了一下。前线的部队传来的战报之中有一处战损以显得相当异常。

正常情况下,战斗中的伤亡应该只出现在对阵魂兽帝国或者星罗帝国的时候。只有成组织的军队,才能对抗各国的正规军。

可是突然失联的那支部队。却是在追击一群散修的过程中,被不明部队突然偷袭,最终全军覆没,最后传递过来的影像之中。传来的是偷袭者的画面。

他们衣着各异,兵器也一样截然不同,完全看不出制式装备的影子,不论怎么看,这都应该是一群散修。

本来雪夜以为,散修缺乏组织,战斗力孱弱,即便数量庞大也无缘冠军,并不会成为接下来战斗中的威胁。

因此也就并没有太过在意,命令之中,是遇到了散修团体就进行追杀,没有遇到的情况下也不必刻意寻找。

只是一只50人小队突然全军覆没,也让他不得不重视起这股突然崛起的力量了。收到赛制的影响,他能带进来的军队,大约只有一千五百人,五十人听起来不多,但如果再被吃掉两三个五十人,那他们的处境就将变得极为被动。

“释放无人机远程观察这只散修队伍的动向。保证不与其发生冲突,释放诱饵部队,吸引注散修部队意力,将战线向北方后撤,把这支队伍敢入星罗帝国防区境内。”雪夜大帝这招祸水东引用的十分漂亮,颇有几分二战绥靖政策的风采,俗称作死。

承影在注意到天斗部队的动向之后,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这操作……是想要和星罗帝国同归于尽吗?

散修队伍只会滚雪球一样越发壮大,竟然不想着第一时间剿灭。”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如果他们出手进行剿灭的话,必然要付出损失,这样的话相对于星罗帝国就要吃亏一些了。

很可能主力的决战就因为这一点的损失。而落败。如此一来,还不如祸水东引,将局势搅乱,让其他两大帝国也蒙受损失。

如此一来,拥有情报优势的天斗帝国说不定还能占到点便宜。至于壮大以后的散修,到时候还可以组建联军进行剿灭嘛,这种联盟扯皮的事情不是他们的老本行吗?”冰帝撇撇嘴,一脸嫌弃。

帝国之间的龌龊心思。她用脚指甲盖儿都能想明白。我可能占不到便宜,但肯定要让你吃的亏比我更大。

“这就要看散修那边准备怎么做了,他们也不是没有机会翻盘。想办法阻止联军的形成。拉一派打一派,避免被群起而攻的结果,说不定也有机会能赢。”承影没说的一点是,散修联军中,还有他的英灵化身的存在,这是几大帝国暂时还不知道的。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二章

我从杨刚耀嘴里得到了孔老头的手机号,然后告诉了唐永福,说:“一会我会让人打这个电话,尽量拖延三分钟通话,你给我找出具体的位置。”

“没问题。”唐永福答应的非常爽快,这是他的优点,从来不介意用公共资源来办私事,同时也是缺点,只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

“需要多久的准备时间?”我问。

“十分钟,我马上去指挥大厅,让技术人员准备好对这个手机号的监听和定位。”他说。

“好,十分钟之后,再联系你。”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也不知道孔老头运气好,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本来今天十拿九稳的事情,最后搞成了夹生饭。

“双重保险如果还找不到孔老头的藏身之处的话,那哥就认栽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回到卧室,冷冷的盯着周刚耀说:“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只要敢耍一点小聪明,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放心吧,人情已经还了,接下来我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十几秒钟,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神色,于是十分钟之后,我先联系了唐永福,得到他那边已经准备好的消息之后,这才再一次回到卧室,用杨刚耀的手机拨打了孔老头的电话,随后把手机放在他的耳边,并且给宁勇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说:“只要杨刚耀有一丝异常的话,立刻杀了他。”

宁勇微微点头,站得近了一点,神情严肃,卧室里的气氛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嘟……嘟……

因为开了扩音器,我听到铃声响了大约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喂,小杨,出什么事了?一直没有看到你回来,我们现在已经离开了云山镇。”

“孔老,我的感觉没错,云山镇宅子这边有埋伏

文学

,应该是王浩的人,他们可能没有看到你的踪迹,所以并没有现身,也没有对我动手,还以为没有被发现,于是我将计就计,在宅子里拖延了一会时间,给你足够的时间离开。”杨刚耀说,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任何的异常。

这些话都是我们刚才商议好的,符合逻辑,不能说天衣无缝吧,但是至少找不出什么毛病。

“王浩的人?看来周秃子真是把麻烦给引来了,不过我派出了两泼人对周秃子的车进行尾随跟踪,想来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是根本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周秃子,真是奇怪。”手机里传出孔老头疑惑的声音。

“也许问题出在周秃子身上。”杨刚耀先看了我一眼,随后开口说道。

他很聪明,直接把脏水泼在周秃子身上。

“我也在想是不是他出了问题,总之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你现在那里,派人去接你。”孔老头说。

“我还在云山镇,刚刚离开宅子甩掉身后的尾巴,孔老,你们现在在那里,我直接坐出租车过去。”杨刚耀说,感觉没有一丝异常。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三章

“我我我……”

在这一刻,小兰的内心彻底乱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园子,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眼下的这一幕。

这个园子,天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她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小兰你要知道!”

“像林恩这样优秀的男人,恐怕找遍东樱都不一定能找出来一个!”

“如果就这样错过,实在太可惜了!”

“从以前开始,我们就一直不分彼此,现在共同拥有一个男朋友,也是没有问题的不是吗?”

小兰凌乱的内心,已经完全在脸上表现了出来。

园子看的是清清楚楚,也正因如此,她才更加步步紧逼,完全不给小兰更多的思考空间。

这连番的话语一出,让小兰完全无从反驳。

文学

的,林恩的确非常优秀,能有这样一个男朋友,的确是很幸运的一件事。

但是……

“可可可……可这样是不对的……”

从内心底,小兰认可园子的话。

但同样,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却又在告诉她,自己不应该认同园子的提议。

这让她继续后退,连连摇头。

但最为了解她的园子却早已洞察那份动摇的内心,因此也在这一刻乘胜追击!

“这有什么不对的?”

“难道小兰你是嫌弃我,不想与我一起共同分享林恩?”

“还是说……你想抛下我,自己独占林恩?”

这一刻,园子目光中闪烁着灼灼的光亮,照映的小兰根本不敢与她对视。

但对这番说辞,她却还是下意识的否认。

“我怎么可能想要独占林恩同学?”

“我只是……只是……”

“你只是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对吧?”

就在小兰生怕园子误会伤心,忙不迭的想要解释之际。

却见园子突然展颜一笑,直接道破了小兰心中的那份纠结。

园子与小兰不同。

出身于东樱豪门的她,对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因此接受能力也远比普通人要强的多的多。

可小兰不一样,因此会有这样的反应,简直再合理不过。

正是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园子才在这一刻更加语重心长。

“小兰你听我说。”

“我是不会害你的。”

“林恩这样的男人,如果错过了,真的是我们的损失。”

“虽然与他在一起,我们可能无法体会到一份完整的爱情。”

“可人生在世,谁又敢保证自己的爱情是永远完整的呢?”

“难道这个世界上,出轨的男男女女还少吗?”

园子的这番话说的非常透彻,同时她说出的每一句话,也都重重敲击在小兰的心灵上,让她更加的不知所措。

小兰从来也没有与男生交往过,未曾体验过什么才叫爱情。

她只知道,爱情应该是忠贞的,是专一的。

可园子的话,却又在极大程度上的冲击着她的三观,让她的内心充满疑惑。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园子再度开口。

“就算是新一那家伙……难道你就敢保证,他会对你永远的专心一意吗?”

新一?

一听到园子拿工藤新一举例,小兰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新一他……是个专心一意的男人吗?

或许他对推理是专心一意,可对女孩子呢?

脑海中突然回想起当初工藤新一手拿着三封情书向自己炫耀个不停的得瑟模样,小兰不禁轻轻摇起了头。

“这跟新一没关系,而且我也说过了,我没想过与新一交往。”

很是莫名的,小兰在这一刻并不想提起工藤新一的名字。

不过这时再看园子,她的脸上却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那好,咱们不说那个让人扫兴的家伙!”

“其实小兰你想想,咱们就算跟林恩交往了,可那也只是交往而已,又没有结婚。”

“如果交往的不顺利,大不了还可以分手嘛,又不会损失什么。”

“试一试有没什么损失,小兰你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到这一刻,园子是总算发出了自己的最终一击!

那么很显然,对于园子的这套理论观点,小兰已经是彻底被忽悠懵了。

“这……这也可以的吗?”

刚开始的时候,园子的说法很唬人,又是什么爱情的完整啊,又是什么出轨什么的,让小兰觉得心有畏惧。

可现在突然避重就轻,说什么交往不成大不了分手,却突然又让小兰觉得,这件事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对啊……

就算交往不成,分手也就罢了。

毕竟又没结婚……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样子……

挨了园子一连串的组合拳,小兰的心思很明显的发生了动摇。

虽然嘴里还在下意识否认,可园子却早已洞察了她的心思。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难道小兰你不相信我?”

正值紧要关头,园子再接再厉。

而此时的小兰,则动摇的更加厉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