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宿玩小雪、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

校宿玩小雪 第一章

连斩两尊神子,哪怕只是道身,然而顾元初的强大也是毋庸置疑。

尤其是,现在顾元初还不是最为强大的时候,顾元初最为强大的时候,一定是未来。

未来顾元初点燃神火之后,一定会成为人族又一尊顶级的巨擘。

至于证道成神,他们没有想过那样的几率太小了,一百个点燃神火的半神也不会有一个能够证道成神。

但是哪怕不成神,只是点燃神火成就半神,也依旧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

正如刚才月不群产生的遏制顾元初的想法,现在这些妖魔的巨擘也同样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纵容他成长下去,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轰!”

“轰!”

“轰!”

一尊又一尊妖魔巨擘高手的气息直接释放了出来。

大圣境八重,大圣境九重,甚至在其中,一头拥有大圣境巅峰的无上修为的妖族老祖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之前在两位神子的面前,他们都收敛了自身的气息,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都暴露出了自己凶悍的一面。

他们从来都不是什么乖宝宝,只是之前在神子的面前,不得不低头罢了。

甚至还有很多大圣境五重,六重,七重的高手。

只是他们并不敢接近,毕竟顾元初刚才表现出来的战力,只怕连大圣境七重的高手也很难抵挡得住顾元初这一击的威能。

在这种情况下,大圣境八重以下的高手都已经自动的退出了战斗,不过在远处牵制顾元初,同时也是为了避免顾元初逃走。

现在杀死了两大神子之后,这些妖魔两族的高手已经彻底撕破脸了。

“卑鄙无耻,打不过就咬群殴吗?”

人族群雄怒不可遏,他们气得半死。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却也帮不上任何忙。

到了这个地步,形势已经危险到了一定的地步,甚至可能他们都会被牵连,一样难逃一死。

“不对,为什么他们没有任何担惊受怕的神情?”石子凌蓦地一下子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顾元初的追随者,包括了幼龙王,或者杜雨桐,或者尹初月,乃至于其他的追随者,几乎没有一个人脸上有一丝一毫的惊容。

仿佛只是面临等闲的情况一般!

这可是绝地,几乎不可能有任何胜算的局面!

难道他们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么?

或者说,顾元初到底有什么样的底牌,能够应付的了这样的局面?

亦或者说,他们曾经见过顾元初大发神威?

难道六翅魔族被灭,真的是顾元初的手笔吗?

石子凌心中顿时有了无数个问题,一下子全部都冒了出来。

而此时,在战场之上,被诸多强横的意志锁定,顾元初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甚至神情也很平静,因为妖魔两族会突然翻脸,也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甚至于,他还看到了在天道城中那些妖魔两族的巨擘在蠢蠢欲动。

顾元初的威胁,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几乎是本能的就想要扼杀顾元初!

校宿玩小雪 第二章

老瞎子的态度反常的严肃。

可他似担心以苏奕孤傲性情听不进去,忍不住耐心解释道:

“您可不知道,玄钧剑主虽然早已离世多年,但余威犹在,幽冥中一些神通广大的老家伙,可都和玄钧剑主有着莫逆的交情。”

“您言辞上若对玄钧剑主不敬,极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字字诚恳,发自肺腑,谆谆相告,“甚至,若我师尊还活着,听到您这样的话,肯定也会雷霆震怒,因为他老人家最是敬重玄钧剑主,也最反感别人随意评论玄钧剑主。”

苏奕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哭笑不得。

这老瞎子,果然是真瞎!

“行了,歇息吧。”

苏奕也懒得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很快便酣然入睡。

老瞎子原本还想问一问那对师徒的来历,可见此还是忍住了。

他轻手轻脚来到大殿角落阴暗中,盘膝而坐,怔怔出神。

明天就将重返幽冥之地,可他却不知道,究竟何年何月才能为师尊报仇……

毗摩太强大了。

只想一想,就让人感到绝望和无助。

“不管如何,有苏大人在,起码还有一点希望。”

老瞎子心中喃喃。

之前,苏奕曾根本不把毗摩放在眼中,言称毗摩若敢来幽冥,就会亲手将其拿下。

不管苏奕能否办到,仅仅这番话,就给老瞎子极大的安慰。

……

翌日一早。

仙冥之地的天色,依旧是如若黄昏暮色般昏沉。

孟婆殿的营地前。

九祭祀、崔璟琰等孟婆殿强者皆已经汇聚在一起,正在布设一座道坛。

苏奕、老瞎子、道袍老者、白袍少年他们皆在一侧等候。

当然,苏奕是坐在藤椅中等待……

“苏道友。”

道袍老者笑着上前寒暄。

“有事?”苏奕问。

道袍老者笑说道:“谈不上什么事,只不过是想在离开这苍青大陆之前,和道友闲聊一二。”

苏奕哦了一声,道:“你说。”

这种冷淡的反应,看得不远处的白袍少年直皱眉。

道袍老者却浑不在意,笑说道:“这段时间,我和徒儿游走苍青大陆各地,倒是碰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苏奕没有搭话,懒洋洋坐在那,自顾自饮酒。

他知道,道袍老者肯定会接着说。

果然,下一刻就见道袍老者徐徐说道,“其中,最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在那大梁国境内的一座偏远小村子。”

“小村子?”

老瞎子忍不住开口。

一个皇者,却为一座小村落感到吃惊,这无疑意味着,这小村落定然不简单!

“不错。”

道袍老者感慨道,“那村落中皆是世俗寻常百姓,但整个村落,却笼罩在祥瑞之气当中,以至于村落中的百姓,诸事顺遂,福寿绵延,着实称得上是人间奇观。”

老瞎子不由惊诧,祥瑞之气虚无缥缈,就是世间的名山福地中,也不简单皆笼罩有祥瑞之气。

可一座小村落,却能聚拢祥瑞之气,这无疑显得很不可思议。

“难道说,这村落中藏有天大的玄机不成?”

老瞎子再问。

道袍老者点头道:“我和徒儿曾亲自去那村子走了一遭,果然发现,那村中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妹所居住的庭院,其堂屋门楣之上,挂着一幅堪称神异的墨宝。”

说到这,无论是老瞎子,还是那些孟婆殿强者,都已被勾起好奇心,露出倾听之色。

而苏奕此刻忽地开口,道:“你说的可是草溪村?”

还不等道袍老者开口,其徒弟白袍少年已错愕道:“你也知道那座小村落?”

众人都不由吃惊,该是怎样一个小村落,才会引起一位皇者注意,并且,连苏奕似乎也知道其存在?

“那就不奇怪了。”

苏奕自语。

他想起当初在浮仙岭一侧,遇到的曹平和曹安兄妹,也想起了自己当初离开时,留给兄妹二人的那一幅字。

见此,道袍老者反倒被勾起好奇心,忍不住道:“苏道友难道清楚那一幅墨宝的来历?”

众人目光都下意识看向苏奕。

苏奕笑了笑,反问道:“倘若我说那幅字是我所留,你信吗?”

道袍老者一呆,满脸惊愕。

白袍少年更是好笑道:“没人会相信。”

言之凿凿。

老瞎子登时皱眉,道:“何以见得?”

白袍少年飞快道:“那一幅字,牵扯到一门至高的敕令传承,乃是大荒第一道门的不传之秘,且动用此敕令,需要皇者出手才行!”

一番话,让在场众人皆陷入震惊,也总算明白,为何一座小村落,会引起道袍老者这等皇者注意。

大荒第一道门!

苍青大陆的修士或许不清楚,但在场之辈,谁能不知道,这等势力何等之恐怖?

校宿玩小雪 第三章

这道声音非常的突兀,他感觉自己处于一个位置空间,这里没有物质、没有力量、没有时间、甚至也没有空间,一切都是虚无。

但是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轻易把自己拉入此地,自己已经宇内无敌。

可是此人肯定可以轻而易举的斩杀自己。

这时一道苍老的面孔浮现在他的面前,给张潇腾带来巨大的要,不过此人却又给他一种亲切的感觉,并非自己如此,他好像是万物的源头。

“你身上居然我有的部分本源,很不错!”

“前辈,请问你是?”张潇腾以为这是洪荒太古时期对决的两位,原来他们如此强大。

张潇腾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道声音继续想起。

“没想到我还能再次醒来,你所在的这个大宇宙,其实不过是我的小世界,当初我与强敌大战两败俱伤,你的众妙之门与天道之门是我的双眼……”

张潇腾心中大为震动,原来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

“请问,前辈你是什么境界?”

“恒境,你现在的境界算是宇宙境,距离恒境也只差最后一步了,才不过几万亿年过去,没想到我的小世界竟然诞生你这样的生灵。”

张潇腾心中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这个人岂不是相当于一个造物主?

甚至自己都相当于人家体内的寄生虫了,这难道才是真相不成?

老者好似知晓他心中所想,“你们所有生灵都是独立的个体,如果成长到一定程度,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直接离开。”

“当年天衍族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我对手体内小世界的生灵,被震荡出来了而已,那个家伙非常的聪明,所以小世界的生灵都古灵精怪的。”

“外面真正的宇宙是什么样子?”

“外面的世界是恒宇,你可以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天地,当然甚至也有可能,这还是另外一个人的小世界也不一定。”

“啊?”

“何必管那么多呢?只需做好自己就好了,有多大实力就可以了解多少真相,就如同这些芸芸众生,他们知道与不知道这个消息有什么影响吗?”

“你老人家说的貌似好有道理的样子。”张潇腾说道。

“我已经太累了,马上就要继续沉睡,一些本源的力量可以交给你,如此你如果愿意继续闯荡,也多一份安全把握。”

“无功不受禄,不知前辈需要我做些什么?”

“去帮我寻找一株大药吧,愿意跟你离开的人,也同样可以离开这个宇宙……”

老者已经消失不见,张潇腾在原地矗立了良久,然后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他的身上没有任何强大的气息,宛若是一个普通人一般。

不过他却是身处混乱而危险的混沌之中,却不能给他造成任何的

文学

伤害。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明悟,只需做好自己就好了。

修炼没有止境,如此自己还可以继续闯荡下去,探索更多的秘密。也许存在更多的危险。

文学

但是自己还年轻,可不想就这样混吃等死下去。

张潇腾、东方婉、杨怡三人一路来到大陆。

其实这次杨尘、北宫、云海也跟着一起回来了,不过来到大陆之后就与三人选择分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