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公务员:都市情缘小说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一章

可哪里管杨凡是何反应,那侍女长身份一般的侍女,便是拉着杨凡,直接去往这公主殿内,那最为豪华的古老殿宇。

这过程中,杨凡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可他感受得很清楚,周遭数之不尽的全部都是各种隐藏的视线。

如果自己反抗,定然第一时间就会被那些视线锁定。

那个时候,自己可就插翅难逃了!

但问题是,就算自己不反抗,主动到那冰玄族公主面前,岂不同样是自己羊入虎口?

而就在杨凡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感觉周遭天地注目的视线,忽然变得稀少起来。

正当杨凡觉得,或许这是个反抗逃走的机会的时候,抬头一看。

原来是冰玄族公主的寝宫到了!

“快进去吧,公主殿下正在沐浴更衣,快进去伺候好公主殿下。”

“如果让公主殿下生气了,大家都得倒霉!”

无奈之间,杨凡只得踏入了寝宫,而同一时刻,则是有另外的侍女赶紧走上前来,递给杨凡一盆沐浴的器具。

“嗯?你是新来的吗?”

望见杨凡的面孔,那侍女脸色有点疑惑。

虽然长得的确是挺好看的,但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嗯…我是新来的,第一次来伺候公主殿下沐浴。”

“你是第一次来,记着一定要全部听从公主殿下的意思,绝对不能惹怒公主殿下!”

“好了,你进去给公主殿下擦背吧。”

“啊??”

杨凡懵了,一进来就擦背,这么刺激的吗?!

“啊什么,赶紧进去啊,公主殿下可一直都等着呢!”

被催促着,杨凡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踏入这寝宫深处。

最终更是可以清晰望见,在前方诸多侍女的守候之中,一道白皙窈窕的倩影,正慵懒地躺在灵池边缘。

光是看这么个背影,就知道她的身材肯定很好,而且也绝对是一个绝世美女!

“人还没有来吗?”

忽然,那冰玄族公主,清脆的疑惑之音响起。

这让杨凡就算不答应,也得硬着头皮低声答应一句。

“来了。”

那冰玄族公主,似乎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继续平静语道。

“那就过来吧。”

于是乎,杨凡只能拎着一盆沐浴器具,硬着头皮走到灵池边的冰玄族公主身后。

紧接着,拿出一块澡巾,替冰玄族公主静静擦背起来。

杨凡并不是这一行业的专业人士,因而哪怕他再用心,以免自己被人察觉出异样,也是让冰玄族公主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手法与力道,怎么如此的生疏?

可问题是…为什么这种不专业的手法,反而还让自己感到这么舒服啊…!

“嗯~”

冰玄族公主贝齿紧咬红唇,好不容易才压抑下那舒服的感觉。

这也实在太奇怪了!

那诡异的大手,就像是有一种异样的魔力一般,触及自己娇嫩的肌肤刹那,就让自己浑身颤抖不已。

难道说,这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

“那里…再进去一点…”

“不行…可以了…不要这么快…”

“嗯~”

冰玄族公主颤抖着嗓音,而对于她的意思,杨凡自然不敢怠慢,立刻一一服从。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二章

距离那次战斗千年的时间,当人们再提起时,只有一段后人不可置信的夸张形容,却再也没有什么人记得是谁阻止了天劫。

曾经的魔是现在成年人吓唬小孩子的低劣手段,而苏墨之名正在被人渐渐遗忘,没有庙堂,没有记载,当那些亲眼目睹之人在大天师无数年无法突破时,他们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一代又一代,直到人们将那一次浩劫彻底忘记。

这一日一个名叫小牛的孩童正在赶着一头水牛,不远处的一群一般年龄的孩童吵闹着,那山顶山洞有个死人时,引来了大人们得关注,如今天下盛世,莫名其妙的有人死在山洞自然会引来当地官府的搜查。

可实际这个死人也不是死人,小牛已经十岁,依稀记得自己六岁那年一天在山上遇见了暴雨,不幸只能找了一个山洞进行躲避,水牛淋雨无所谓,可孩童瘦弱的身体哪里受得了,长满青苔的石壁遇到雨水异常的滑,小牛摔断了腿,眼看就要掉落悬崖,可诡异的一幕让他至今不敢望,在即将坠落的一刻,身体竟然悬浮在了空中,随后慢慢回到了山洞口,非但如此,腿也就像从来都没有摔过一样。

这一刻他才清晰的看到,山洞之中坐着一个人,洞口很小,索性小牛天生瘦弱,就这般也十分艰难的才钻了进来,他很好奇这个身材明显是一个大人的人是如何进来的。

小牛原本有些害怕,外面下着雨一时半会也下不了山,故而蹲在地面装作玩起了石头,可实际眼睛余光却瞟向那个神秘人。

山洞很黑,以至于无法看清对方模样,不多时一道闪电炸响,余光透过洞口照亮了整个山洞,小牛这才清楚的看到,那是一个不知道多大岁数的人,因为他的头发跟胡子一样长,都到了地面,浑身破烂到几乎无法形容,只能看到两个眼睛在闭着一动不动,跟一个死人没什么不同。

不知对方是死是活,小牛先是装作玩丢石子,实际在盘算着失手砸到对方,小小的石子并不会有什么威力,因此他也很放心。

这不,丢了几次之后果然有一次咋中了那个神秘人,却发现纹丝不动,于是他开始大胆了起来,连续丢了十多次也没有反应,于是上前一摸,这才

发现对方整个身体都是冰凉的,就连呼吸都没有。

小牛确定对方就是一个死人,于是道,“老爷爷啊,刚才一定是您的魂魄救了我,方才小生的不敬实在抱歉,我娘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您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放心吧,等会雨停了我就下山,明天给您带好酒好肉孝敬您老人家。”

话音只是刚落,外面的雨就突然停了下来,很突然,没有任何征兆,诡异的是山上几乎没有任何被雨淋过的痕迹,就连自己的衣服都异常的干净,拍了拍脑袋心说自己出现了幻觉不成。

也不再多想什么,牵着牛就往山下走去,可刚下了山,那雨水就猛然降落,这让小牛有点莫不着头脑,心想这人死了之后的鬼魂竟有这般法力吗?以前只是听闻鬼也就是会穿墙啊,飞在空中一些怪事,没想到会这么厉害,心中决定以后有空一定要常常去祭拜才是。

第二日天晴了,阳光格外明媚,小牛拎着一只烧鸡与一坛酒水,就独自上了山,这般手笔索性他家再镇上有着一点小生意,而放牛也是一种感恩,小牛的父亲说,他们家当年全靠这头牛才活到了今天,如今虽然不用再耕地,可这牛的年龄也大了,辛苦了一辈子总要安享晚年的,小牛看待它也就向看待一个长辈一样,还经常与它聊天说话。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三章

文学

(谢谢dnad书友的月票)

月柔儿紧跟着月心儿的步伐,站着她右侧时不时的偷看她的脸色,见她脸色由脖颈到脸颊都是一片红润的潮红,眉宇间更是有一抹媚态,

文学

一副要动情了的样子。

月柔儿心中不由大喜,看来这大皇姐的定力也不怎么样嘛,想到昨日先被她吃了一棋她心中就颇有不岔,若是今日能借五妹之手好好给她吃点苦头那是最好不过了,到时自己在充头一次老好人假意帮帮她,她还给自己心中感激呢,这真是一石二鸟的完美机会啊。

心里想着,月柔儿目光落在草坪上的那群疯狂女子,尤其是中间那个被数女虐待的宫女更是触目惊心,若是换成是月心儿,那该多好。

公主们表面和和气气,一事好姐妹的样子,可是私下一个个都各怀鬼胎,各有心计,若是能将对方踩在脚下,几乎是每位公主的想法,这仅仅是她们自己的想法,更有各位母妃的推波助澜,因为这一切都可能影响到将来皇后之位的变数。

传闻五妹的母亲闭死关很多年了,可是一直都未出来过,私下底很多人都在传她已经修炼出了问题,可能已经身亡,不会对她们勾成威胁,其独女灵儿公主更是久病缠身势单力孤,更不会造成多大阻力,眼下大家都知道,那飞扬跋扈的大皇姐和其母才是重中之重,许多人都看够了她们的脸色,可是却从来都是敢怒不敢言,而更要象奴才们一般对她们笑脸相迎,阿谀奉承,月柔儿早已厌恶了这种生活,大家都是父皇的子女,凭什么自己要活的象个狗奴才一样,她不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五妹这个疯丫头竟然突然转了性子,竟然敢出头跟大皇姐对着干,这真是一个天赐良机,错过了可能就难有机会了,所以月心儿不知道的,私下里她已经吩咐人通知了其它公主来五妹府上,到时一同看大皇姐出丑,让她颜色扫地,在大家面前在也高傲不起来才好。

想到这,她差点笑了出来,约莫在过小半时辰,其它姐妹也差不多会来了,也不知道五妹这丫头这回到底会耍什么手段来收拾大皇姐,月柔儿真是好期待。

至于自己,她压根就没考虑过,她知道自己在五妹眼中只是个陪衬,大皇姐才是重点目的,即便自己牺牲色相但是能教训一番大皇姐,挫挫她的锐气那也是非常值得的。

月心儿见月柔儿默不作声的,浑身难受的她不由侧目看了月柔儿一眼,奇怪的道:“二妹,你不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嘛?”

月柔儿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有些热。”

府上的阵法有古怪,月柔儿非常肯定这法阵当中布置了甘种能调动人的情欲的手段,好在她有了上次的经历早有了准备,进来之前已经服下了一粒静心丹,所以身体的反应并没有月心儿那么大。

“真是奇怪了,这小贱人的府上到底搞了什么鬼东西,一个个丫头都变了态,就连本宫都有些难受起来。”主儿夹紧双腿,走起路来有些扭捏,可是那里的空虚和酥痒越来越强烈,她实在无法控制各种奇怪的念头,心里只恨得月灵儿咬牙切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