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丰满岳乱妇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第一章

叶超懒洋洋的笑了。

“你还笑得出来?”冷露裙裾下忽然飞起玉足,把叶超踢了一个跟头:“是不是觉得无所谓了,反正是一死?”

叶超翻

文学

滚两圈撞到墙根下,倚着墙角,笑容更盛。

冷露一招手。

他又飞回她脚边,被她冷冷瞪着。

叶超笑道:“不过一死而已,当初进南王府,我已经想到这一天。”

“凭你的本事,何必非要招惹教主呢?”叶秋蹙眉盯着他,万分不解:“如果不来招惹教主,必能活得逍遥自在,那不好吗?”

“呵呵……”叶超一笑,但在这张坑洼的脸上实在没有什么风度可言,也显不出洒脱感。

叶秋叹一口气:“算了,问不出什么来的,应该是盗天门的传统吧。”

她们窥探到了一些东西,但也有一些没能窥得。

即使两人联手,也没办法把叶超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还是要配合手段来撬动他心门,抵达脑海深处。

“这位圣女英明。”叶超懒洋洋的道:“盗天门,不盗天机,怎配叫这名字?”

冷露不满的道:“你盗你的天机,关我家教主什么事?”

“天地之机,尽在南王爷一身矣。”叶超感慨道:“当真是气运之子,造化之奇!”

“难道我家教主就是运气好?”叶秋摇头淡淡道:“你这话何等可笑。”

“所谓气运,乃天地之力也,岂是人能相违?”叶超不屑的一笑,懒洋洋的道:“如果不是运气好,他岂有这般资质,如果不是运气好,他还没成顶尖高手的时候已经被害,他可是经历了不少的挫折才达到如今地位的,中间稍微有一点儿差错,恐怕也达不到今天这一步吧?”

独孤弦开口:“我很好奇,你到底如何盗得我父王的天机呢?”

叶秋若有所思:“是代替教主吧?”

“唔……”独孤弦慢慢点头:“先形似再神似,但这又有何用?他再怎么样也伤害不了父王的。”

“呵呵……”叶超笑了。

“砰!”冷露裙裾再动,叶超再次被踹到墙根下,然后又被虚空摄回原地。

叶超脸上笑容依旧,摇摇头:“激将法对我是没用的,盗天机之法乃是秘中之秘,说了便是盗天门的叛徒。”

“你现在不说,就是盗天门的罪人。”冷露发出一声冷笑:“是当罪人还是当叛徒?”

“杀我?”叶超摇头:“即使我被杀,盗天门依旧存在,呵呵……”

他笑容中有几分洒脱又有几分讥刺。

“砰!”冷露又给了他一脚。

叶超如一只皮球,撞上墙根又反弹回来,被冷露踩到脚底一动不能动。

他脸上维持着似讽刺又似洒脱的笑容,可惜坑洼的脸庞总是破坏了其神韵,显得古怪而难看。

“果然难缠。”独孤弦摇头:“看来是有所准备的,他死不死都无关紧要。”

叶秋发出一声轻笑。

冷露看过去,随即露出笑容:“不愧是叶师姐!”

独孤弦知道她们两个心意相通,已经完成了彼此的交流。

“那就这么办吧。”冷露道。

叶秋把玉掌贴上冷露后背,两人眉心处闪明光,小拇指大小的青莲隐隐约约旋转。

冷露低头俯视叶超,双眸深邃如古井。

叶超嘴角挂讽刺笑容。

冷露幽幽问道:“叶超,你可有脱身之法?”

“呵呵……”

“盗天门的传承如何?”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第二章

可怕!可怕的刘安脊背都出冷汗了,按照那麒麟的说法,这是有人偷走了大罗天的母树,然后导致大罗天被关闭,然后整个仙界的高端天才地宝断种了。

也不能说断种,是没有办法繁衍了。

至于其中的关节,还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知道,刘安也不知道。

“以后问都不能问。”

“不过这宝贝会不会被人发现?”

“先分析分析再说……。”

刘安心里第一次有了一种焦虑,哪怕是重生回来,三番五次的被人暗杀,刘安也没有焦虑过。

仙界太大了,而自己手里的东西,可能是整个仙界的宝贝,顶级宝贝。

当然要说让刘安交出去,刘安才不傻呢,这玩意交出去肯定要遭殃,说不定被人扒皮拆骨,然后神魂被镇压折磨无数年。

圣人的性格,好不好,从传说就知道了,某些人化作几个身份搞事情,这种情况怎么说?

任何人都不能说,这一点刘安已经确认了。

下一个问题,就是被发现。

“应该不会吧,不然里面那么多东西,对方是怎么带走的?”

“就是怕这指环被人认出来是谁的东西,不过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作案工具肯定不会让人知道,要是有人知道,那就不会成为作案工具了。”

“走一步看一步,而且仙界那么大,哪怕是手里的指环有人认识,我也不一定能够见到。”

想到这里,刘安心就稳妥了半截,既然这样,那还怕什么呢?

收拾一番,刘安就出了通天塔世界,修行界的事情,特别是一些大事情,短短几年是不会有结果的,就像神教的神国争夺,几十年能够解决,那就是不得了的事情了。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几百年,几千年都解决不了。

这里面有两个关键点。

第一,魔门,神教没有后退呃余地了。

魔门的地界被道门佛门弄的是死乐一大半了,要是还要回到魔门的地盘,那么下一个会是谁?

神教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刘安不知道神教的神国有几个,如果神教放弃,那么谁敢保证这些家伙不会是老太婆吃柿子,捡软的捏啊。

而且其他神国有其他人占据,神教与魔门是没有退路。

妖族呢?

这里距离妖族就几千里,这就是眼皮子下面,妖族会甘心?

至于海妖,劳资天下第一,几个渣渣居然敢对抗,那么就要碾死你们这些渣渣。

所以刘安也就慢慢的安插眼线在神国里面,至于要做什么,还没有考虑清楚,走一步看一步。

不过想到麒麟说的话,刘安感觉仙界太大太大了。

“十二圣境,分别是先天尊神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圣人居住的地方。

十二圣境下面,然后是三十六天宫,这些天宫就是仙君居住的地方,仙君与仙帝是同等级别的。

三十六天宫之后,是七十二殿,这七十二殿就是大罗金仙的居住的地方。

七十二殿之后,就是一百零八阁,这阁就就是天将的居所,也是金仙的居所。

这还不算前面的殿,境,宫里面的金仙,那些是那些大人物的属下。

这一百零八阁就是一百零八天将的居所。”刘安把麒麟说的话记录下来。

然后刘安又把一些自己现在考虑到的问题记录下来。

“第一,十二圣境与大罗天有关系吗?还是说是圣人私有物品?”

“第二,三十六天宫,自己所在的天宫就是三十六天宫之一吗?”

“第三,七十二殿有多少人,有没有具体的?”

“第四,天将有多少手下,十万,二十万?”

“另外仙界圣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仙界究竟有没有出什么乱子?”

“最后就是下面的渡劫上去,会是一个地点,还随机的?”

“或者是下面的渡劫不会去仙界?”

随后刘安又发现这麒麟的实力并不是顶级的,起码自己的属下就可以把这家伙抓~住?难道仙界不是自己所说的仙界?

刘安满脑子的疑问,刚才被惊讶到了,所以一时半会没有想那么多的事情。

刚才是被母树的消息惊骇到了,现在想起来,也不晚。

刘安索性爬上通天树。

“爷爷饶命,啊哈哈哈……饶命,啊哈哈哈。”刚刚探头出去,就听到了哪麒麟的叫声,十分的疯狂的叫声。

“少主?”金大忠很是疑惑的看着刘安。

刘安拿出玉简说道:“这里面有些东西,你问清楚。”

“是!”金大忠拿到玉简,神念一扫,就点头。

剩下的刘安就不管了,也没有办法管,这金大忠等于是在开拓仙界,要是给的条条框框多了,遇到事情做不

文学

了主,遇到一些紧急事情,处理不好就不美了。

当然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毕竟知道了仙界,那么以后也不怕晨灵这些渡劫危机了。

当然现在刘安不敢确定自己要是通过通天树爬上仙界,会不会回不来。

不敢赌,当然就金大忠的状态,刘安还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

这也是刘安派金大忠去上面的原因之一。

没有十足的把握,刘安自己不会冒险,也不会拿自己家人冒险,至于说金大忠冒险?

不好意思,这就是因果,不是自己的话,金大忠是不会化形的。

“问仙殿的事情是不是该解决了?”刘安想到了问仙殿。

随后刘安就摇头,这就是刘安不适合修行界时间观念,刘安是按照天来生活的。

而修士最低是按照年来决定事情的,修士一般做出任何决定后面都是年。

级别越高,那么年前面的就会增加,十,百。

比如两个分神期的切磋了一番,离开的时候会说,三百年后见面。

而不会说三天,三个月,三年。

这一点对于一个争分夺秒的老司机来说,有些不适宜,细细算了一下,问仙殿的事情到现在,不到十年时间。

根本不会存在什么问题的。

刘安只好出了通天塔世界,晨灵也不管刘安做什么,带大宝与二宝就是了。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第三章

“禀报长老,离此处不远的小镇,刚才突然灵气暴乱!我怀疑有灵物出世!”忘情川一名执法弟子躬身说道。

“哦?”长老严重精光一闪,出来这几年没想到还有这等好事:“随我速速前往。”

“是”

天空中巨大的船只法器瞬间提升了速度,向着不远处的石墨小镇驶去。

……

屋内……

“黑前辈,您这次来是?”

林平躬身说道。

“我?我是来带她回去的,哦,对,还有这个小家伙!”

“什么?”林平大惊失色,赶紧将母子二人互在身后。

“你阻拦也没用!凭老夫的实力,你挡不住!”老者严重闪过一道幽蓝色的光芒出现在桃花的身后。

“小子,这是她义父的意思,别让我为难,”

“平哥,我回去一趟,我保证很快就回来的!”

桃花的话音刚落,小院内出现一名白衣男子,眉毛竟然是红色的。一头红黑相间的长发,披散下来。手掌有些妖异,长长的指甲,显的让人不寒而栗。

“嗯?”

老者眉头一皱,林平随之也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

正当林平推门而出的时候,妖异的男子瞬间出现在林平面前,妖异的手掌直冲林平面门抓来。

林平背后的长刀不动而出,血色刀光一闪。

男子手掌的指甲直接被砍了下来,哗啦啦落了一地,男子闪身退后。

“小子,有两下子嘛!”男子阴森森的一笑。

林平话不多说,提刀而上,血色的刀气纵横,桃花树的花瓣哗啦啦凌空飞舞着,妖异男子手掌一摊,指甲瞬间暴涨,二人瞬间化成两道红白相间的影子,在院落里打了起来。

“住手!”

老者走出门外,沉声说道,一道声音在二人耳中炸响,纷纷停下,扭头望去。

男子一见老者顿时汗如雨下,跪倒在地:“不知黑老在此,小子多有得罪,望大人恕罪!”

“行了,少来这一套,来此有何贵干?”

“大人,小人奉义父之命,前来带小九回去,另外诛杀此人类。”

“什么?你要杀平哥?”

桃花听闻赶紧抱着小林宏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小……”男子九字未说出口,瞪大了眼睛看着桃花怀中的小男孩。

“这,这这,这是谁的孩子?”男子不敢置信的看着桃花说道。

“我的!”桃花溺爱的眼神看着怀里的林宏。

“我……不行!速速跟我回去!”

“老夫,也要带桃花回去,就与我一起吧”老者对着男子说道。

“是,”男子躬身回答,“可是,他?”

“没事,我回去跟你义父说就是”

“好…吧”男子恨恨的盯着林平,扭头看着桃花一脸的愁容。

……

“禀报长老,发现林平的踪迹!”此时,一男子手里的魂灯闪硕。

“好!好啊!既得天财地宝又寻到了林平,真是天助我也!”长老扶须大笑。

此时石墨镇的上空出现一条巨大的船只,上面站着数人,底下的村民抬头张望着。

“娘,你看,仙人!”

“嘘!别胡说。”

小院的众人抬头看着。

“小子,这是来找你的吧”只见船头一杆大旗迎风招展。

老者看着天空上的船只,带着白衣男子往前走去,桃花抱着孩子跟在其后,恋恋不舍的回头看着林平。

林平心痛难忍,伸出去想要握住桃花的手。

“妖孽,哪里走!”

突然,船头身穿墨色的男子大声说道,手中的法器突然向下砸落。

“放肆!”

白衣男子凌空而起,瞬间手掌变成虎爪,向上拍去。

只听“咔嚓”一声,法器应声而碎,墨衣男子吐血倒飞。

“休得逞威”这时一位男子手中剑决一掐,一道剑气从空而落。

“哼”

老者一声冷哼,巨大的船只摇摇欲坠:“好无理的小辈!老夫在此也敢猖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