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快穿之情深一寸(h)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第1485章过年【2】

顾锦里点头笑道:“那当然好啊,过年就该人多一点,何况大家都是江淮来的,明天到了庄子后,咱们一块做打年糕来吃,这可是南边过年必吃的年货。”

秦三郎听得笑了,看着她道:“好,咱们就做打年糕。东西庄子里都有,到了地方直接做就能吃。”

顾锦里又道:“庄子里还有羊跟鱼,再做个烤全羊、炖羊肉跟鱼羊鲜,你做羊肉的手艺好,明天你来做。”

这就开始点菜了?

秦三郎笑容更深,是什么都依着她:“好,明天给你做烤羊、炖羊、鱼羊鲜。”

顾锦里是听得笑眯了眼儿,连连点头。

两人的这番话是让韩氏轻松了下来,不再觉得跟着去别人家的庄子过年很尴尬。

不过……

这个秦百户对顾氏倒是真心实意,眼睛看着顾氏的时候都带着情意,这样的情意比相公新婚那会儿看她的眼神还要浓烈专注。

再细细看顾锦里……她脸上虽然长着脓疮,可五官却是少有的精致好看,要是能把脓疮除了,再把身上的臭味去掉,必定是个少有的大美人。

秦家夫妻救了她全家的命,韩氏想着,得尽快写信回京城去,托人找擅长治疗脓疮跟身体异味的御医,早点把顾氏治好才行。

顾锦里见韩氏看着她发呆,是道:“嫂子,你们有什么想吃的?不用客气,跟我们说,庄子里有下人,想吃什么就给你们弄出来。”

韩氏笑道

文学

:“我吃什么都行,我家相公是只要有肉吃就成,两个孩子……毓姐儿喜欢吃水晶糕,但那东西只有福泰楼有卖,到时候弟妹给我点糖、面,我给她做其他糕点就成。”

毓姐儿特别懂事,知道自家是去别人家的庄子过年,跟着道:“秦婶娘,我还爱吃肉酥饼,到时候有肉酥饼吃就成。”

肉酥饼只要有肉跟面就能做,是一种最常见的糕点。

顾锦里笑了:“大过年的,咱们不吃肉酥饼,只吃自己喜欢的东西,明天秦婶娘给你做水晶糕,等着吧。”

又问道:“奕哥儿呢?嫂子奕哥儿喜欢吃什么?”

韩氏犹豫了一下,道:“那孩子喜欢吃火腿,可那东西太贵了,还不好买,给他点肉吃就成。”

火腿是京城送来的,乃是京城各大勋贵子弟、世家豪族跟高官子弟竞相竞拍的东西,京城伯爵府给他们送来的也只有两小份,可奕哥儿一吃就爱上了,天天想着吃火腿。

韩氏原本是不想说的,可她不想骗救命恩人。

这……

顾锦里是笑出声来:“奕哥儿是个会吃的,成,明天一定让他吃上火腿,不过不能多吃,他还病着。”

韩氏一愣,忙道:“弟妹可千万别给他弄来,太贵了。”

“嫂子不用这样,大过年的就该高高兴兴的,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顾锦里生怕韩氏再客套下去,是道:“天不早了,帐篷都扎好了,嫂子先带着孩子们回去吧,咱们明天还得继续赶路。”

救治奕哥儿花了两个时辰,将士们早就在周围扎起帐篷,饭都做好了,正在吃着。

又看向毓姐儿,道:“等会儿戴大夫会把奕哥儿的药跟压惊药给你们送去,你们全家都喝一些。特别是毓姐儿,小孩子一受惊就容易起烧。”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教室只有一对男女什么都没动,还坐在课椅上。

皇甫玥看着身边的男人,问:“我们也要去……做早操吗?”

她的脑海里,忽然在想,这个高高在上冷酷得要命的男人,在几千个人的目光下,跟着她一起做早操的场景。

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

皇甫七封看着她,嘴角轻微的弯了弯,突然抬起她的下巴,指腹在她嘴唇上来回摩擦了一会,在她惊讶愣神的目光中,将性感的唇瓣对准了她的粉唇。

那冰冷的唇贴过来,皇甫玥才反应过来,连忙推开他。

这里不是别墅,可不能乱来。

做早操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教室。

只是她的力气哪里抵得住皇甫七封,她一只手被他抓在手里,另一只手被他双腿夹住,两只脚被他的用膝盖抵着,动弹不得。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唔,唔……”

无心,受伤的事

这个吻,皇甫七封吻得轻柔,吻得深情,早就忘了这里是班级。

她停止了挣扎,开始回应他。

她的配合跟主动,让皇甫七封一喜,他大手一捞,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坐在他大腿上,搂着她的身子,继续加深这个吻。

周泽跟安丫头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幅画面,两人脸色一红,背靠背,移开了双眼。

不约而同的,想到他们之前那个吻……

过了一会,皇甫七封才放开皇甫玥,看着她有些红肿的双唇,还有那迷离的眼眸,他满意的勾起一丝浅笑。

他抱着她站起来,走出课桌外面,才将她放下来,牵着她的手,对她开口:“走吧,他们已经等很久了。”

皇甫玥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听到这话,抬起头:“周泽跟丫头吗?你知道他们在哪里等我们?那我们快点去找他们。”

皇甫七封:“在你后面。”

后,后面?

皇甫玥一愣,扭头,就看到站在后门边上的两个身影。

原本背对背两个人此刻与皇甫玥面对面,周泽恭敬的站在一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安丫头脸色有些绯红,看到她的目光后,笑了笑,只是笑得有些不太自然。

皇甫玥一愣,这两个人的样子,分明是一早就站在那了,难怪皇甫七封会说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所以,她跟皇甫七封刚刚那什么的画面,他们都看到了?

意识到这点,皇甫玥白皙的脸庞,瞬间染上了一圈红晕,她有一种想捂脸掉头逃走的感觉。

太难为情了,她好不容易学会了一点技巧,竟然被人看到。

她就说嘛,这里是班级,不能乱来。

想到这,她抬头瞪着皇甫七封,都怪你!谁叫你乱来的!

看到她这幅样子,皇甫七封嘴角微微上扬,心情愉悦,你刚刚明明很享受,很陶醉的,这会倒怪我了。

站在对面的安丫头,看到他们眉来眼去的,总觉得自己像个特别大的电灯泡。

她咳了一声,说道:“我还是在外面等你们吧。”

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不到几秒又跑了回来,拉着周泽一起跑出去。

一到门口,安丫头就开口:“你怎么不跟着我走啊?还要我跑进去带你出来。”

周泽语气平淡:“为什么要走?”

安丫头气结:“我……”

“你不觉得我们在里面很像两个电灯泡吗?还是特别大特别亮的那种。所以,我们还是应该暂时回避的好。”

周泽:“不觉得。”

他是皇甫七封的助理兼管家,需要随时跟在少爷身边。

没有少爷的示意,就算是电灯泡,他也必须要当。

安丫头再次气结,她想了下,换一种方法解释:“你想一下,要是换做是你,你在跟别人kiss的时候肯定也不想旁边有人吧?”

周泽点头:“这倒是。”

安丫头松出一口气:“你懂了就好。”

周泽认真的说:“所以,你这是在怪我今天没找好坏境。提醒我,下次要在封闭式的坏境,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情况下,才能kiss。嗯,我记住了。”

安丫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是说里面的人,什么时候说他们了……

她一脸酱紫,脸控制不住的红了起来,没注意到周泽戏谑的眼神。

接着,她急忙朝四周看了一圈,随后松了口气:“呼还好没人听到。”

周泽站在一旁,在她看不见的角落,嘴角偷偷的勾了起来。

——

安丫头跟周泽出去后,教室里,皇甫玥一脸黑线。

沉默了一会,她突然看着旁边的男人:“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在后面?”

皇甫七封:“嗯。”

皇甫玥一脸酱紫,他竟然能回答得这么平淡,脸皮怎么这么厚,一点都不懂得害羞。

她仰着头,问:“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好意思再……再亲下去……”

他低下头,浅笑:“我亲自己的女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她脸色一红,低下头,声音细小:“那你也应该告诉我……”

他勾了勾唇,戏谑道:“当时,没空。”

听到这话,她抬起头,不解的问:“没空?你又没干嘛,怎么会没空?”

说完,她突然反应过来,那个情况,他当时还真的是没空。

她懊恼的垂下了脑袋,她怎么总觉得,在他面前她总是问一些很迟钝的话题。

皇甫七封笑了笑,宠溺的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走吧,看完戏,我们回家。”说完,牵着她的手出了教室,跟周泽安丫头汇合,四人一起往操场走。

——

“无心这段时间没来学校,是因为他受伤了住在医院吧?”

余晓渲伸手拦住了要离去的千芷怡,说出了这句话。

千芷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径直往前走,直接撞开她伸出的手。

看着高傲的千芷怡,余晓渲的眼眸闪过一丝厉色,她转过身,语气有些焦急:“难道你不想知道无心为什么会受伤,又是因为谁受伤吗?”

听到这话,千芷怡停下了脚步,突然想起前几天,她跑到医院看到无心的画面,还有医生说的那些话。

她犹豫了一会,终究还是转过身:“你知道?”

余晓渲得意的勾了勾唇,她就知道,千芷怡一定知道无心受伤的事,对无心受伤的原因,不可能会不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