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性奴学校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一章

最快更新重生明末做皇帝最新章节。

话已说开,吴敏之也毫无惧意。

钱銘宇轻笑两声,拿起酒壶又替吴敏之斟上了一杯酒,然后不慌不忙的给自己也斟上一杯。

“吴员外,有哪个说过,要治你的罪,谁不知道当今天子,最希望的就是变法,现在的变法变得是大政,海禁不也属于此等政务吗?郑芝龙被招安,成了水师总兵,而你又成为了皇上极为看重的人,即便犯了些律法,也会不了了之,本官也断然不会把这些跃然与纸上,本官想的是一件大事,虽说江南富裕,但在本官看来,那陕西灾祸定会持续下去,到时候国内的粮食那真金白银去买,都会供不应求。”钱銘宇叹口气说道,说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吴敏之有些困惑,他不知道为钱銘宇对自己说那么多有何意?但想着自己的身家性命无忧,倒是松了一口气。

“那钱大人,我能做些什么?”吴敏之直击要害的说道。

“我需要你上书朝廷,让皇上在沿海开放几个关口,废除官买官卖之策,允许民间掌海事,出海劳作,与其余海外诸国交易,来换取粮食火器等我大明紧缺之物。”

“什么?钱大人,你倒是把我想的那么厉害,我吴某只是一介草民,开口便要让皇上废除官买官卖政策,那不久相当于解除海禁之策,这可是祖宗法例,那新政是有张公在前,可海禁一事,连绵两百余年,怎么可能一夕废除,再者说,这是国家大事,我是什么身份,哪里轮的到我说话,你要是由此想法,你应该对李阁老说,对我这贫民百姓说,也无济于事。”吴敏之开口说道,实然,他真的被震惊到了,这钱銘宇真是吃错药了,把自己当枪杆子了,要是自己说了,那朝堂之上的官员,哪个会放过自己,惹祸上身的事情做不得。

“吴员外,这祖宗之法,说实话,已然名存实亡,这沿海出海之人,少吗?不少,我们只是想把出海交易放到明面上来,郑芝龙可是官拜将军,早些年你也与他有些交情,难不成真不想弄个一官半职吗?”钱銘宇笑了笑。

钱銘宇为什么要找吴敏之说这些,实然,他也是得到了示意,不过这个示意不是来自别人,正是来自福建的郑芝龙,吴敏之所有的事情,都是郑芝龙告知自己的,为的就是逼迫吴敏之就范,而郑芝龙也是打着自己的小心思,他虽然是福建水师总兵,但头顶上还压着一个水师提督贾石,这贾石到了福建后,整肃了朝廷水师,势力竟然超过了自己,对他位置更加有威胁的事情是,贾石已经打了六次海战,皆是大胜而归,在福建威望极高,朝廷也多次嘉奖,相对比较之下,自己的位置就有些尴尬,本来是想招安自己对付海盗,可全无自己发挥的余地,在这般下去,不说升官发财,恐怕连现在的位置都保不住,无奈之下,想起了之前的合作伙伴,吴敏之来,当然想起吴敏之也是因为,吴敏之捐赠了数十万两白银与五万但粮食的消息也传到了福建,恍惚之间,郑芝龙有了这个想法,若是开通了海禁,那朝廷就会更加依赖水师,自己也有用武之地,这才找到了志同道合的钱銘宇。

“吴某不愿为官,此事真的做不来。”吴敏之说着站起身来。“大人若是执意告吴某一状,吴某受之便是。”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二章

辽东将军府。

大战方休,怀远侯兴觉心情沉重的回到将军府。

残酷的战事只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因为世子兴远擅启兵事,怀远侯府可能被问罪带来的巨大压力。

为了竖子辈一个人情,落到这个地步,兴觉心中大恨!

若是反悔能改变现状,他早就和贾家决裂了,成仇也在所不惜。

可是现在却不成了,还指望着人家在京城周转,这他娘的都叫甚么事……

刚刚落座,兴觉还来不及喘一口气,佐官就急急送来兵部公文并朝廷邸报。

兴觉本不愿理会公事,只是见佐官神情着实异样,心中一惊,也愈发沉重,以为许是朝廷终于要治罪了……

莫非,是要押送回京问罪?

兴觉大手接过了公文、邸报,只扫了一眼开头,整个人就一个激灵!

他惊的霍然站起,眼睛圆睁,满脸的不可思议,失声叫道:“怎么可能?!”

只见邸报上大字书写:

宣镇大捷,破敌八万!

宁公贾蔷,阵斩博彦汗!!

佐官在一旁道:“卑职也觉着不可能,鞑子自幼生于马背,长于马背,打猎射箭都是家常便饭,所以天生就是打仗的好手。宣府镇城撑死也就二万兵马,就算不是京城的老爷兵,可论起战力来,也就勉强能守住城池不失,怎么可能二万破八万?再者,博彦汗被怯薛军保护着,正面相对,五千怯薛军能敌三万大军,怎么就这么容易被人烧了粮草,还如入无人之境一刀毙杀?”

他也明白,朝廷为了宣扬赫赫武功,功劳都会夸张一些,但这也太夸张了罢?

兴觉说不出话来,他又打开兵部公文,这里面写的就翔实许多,他拧眉细细看了足足一柱香功夫后,方叹息一声道:“竟然是真的……”

佐官满面惊容,还未开口,就听兴觉厉声道:“传令!”

佐官即刻站直身体,沉声应道:“在!”

兴觉深吸一口气后,扬了扬手中邸报,道:“去将这份邸报送去给辽西蒙古纳穆塞汗,问问他,战还是不战!若不战,就规矩认罪称臣,派世子入京,到理藩院好好学一学如何当一个汗王!

若是战,我大燕宁国公将于十日之后,亲提十万虎贲,与他会猎科尔沁汗王山!

他不是要寻贾家的不是,要治罪贾家满门么?那就让他自己去治罪罢!”

辽西蒙古,满打满算也不过五万控弦。

论战力,远不如卫拉特蒙古。

如今卫拉特蒙古已惨败,连博彦汗都已经被斩了。

朝廷携此滔天威势,辽西蒙古脑袋里就算灌满牛粪,也不可能再打下去。

只是若如此,辽西大战的功劳,到底算哪个的?

郁闷!

“爹!”

正当兴觉心情愈发不畅时,却见世子兴远满面兴奋的走来,身后还跟着一陌生人,他眉头登时皱起,目光深沉。

兴远却不惧,兴觉连生八个女儿,他是从侄子过继过来的承嗣世子位的。

虽有人说他是兴觉跟他娘私通生出来的,但无所谓了……

兴远兴致冲冲的道:“爹,这是宁侯……不,这是宁国公派来的亲兵!”

兴觉虽心里如同吃了个苍蝇,可还是提了提精神,问道:“邸报本侯看了,宁……宁

文学

国公果然了得,将我等尸位素餐之辈都比下去了。不知国公可有何吩咐?”

商卓笑了笑,道:“国公爷让在下同侯爷并世子说一声:侯府对贾家援手之情,贾家必铭记于心。此次宣镇大战,火器营大放光彩。国公爷想问问侯爷,可愿让世子去火器营磨炼磨炼?如今国公爷为总理海师衙门一品大都督,将来海战皆以火器为重。若是侯爷愿意,就请世子即刻与在下回京,其余的他来安排。若是不愿也没关系,德林号有许多生意在辽东,愿与侯府合作。

国公爷说了:贾家,从不亏欠真正的朋友。”

……

神京西城,贾家。

大观园。

贾蔷归来时,元妃已与家中诸姊妹们做完诗,看完戏,正在赐礼。

贾蔷进来后哈哈笑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可赶上了。”

听闻此言,原还担心他会因王夫人事与元妃生出隔阂的贾母等人都放下心来,哄笑起来。

元妃亦笑,单让抱琴取来一支三尺余长的锦盒来,道:“宝玉他们送的皆是新书宝砚,蔷哥儿为少年英雄,与他们不同,就赠以此礼罢。”

贾蔷笑着接过,打开锦盒一看,竟是一把明晃晃的宝剑!

贾蔷拿出来观看之,见剑身上竟可有青虹二字,登时动容。

元妃笑道:“旁的倒也罢,独此剑是皇后娘娘亲自挑选出来,让我带家来送与你的。皇后娘娘说,这剑原为曹孟德所有,后赵子龙于长坂坡七进七出救阿斗时所得。娘娘你曾自诩要当赵子龙,今次立下大功,便将此剑赐予你,以为表贺。”

贾蔷往皇城方向谢过恩后,元妃又取来她自己准备的谢礼,是一条极上品的玉带,与蟒服相配。

贾蔷看了看其他人的礼,以贾母最多

文学

:金、玉如意各一柄,沉香拐拄一根,伽楠念珠一串,“富贵长春”宫缎四匹,“福寿绵长”宫绸四匹,紫金“笔锭如意”锞十锭,“吉庆有鱼”银锞十锭。

余者不过新书,宝墨,金、银爵器等,宝玉亦不过如此。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15 09:05:41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