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禁忌伦h

用力啊 第一章

听了罗贝尔的话,李牧忍不住看了远方与其他人争执的暗影精灵一眼。

而罗贝尔则继续发着牢骚:

“要我看啊,教会就应该提前将他这样的无信者禁足,不然的话……他们迟早被那些渎神者蛊惑,也沦为可恶的渎神者!”

“渎神者?”

李牧皱了皱眉。

“您竟然不知道渎神者吗?”

这一次,轮到罗贝尔惊讶了。

李牧摇了摇头:

“我从小生活在乡下,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大城市。”

“原来是这样。”

罗贝尔恍然。

而后,他热情地道:

“那您可要好好逛逛新瑞文戴尔了,这里可是大陆上最大的城市,也是名副其实的圣城!”

新瑞文戴尔……

李牧终于知道了这座城市的名字。

精灵之森的七大精灵城市对应精灵的七大部族,而暗影部族主要分布的城市,就是瑞文戴尔。

毫无疑问,这也是一座精灵们为了纪念过去建立的城市。

罗贝尔继续解释道:

“渎神者就是八百多年前母神冕下复苏时那些背叛母神的族人,据说他们在那场分裂战争后藏匿了下来,一直在寻找机会破坏母神冕下的恢复。”

“阁下,您若是发现了那些渎神者,一定要及时向教会汇报,他们很有煽动性,最喜欢拉拢您这样的外地人,向您传输渎神和末世言论!”

而说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罗贝尔一拍脑袋,说道:

“对了!阁下,一直聊着,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呢!”

李牧点了一下头,说道:

“李牧,我叫李牧。”

“李牧……好名字!”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李牧打听了一些有关渎神者的消息,只是这些事似乎是一种禁忌,哪怕是罗贝尔在说了几句之后,也隐晦地摇了摇头,不再谈论。

不过,李牧还是旁敲侧击出了一些东西。

渎神者是大陆上与母神教会暗中对抗的一个势力,由一些精灵、半精灵以及少数的其他种族组成,据说领导者是当初叛离教会的部分高层神职人员。

那个时候,母神教会还没有更名,被称为自然教会。

背叛教会的渎神者们拒绝承认复苏的“世界树”是母神冕下,他们宣传那是一个被唤

文学

醒的邪恶存在,必将导致所有人走向灭亡。

罗贝尔在谈到这件事的时候,对渎神者的言论嗤之以鼻。

因为自从母神复苏之后,守护骑士在母神的恩赐下大量出现,教会对抗邪神信徒们的压力顿减。

如果不是母神,恐怕陆地与海洋的战争早就分出胜负了。

当然,李牧也弄清楚了守护骑士遴选究竟是什么东西。

明德尔大陆上存在着一座古老的遗迹,每三年都会开启一次。

与魔力越发稀薄的外界不同,遗迹中魔力浓度很高,元素之力活跃,生长着各种珍稀的魔法植物,还能看到很多外界已经灭绝的物种。

每当遗迹开启的时候,教会都会组织人员探查,收集各种有用的物资用于与海洋邪神的战争。

而在母神复苏之后,“母神”更是将这种探查赋予上了一层神圣的光环。

所有进入遗迹中的探查的信徒都将会接受来自真神的考验,通过者将能够获得强大的力量,一跃成为黄金位阶的守护骑士。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公会外面出现了一阵骚乱。

李牧扭头望去,看到几个身穿祭司袍的精灵与半精灵在几个实力强大的银甲战士的簇拥下进入了大厅,他们环视了一圈,又与吧台上的服务小姐交流了几句后,就又皱着眉急匆匆地离去了。

李牧注意到那些祭司身上的制服与精灵之森的高度相似,只是原本属于女神的树形符号却变了,与他在之前那个村庄中看到的符号一样。

“嘿,刚刚那就是守护骑士了。”

看到李牧投过去的视线,罗贝尔说道。

说完,他微微眯了眯眼睛:

“连祭司们都惊动了,难道又有渎神者出现了?”

李牧听了,下意识看了一眼队伍聊天界面,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不会是哪个队友闹出来的吧?

不过,看着和谐的聊天频道,他又推翻了这个猜测。

如果真的遇到麻烦,大家早就在聊天频道求助了。

而这个时候,罗贝尔忽然起身:

“我去问问,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脸上写满了好奇,好心心看上去甚至比李牧还要旺盛。

“我也去。”

李牧心中微动,跟了上去。

“艾尔薇,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罗贝尔站在吧台前,向负责接待的人类女侍者问道。

对方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了他一眼,恭敬地道:

“罗贝尔阁下,刚刚禁地那边闯入了一名渎神者,杀害了很多守护骑士,惊动了教会中枢,现在正在全程追捕对方。”

“渎神者?什么人,竟然这么强?”

罗贝尔神情一肃。

“是一名很好看的精灵。”

女侍者说道。

“好看?”

罗贝尔微微一怔。

“是的。”

女侍者点了点头。

说着,她拿出来了一张卷轴,将其摊开:

“看,他们给了魔法画像,我正准备挂起来呢。”

两人朝着画像看去。

当看到卷轴上的魔法影像后,罗贝尔的目光中忍不住闪过一丝惊艳。

而李牧则微微张大了嘴巴。

银发。

紫眸。

李牧:……

这……这不是女神大人吗?!

女神大人竟然被通缉了?

在他们离开以后,女神大人到底干了什么?

不是说好了要低调调查的么,怎么女神大人先打起来了……

而过了一会儿,李牧发现队伍聊天频道也出现了其他玩家的讯息。

苳苳:“喂喂!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女神大人成了通缉犯了?”

乐天派:“我也看到了,好家伙……全城追捕。”

德玛西亚:“哈哈哈哈哈……笑死,信徒通缉自家真神,这群暗影精灵真是人才。”

苳苳:“到底怎么回事?”

葫芦:“好像是女神刚刚在生命之树那边秒了几百个守护骑士,都是高阶职业者……”

我是无敌的:“666”

小咸喵:“还是女神厉害啊……被压制了实力还这么强。”

德玛西亚:“嘿,那可是真神,就算是化身也是战力天花板了,我倒是好奇是怎么打起来的,按照女神的那仁慈的性格,不应该啊……”

……

聊天频道瞬间热闹了起来。

用力啊 第二章

“这套身法没有母亲的允许是不可以传给外人的。”影天奇自顾自的说道,“好久没有见过母亲了呀。”影天奇干脆躺在了地上用手垫在了脑后继续说道,“好了,你自己看着练练身体素质吧,最起码到时候逃跑的时候别没了力气就行…”

“你说什么呐,再说了我们也可以成为一家人嘛…”洛小尘低喃道,“人家还没有谈过恋爱呐…”

“洛小姐,虽然我长得帅气,天赋又高,但是我们终究不会是一路人,我的身份也不会被你的家人所接受的…”影天奇淡淡地说道,不说自己在炎域里是一个异类,就算被洛小尘的家人所接受,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对洛小尘有感觉,毕竟影天奇从来不知道什么才叫做喜欢。

“不过若只是为了身法的话我倒是可以稍微指点一下你,虽说不能将我这身法尽数教给你,但总归教你几个练习的方法也会事半功倍。”影天奇转念一想,若是洛小尘只是为了学习自己那神秘的身法所找的理由呢,他可不会轻易地相信别人。

“影铁鸡,你可真是个木头,什么都看不出来。”洛小尘鼓着嘴气呼呼的说道,都说这么明显了,难道要我去追一个男生嘛,哼。

“快过来教我啦”

影天奇听闻也没有起身,而是伸手指了指前边的木人说道,“在那上面先站半个时辰叭。”

“就这样嘛,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嘛。”洛小尘看了看眼前的木人,每个木人都是圆柱形的木头所拼装而成,上面有一个小平面,要站上去岂不是,“诶呀…”没想到这洛小尘刚站上那木人桩身体便摇摇晃晃,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

“你怎么这么笨呐,不会将你的源气蕴涵于脚底保持平稳嘛。”影天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洛小尘所站的木人旁边,一手撑着木人一手点了点洛小尘的脚。

女孩子的脚怎么能随便摸呐,洛小尘此时又在上面胡思乱想了起来,脸蛋也渐渐发烫。

“我说大姐,怎么又发呆了,是想摔跤早说嘛。”影天奇在下面无奈地说道,明明说好了努力修炼,怎么还没开始就要神游去了,这还怎么教嘛。

“诶呀我这不做得挺好的吗,你看我这不都站稳了。”洛小尘静下心来将源气府中的苍青源气引到了脚底,已经能在木人上面站定了。

“不是我的大小姐,你最起码得收敛一点叭,你看你这脚底,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踩了一朵云呐。”

洛小尘低头看了看自己脚底,被自己引过来的源气全都在围绕着自己双脚在流动,真的就好像一朵青色的云。

“我…我不知道怎么收敛到脚里面嘛。”洛小尘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事情一般看着影天奇。

“没事,你要是会了也就没我什么事情了,这样,让你的毛孔张开吞吐源气,慢慢的你就会收敛源气了。”看着一头雾水的洛小尘,影天奇想起来在木人上面站着的可是个笨女人,“就像你呼吸一样,去感受脚底毛孔源气的吞吐。”

半个时辰后。

“是这样嘛”洛小尘的声音传来,影天奇停下自己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洛小尘双脚周围的源气已经消失了大半,奥不对,是收敛进去了一半。

“嗯还可以,勉勉强强及格了叭”影天奇虽然心里无比震惊,但嘴上却没有任何惊喜的反应,是不可能让她骄傲的,这笨女人。

“那我在站一会练习一下。”

咚咚咚…

“小姐,影少爷,沙城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一起前去看看吧。”门外传来郝酒财的声音。

“什么拍卖会,人这么多声音还嘈杂,不去不去太麻烦了…”影天奇听见门外的声音连忙拒绝,自己从来不会去什么拍卖会,自己嫌太麻烦不说,主要是没钱都买不起呀…

“郝爷爷等一下,我们俩马上就来。”洛小尘听到之后直接跳下木人,蹦蹦跳跳的拉起影天奇就往外跑。

“诶不是,我不去我…你练了这么久的功还不累嘛…”影天奇被拽着出了练功房,“呀都晚上了,还不快回去睡觉。”

“影少爷陪我们一起去转转吧,据说这沙城今日的拍卖会可是有这不同凡响之物,别不感兴趣了一起去玩玩吧。”郝酒财呵呵一笑带着影天奇和洛小尘一同出了青沙苑。

白天还普通平常的沙城大街到了晚上竟然流光溢彩,好不辉煌。

洛小尘一手挽着郝酒财的胳膊一手拽着影天奇在这人声鼎沸的街道上行走。

“倒是没想到晚上居然有这么多人不睡觉,在街上闲逛。”影天奇将手背在脑后,尽量让自己被拽着衣角的样子休闲一些,这环境让他感到无比舒适,以前就算是有任务,影天奇也从来不在晚上出门,据他的话所说那就是黑夜碰碰撞撞的容易招来麻烦事。

用力啊 第三章

“他和我所看到的一样,是光。”

可卡奥的声音缓缓落下,伴随着他的手臂一挥之间,整片梵我世界又仿佛回到了从一片混沌的意识空间开辟之初,从那道缝隙之中

文学

,散发出了无比耀眼的光芒。

创世之初,世间所产生的第一个“存在”,就是光。

所以,光明必将照破黑暗。

在可卡奥那形态丑陋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光辉。

创世纪,初光。

如果在现实世界,论起身体、物质、爆发、攻击,可卡奥的能力并不能算顶尖,但如果要论关于意识和心灵的掌控,对于磁场的控制,恐怕整个世界都少有能够与之匹敌的存在。

这是以牺牲现世的身体与承受无边的苦难而获得的力量,与总署长一样,他们都在这种苦难之中获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轰!!

仿佛噩梦一般的灰雾与创世之初的光明相互产生了剧烈的碰撞,如同在一个神国之中,形成了两方世界。

······

······

南达德维山,山腰。

这里是一处婆娑国苦修士的营地,在寒风与白雪之中,一个个简陋的帐篷屹立在半山腰。

此时,在当地一名向导的带领之下,一行不速之客来到了这里。

查理森,希罗巴区域,日耀帝国人,目前是该国世界闻名的广播公司BBC纪录片频道的一名导演。

目前,出于天魔的现世,世界强大的个体力量逐渐被世人所认知,关于生命、关于科技、关于修行,是如今每一个国度都在关心的焦点。

BBC正是趁着这个热点,准备对各国神秘的修行世界进行探知与采访,以此综合成为一部纪录片。

作为这部纪录片导演的查理森十分清楚,这部纪录片一旦问世,会有怎样的影响力。

此次,他们前来的目的,正是为了实地拍摄最为真实的婆娑国苦修士场景。

“这里就是婆娑国苦修士的圣地么?”

同行的年轻女记者瑞秋好奇的打量着这处营地的情况。

她看到,一个个破旧的帐篷之中,是一个个身披肮脏、破烂、简陋衣裳,身形枯槁瘦弱,面露受苦之色的苦行者。

他们的身上,或有着各种各样狰狞的伤疤,或摆出各种各样怪异的姿势,让人产生一种怪异之感。

“不错,这里就是婆娑国的苦修士圣地,传说,这座山的顶端,有一座名为梵我殿的宫殿,那是婆娑国苦修士之神的修行之所,聚集在这里的,都是那位苦修士之神的信奉者。”

查理森轻声对女记者说道。

“这可是喜马拉雅山脉的第二高峰,海拔在七千米以上,那种环境之下,什么人能够生存,难道是S级的强大个体?”

团队之中有人不可思议的说道。

“不,传说中的这位尊者,手无缚鸡之力,因为在年轻之时,为了苦行,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剜掉了自己的鼻子,割去了自己的舌头,捅破了自己的耳膜,破坏了自己的脊髓,以此来追求苦行的最高境界。”

查理森说道,很显然,在前来南达德维山之前,他做过十分详细的了解。

“这·····做到这一步,人还能活着?还能够独自在七千米海拔以上的苦寒之地苦修,这已经不是人了,而是神,超出了常理的认知,果然只是传说吧?”

女记者感叹的说道。

其他人也点了点头,做到这种程度,和植物人有什么区别,这完全不符合他们的逻辑认知。

S级的强大,他们虽然完全无法理解,但仍觉得在常理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