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粗鲁的肉宠文,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男主粗鲁的肉宠文 第一章

逗比版简介:

幕九九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寄托孤女,是个运气差到从来没能在地上捡到过一个铜钱板,买东西也没有中过奖,并且连狗屎运都踩不到一坨的倒霉催姑娘,她却偏偏不相信善有善报,誓将横行霸道作恶多端进行到底,成为了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女恶霸。

后来她才明白,原来自己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了遇见兮浔这件事情上,那个傲娇毒舌自以为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偏偏又拥有着一副让万千少女沦陷的皮囊的狐狸,在天界,他被尊称为雪狐帝君。

明明知道他护她让她忍她,是为了那颗藏于她体内的神珠,然而她的心,却总是不由控制的向他倾倒。

傲娇狐狸与卖萌撒泼小能手的虐狗日常:

某一天,幕九九无意间说起要抓兮浔做自己的压寨夫人,兮浔问她,什么是压寨夫人。

幕九九表示很惊讶:你不知道压寨夫人是什么意思?

兮浔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幕九九本着爱胡扯的天性给他普及了一下知识,告诉他,如果遇见一个很厉害的人,只要说抓他去做压寨夫人,那么他绝对会立马投降

又某一天,兮浔去打小怪兽,为了展现自己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修行至高无上,能力无人能及,他大喊一声:妖孽,我要抓你做压寨夫人。

小怪兽黑漆漆的脸颊突然一红,娇羞的低下头,从此以后,就悲剧了。

小污诗想对大家说的话:

这本书,写了大半年,还记得最热闹的时候,是过寒假的那段时间,宝贝们踊跃冒泡,就如同一个家庭,在群里欢快的玩耍。

男主粗鲁的肉宠文 第二章

“傲雪她们小看了李兄,白某却不敢有丝毫小觑于你!”

白玉京听到李侠客的话后,哈哈一笑,手中玉笛横放到嘴边,笑容收敛,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淡淡道:“小弟近年来闭关修行,偶又所得,创出一曲笛声,还请李兄品鉴!”

李侠客点了点头:“正要领教!”

他想了想,跳下马,收起长枪,在赤骝马身上拍了一拍,道:“且出去躲避一下!”

赤骝马迟疑了片刻之后,方才撒腿跑了出去,一直跑出两三里地之后,方才停下脚步,回首看向来时路。

此时一道低沉几不可闻的笛声开始响起,这笛声如情人花间低语,又似痴人梦呓,只听了一个开头,就能深深体会到这笛声中所蕴含的相思之意,这相思之意十分的强烈,别说是人了,就连赤骝马听了,脑海中都禁不住浮现出与自己好过的小母马来……

这笛声开始就很低,随后不见高亢,反倒是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气若游丝,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但偏偏就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一点,使得赤骝马不得不凝神其中,竭力想听清楚,又过片刻,这声音越发的低了,赤骝马两只耳朵不住抖动,也难以听的清楚。

这使得它心中陡然生出极其失落的焦躁之情,忍不住向来时的路上奔去。

刚跑了几步,便听到李侠客的呵斥声从它心灵中传来:“回去!跑远点!”

这一声轻喝犹如雷霆在赤骝马心中炸响,瞬间炸飞了它焦躁不安的情绪,使得它顿时清醒了过来,发出一声嘶鸣,飞快的掉头跑远,直到再也听不到笛声之后,方才停了下来。

而在现场,赤骝马跑出去的时候,李侠客看的明白,白玉京一开始是吹奏玉笛出声,最后却是玉笛不再发出声息,真正的响声已经变成了精神回响,白玉京以极其高明的精神修为,在人的心灵深处投射出一缕笛音。

这种精神影响而产生的错觉,真要是功聚双耳去听,那根本就听不到,可是在心灵深处却清清楚楚的意识到是有这么一曲笛声,似乎只要努力一点,就能听得到,可是无论怎么凝神,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这种诡异的情形自然而然的会引发听众情

文学

绪上的不适,进而生出焦躁之情,只要妄动无名,那么自身的情绪就会被笛声引导,免不了沉沦其中,难以自拔。

李侠客胯下坐骑赤骝马,在小世界中多有奇遇,本领十分不凡,即便是先天高手也不是它的对手,便是武道宗师一对一的,也未必能奈何得了赤骝马,可就这么一匹马儿,有着不同于人类情感的动物,在面对白玉京的笛声时,竟然也难以招架。

连马儿都如此,寻常人类高手就更不用说了,即便是武道宗师在面对白玉京的笛声时,若是没有维持心神的宝物,恐怕也难以抵挡。

但是李侠客除外!

他是什么修为?身兼儒道佛三家传承,融会贯通,修成了丈六金身法体,练就了腾云驾雾神通,更兼将儒门天河真气修到了同境界前无古人的地步,无论是心智还是武功,亦或是精神修为,都可以说是同境界无敌,白玉京虽然也是魔门正宗,武道宗师,但是与李侠客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他这笛声有个名字,叫做六欲沉沦,开头只是柔柔一曲,引起无限相思,之后便会越来越剧烈,勾起人的七情六欲,精神沉沦,难以自拔。

寻常心志不坚之人,一旦被催动魔心,几乎都难以自持。

但李侠客所学功法之中,儒门浩然正气,最是刚烈,道门清幽,最是清净,佛门功法更讲禅心,全都对这等邪魔之法有着天然的克制,任凭白玉京魔功深厚,却也难以撼动李侠客的心灵。

男主粗鲁的肉宠文 第三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

文学

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