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秦芸雨1一400: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一章

随着抽奖开始,周围星河开始旋转,五颜六色的星云组合成奇妙神秘的图案,幽暗宇宙浩瀚深邃。

系统空间中磅礴壮美的宇宙空间,一直以来总会令高原神往,他常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到系统空间看着神奇的宇宙发呆,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呆在太空环境下,高原觉得舒服

老旺秦芸雨1一400: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而已。

“恭喜获得奖励,微型大气内穿梭机。”

“是否现在领取?”

看清系统面板上的提示,高原顿时惊呆了。

大气内穿梭机?

似乎是某种飞行器的意思…

没想到啊没想到,以完美评价完成任务后,抽取的奖励竟然如此牛逼,系统直接发放实体奖励!?

不过仔细想想,小神豆的种子,就是以实体方式降临系统空间,然后被高原带回现实世界栽种下去的,如此看来,系统一直有传送实体的能力,只不过此前很少使用这一功能罢了。

略一思考,高原选择接受奖励。

眼前忽然闪了一下,紧接着高原便看到一架没有翅膀的小号飞行器,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就是大气内穿梭机?

好拉风啊!

高原喜形于色,眼前这个飞行器和某些科幻动画里的太空梭很像,只有前后两个座椅,整体呈子弹型,长度三米四六,宽度一米五七,高度一米三二。

高原兴奋,围着大气内穿梭机转圈,仔细观察,还用手指敲了敲穿梭机的外壳。

可以肯定,外壳是某种高原未曾见过的金属物质,它的质地轻盈,却又无比坚韧,银灰色,细看有波浪状的流水纹,从机身到尾部喷射推进器,用的全都是这种材质。

透过高强度玻璃看驾驶舱内部,操纵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自动驾驶,另一种则是方向舵,抬高或者降低方向舵,可以控制飞行高度,左右转动则可以控制方向。

此刻穿梭机悬浮在半空中,应该是使用了某种磁力装置。

通过观察,高原对穿梭机有了初步判断,但侧方中央的一个按键,还是引起了高原巨大兴趣,绿色指示灯以每秒钟一次的频率不断闪烁,似乎在提示高原将手指按下去。

想了想,高原伸出右手,放在按键上,轻轻用力。

咔嚓~

“欢迎使用幻影轻型大气内穿梭机,DNA信息已经记录,最高权限开启,现在进行机体和驾驶说明传输。”

高原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段话,随后是十秒钟倒计时,当倒计时结束后,一股信息流进入高原大脑,情况和他接受系统知识和数据时候差不多,但数据容量明显更低,只用了不到一秒钟时间,穿梭机的说明书和驾驶技能,就已经传输完毕。

高原震惊了,从系统知识到穿梭机说明,似乎未来文明就是用这种方式进行学习的,将知识转化为某种生物电波信号,直接装入学习者大脑之中,如此便省去大量的学习时间,让学习变成一种轻松惬意的事情。

回忆起自己苦逼的学生时代,那些头悬梁锥刺股的日子,高原忽然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还是未来文明好啊,只需要点个确定,知识自动就进入大脑,好令人羡慕啊。

高原在经历了一段时间情绪波动后,终于稳下心神,双眼紧闭,探索刚刚接受的说明和驾驶技术。

大气内穿梭机,顾名思义就是无法进入太空,只能在大气层内移动的意思,而穿梭,代表着速度极快。

幻影穿梭机并不宽敞,甚至很难用舒适去形容乘坐感,但它就是快,快到几乎不讲道理的程度。

每秒钟十公里!

这可是接近30马赫的速度啊!

高原被幻影穿梭机的速度彻底震惊了,他本着理工男严谨的态度,在心中计算。

取重力加速度g为10,则a/g=91.8G,F=ma,假设m取60kg,则F=55080N,也就是说,按照穿梭机说明,加速和减速时间均为十秒钟的话,人体需要承受5.5吨的压力!?

不可思议!

高原被心算结果吓了一大跳,也不知道幻影穿梭机究竟使用了何种技术,才让人类能够承受如此夸张的压力?

为解答这个疑问,高原决定亲自试一试。

按照系统规则,物品是可以带出空间的,但是需要高原用双手作为系统空间和正常世界的媒介,例如小家伙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高原把它拿在手里,如此便轻轻松松带出了空间。

于是,高原将右手放在幻影穿梭机侧方,回归正常世界。

轻轻一下闪烁之后,幻影穿梭机出现在高原的办公室里,由于幻影的体积十分小巧,长度还不到三米半,所以并不显得突兀。

至于带幻影离开办公室,这件事最简单不过,天空之城的交通体系基于飞行汽车,高原办公室里直接有扇门,连接外部停机坪,高原需要外出时候,可以呼叫飞行汽车来接自己。

“进入隐形状态!”

高原用声音对幻影穿梭机下令,就见从穿梭机尾部开始,一层不可察觉的光膜迅速覆盖整个机体,光膜可以模拟周围环境,让穿梭机和环境融为一体,除非你伸手触摸,否则根本无法用肉眼看出来,空气中停着一架外形炫酷的未来飞行器。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二章

昂臧大汉名叫王岩朝,是个异种大师,战斗型的。

和其他几人,一起听完刘承复的介绍后,心中琢磨一阵,就向闻人升道:“照这样说来,真正想要破关,得把那七个魔王都杀掉才行了。”

“按照游戏进程设计,只要杀五个就行了,有两个一直没有露面。”刘承复赶紧道。

王岩朝嗤笑一声,完全无视刘承复,即便后者提供了宝贵的信息。

他只是盯着闻人升,等着他的回复。

“这里不是游戏,魔王不会待在原地等我们去杀的,除非有什么限制。现在要做的事,还是尽量收集情报,探查清楚此地的来龙去脉。”闻人升琢磨着说道。

“嗯,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正好这里有这么多人手,可以根据现有的情报,让他们在这个基础上,分头打探。”王岩朝回头看了一眼整理好的队伍。

“各尽其力吧。”闻人升点点头。

随后两波人各行其事。

闻人升叫过刘承复:“你之前说卡关了,卡在哪儿了?”

“血鸟那一关,它跑得快,射得准,我们天天被它风筝,都快疯了。”刘承复叹气道。

闻人升点点头,然后还是老样子,让老吴背上他,带自己前去。

至于其他人,就暂时留在营地,一是维持秩序,二是居中联络。

…………

一处陵园。

闻人升有种熟悉的即视感。

刚刚接近,就见一只只腐尸向几人靠近。

腐尸之后,一支冷厉的箭矢便迎面射来,没有任何声响,就连破空声,似乎都莫名消失一般。

“小心!”刘承复忍不住提醒道。

闻人升只是转头看向他,并没有什么动作。

那支箭矢刚刚撞到他身前,便化成一道青烟消失。

背着他的老吴赞赏道:“小子,你还是有点本事的,

老旺秦芸雨1一400: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能看到那么快的箭。”

“熟能生巧而已,我光是死在这种箭下,就差不多死了十几次,所以一点点动静,我就有所感觉。进入这里面要小心啊,那个血鸟可比游戏中难对付百倍。”刘承复叹气道。

闻人升点点头,仍旧只是一跺脚,前面那座铁栅高耸的陵园大门,便倒了下来。

而里面那些漆黑的陵墓建筑,也跟着一座座坍塌,无数尘土败叶,迎面而来,又被挡在一层雾气之外。

刘承复忍不住问道:“异种者都是这样强的么?”

“呃,这个么,能做到这一点的,寥寥无几。”吴连松摇头道。

刘承复重新看向闻人升,对方恐怕不止99级游戏角色那么简单。

而在这时,一声刺耳的乌鸦叫声传来。

然后一个血红的身影,在坍塌的陵墓建筑中,一闪而过,然后快速消失在远方。

“它竟然逃了?”刘承复惊讶道。

“逃不掉的。”

闻人升这样说着,身形一动,原地消失。

没过多久,他手中抓着一个血红怪物出现。

刘承复以前一直没有看清楚对方真容,只是下意识地以为对方是游戏中的形象,然而事实却完全相反。

这是一个被剥掉人皮的怪物!

难怪浑身血红。

或许它的前身真的是一个罗格弓箭手,但现在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怪物。

还好刘承复在这里也是混了几个月,死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惊骇之下,还是很快平静下来。

“还能说人话么?”闻人升对那血红怪物说道。

“你,们,都,会,死。”

血红怪物一字一顿地说着。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三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不管这敲锣的邪军统帅,是故意引诱我进入早就布好的天罗地网。还是真的忌惮我连山印的杀气,被迫逃回邪界。

此时既然我来了,那就不会退。

也许他不管自己族人安危,只想见我一人死,足以。

而我为了玄门长存,为了数亿平凡人的安居乐业,就算死我一人,同样足以。

于是我们各怀心思的你追我赶,总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再像之前那般穷追猛打,而是勉强维持住连山印即可,防止到最后被他拖死,导致自己气机不足,陷入彻底的被动。

毕竟就算真的落入了陷阱,遇到必死杀局,我还要博上一博,所以我得保留一定的实力。

就这样猫捉黄鼠,兜兜转转一直跑了足足有一个时辰。

我的气机损耗过半,而他道行不知几何,但他气机也真的深厚,加上他是辅助性的玄术高手,所以他看起来依旧虎虎生风。

“小小人皇,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都来到了我神族之地,你竟依旧要对我赶尽杀绝,真以为自己一个人皇,在我邪界也可以横行无忌了?”

突然,敲锣者猛地停了下来,讥笑着开口。

我不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没有回应他,毫不犹豫地落连山印,那连绵的群山之气立刻对其进行了镇压。

连山气连绵不绝,气结连山。

这延绵群山势大力沉的落下,一下子砸在了我的身前,砸在了敲锣邪人的头顶。

那里本就有一座山,连山气开山,将那山头都给削平,一时间地动山摇。

随着连山印的消散,敲锣邪人的身影也随之一同消失。

我楞住了,难不成他就这样被我给镇杀了?

他之前那气机磅礴的模样都是假象?撑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

我暗暗运气,小心提防地看着。

在那弥漫的山灰下,有一个深坑。

那深坑就像是无底黑洞一般,深不可测,直入地底,一眼望不见尽头。

我忍住跳下去瞧个究竟的冲动,管他是生是死,管他黑洞后连接的是什么。既然他不见了,我也该退出邪界了。

我扭头看向身后,看到圣龙岭内已经尸骨如山。

大部分都是人皇神兵的尸体,那百万神兵,此时还能站立的不足一万,近乎全部战死。

而神兵尸体一旦死亡,他们体内的鬼魂也魂飞魄散,那尸体迅速腐烂,成了烂尸,那一幕看着既凄厉又血腥恐怖。

在神兵腐尸旁,还堆积着玄门风水师的尸体,还有相当之多的邪人尸体。

原本不可一世的邪兵,近乎被团灭,所剩不多的几十个邪人,此时也感受到了人族的坚韧与无畏,自知大势已去,这一仗终究败了。

那存活的邪人被风水师们团团围住,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闻朝阳大口呼着浊气,这个三教通融的仙人,以武通玄的武夫,为了这一仗近乎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整个人都看着苍老了不少,但他终究无愧天下,站到了最后。

高冷男用重尺支撑着身体不倒,满身鲜血淋漓。

存活的风水师们或瘫倒在地,或倒在血泊,或顽强地单膝跪着……他们的眼中没有劫后余生的侥幸,没有死了无数同胞的伤感,他们眼含炙热光芒,看向邪界方向,看向了我。

是我这个小小人皇,只身入邪界,压制了邪军统帅,才为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机会,让人道打赢了这震古烁今的惨烈一仗。

所以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盼我归来,共庆胜利。让我这个人皇,玄门镇玄王,带领他们班师回朝,享世人顶礼。

我心里为死去的同胞心痛,为幸存者而喝彩,这种时刻我自然要与他们站在一起。

哪怕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也许不久后还会有邪族精锐发动战争,至少这一刻,我们赢了。

我也知道以残存的人道力量,是没有能力一举打入邪族诛邪的,毕竟就连邪界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都还没有弄清楚。

所以,是该撤退了。

于是我将气机彻底爆开,结束朝界河飞去,想要尽快回到圣龙岭。

“好强的力量,不愧是连山禁术。真没想到,过去了几千年,在这世上还能看到有人再次使出连山,难得,难得。”

就在我御气飞行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无比苍老的声音。

这不是敲锣者的声音,我暗道不好,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此人深不可测。

我头也不回的往回跑,这时敲锣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小人皇,你虽然道行一般,但造化惊人,借你连山气,破了封神印,放出了我族强者,你也算是为我族立了大功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